loader

咆哮聲中,炙羅從天而降,帶着令人窒息的恐怖氣勢,以泰山壓頂之勢向着李悼重重轟去!

  • Home
  • Blog
  • 咆哮聲中,炙羅從天而降,帶着令人窒息的恐怖氣勢,以泰山壓頂之勢向着李悼重重轟去!

而在其他人的視線中,李悼就像嚇壞了一樣傻站在原地,擡頭就這麼看着從天而降的巨大蜘蛛。

“李悼!!!”

夏顏失聲大叫,就要從汽車後面衝出來。

但還未等她衝出來,便看到了令所有人都爲之震驚的一幕。

……

強大的氣壓帶起一道狂風,李悼黑髮瘋狂亂舞,他擡着頭,死死地盯着炙羅那從天而降的恐怖身軀。

那種幾乎令他窒息的恐怖氣勢告訴他,對方再沒有留手,徹底使出了真正的全力。

看來再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強行嘗試那一招了。

李悼氣沉丹田,五指緊捏,雙手猛然握拳,驟然發力!

混元·一氣!!

轟!

他全身氣血瞬間爆發,震盪出一道無形氣浪,向着周邊擴散而去!

大量的青筋浮現而出爬滿體表,成片的骨節爆響聲中,肉身迅速拉開膨脹,肌肉瘋狂暴漲,體表一片赤紅,就像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皮膚表層。

噼裏啪啦的骨節爆響聲中,他的身體就像充氣一樣迅速膨脹變大,轉眼間就從一米八七暴漲成了一個兩米五六高的小巨人!

渾身赤紅一片,肌肉爆炸,無數粗大的青筋就像鋼筋一樣爬滿了體表,就連兩眼都因爲極度充血而猩紅,顯得格外猙獰可怖!

李悼猛然一拳轟向重重壓下來的炙羅!

轟!!!

巨大的力量轟然爆發,無數的氣流被這一拳瞬間打爆,就像一個炸彈原地炸開,強大的衝擊氣浪向四面八方瘋狂涌去。

劇烈的爆炸聲中,李悼的拳頭帶着無與倫比的恐怖衝擊力重重轟在了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炙羅身上!

嘭!!

炙羅只覺得自己就像被一個炮彈正面轟中,被轟中的部位直接爆開一個大洞,大量鮮血和花花綠綠的內臟從裏面灑落半空。

而他整個龐大的身軀更是倒飛而出,重重砸在了十幾米外的汽車上,直接將那輛汽車砸扁壓廢。

“……這是?!!”

夏顏看着李悼此刻的恐怖形態,心頭一片巨震。

“果然沒錯!”郝伯瞪大了眼睛,心中狂吼道:“那傢伙果然也是一個怪物啊!!”

……

【破限狀態(時長2:55):力量4.2,體質4.4,敏捷2.5,智力2.2】

將炙羅一拳轟出去後,李悼就一刻不停歇地向炙羅衝了過去。

他現在只覺得全身都在劇痛,感覺身體隨時都要爆炸一樣,耳邊已經聽不到其他聲音,只聽到自己心臟的劇烈跳動聲,宛如戰鼓聲在耳邊迴盪。

此刻在他眼中所看到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層濃重的血色,不管什麼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

並且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

沒有祕藥打破人體極限,強行使出混元一氣的他,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向叫做死亡的終點狂奔。

只有三分鐘時間,三分鐘內必須殺死炙羅!

“……怎麼回事?”炙羅搖晃着從被砸廢的汽車上爬了起來,身體上的那個大洞飛速癒合。

他只覺得腦袋中一片昏沉,一切變化太快,他甚至都沒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

這時一陣劇烈的風聲就從上方響起。

還未等他來得及查看上面的情況,李悼就舉着一輛黑色汽車從天而降,重重砸在了他的身上!

轟!!

巨響聲中,汽車猛地變形扭曲,窗戶玻璃爆裂粉碎,破碎的零件向四處飛去。

而下方的炙羅則慘叫一聲,被直接砸趴了下去,整個龐大的身軀都死死趴在地面上。

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李悼舉起變形扭曲的車身,再度狠狠砸下去!

轟!轟!轟!!

巨大的力量不斷轟擊地面,大地劇烈的震動着,讓遠處的夏顏等人都差點站立不住。

幾下砸過之後,李悼舉在手上的那個東西已經完全看不出是一輛汽車了,而下面的炙羅大半個身體也被砸成一灘爛肉。

似乎是感覺不再趁手,他隨手扔掉了那團汽車,握起拳頭對着下方重重轟去。

此刻的他連意識都開始模糊了起來,眼前除了血色就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刻不停的輸出。

哪怕身下的炙羅都已經被徹底打成了肉泥,被他的拳頭碾進了碎裂的地面中,他都沒有停下。

就像個瘋子一樣對着下方瘋狂輸出。

直到三分鐘倒計時結束。

李悼龐大的身軀迅速縮減起來,很快就變成了原本大小,腳下一軟猛地半跪在地,大口喘着粗氣。

大腦也逐漸恢復了清醒。

看着身下就像被轟炸過一遍的地面,他四處望去,便看到幾個殘破的漆黑節肢躺在廢墟之中,除此之外就只有混合在泥土碎石中的可疑不明組織物。

李悼重重呼出一口氣,徹底放鬆了下來。 待到李悼一放鬆下來,便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一樣,虛脫感將整個人籠罩。

他身體一晃,就差點栽倒到地上。

“李悼!”一聲驚呼聲從遠處響起,接着一個身影迅速跑到他身邊,扶住了他的身子。

視線模糊了一下,李悼用力搖了下腦袋,才勉強看清是夏顏扶住了自己。

“你身上好燙!”夏顏發現李悼身上一片滾燙,儘管沒有體溫計,她也能感覺出他此刻體溫遠遠超出了四十度。

“我沒事,只要休息一會兒。”

說完這句話,李悼就閉上了眼睛,昏昏睡去。

吳慶之也跑了過來,幫忙扶住李悼,問道:“李悼怎麼樣了?”

有了他幫忙夏顏頓時輕鬆了許多,李悼的體重對她種小女生來說實在是有點過重了。

“李悼強行使用了混元一氣,消耗巨大,而且身體也損傷嚴重,需要把他立刻送去醫院。”

夏顏快速說道。

她雖然不會武功,但是在那樣的環境中長大,從小耳濡目染,眼力經驗都極其豐富,剛剛李悼用出混元一氣後她一眼就認了出來。

現在李悼身上燙的驚人,表皮上逐漸泌出了一層細密的血珠,這分明就是強行催動超凡武學,身體承受不住而出現巨大損傷的表現。

“混元一氣?!”吳慶之瞪大了眼睛,感到不可思議。

“剛剛李悼就是用的混元一氣?他怎麼這麼快就練成了混元一氣?而且不是說沒有祕藥的話,強行使用混元一氣會全身血管爆裂而亡嗎?”

“我也不知道他怎麼這麼快就練成了混元一氣。”夏顏眼中疑惑,接着道:“不過他能強行用出混元一氣,應該就是因爲天生神力體質特殊,所以才硬撐了下來。”

超凡武學之所以都需要祕藥輔助,就是因爲人類的肉體是有極限的,就像直徑2毫米的低碳鋼絲只能承受一百公斤左右的拉力,卻那它去拉五百斤甚至一千斤重的物品,那它自然會崩斷。

通過祕藥輔助來不斷改善、增強身體強度,就等於把低碳鋼絲替換成了高強度的高碳鋼絲,讓肉體足以承受超凡武學的威能,才能發揮出其真正的威力。

普通人就是那低碳鋼絲,承受力有限無法直接使用超凡武學,而李悼天生神力,承受力遠勝普通人,所以才能強行用出混元一氣。

但現在看來李悼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吳慶之張了張嘴:“李悼這傢伙的身體強到這種程度了嗎?”

他想到剛剛李悼膨脹成兩米五六的那個恐怖形態,若是換做他自己,恐怕膨脹的那一瞬間全身肌肉骨骼都被撐裂撕碎了。

“不光是強大的體質,當時那種情況下情緒也影響到了他的發揮。”陡然一道聲音在旁邊響起,把吳慶之嚇了一跳。

原來是郝伯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旁邊,用一種驚歎的眼神打量着李悼,就像在看什麼稀世的珍寶。

“情緒?”吳慶之有些好奇。

“沒錯,比如憤怒使人力量變大,恐懼可以讓人爆發力增加,綠色……咳總之這是很多稱號強者都認同並在研究的理論。”

郝伯一臉嚴肅的說道。

吳慶之有些懷疑,感覺對方在吹比,說道:“可我怎麼沒感覺到情緒的這些作用?”

“廢話,人和人之間是不能一概而論的,你能和這些怪物相比麼?”

郝伯翻了個白眼。

那些稱號強者可以在極端憤怒的情況下爆發出超出平常的實力,而他曾在極端憤怒的情況下差點腦溢血當場去世。

這就是區別啊。

“好了先不要說了,先把李悼送去醫院再說。”夏顏打斷了兩個人的聊天,對他們說道。

“我已經讓人去拿車了。”

郝伯看了看那邊,便看到一輛白色的麪包車開了過來,很快來到他們的面前停了下來。

這正是他開過來的那輛車,後車門打開,兩個拳手從車上跳了下來。

“把他拉上車。”郝伯揮了揮手。

那兩個拳手上來便要把李悼擡上車,只是他們剛從夏顏兩人手中接過李悼,原本昏睡中一動不動的李悼就猛然抓住了他們的手。

他手上力氣很大,把兩個常年打黑拳的拳手都捏的痛叫了起來。

幾個人都被嚇了一跳,卻發現整個過程中李悼都閉着眼睛,並沒有醒過來。

妖孽邪王,寵翻天 “這傢伙現在處於應激狀態?”郝伯驚訝的看着李悼,“看來剛剛那場戰鬥對他來說確實非常艱難,以至於昏睡過去都還沒有完全脫離。”

他以前也見過一些黑拳高手在經過艱苦的擂臺戰後,儘管戰勝了對手,但自身也進入了半昏迷狀態,而當別人想把他帶下去的時候,卻本能地發動了攻擊。

“那怎麼辦?”夏顏問道。

郝伯想了想,說道:“你在一邊扶住他,看他能不能放鬆下來。”

畢竟在昏睡前李悼最後見到的是夏顏,如果是夏顏觸碰到他的話,應該能起到緩解的作用。

夏顏聞言便試了試,握住李悼的一個手腕,接着就看到李悼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鬆開了那兩個拳手。

幾人七手八腳連忙把李悼帶上了麪包車。

“送去哪個醫院?”郝伯問道。

夏顏說道:“去市一院,正好李悼本來就有急事要去那裏。”

市一院雖然遠了點但醫療技術過硬,而他們平川區這邊的就是一個鄉鎮醫院,平時大家去那裏只看感冒發燒這些小毛病,稍微有些疑難雜症都是往市區跑。

麪包車便向着市一院的方向開了過去。

等他們剛從這裏離開沒一會兒,一輛汽車就從另一條道上開了過來,張瑤一行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然後三人就看到了大片龜裂的地面,報廢得不成形狀的汽車,濺得四處都是的可疑組織物,整個現場就像被什麼怪物瘋狂蹂躪了一遍。

“好慘烈的現場。”吳浩初面露震撼,“是那個兇級魔物造成的嗎?”

只是強級之間的爭鬥應該還做不到這種程度,不知道那個兇級魔物遇到了什麼對手,竟然戰鬥到這種程度。

“只有那個兇級魔物的氣息,沒有第二個異類。”張瑤抽動着秀氣的鼻子,臉上疑惑。

“其餘的全是普通人類。”

“沒有其他陰物魔物?你是不是哪裏弄錯了。”吳浩初頓時一愣,如果沒有第二個異類,現場怎麼會被破壞到這種程度。

接着他就看到張瑤對他豎起兩個手指。

“什麼意思?”他一頭霧水。

“多認識一些漂亮的小姐姐,少做些自娛自樂的活動。”張瑤一臉老練地拍了拍他肩膀,“你還才上高中,一週兩次頻率有點高呀。”

“……”吳浩初臉上瞬間就綠了。

張瑤繼續道:“年紀輕輕不知道節制,小心以後變成老師這樣一把年紀了連個對象都沒有,手心都起了老繭……”

還沒等她說完,嘴巴就又被封了起來。

一臉黑線的中年男人隨手一揮,地上的陰影就扭曲蠕動了起來,化作了幾道陰影觸手將封住嘴巴的張瑤拽進了停在路邊的汽車,啪的一下甩上車門,把她關在了裏面。

“咳……”他咳嗽了一聲,說道:“死丫頭的嗅覺沒出問題,現場確實沒有第二個異類的氣息。”

“居然真的沒有?”吳浩初眉頭微蹙,這次卻再沒有懷疑。

老師雖然看起來好像不怎麼靠譜的樣子,但卻是南三省異管局僅有的六名兇級強者之一。

鎮獄使白修這五個字,不知道震懾得多少異類不敢拋頭露面,只能小心的隱藏在社會的陰影裏,一直蟄伏在黑暗中。

既然連他都認爲不存在第二個異類,那應該不會有錯了。

“死得這麼慘……”白修走到了炙羅被打成肉醬的那個地方,看到落在旁邊的幾根殘破漆黑節肢,頓時便知道了這個兇級魔物是一頭恐蛛。

不過魔物是什麼種類並不是關鍵,因爲不管是陰物還是魔物,在強級階段都是靠強橫的肉體或特殊的能力來形成戰鬥力。

比如蛛女那能撕開混凝土的尖銳指甲,和綠僵那種影響五感製造幻覺的詭異能力。

而一旦到了兇級就會發生質的變化,戰力強弱不再取決於肉體和能力,而是源自於心核或者陰源的核心力量。

魔物達到兇級之後就會凝成心核,其中生成的核心力量不但可以爲魔物提供極其可怕的破壞力,還能提供可以承受同樣強度的強大防禦,兇級以下根本無法打破,這便是兇級可以碾壓強級的重要原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