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哦哦,二位是找他啊,請稍等他過會兒就到,…,二位想必沒有吃早飯吧,來進內屋,吃些我們店裏自制的特色糕點,小劉,你去前面再買些早點過來,快去!”

  • Home
  • Blog
  • “哦哦,二位是找他啊,請稍等他過會兒就到,…,二位想必沒有吃早飯吧,來進內屋,吃些我們店裏自制的特色糕點,小劉,你去前面再買些早點過來,快去!”

管事一邊領着李一然進內屋,一邊朝那小劉做了個隱蔽的手勢。

李一然聽到有吃的,兩眼發光,不理會赤焰的提醒,高興的和管事走進裏屋。

只見桌上果然擺了許多招待貴客的小巧點心,管事在一旁簡單介紹點心的來歷和做法。

李一然可絲毫沒聽進去,只覺得這個好吃,那個更好吃,隨手給了赤焰幾個。

赤焰不高興的接過糕點,吃了一口突然眼睛一亮,然後跳上桌子和李一然搶着大吃起來。

等到他倆將桌上衆多的點心吃到一半時,外面傳來馬蹄聲,接着一道粗獷的聲音傳了進來:“人在哪?是誰拿着小絲的玉簪!”

話聲還未落下,內屋已經闖進一個近兩米高的大漢。

見到埋頭狂吃的李一然,那大漢呔的一聲風風火火衝了過來,蒲扇大小的巴掌一把抓住李一然的後脖頸,輕輕鬆鬆把他提了起來。

大漢雙眼圓睜怒髮衝冠,大聲喝道:“快說!你把小絲藏在哪,不說,廢了你!”

李一然有些驚訝大漢的速度和手上的巨力,眼神示意大漢鬆鬆手勁,若無其事的說道:

“…,哎,咳咳,看來又被齊夢那丫頭給耍了,咳咳,這位大哥,我又不跑你使這麼大勁幹什麼,萬一我被你掐死了,你還怎麼找你的小絲。”

那大漢見李一然手無縛雞之力,桌上的黑鳥雖然看着有些奇異但也並未放在心上,揮手趕走被他氣勢嚇壞的管事。

等到沒有外人,鬆開手掌將李一然放了下來,用氣勢鎖住李一然,放緩了語調,說道:

“我不管你做過什麼,只要把小絲安然送回,我崔勇保證絕不追究,快說,玉簪怎麼得來的?”

“啊,原來你就是那個壞我好事的崔勇,崔大城主!哼,這玉簪是我從垃圾堆撿到的…哎呦臭鳥你又啄我,呃,我記錯了這個是我從一個妖獸手中搶過來的…那個小絲是誰,不會是你老婆吧?”

“是的,小絲是我的結髮妻子,你既然是從妖獸那把我送她的玉簪搶來,那就沒錯了,小絲,就是被那些可惡的妖獸給擄走,…,難道你不是和他們一夥?”

“我呸,像我這麼帥氣迷人的偉大人物怎麼會和妖獸爲伍,當然臭鳥你是特例。

咳咳,總之我真的不知道這個是你夫人的東西,我昨晚纔到這裏,再說你想想,我要是參與綁走你夫人,我爲何要跑來這,我直接找你就行了啊。”

聽完這些,崔勇,這個大漢居然大哭起來,哭聲驚天動地撕心裂肺。

李一然還是第一次見到長相這麼魁梧的男的像個女人一樣嚎啕大哭,心中想着這崔勇必定是對妻子用情至深,不禁感同身受,也不好出聲安慰,只是詢問事情經過。

也許是想找人傾訴,崔勇哭哭啼啼的說了起來,他先是說了一大堆妻子的好處,自己和她有多恩愛多幸福,嘮叨半天才進入正題。

原來不久前有賊人趁他外出時,夥同內鬼想要劫走妻子,他得知消息匆忙趕回,卻被幾個妖獸中途攔截,等回到府中妻子已經被人擄走。

他怕劫匪狗急跳牆,只好暗中搜索並未大肆宣揚,巧的是這家店鋪是他專門爲妻子而開的,所以店中管事一眼認出那玉簪乃主母之物,這才拖住李一然叫人跑去通知。

明白事情原委,李一然恍然道:“原來是這樣,那劫匪有沒有和你提過什麼要求?”

“沒,沒有,應該是我的仇家所爲,”崔勇語焉不詳,很快收起哭聲,看着李一然,態度緩和了些,說道,

“雖然應該與兩位無關,但是爲慎重起見崔某懇請二位移步到我府中做客,等,等誤會解除我自會向二位賠禮道歉!”

“怎麼?想扣押我們!”赤焰口吐人言語氣不善。

李一然這時和赤焰使了使眼色,拂過他的翅膀,又走到崔勇面前自來熟的拍了拍他寬厚的肩膀,陪笑道:

“呵呵,我這隻寵物腦袋秀逗了,城主不要介意,沒事,我願意合作,反正你管吃管住是吧?”

崔勇將一路被衆多士兵圍住的李一然和赤焰帶到了城主府中一處偏僻小院,讓其暫時不要隨意走動,需要什麼可以直接和院外把守的士兵說,說完就讓人鎖上院外大門大步離開。

此處小院只有一間屋子和院中角落的一間簡陋茅房,李一然隨意坐在屋內木凳上,先設了一個隔音結界,纔對赤焰說道:

“臭鳥,我已經把你的傳音子蠱放在崔勇身上了,快把母蠱拿出來,我聽聽他說什麼。”

“說我腦袋秀逗,李小七!我什麼時候又成了你的寵物!”

“這,這個剛纔不是話到嘴邊了嘛,哈哈別生氣,我就是隨口那麼一說,哎哎你別動手…好吧好吧我錯了,下次就不用請我吃飯了,這樣總可以了吧。”

“哦,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可沒有逼你。”

“我去,臭鳥你變得也太快了吧,爲了頓飯至於嘛,好了好了,把東西拿出來吧。”

玩笑間赤焰拿出一個肉眼幾乎不見的小蟲,意念一動,那小小的蟲子居然發出響亮的聲音來。 聽聲音應該是那崔勇,他正在與人對話,只聽他說道

【聞先生,那人已經被我關在府中,他應該和小絲的事情無關,只是適逢其會,你說現在該如何是好?】

另一個老成的男人聲音傳出

【剛纔下面探子來報,那人和前不久附近落梅鎮慘案的兇手很是相像,嗯城主大人先別急,我們派出去支援的高手也發來消息,確定那裏的慘案是妖獸所爲,應該是妖獸幻化所爲,他是人類所以…】

【聞先生你有些武斷,或許他們是一夥的,又或者是他故意讓人以爲是妖獸犯案?】

【這個道理上說不通,明顯是有妖獸故意假扮他來犯案,支援的高手還提到他是被當地巡捕當場堵到,罪案早已經結束,他要是兇手的話不會傻傻等人來抓,而且事後他也並未傷及巡捕一人性命,這與兇手的殘忍手段不符,…,

嗯總之他應該是被人陷害,不過夫人玉簪出現在他手上,那綁走夫人的惡徒應該和他有點聯繫,且是敵人的可能性較大!】

【哎,我們先別管他,那些人非要我答應那些條件才肯放回小絲,可是…】

【同意他們在此傳教斷不可答應,新月朝是禁止那些邪教出現的,答應他們無異於與虎謀皮,朝廷知道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而且那些人的身份…】

【你說的我都懂,可是小絲在他們手上,哎,真是窩囊,真想和他們好好幹上一場。】

【不要動怒,事情不是沒有轉圜餘地,那些人有求於您,斷不會傷害夫人性命,他們不是要與您簽訂契約嘛,而簽訂契約兩方必須出現,我們可以在這上面做文章,或許不僅能安全救出夫人,更能一舉拿下那些賊子。】

【那好,聞先生你好好想想,我找個藉口讓人去傳信拖上幾天,不過一定要快,我怕小絲出什麼意外,呸呸,她肯定會平安無事!】

【城主放心,我一定會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

接着崔勇應該是出門安排了,下面也沒什麼好聽的,李一然讓赤焰收起母蠱,笑着對赤焰說道:

“沒想到這崔勇看着挺耿直的,還和我耍心眼,說什麼綁匪沒有聯繫他,原來早就提了要求,只不過他沒同意。”

“呵呵,能成爲一城之主又豈是易於之輩,他又不認識你,怎會輕易說實話,不過他對他妻子的感情倒還挺深厚。”

“呦,臭鳥你是不是想到誰了,一臉**,哈哈和你說笑的,談正事吧,我決定幫他找回他的妻子!”

“爲什麼?”

“還用問嗎,我可是正面人物啊,當然要英雄救美除暴安良,瞪我幹什麼,好吧最重要的是,那些劫匪應該和齊夢背後的組織有關。”

“…,不過這有些說不通,齊夢明顯是想拖住你我二人,可是讓你我追查到此,不是明顯會破壞她們組織的行動嗎,她們這次的行動應該是很重要的,再派些雜魚不斷來騷擾我們纔是正理。”

“管它呢,船到橋頭自然直,對了,剛纔的點心我順了一些,你要不要接着吃。”

… …

與此同時,齊夢,某處正在地下深處穿行,通過一道道嚴防死守的石門,最終來到一處開闊的密室,一位模樣清秀的青年男子正站在裏面等着她。

男子說道:“你怎麼又來了…你不應該來這。”

“我想來就來,誰敢攔我!”

“齊夢!”

“閉嘴!齊夢是你叫的嗎?辰飛你不過是個小小的執事,有什麼資格管我?”

“齊,齊護法,我記得,您,有別的任務,而我正執行邱護法安排的行動,根據組織規定我們不能隨意見面,您上次私自見她邱護法已經頗有微詞,如今執意如此恐怕…”

“少拿那傢伙壓我,我可不怕他,你,你放肆,鬆手!”

只見辰飛上前拉住齊夢左臂,齊夢一時掙脫不開右手朝他臉上扇去,啪的一聲,辰飛臉上頓時顯現出一個巴掌印來。

齊夢面上黑紗在拉扯中被帶掉,露出她慍怒的俏臉來。

辰飛見齊夢面色發紅眼中滿是羞憤之情,知道自己一時魯莽惹怒了佳人,連忙鬆手後撤,不斷告罪。

齊夢上前狠狠扇了辰飛幾個響亮的耳光,又朝他踢了幾腳,辰飛全程並不躲閃,齊夢見他一動不動反而不再出手,看着狼狽的辰飛,譏諷道:

“怎麼,組織的天才,邱無常的得力干將,是不把我這個弱女子放在眼裏?!”

“不敢,屬下剛纔一時情急冒犯了齊,齊護法,我,我真不是有意的。”

“…,算了,我懶得追究,快帶我去見她…放心很快就走,不會破壞你大公無私的形象。”

辰飛有錯在先,又知齊夢性格倔強,今天如果不讓她如願,恐怕會鬧出別的亂子,心中嘆氣帶她進入裏面一處暗門中,在齊夢閃身進去的當口,辰飛小聲對她說道:

“作爲好朋友,我請求你收斂下脾氣,如今組織很多人都對你不滿,你自己多加小心!”

齊夢身子一震,沒有回答,進入暗門中,只見裏面空間不大,上方鑲嵌着十幾顆夜明珠,明亮但並不刺眼的光芒照亮了裏面每處角落。

陳設簡單,一張牀,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桌上放着筆墨紙硯。

一位女子正伏案在紙上寫着什麼。

女子對齊夢的到來置若罔聞,只顧奮揮灑筆墨,齊夢走上前發覺她是在寫字,好像是一首詩。

齊夢露出久違的笑容,柔聲說道:“絲姐姐的字還是那麼好看,我是永遠都學不會呢。”

女子終於寫完最後一字,這才擡起頭,年約三旬明眸皓齒眼神嫵媚。女子眉頭輕皺,軟糯的聲音發出:

“我不是讓你不必過來了,不用花太多心思在我身上,阿勇雖然有些魯莽但大是大非還是明白的,你們就別指望,能用我唐小絲的一條賤命來要挾於他。”

“姐姐是不是已經心存死志?”

“哦…你是從這首詩中看出來的吧,哎…小,小夢兒還是那麼的聰慧,以前,也只有你最懂我的心思。”

“絲姐姐!你終於肯叫出我的名字了,我,我很高興!” 唐小絲回憶起以前的日子,雖然悽苦但有齊夢這個貼心丫鬟服侍在旁,日子倒也不是那麼難熬,輕撫着齊夢的秀髮,語重心長的說道:

“小夢兒,我不知道你怎麼會加入他們,不過我深信你還是像以前那樣善良聰慧,姐姐勸你還是找機會脫離他們吧,找個疼你的人嫁了,這也算姐姐臨終的遺願。”

“姐姐!”

齊夢情不自禁,撲倒在唐小絲懷中,大哭起來,要將心中一切的委屈都哭出來。

太久了,都沒有一個肩膀讓她依靠,沒有一個親人讓她哭訴,想起過往種種,想到了唐小絲的溫柔,想到了自己受過的苦難?

又想到了李一然的笑容,想到了他的決絕,齊夢感到心都碎了,她要將以後所有的淚水都哭出來!

貓咪情緣 唐小絲也被齊夢情緒感染,眼淚止不住的流淌下來,過了許久,齊夢聽到外面辰飛的咳嗽聲,這纔想起此次的目的來。

抹乾眼邊淚水,湊到唐小絲耳邊小聲說道:

“絲姐姐,別想着自我了斷,事情還沒那麼糟,如今我把那人引過來,他,他要是出手姐姐必定安然無恙,姐姐你就再信小夢兒一回吧。”

齊夢沒有和唐小絲過多解釋,只是讓她不要輕生,事情很快就會過去,知道此處不能久留,只好和唐小絲灑淚告別,拿出一條新的黑紗矇住面部走了出來。

外面的辰飛見她外露的眼睛有些紅腫,心疼的說道:

“我再次爲剛纔的魯莽道歉,真對不起!”

“呵呵,你的道歉我可不敢領情,警告你好好看着這位,別再發生上次的事!”

“齊,齊護法放心,上次是那不守規則的東西趁我不備,才偷偷進去欲行不軌的,事後邱護法親自將他處死,相信沒人敢再動她一根寒毛。”

“哼!”

說完齊夢急步離開,回到地面的途中齊夢一直在想,那該死的傢伙會不會如她所願插手此事?他如今又在幹什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