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唐傲一驚。他出道纔不過區區五年。那時洛刀的事蹟已被江湖中人傳神了。他一直不相信竟有人的武功能高到這個境界。可如今親眼見到了洛刀這手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也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 Home
  • Blog
  • 唐傲一驚。他出道纔不過區區五年。那時洛刀的事蹟已被江湖中人傳神了。他一直不相信竟有人的武功能高到這個境界。可如今親眼見到了洛刀這手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也由不得他不相信了。

唐傲直使出了平生最大的力氣抽刀,可刀卻像是砍入了石頭一般,紋絲不動。

只見,洛刀內力一吐。唐傲已忙不迭的向後退去。他手中的刀卻已被洛刀震成了碎片。

“我洛刀殺了人一定會認。我說了沒殺就是沒殺。”洛刀冷冷道。 (喜歡《一刀一千兩》的朋友請在觀看本書時輕點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閱讀。多謝支持!)

貝朗一行人皆是近幾年來江湖上的新起之秀。洛刀對他們而言只是活在傳聞中的人物。

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這些後生晚輩此行的目的便是會一會洛刀。可當他們真的見到洛刀的時候,原來滿懷的信心早已不知道去了哪裏。更有甚者兩腿直不停的發抖。

貝朗一行人雖有二十餘人,可沒有一人敢接近洛刀身前五尺。

洛刀冷眼打量着衆人,緩緩道:“現在,請諸位離開。”

洛刀說出去的話便像射出去的箭,衆人皆爲之一怔。

此時,貝朗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他道:“我爹的仇還未報,本公子是不會走的。”

洛刀直冷冷瞥了他一眼,道:“我再說最後一遍,你爹不是我殺的。”

“你說不是就不是啊?”貝四忽的喝道。

此言一出,衆人直齊刷刷的向貝四看去。眼中竟滿是欽佩之情。

的確,有膽子敢和洛刀這般說話的人的確值得佩服。

貝四自小便是貝朗的跟班,不會武功。對江湖之事也知之甚少,所以,他自然是不知道洛刀的厲害。如果他知道,那也就萬萬不敢這樣說了。

可當貝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已永遠的閉嘴了。

衆人的目光也由原來的欽佩,瞬間轉爲詫異。

只見,貝四的胸膛直被一道紫氣穿過。仔細一看,這紫氣竟是一道極爲凌厲的氣勁,隱約像是一柄刀的模樣。

貝四甚至連發出慘叫的機會都沒有,雙眼一翻,便已不省人事了。他甚至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貝朗立時臉色鐵青,喝道:“你… …你居然敢當着本少爺的面殺我的下人。”

但見,洛刀掌中一陣淡淡的紫霧正慢慢散去。他看了看貝朗,冷冷道:“再不滾,我連你一起殺。”

此話一處,直教在場衆人不由得心中一寒。

“一刀一千兩,你出手狠辣,殺人不眨眼。你還敢說貝老門主不是你所殺?”唐傲也不知哪裏來的勇氣如此說道。

洛刀歪着頭,冷冷道:“你也嫌命長了?”

唐傲一怔,立時將嘴閉上了。

沒有人會跟自己的性命過不去,唐傲自然也不例外。

今日之前,在貝朗的心中,洛刀就算再厲害,憑着衆多武林朋友的幫忙應付起來也應該是綽綽有餘的。可今日之後,貝朗想的已經不是打不打得過洛刀的問題了。而是,這一趟就不應該來。

衆人直與洛刀相互對峙了很久。誰都沒有動。洛刀是壓根就不想動。而貝朗一行人是想動卻不敢動。

洛刀忽的無奈的搖了搖頭,嘆道:“姓貝的,就算你爹是我殺的,那又如何?”

貝朗一驚,道:“那本公子便殺了你爲我爹報仇。”

洛刀苦笑道:“你若殺的了我就不會到現在都還不動手了。”

貝朗又氣又羞,怒叱道:“你… …你不要逼人太甚。”

“逼人太甚的是你們。”洛刀冷冷道。

貝朗忽的縱身一躍,已跳出了人羣,徑自向洛刀衝了過去。

“冥頑不靈,該死。”洛刀冷冷道。

洛刀終於動了!

但在衆人看來他又似從來未動。

他的確是動了,只是,他的出手實在是太快了。

貝朗都還來不及想出什麼招,便已看見一道紫氣襲上了面門。

“洛兄,刀下留人。”

忽然,自客棧門外傳來了一個渾厚的聲音

洛刀忽的一怔,立時變招,一掌打在了貝朗的肩頭之上。直震的他重重的跪了下去。

洛刀不由得向門外望去,他只覺,方纔那個聲音竟是那樣的熟悉。

但見,客棧門口此時正站着一名年約三十的青年漢子。他身着一襲耀眼的金衣,臉上雖有些歲月的痕跡,卻依舊掩蓋不住他的丰神俊朗。他一手握着一柄金鞘的寶刀,一手提着一罈酒。此時正面帶笑意的看着洛刀說道:“洛兄,晚輩不懂事。還請洛兄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條生路吧。”

“金兄。”洛刀喚道。

那漢子信步走進客棧,直笑道:“哈哈,一別十載,想不到洛兄竟還記得我金九旭。”

洛刀立時推開身前的貝朗,迎了上去。對他而言,貝朗彷彿只是一張擋路的桌椅板凳罷了。

“金兄說的哪裏話,這十年金兄過的好嗎?”洛刀道。

“在下過的很好。可洛兄卻似人間蒸發了一般,竟消失了十年。要找你還真是不容易啊。”金九旭道。

洛刀一臉無奈的嘆道:“哎,一言難盡啊。”

此時,貝朗掙扎着爬了起來,道:“你又是何人?”

金九旭看了看貝朗,道:“在下金九旭。”

“金九旭?莫不是正刀山莊官盟主的入室弟子金大俠?”唐毅忽的問道。

金九旭笑道:“大俠二字愧不敢當。”

“金大俠過謙了。這幾年誰不知道金大俠在江湖上四處懲奸除惡的事蹟?上月,更孤身一人將爲禍川西的‘鬼臉’司馬令斬於馬下。‘大俠’二字實至名歸啊。”唐毅道。

“小兄弟過獎了。”金九旭道。

“既然,您是正當山莊的前輩,那便請金大俠爲本公子主持公道,殺了這個殺害我爹的兇手。”貝朗忽的喝道。

金九旭笑道:“在下不能錯殺好人。更不能殺我自己的朋友。”

“什麼?你竟說一刀一千兩是好人?”貝朗道。

“他不僅是好人。而且,更是我輩俠義中人。”金九旭正色道。

貝朗冷哼一聲道:“胡說。既是俠義之人又怎會平白無故的殺害我爹?”

金九旭搖了搖頭,道:“賢侄,你爹爹貝才並非一刀一千兩所殺。”

貝朗臉色一變,喝道:“笑話,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爹不是命喪他手?”

金九旭頓了頓,淡淡道:“沒有。”

貝朗冷笑一聲,道:“我看你是有意包庇他。你更本就是與他蛇鼠一窩。”

“金兄,不必替在下辯解。我洛刀一生殺人無數,就算多背一條人命那又如何?我不在乎。”洛刀冷冷道。 近百萬星辰大陸眾神,都飛離了星辰大陸,在宇宙空間中,和四大主宰的聯合眾神對峙著。

四大主宰那強悍的身影,傲立在人群最中央。

光明主宰冷冷一笑,道:「這些螻蟻居然也敢和我們叫板,真是自尋死路,準備進攻。」

場中的氣氛瞬時凝固。

星辰大陸眾神心目中唯一的希望,就只有至尊了,默默祈禱著他能夠在此刻出現。

生命主宰大笑道:「就算至尊現在出現,也救不了你們,認命吧!和我們主宰作對,這就是你們的下場!」

「不!至尊不會拋棄我們的!」

「至尊一定會出現的!」

「大家做好準備,跟他們拼了!」……

毀滅主宰搖頭道:「還真是一群頑固的傢伙啊。」

鏗地一聲,無限血光閃耀而出,只見他緩緩拔出了手中的主宰神刀。

就在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刻,忽地,一道耀眼火光從眾神後方殺人,一聲混亂、慘叫,只見木白騎在火麒麟背上,揮劍砍殺,帶領天龍族眾神出現了。

「嗯?來了么?」

四大主宰臉色微變。

「是至尊!」

「我們有希望了!」

眾神一見木白的身影出現了,臉色激動無比。

那四大主宰位面的眾神,一見木白帶領著天龍族眾神殺到,被嚇得不輕,不少眾神放棄抵抗,只覺地給木白等人放開一條路。

木白帶領眾神殺入戰場中心后,手中神劍朝天,眼神冷冷地和四大主宰對視著。

光明主宰冷冷道:「鴻蒙至尊,就算你歸來又如何,你什麼都改變不了!」

「不,你錯了。」木白聲音很平靜。

毀滅主宰道:「你毀滅了輪迴之道,以現在所剩下的力量,還是我們的對手嗎?」

木白大笑道:「那你們知道輪迴之道被毀滅以後的結果嗎?」

四大主宰臉色一怔,這個他們倒是真不知道,因為輪迴之道從建立伊始,就沒有被毀滅過一次。

木白很認真的說道:「這個答案,只有至尊才知道。讓我告訴你們吧,輪迴毀滅,是鴻蒙宇宙的終點,也是一個新的開始。你們以為我現在沒有神力就對付不了你們嗎?」

「什麼?」

四大主宰臉色大變。

神念突地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從宇宙中心傳來,那無限膨脹的輪迴之道,將一切都吞噬入了其中,很快就波及到了這裡。

——

更新完。 「木白,這是怎麼回事?」寒煙和迪拉兩人一臉驚恐的飛到木白身邊。

木白微笑道:「不要擔心。」

轉瞬時間,眾人身影就被那膨脹的輪迴之道所吞噬了,在那吞噬空間中,身體逐漸化解,意識陷入模糊,沒人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好像自己已經死亡一般。

……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

眾神意識清醒,再度睜開眼的時候,依然處於星辰大陸外的宇宙空間里,一切都沒發什麼變化,可是剛才被那輪迴之道吞噬的記憶,就像是做了一場噩夢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