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唐宋趕緊道:「是,謝謝師兄提醒。」

  • Home
  • Blog
  • 唐宋趕緊道:「是,謝謝師兄提醒。」

拿起秘籍,就準備閃人,不過那位負責的師兄還是忍不住問道:「多嘴問一句,這位師弟,你知道這是什麼拳法嗎?」

唐宋微微一笑,道:「多謝師兄提醒,我知道這是一套肉身拳法。」

那位負責人怪異的看了唐宋一眼,最後還是忍著沒有問出來,一個雷屬性煉體武者,這個結果太雷人了。

唐宋告辭出來,王浩然早就已經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出了藏書閣一路回到居住的小院。王浩然直接將手裡的秘籍扔給唐宋,道:「我沒有找到合適的,就幫你拿了一本,你自己看看吧,到時候自己還回去。」

唐宋拿起來一看,居然是一本劍訣,名叫金蛇劍法,是一門黃級上品的劍法。修鍊到高深境界,可以劍氣化蛇攻擊對手。

這一刻,鼻子有些酸,王浩然不是沒有找到合適的,而是他心裡一直都惦記著自己當初進清乾劍宗的初衷,為了學習劍訣。可是這一次自己只有一次選擇武技的機會,所以他才會幫自己選擇一門劍訣。

這個一路之上都不著調,到了清乾城之後更是狀況連連的傢伙,關鍵時刻,心裡還是裝著自己,唐宋很感動。 擦了擦快要溢出來的淚水,唐宋收拾了一下心情,回到自己的房間。

兄弟之間,不需要說謝謝,不需要說太多煽情的話,一切盡在不言中。這一切,他都默默的記在心裡,有一天,他要把這份恩情還回去。

回到房間,本體參悟雷霆萬鈞拳法,第一化身參悟金蛇劍法,至於第二化身,除了修鍊三生輪迴訣之外,還有繼續參悟法則意境。

很快,六天的時間便過去了。

這天早上,唐宋帶著兩本秘籍向藏書閣的方向走去,半個多小時后,才抵達藏書閣。還了秘籍之後,便準備要回居住的院子,可是剛走到半路,便聽到打鬥的聲音。好奇心讓唐宋擠進去一看,確實有人在打鬥。

打鬥的雙方其中一個是唐宋的熟人,一個星期前在藏書閣給他指路的武忠義,而另一方,則一個不認識的年輕人。看他們的服飾,都是內門弟子。而且雙方都是武靈大圓滿的修為,不過很顯然,武忠義的對手比他更強勢,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在兩人戰鬥的旁邊,還有大把的觀眾。

可是卻沒有一個給武忠義鼓勵的,都是喊著他的對手加油的。

從他們的喊聲唐宋聽出來,武忠義的對手叫武仁義,看名字就知道,兩人是兄弟,或者出自同一個家族。可是從他們之間的交手來看,這個叫武仁義的傢伙可是一點都不仁義,招招都想要致武忠義於死地。

可是武忠義卻是一個勁的防守,化解武仁義的攻勢。

在人群的中間,一個身著錦袍的少年雙手抱胸,神色冷俊的看著場中的兩人,看樣子,他才是這群觀眾的頭領,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出身。

戰鬥中的兩人又是拳對掌的打了一會,那個錦袍少年有些不樂意了,冷哼一聲。

他旁邊的人立即大聲道:「武仁義,秦少不滿意了,你要是不行就趕緊滾蛋!」

武仁義大急,退出戰圈,著急的對秦少道:「秦少,再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會證明給你看的。」

秦少冷聲道:「你怎麼證明給我看,連一個廢物都收拾不了,要你有什麼用?」

武仁義也不說話,直接將旁邊后位清乾劍宗弟子手中的長劍抽了出來,道:「我拿武忠義的命向你證明!」

秦少終於滿意的點頭道:「我拭目以待。」

武仁義雙眼通紅,提著長劍,二話不說,直接向武忠義殺了過去。而武忠義還是那副模樣,運起護身真氣,一味的防禦,看得唐宋鬱悶不已。

雖然是兄弟,可是對方如此狠辣,招招要命,你還一味的躲避,這要躲到什麼時候?既然他不仁,你又何必要義氣呢?

「殺了他!」

「殺了他!」

旁邊觀戰的弟子們彷彿打了雞血一般,一個個都興奮了起來,大聲吃喝著武仁義殺了武忠義,似乎看到他們兄弟相殘,是一件讓人熱血沸騰的事情。

武仁義和武忠義兩人都是武靈大圓滿的修為,本來實力不相上下,可是現在武仁義手持長劍利器,自然是佔據了上風,很快,武忠義就有些支撐不住了。

武仁義手上的動作又快了一些,突然間大喝一聲,武仁義一劍刺向了武忠義的喉嚨。武忠義不閃不避,居然眼睜睜的看著長劍刺向他的喉嚨。武仁義這時候閉上了眼睛,一行淚水從眼眶裡流了下來。

唐宋大急,這個該死的傢伙,怎麼就不還手等死呢?屈指一彈,一塊石子打向武仁義手中的長劍。

叮!

武仁義的長劍被巨大的力量震得脫手而落,噗的一聲插在了地上,直沒劍柄,可見這一下的力道很充足。

唐宋一個閃身來到武忠義的身邊,道:「武師兄,你到底怎麼回事?他都要你的命了,你怎麼不還手?」

武忠義睜開眼睛,看到是唐宋,頓時想起來,在一個星期前,在藏書閣碰到的那個剛入門的師弟。臉上頓時露出凄苦的笑,道:「唐師弟,你不懂!」

唐宋大聲道:「我是不懂,我只知道,任何想要我死的人,我都會讓他死。」

「小子,你是誰?居然敢破壞秦少看戲,你簡直是罪該萬死!」秦少旁邊一個弟子看秦少臉色陰沉,頓時出口向唐宋喝斥道。

唐宋橫了他一眼,道:「狐假虎威,為虎作倀,你才是罪該萬死!」

那個怒了,道:「哎呀,一個小小的外門弟子,居然敢在內門弟子面前囂張,我就算是殺了你,宗門也不會問罪於我!」

說完,抽出長劍,便一劍向唐宋刺了過去。

唐宋大怒,這清乾劍宗的人,都是這般的視人命如草芥嗎?看到人家兄弟相殘,他們居然轟然叫好,沒有一個出聲阻止的。還有,聽這話的意思,似乎這還只是給秦少演的一齣戲。為了這個秦少所謂的高興,這些人居然讓人家兄弟相殘來取悅,這簡直是太荒唐了。

而武家兄弟,居然還配合他們,特別是武仁義,還真的用劍殺害自己的兄弟。唐宋不僅想起了自己那個可憐的前任,為了所謂的權勢利益,被他的親堂哥給殺了,要不是自己靈魂穿越而來,估計此刻連屍骨都無存了。

一拳向刺來的長劍轟去,一道拳轟飛出,將那名弟子的長劍給打落,直著拳影轟在那人的胸口之上。

噗!

一口鮮血噴出,那名弟子被唐宋的拳影轟得飛出去百米才落地,儼然受了重傷。

大家都傻眼了,一名武靈後期的內門弟子,居然被一個武靈中期的外門弟子給一拳轟成了重傷。這太不可思議了。

唐宋沒有管那個弟子,直接對武仁義道:「對自己的兄弟下手,你豬狗不如,活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是浪費空氣而已。」

「唐師弟,住手!」武忠義見唐宋想要動手,趕緊叫住。

唐宋不解的道:「武師兄,這樣的人,你還當他是你的兄弟嗎?」

武忠義搖了搖頭,道:「唐師弟,你趕緊走吧,這裡的事不是你可以插手的。」

這時候,那位秦少爺終於發話了,「小子,報上你的名字,我手下不殺無名之輩。」

唐宋知道這位秦少爺是一位武宗武者,這麼年輕就已經修鍊到武宗之境,可以看得出來,這位少爺不但出身不低,而且修鍊天賦也很高。武宗境界可不是那麼容易進的,沒有一定的天賦,你就算修鍊資源再多,也沒有用,最起碼在唐宋的理解是這樣的。

當然,如果他的這種想法被王浩然知道了,肯定又會嗤之以鼻,嘲笑他孤陋寡聞了。

剛想說話,便被武忠義給拉住了,道:「秦少,唐師弟剛剛進入清乾劍宗,不知道你的大名,你就饒了他這一次吧,我們再來過。」

唐宋受不了了,道:「武師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武忠義一把推開他,道:「這不關你的事,趕緊走!」

秦少爺看不下去了,出聲道:「我真是看不下去了,武忠義,既然你這麼講義氣,那好啊,我給你一個機會。你跟你這位唐師弟撕殺一場,我答應你,不論你們兩個之中哪個死了,我都可以答應你們的請求。」

武忠義大喜,道:「秦少爺,這可是真的?」

秦少爺不屑的道:「你廢話真多,打不打?別說我秦少煌不講道理,這已經是我給你們天大的恩賜了。」

武忠義趕緊道:「是是是,唐師弟,來來,我們打一場。」

唐宋徹底的懵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還有沒有一個腦子正常的給我解釋一下,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 唐宋已經完全無法思考了,任武忠義怎麼勸,他都不動手。他覺得自己需要一個解釋,可是現在,武忠義很顯然不會給他解釋。除非,先把武忠義帶離這裡。

可是看武忠義的樣子,恨不得立即死在唐宋的手中,他哪裡會跟唐宋離開?

瘋了,真的是瘋了!

啪!

唐宋一巴掌扇在武忠義的臉上,一下子把他打懵了,也打醒了,怒喝道:「武忠義,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至於要到送死的地步!你這是幹什麼?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這一巴掌很重,抽得武忠義嘴角都冒血絲了,可是武忠義卻沒有擦,苦笑著道:「我到底在幹什麼,我到底在幹什麼?要是有得選擇,誰又想死呢?」

秦少煌不樂意了,道:「武忠義,你們到底打不打?不打本少爺可要動手了。」

唐宋怒喝道:「滾你媽的蛋,我警告你,別惹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一個武靈中期的小子,居然敢這麼對武宗初期的秦少煌說話,這就是在找死。

秦少煌愣了愣,隨即便回過神來,獰聲道:「小子,不管你是誰,你敢這麼跟我說話,你都死定了。」

面對攻過來的秦少煌,唐宋絲毫沒有緊張,一個武宗初期的武者而已,即便不用三生輪迴秘法,就用雷神之體,都可以將他打趴下。

有心想試驗一下雷霆萬鈞拳法威力的唐宋立即迎上,雷霆之力布滿全力,一招雷霆萬鈞向秦少煌轟了過去。

啪!

拳掌相交,秦少煌被巨大的力道震得後退數十米才堪堪穩住身形。

「這怎麼可能!」秦少煌被震撼到了,旁邊的觀眾也被震撼到了。秦少煌可是武宗境的高手,攻擊之中帶有法則意境的攻擊,怎麼可能是一個武靈中期的武者可以抗衡的。在他們看來,唐宋應該是被秦少煌一巴掌拍死才是正常的。

「你,居然領悟了法則意境?」秦少煌驚駭的指著唐宋道。

唐宋不耐煩的道:「要打就打,不打就滾,你廢話真多!」

剛剛秦少煌還說武忠義廢話真多,這一眨眼的功夫,唐宋就把這句話給送回去了。

武忠義呆愣的站在那裡,看向唐宋的眼神彷彿見鬼了一般。

秦少煌一口悶氣連著鮮血噴了出來,怒瞪著唐宋,大喝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唐宋最煩這種二世祖,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都是如此。見秦少煌衝過來,直接一巴掌拍了過去,巴掌直接甩到了秦少煌的臉上,把秦少煌打得飛出去數百米。

唐宋肉身強大,一巴掌的力道何等強大,一巴掌把秦少煌一邊臉都抽得完全腫起來,就算他媽來了,也肯定認不出來他來了。

秦少煌的那些跟班都嚇傻了,其中一個青袍弟子指著唐宋,結巴的道:「你你你,你居然敢打秦少,你知道秦少是誰嗎?」

唐宋淡淡的道:「我管他是誰,再敢跟我動手,照殺不誤!」

這時候,王浩然來了,他是被金獅犼給驚動的。唐宋與人動手,發生戰鬥,金獅犼身為唐宋的靈獸,有感應。王浩然發現金獅犼的異樣,一問才知道,原來是唐宋又與人打架了。

要說在這個無聊的地方,還有什麼能夠引發王浩然的興趣,那就是惹事生非了。唐宋不准他惹事生非,可是沒想到唐宋自己卻違反了,這讓他很興奮,到底是什麼事情,居然讓唐宋直接在清乾劍宗之內動手。

「大哥,說的好,不管是誰,敢跟我們兄弟動手,殺無赦!」王浩然大聲道。

那青袍弟子見又來一個狂妄的傢伙,居然還口出狂言,說什麼誰敢跟他們動手,都殺無赦,他當自己是誰?是天王老子嗎?就算是清乾劍宗的宗主,也不敢這麼說話吧?

「你們攤上大事了,你們攤上大事了,秦少可是太上長老最疼愛的孫子,你們居然敢打他,真是無法無天,你們死定了,你們死定了!」青袍弟子說話都有些不穩定了,帶著一干人把秦少煌攙扶起來,然後閃人。

他們走了,留下一個爛攤子給武忠義。

武忠義連死的心都有了,對唐宋和王浩然道:「兩位師弟,你們趕緊走吧,趁早離開清乾劍宗。」

王浩然道:「為什麼要走,這戲還沒有看完呢?」

武忠義道:「你們知道那個秦少煌是什麼人嗎?他父親是宗門的長老秦無憂,他爺爺是太上長老秦忠。你們把他打那個樣子,稍晚一步,你們會死無葬身之地。」

唐宋一愣,沒想到這個秦少煌居然有這麼大的來頭,清乾劍宗的長老他可以不在乎,可是太上長老,卻不是他可以抗衡的存在。清乾劍宗的太上長老,那可是武尊級別的高手,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捏死他們,差距太大了。

王浩然卻是無所謂的道:「那又怎麼樣,來頭再大還得講道理嘛,大哥別怕,我們有城主大人罩著,誰敢動我們?」

武忠義一驚,道:「城主大人,你說的可是清乾城的城主大人,太上長老李光年?」

王浩然得意洋洋的道:「當然,我大哥可是城主大人未來的親傳弟子。」

武忠義大吃一驚,他沒想到自己隨便在藏書閣幫的一個外門弟子,居然有這麼大的來頭。

唐宋擺了擺手,道:「武師兄,別聽他瞎說。對了,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武忠義見唐宋他們有城主大人罩著,也不太替他們擔心了。畢竟都是太上長老,只是把秦少煌打傷而已,沒有要他的小命,想來他們也不敢真的拿唐宋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