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啾啾——

  • Home
  • Blog
  • 啾啾——

傳訊紙鶴撲棱着翅膀飛到微夢洞府中,一直到了謝蘊昭身邊。

她接過紙鶴,展開一看。

“阿昭,誰的信?”

“搖光的。”謝蘊昭若有所思,“搖光峰峰主的千金,柳清靈柳師姐,邀請我去參加她的生辰宴。”

馮延康有些納悶,心想這孩子交新朋友了?沒聽她說啊。

他問:“那你去不去啊?”

謝蘊昭反問:“去給她過生日是不是要送禮啊?”

老頭子撓頭:“多少要送點吧。”

“那不去的。”謝蘊昭隨手撕了紙鶴,衝阿拉斯減招招手,“我不給傻逼送禮。”蘇昊沒有理會那幾個手下,帶著橙子離開了棋牌室。

他對那幾個蕭熊手下一點也不了解,怎麼可能讓他們跟在身邊。

帶著橙子離開了棋牌室后,蘇昊有些迷茫了。

接下來突然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世界這麼大,竟難尋一個藏身之處。

……

《第七號基地》第39章街道 看似速度只是提升一絲,可是卻跨越到玄極境武者的極限。

就在張若塵達到極致速度的時候,天地之間的某一層屏障似乎被擊穿,爆發出強大的靈氣波動。

整個修鍊密室中的靈氣,化為一道道細流,向著張若塵涌去,匯聚成一根光柱,凝聚在張若塵的頭頂。

「嘩!」

修鍊密室之中,出現一個個古老而神聖的虛影,猶如一尊尊神靈的印記。它們懸浮在虛空,發出吟唱的奇音。

第二次諸神共鳴。

神光與靈氣相互交織,湧入張若塵的體內,轟然一聲,將張若塵眉心的氣湖撐破,化為一塊塊碎片。

那些碎片快速重組,凝聚成一座比原來龐大百倍的氣湖。

其實已經不能稱為氣湖,應該稱為氣海。

就在這一刻,張若塵不僅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更是一舉開闢出氣海,達到地極境初期的武道境界。

氣海壁上,呈現出一個個神靈印記,比原來更加清晰。

每一個印記都散發出淡淡的神光,就像一顆顆星辰,將張若塵的氣海照亮。

氣湖中的真氣,受到神靈印記的影響,竟然蘊含出一絲淡淡的神性。

張若塵剛剛達到地極境初期,可是真氣卻比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還要精純。

這就是第二次諸神共鳴帶給張若塵的好處!

他不僅僅只是突破了一個境界那麼簡單,而是突破了兩個境界,武道修為跨越了一大步。

大概半個時辰之後,颶風修鍊密室的石壁上的靈晶,全部變得暗淡,化為粉末。靈晶中的靈氣,完全被張若塵吸收。

颶風修鍊密室中的陣法,也停止運轉。

整個密室,變得寂靜無聲,漆黑無比。

「颶風修鍊密室中的陣法怎麼突然停下了?」

看守颶風修鍊密室的姚長老察覺到修鍊密室中的變故,立即將密室的大門打開,走了進去。

當姚長老走進修鍊密室的時候,諸神虛影已經消失不見,只剩張若塵還安靜的盤坐在修鍊密室的中央。

「長老,你怎麼進來了?」張若塵睜開雙眼,有些詫異的問道。

「我還想問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姚長老望着四周的石壁,只見原本鑲嵌著靈晶的石壁,出現一個個凹坑。七百八十六顆靈晶,全部化為粉末。

七百八十六顆靈晶蘊含的靈氣是何等龐大,這些靈氣都去了哪裏?

姚長老目光如炬,緊緊盯着張若塵,察覺到張若塵身上的巨大變化,有些詫異的道:「你突破到地極境了?」

「應該是突破境界了!」張若塵站起身來,看着石壁上的凹坑,也嚇了一跳。

諸神共鳴竟然一次性消耗了數百枚靈晶的靈氣,幸好是在修鍊密室,若是在外面突破,肯定會造成更大的動靜。

姚長老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像是猜到了什麼,道:「這件事我會向學宮的高層彙報,你也盡量保密,不要外傳。」

「學生明白。」張若塵道。

姚長老道:「你既然突破到地極境,也就算是內宮弟子,現在就可以去學宮登記,領取內宮弟子的令牌。成為內宮弟子之後,你會有更好的待遇,像你這樣的天才,學宮也會花費大量資源來培養。」

等到張若塵離開颶風修鍊密室之後,姚長老的眼中依舊帶着複雜的神情,自言自語的道:「難道他真的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

姚長老離開通聖山,向著長老閣的方向趕去。

長老閣,分為銀袍長老閣和金袍長老閣。

銀袍長老閣一共有一百五十八位成員,其中待在內宮學府的有五十四位長老。別的銀袍長老,不是派遣到外宮四院任職,就是派遣到三十六郡國負責武市錢莊的生意。

銀袍長老閣的閣主,名叫雷景,已經是九十四歲的高齡,但是,看上去卻像是只有五十來歲的樣子,長得魁梧的身軀,碩大的眼睛,虎背熊腰,沒有一絲老態。

雷景聽完姚長老的稟告之後,也露出凝重的神情,沉思了片刻,道:「無上極境是不太可能,但是,那小傢伙應該是相當接近無上極境。根據最新收集來的情報,四個月前,那小傢伙和《玄榜》第一閻立宣在柳傳神的府上,秘密的戰了一次。當時,他爆發出來的最快速度,達到每秒七十六米。」

「根據你的描述,最近四個月,他一直在颶風密室中修鍊某一種高深的身法武技。我們假設,他已經將那一種身法武技修鍊到大成,那麼他的速度肯定又會提升一籌。我估計,他在突破地極境之前,至少達到每秒七十七米的速度。」

姚長老的心頭一顫,道:「閣主,若是張若塵在玄極境最快速度達到每秒七十七米,在整個崑崙界的這一代人之中,應該也能排進前十吧!」

雷景點了點頭,道:「畢竟他才剛剛突破到地極境,現在下任何結論都還太早。若是他能夠在五年之內,突破到天極境,我一定會親自見一見他。」

姚長老微微皺眉,道:「三十歲之前,能夠突破到天極境的武者都十分罕見。五年後,張若塵也才二十二歲。二十二歲的天極境武者,有這樣的可能性嗎?」

雷景輕輕的點了點頭,也覺得不太可能,想了想又道:「在修鍊資源上面,可以適當向他傾斜,給他《地榜》武者的待遇。」

「整個內宮學府也只有三人是《地榜》武者,每一個都是逆天的人傑,可以享受銀袍長老的待遇。張若塵才地極境初期,就給他《地榜》武者的待遇,恐怕會引起別的學員的不滿。」姚長老有些擔心。

雷景笑道:「可以給張若塵下一個任務,若是他不能在一年之內,成為內宮學宮排名前十的學員,就取消給他的待遇。」

姚長老又想到另一件事,道:「還有一件事,我在來之前,查到張若塵在玄極境的時候,就已經在黑市的《賞金榜》排名第三十七,賞金一千四百七十萬枚銀幣。現在,他突破到地極境,恐怕賞金會變得更高。如此高的賞金,肯定會讓很多黑市中的狠人動心,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恐怕還對付不了那些狠人。」

雷景道:「任何強者的成長之路都很艱辛,若是我們幫他掃清了一切威脅,對他來說未必就是一件好事。該讓他自己獨自面對的危機,就要他自己去面對,對他來說,也是一種磨礪。」

姚長老輕輕的點了點頭,便退了下去。

……

張若塵離開通聖山之後,就去領取了內宮弟子的令牌,正式成為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

成為內宮弟子,自然有很多優待。

比如,可以使用積分兌換修鍊秘府。也可以將自己的家屬接到天魔武城居住,在天魔武城,武市學宮會保護學員家屬的安全。

而且,成為內宮弟子,每個月都能領到一滴半聖真液。同時,也能使用功勛值兌換半聖真液。兩百點功勛值,就能兌換到一滴半聖真液。

當然,成為內宮弟子,也必須幫學宮辦事。

每一個季度,至少要幫學宮做一次任務。

只要完成任務,就能得到武市學宮獎勵的功勛值。

成為內宮弟子,張若塵並沒有急着兌換自己的修鍊秘府,而是來到端木星靈的修鍊秘府。

「你突破到地極境了?」端木星靈露出喜悅的神情,仔細的打量張若塵,有些嫵媚的笑道:「我真的很好奇,你現在到底有多強?要不我們過兩招?」

張若塵笑道:「也好!我也很想知道,現在到底能夠發揮出多強的力量?」

端木星靈進入內宮學府,已經八個月,加上她在赤空秘府中得到的大量修鍊資源,修為已經達到地極境後期,修鍊速度可謂是快得驚人。

最重要的是,小黑住在端木星靈的修鍊秘府之中,煉製了大量冰脈丹,全部都被端木星靈服用。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端木星靈的修鍊速度才會那麼快,要不然的話,她現在肯定還卡在地極境中期。

就在張若塵和端木星靈準備交手的時候,一位不速之客來到修鍊秘府,原本準備比試武道的兩人,不得不停了下來。

這位不速之客,正是黃煙塵。

「塵姐,自從上一次在黑風谷尋找七彩鹿角的任務之後,我們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見了吧?」端木星靈坐在石桌的一旁,命令侍女送上茶飲,含笑的說道。

黃煙塵和張若塵分別坐在另外兩個方向。

黃煙塵像是沒有聽到端木星靈的話,目光盯着張若塵,面無表情的道:「你已經成為了內宮弟子?」

張若塵保持從容,淡淡的一笑,道:「今天才剛剛突破。」

黃煙塵點了點頭,猶豫了片刻,道:「我幫你兌換了一座修鍊秘府,與我的修鍊秘府相鄰。這是秘府的鑰匙!」

說完,黃煙塵就將一把鑰匙取出來,放到桌上。

張若塵的眼皮微微一跳,根本沒有想到黃煙塵居然會這麼做,沉思了片刻,道:「多謝黃師姐。」

「謝我幹什麼?我只是看不慣你一直住在端木師妹這裏,難道你不知道會打擾端木師妹修鍊?」黃煙塵道。

坐在另一頭的端木星靈,心中輕嘆了一聲。

張若塵也聽出黃煙塵的語氣中的變化,以前黃煙塵叫端木星靈都是「星靈」,現在直接叫「端木師妹」。

「我住到端木師姐的修鍊秘府,讓她們的關係也產生了隔閡。」張若塵的心頭暗道一聲。

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三人都沉默了,氣氛顯得十分壓抑。

片刻之後,端木星靈主動打破僵局,笑道:「我打算接一個任務,需要兩個幫手。既然張師弟突破到地極境,那麼正好我們三人去完成那個任務。那一個任務的功勛值獎勵高達六百點,若是完成任務,我們三人都可以分到兩百點功勛值。」

張若塵知道端木星靈是想轉移話題,於是立即問道:「什麼任務?」 聽到這話,陳穎兒渾身一震!

哥哥回來了,陳穎兒有了親人,有了牽挂,有了羈絆。

如今,陳天龍竟要給她一個家嗎?

寄人籬下八年,陳穎兒做夢都想有個家!

只是……

她欠了蔡家八年,陳天龍又打算用什麼方式,來了卻這些恩怨?

陳穎兒剛生出這個念頭,蔡家姐妹就滿臉鄙夷厭惡地看向了陳天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