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喬司寒搖頭:「我就是怕到時候真的要投資了,一下子開口跟老媽要那麼多錢,他不同意,所以就相處這種辦法,現在看來,也不需要了。」

  • Home
  • Blog
  • 喬司寒搖頭:「我就是怕到時候真的要投資了,一下子開口跟老媽要那麼多錢,他不同意,所以就相處這種辦法,現在看來,也不需要了。」

喬絨嗯一聲:「那你可以把錢給我保管嗎?」

「你要來幹什麼?」喬司寒問。

「幫你理財呀!」喬絨笑眯眯道。

。 列車在鐵軌上緩緩向前開動,一段旅途即將開始。

鈴木列車又叫做推理列車,列車在旅途中會故意引發事件,要求其他乘客當偵探或幫凶,在抵達終點后說出真相,算是讓普通人也可以過偵探癮的真人探案遊戲活動。

另外值得吐槽的一點是最近就連孩子們的手機也換成最新式的觸控式平板手機了……然而柯南他們還在上小學一年級上半學期,造世主這時間線……

某冰在上車后一直漫無目的的在車裏飛來飛去,施過忽略咒之後,他的存在更是相當不顯眼,這也令他發現不少事情。

比如這次上車的黑衣組織人並沒有他預想中的那麼多,至少琴酒和那位跟班都沒來。

大致繞了一圈后,某冰又飛回到柯南肩膀上。

就這麼點功夫,車上已經發生串通好的案件。柯南帶着幾個少年偵探團的孩子正尋找證據,一臉驚訝的在7、8號車廂中來迴轉着。

某冰環顧一圈,淡定的停在柯南肩膀上,看他們一群小屁孩在車上來回亂竄。

柯南很快搜集好線索,把帶着信息的紙片交給乘車員,但列車員完全沒有當回事,表示這次安排似乎不是這樣,他說得是真話,某冰看得出來。

所以……擅自安排事件的人肯定有問題嘍~真有趣~

看看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近80%,某冰倒也不是很積極救人,一直沉默的當一隻合格的非人類生物,直到……他們發現真的受害人。

「你們就呆在這!不要亂跑!」柯南對着毫無緊張感的少年偵探團嚷嚷着,顯然知道這和平時的案件不一樣,那個組織的人已經上來了。

但問題是,這些孩子膽子這麼大還不是你小子慣的毛病?平日裏不知天高地厚的帶着他們在案發現場轉圈圈的就是你啊!

某冰超級無語的吐槽著。

柯南把灰原哀和一群孩子留在一起,自己跟着世良去破案,某冰從容的改變方向,佔領灰原的肩膀「高地」。幾乎就在下一刻,灰原哀幾人遭遇赤井秀一,準確的說是假扮赤井秀一的苦艾酒-貝爾摩德,幾步路后又遇到據說獨自買票上來的安室透,他們相遇的旁邊車廂里,就是沖矢昂和新一他老媽——有希子。

但不管是安室透還是沖矢昂或是假的赤井秀一,身上所散發的氣息都加重了灰原哀的不安。

那種令灰原哀毛骨悚然的氣息,接近死亡的感覺縈繞着她,令她煎熬不已。

和小蘭以及少年偵探團幾個人在車廂里等待時,灰原收到苦艾酒的短訊,令她不安感到達頂峰。她借故獨自離開小蘭和少年偵探團幾人,如果繼續待在一起,萬一自己出事一定會連累他們的。

某冰跟着自己離群的灰原哀東躲西藏,好不容易躲到發生命案的那個車廂,卻被柯南老媽守株待兔的逮個正著。

「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哦~」有希子一臉俏皮的對驚魂未定的灰原說。

一看這情況,就知道灰原這邊不會出什麼大事了,某冰飛快的站在有希子肩膀上。

有希子愣了愣,才注意到這隻鸚鵡。

「咦?這是小蘭家的冰塊嗎?聽說你很聰明呢~~」有希子趕緊打招呼,企圖掩飾自己剛才並沒有發現某冰的失誤。

某冰用嘴順順毛,敷衍的回應:「美女好~」

有希子被誇的開心,原地轉了兩圈,告訴灰原在這裏等后,就帶着某冰離開了。

走過一個車廂,有希子和貝爾摩德面對面走過,兩人可算是老熟人了,免不得有希子多說兩句。

柯南那邊推理出殺人案真相時,有希子通過手機和柯南聯繫好,獨自找到正往外扔箱子的貝爾摩德。

貝爾摩德也沒有繼續偽裝下去,直接撕下偽裝的臉,開始女人間的「撕逼大戰」。

某冰無趣的在一旁沙發上聽着兩邊你來我往的推理,無聲的嘆氣。

不愧是推理為主的偵探世界,就連兩個演員之間的對決都要用推理來進行。

好不容易聽到外面起火,看兩人正好離得很近,某冰二話不說送給兩人一個昏昏倒地,把貝爾摩德挪到許久沒用過的空間里,打開門去尋找假扮灰原哀的基德。

「不用擔心,我打算把你活着帶回組織……」波本正用熱武器在煙霧滾滾的客車車廂和貨車車廂連接處指著灰原哀。

某冰站在兩人後面的窗戶邊,看着波本把「灰原哀」逼近門裏后,被真正的赤井秀一用□□引爆整個貨車,趁著衝擊波,他二話不說把波本以剛才處理貝爾摩德的方式一樣,打包裝進空間,從破開的車廂口準確的瞄到基德的白色滑翔翼,二話不說飛過去。

依舊是一身灰原哀打扮的基德正一臉驚魂未定的看着冒黑煙的貨車車廂,冷汗瘋狂往外冒。

喂喂,這個事情有點過分嚴重了吧,差點小命就沒有了啊!

「騙子基德~」

猛地在空中聽到這一聲,嚇得基德在空中汗毛都豎起來了。

「喂!你這隻怪物鳥連爆炸都不怕嗎?!還有不要突然出聲好不好?」基德一臉無語的對用爪子勾在滑翔翼邊緣的某冰道。

「帶我回柯南家。」某冰毫不猶豫的提出要求。

「什麼啊?!我不順路好不好,而且那小子周圍已經這麼危險了,你為什麼還要跟着他?」基德對自己定位相當清楚,他只是一個怪盜,不是警察,這種事情他一點也不想參與!

「到你家,託運。」某冰思路相當清晰。

基德:「喂,你真的是個妖怪吧。」

「你才妖怪,我是鸚鵡!!!」

後面趁著基德和柯南打電話抱怨的空檔,某冰進空間看了看兩位俘虜。

「攝魂取念」

連連看了兩位的記憶后,某冰沉默了。他開始同情起組織里那位代號叫琴酒的人來。實在是琴酒真的不容易……作為一個冷酷無情有身份有地位的組織成員,同事們有一大半都是各類卧底啊!

安室透這傢伙竟然是個日本警察在組織里的卧底?!!WTF?有沒有搞錯?!!

貝爾摩德雖然不是卧底,但她顯然超級偏心主角——小蘭和新一,簡直像是入了□□一樣認為別人都可以死,小蘭和新一不行,相當於主角的擋箭牌。

某冰無奈的在空間里多猶豫數秒,才決定乾脆把兩個人分開扔到不同地方算了。

等基德安全到達一處公路邊,一邊卸下裝備一邊帶着某冰往車站走時,貝爾摩德已經躺在在剛才經過的另一條公路邊了。

而趁著基德半路去洗手間的空檔,某冰把安室透放進了路過的一輛貨車後面。

兩個人身上的通訊設備已經全被他銷毀,想必夠他們傷腦筋的了。

……

不久之後,在一堆乾草上醒過來的安室透和在公路邊被車輛聲音吵醒的貝爾摩德從昏睡中醒過來。

「?!!」發生了什麼??

兩個人大腦中全是空白,一個是在和新一老媽對峙時暈過去,另一個是在爆炸衝擊波中暈過去,身上完全沒有通訊設備的兩人,只能先用盡方法確定自己的位置,再想辦法和其他人取得聯繫。

不過就算他們腦洞再大,也絕對想不到,自己是被鸚鵡綁架了。

……

另一邊,因為爆炸被迫中途停車的柯南一行人已經在回家的路上。

柯南雖然已經確定自己這邊的人都沒出什麼危險,但……冰塊竟然和基德在一起??它不小心自己跑到貨車車廂了嗎?

在柯南和基德的聯繫下,約定好寄給柯南的物品已經寄出,正在挑選靠譜的託運寵物公司時,基德恰巧有收到鈴木次郎吉的挑釁,於是乾脆決定直接帶着鸚鵡去現場給柯南。

柯南一臉黑線的看着基德發給他的短訊:我想我們很快就會相遇~我會把它帶過去。

不會吧,難道……這傢伙又有什麼動作了?

第二天,柯南就收到次郎吉的邀請,心裏……呵呵呵,好吧,基德這傢伙真是懶啊。

……

時間來到基德要出現的日子,現場佈滿警衛和次郎吉聘請的保鏢,還有一大群聞風而來的基德粉絲。

進場前,基德在男廁所順利把世良真純電暈,某冰順口提醒:「是女孩子。」

「哈?!!!」基德一臉愕然的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看世良猶如搓衣板的胸,嘴角抽搐的問某冰:「你確定。」

這裏是男廁所啊喂!

「不信就算了。」某冰才懶得管他這麼多,單純以食物方面來說,基德對他的食物要求倒是滿足的相當到位,看在食物的面子上,提醒他兩句也不算過分。

基德有些糾結的換好衣服出去,順便還在某冰腿上綁紙條,讓他自己去找柯南,畢竟如果帶這隻鸚鵡一起出現的話,會引起一些人懷疑的。

某冰對你來我往的技術性文斗毫無興趣,愣是在衛生間停留十多分鐘照鏡子,還順便給眼看要醒來的世良加了個昏昏倒地,然後才慢慢悠悠的站在一個來上衛生間的警員肩膀上「搭便車」去現場。

鸚鵡本身體重就很輕,加上某冰的忽略咒,直到他停在柯南肩膀上,啄啄他的臉,柯南才反應過來。

「啊?冰塊?!什麼時候……?!」柯南一臉驚愕的看着自己肩膀上看起來很安逸的鸚鵡,他完全沒有察覺到它什麼時候跑到自己肩膀上的。

「哇!冰塊!!」小蘭好開心的對某冰伸出手。

無奈的,某冰勉為其難飛到小蘭肩膀上。

「咔」基德假扮的世良毫不猶豫掏出手機來對着某冰和小蘭的「溫馨場面」拍照留念,一臉假笑的表示好溫馨,要拍下來。

呵呵,你丫等著。

某冰在心裏狠狠給用心不純的基德記上一筆。

趁著基德和其他人鬥智斗勇,某冰在柯南肩膀上看戲,不知道是下意識忽略還是某冰腳上的紙條不明顯,柯南眼看快要解出答案了,依舊沒注意到某冰腳上的紙條。

某冰只好無語的把紙條用嘴叼下來,正好看柯南張開嘴,塞到他嘴裏。

正沉迷推理的柯南一臉懵逼的拿出嘴裏的異物,打開一看,呵呵。

最終還是柯南執意要上去查看卻被次郎吉大爺百般阻止,這種不合理的阻止使得柯南推理出了一些事情,從而找到了寶石的位置。

而基德,也因為小蘭的手機黑屏路出馬腳,不過因為上次列車爆炸的事情,柯南單獨表示放他一馬。

大家散場后一拍兩散,各回各家,除了在衛生間被吵醒的世良最終被中森警官救下,倒也沒出什麼意外。

接下來,柯南又恢復了日常處於案件之中,忙於推理的日子。

毛利偵探事務所附近一帶有一隻叫上尉的小野貓,在玩耍中勾到灰原的毛衣線,然後在柯南和少年偵探團的成員目睹下,衝上一輛冷藏運輸車。

為了拯救這隻小貓,柯南幾人也跟着衝上去,某冰一起跟幾個小屁孩衝進車裏,跟着,所有人被司機關在車廂中。

在他們決定敲打車廂讓送貨員開門之前,柯南在冰冷的車廂貨箱中,發現一具屍體。

某冰淡定的看着他們作死,有柯南的地方果然案件就是多啊。

※※※※※※※※※※※※※※※※※※※※

嗚嗚嗚這一章終於不算水了我是不會寫柯南大結局的,大結局還是留給作者吧(揮手)壽嘉公主說不出哪裏不好,只是覺得無功不受祿。

兩人第一次見面她就收到禮物,自己卻沒有給衡王妃準備,總覺得有些說不過去。

更何況,今日宸妃還刁難了衡王妃,她就更覺得心中不是那回事了。

玉姝卻說道:「你日後勸着你母妃,叫她對衡王妃好些……

《鳳臨朝》第903章立儲大典 「我爸媽確實想讓我多休息幾天,不過我在家還是在學校,恢復速度不都一樣嘛,所以我就來了,我不能放任你被人欺負!!!」

拳頭一握,鍾林宇目光堅定,帶著點自然卷的頭髮豎著兩根小呆毛,隨著鍾林宇的動作晃悠兩下。

蘇念偏頭笑著。

「那現在你不用擔心了,張智他得好久才能回來學校,除了他,也沒人會針對我。」

鍾林宇不在學校,所以張智的事情他還不知道,扭頭一看張智的位置,張智確實不在。

「他怎麼了?」鍾林宇一臉疑惑。

蘇念單手轉著筆,另一隻手杵著自己的下巴,「誰知道呢,只聽說他住院了,精神都出現了問題,應該要休息好久了,估計是壞事做多了,遭報應了吧。」

鍾林宇:「……」

是嗎?

單純如鍾林宇,非常相信蘇念說的話,想到張智曾經做的那些事情,連連點頭。

「我聽說他玩弄好多女孩子感情的,這樣的人本來就應該遭報應。」

鍾林宇忽地想起什麼,連忙看著蘇念問:「對了,你昨天考試考的怎麼樣啊?你有沒有把握?今天早上我遇到崔亞娜,她可囂張了。」

鍾林宇對蘇念迷之自信,直接就道:「我相信你肯定能考過她的。」

聽到這話,蘇念笑容愈發加深,鍾林宇看著蘇念的笑容,臉忽地紅了。

他還沒有被一個女孩子這麼看著呢。

羞澀。

「你對我那麼有信心啊?是因為什麼?」

她從來到這個學校,是第一次經歷考試,成績還沒出來呢,鍾林宇就覺得她能考的比崔亞娜好了。

難道是平常老是做試卷,所以給了鍾林宇這種錯覺?

蘇念看著面前的小男生害羞臉紅的樣子,不由得感嘆年輕真好。

小朋友可真是純情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