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喬小諾心中冷笑,這些話偏偏別人就算了,她喬小諾又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三歲小孩子。

  • Home
  • Blog
  • 喬小諾心中冷笑,這些話偏偏別人就算了,她喬小諾又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三歲小孩子。

哪有那麼好騙。

S國的楚城已經死了,追授烈士,現在的蘇離是A國人,她爺爺有辦法讓他假死離開S國,當然也能在A國給他弄一個新的身份。

是,他現在是蘇離沒錯,可他也是她的楚城。

換了一個名字而已,他還是那個他。

這並不代表,換了一個名字,就能抹殺掉楚城的一切。

「小姐,你在聽么?」

「小諾。」喬小諾淺淺笑,「叫我小諾。」

蘇離眉頭緊蹙,似是不願,喬小諾只好妥協,退一步,「那就叫我喬小諾吧。」

以前都叫小糯米,現在生疏的叫她小姐……

「喬小姐,我要說的,已經說完了。希望你不要再糾纏了。」

「你覺得我是在糾纏你。」

「是。」他回答得毫不猶豫。

喬小諾感覺心臟緊縮了一下,很難受,「那要怎樣,才不算糾纏你?」

「請喬小姐從哪來,回哪去。」

說到底,還是要趕她走!

雖然心有不甘,喬小諾到底是沒有繼續爭論,「如果這是你希望的,那我就走。」

喬小諾伸出手,蘇離不解的瞥向她。

「我起不來。」

喬小諾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那臉上彷彿寫著一句「請你扶我一下」。

他在猶豫。

短短的幾十秒時間,對喬小諾來說,無異於是一場岩漿上的折磨。

終於,他伸出了手。

喬小諾緊緊的握住他的手,微涼的手,跟他現在的人一樣,清清冷冷,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

藉助他的力量,喬小諾才緩緩坐起身,哭久了,腦袋有些缺氧,坐起來的一瞬間,暈眩得難受。

她痛苦的閉上眼,緩了好一會兒,才下床。

下樓之後,多傑和多莉聽到腳步聲,兩個小傢伙從餐廳里跑了出來,蘇離沒給他們倆說話的機會,「去吃早餐。」

多莉想說話,被多傑捂住嘴巴,拖走。

「你這樣對他們……真的好么?」

蘇離目不斜視的帶著她往外走。 然後,夜白一行,在國家學府大門口,就被攔了下來。

不是針對他們的人,這就是規矩,非本校師生不得入內。開玩笑,這裡面可都是未來國際的棟樑之才,或許能進入國家學府的學生,實力都不差,但沒有多少經驗,跟外面的老油條比,還是有一定差距的。而且,搞yin謀詭計,又不是非得看實力,下毒啊,暗殺啊,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為了確保學生的安全,學校是不可能隨便就放人進去的。正常都是先登記,然後再通知確認。因此,一般家長探望孩子,也都會選擇在外面見面,進學校實在是太麻煩了。

當然,老師的權利肯定是要比學生多不少,老師可以隨便帶人進入,老師也可以給他的親人朋友、他信得過的人通行證,不過這樣的通行證也跟學生證一樣,一人對應一張,確定身份無誤以後,才可以進入。

國家學府的安保等級,甚至比一些zhèngfu機關都還要高,也看得出來,朱雀帝國對下一代,對人才的重視了。

「我們查了一下,秦如雨老師正在給學生上課。按照規矩,必須秦如雨老師親自過來,確認無誤之後,才能放各位入內。我想,你們或許可以私下留信,在外面約個地點見面也行。」門口的人回來說道,簡單的說,夜白一行如果選擇等的話,就必須得等秦如雨下課才行。

雖然火靈兒以前是這裡的學生,但早就已經被退學了,當初她們那一屆幾乎也都畢業了。而且就算火靈兒還能進去,那也只是她一個人,不代表夜白等人也能跟著一同進去。

「還真是麻煩啊,你導師為什麼會選擇住在學院里?」龍三忍不住問道,沒有規定老師就一定要住學院里的吧,住外面多方便,那他們也可以直接找去家裡就行了。總不至於這個秦如雨自己連房子都買不起,只能靠學校安排吧?

「我導師她不願意整天被人打擾,所以才故意住學院里的。」火靈兒解釋道。沒錯,不要忘了,秦如雨的融化魔法可是鑄造界的神技,每天來請秦如雨幫忙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不說一個個都幫忙,就是一個個見面,秦如雨煩都要煩死,所以還不如乾脆住學校里,讓安保幫她攔截這些上門拜訪的傢伙。

學院里才住得安心,住得清靜啊。

「那我們是不是。。。。。。」龍三還沒把話說完,那一邊,冷傲峰突然亮出了一個牌子來,

「現在能進嗎?」

「啊!可以可以,當然!」對方的態度立馬來了個大轉彎,直接放眾人入內。

踏入大門,

「你們怎麼有通行證的?!」火靈兒愕然的問道,此時火靈兒甚至都覺得這不是真的,她在這裡讀過書,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這裡的檢查到底有多麼的嚴格。

「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夜白抓著頭傻笑起來,嗯,這種雜事從來都是冷傲峰在管。

不過,通行證?什麼通行證能一張就把所有人都放進去?所以,這根本不是火靈兒想象中的通行證,而是「身份特權證」!火靈兒是平民出身,有些事情沒有見過,就算以前跟唐心是好朋友,但因為唐心同樣是學院里的學生,自然也沒有使用過她的特權。

無論所謂的安保等級有多麼的高,那也只是針對普通人而已,對上層來說,可能會有用嗎?說誇張一點,國王沒有通行證,但國王來了,你難道還不放人進去?所以,什麼身份以上能夠隨意進入,這別人心裡有數,也是有潛規則的。

你不可能攔截一位貴族進去挑選人才,也不可能攔截一位太子爺進去泡妞。故而,當冷傲峰亮出「身份」來,自然也不可能有所謂的安保了。沒錯,這是安保漏洞,但卻是無法避免的問題,因為貴族,本就脫離於規則以外!

只是,如果不是朱雀帝國本土的貴族,相信也不會這麼容易吧。。。。。。

······

由於秦如雨還在上課,夜白一行不趕時間,因此倒有空閑在國家學府中瞎逛。國家學府,雖然被稱作是朱雀帝國最大的學府,但實際上,人並沒有太多,畢竟天才可不是到處都是的。加上國家學府佔地本就比較寬廣,各級學生相對分散,是以這學院當中,一點都不讓人覺得嘈雜。

「學校啊,真是讓人羨慕的地方。」看著來往的學生,夜白突然感嘆起來。

火靈兒一愣,

「夜白你以前沒上過學嗎?」

其實對於夜白以前的事,就算是火靈兒也了解不多,她從來沒有刻意去問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躲開冷凝霜的話題啊。不過,火靈兒一直以為,夜白也是學校里長大的,至少是上過學的。

雖然有家學淵源一說,但每個人的魔法,發展方向其實都是不一樣的。別看你父親是火系魔法師,你也是火系魔法師,可火系當中,也有不同的專研方向,初階魔法自然一樣,但二階進化,乃至三階進化呢?所以,相比起固步自封的家族式教育,還是集思廣益的學院式教育更適合當今世界魔法的發展。

看看人家貴族小姐唐心,不也是跑到國家學府來進修了嗎,家族更多只是起到一個幫人起步的作用。當然,像唐初懷那種特殊情況例外,因為森林魔法,外面沒有人能教。

「沒有。」夜白搖了搖頭,「光系魔法是天天教我的,暗系魔法是月姐教我的,至於其他,則全部是我自己摸索出來的。」

夜白的話倒是沒有引得火靈兒等人多想,只是以為夜白作為廢魔之體,所以才沒法上學,就跟那唐初懷一樣,沒人能教。卻不知,他們是根本沒有學校,上萬年來,都沒有學校,依靠的,全部是代代相承的家族教育!

「哇,閣主好厲害,果真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啊。不知道閣主還摸索出了哪些手段來呢?」龍三在旁邊恭維起來,顯然,有試探的意味。

夜白瞥了龍三一眼,淡淡的答道,

「不過都是一些殺人的手段。」

「哈哈!」龍三尷尬一笑,喂喂,好可怕呢,看來還是不要隨便多嘴好了。

「夜白。」旁邊的火靈兒猶豫一會兒,突然開口說道,「有件事,我想我還是提前跟你說一聲比較好。」

; 「什麼事?」夜白停下來問道。

「我導師她,可能會,不太喜歡你。」火靈兒弱弱的說道。

跟唐心不同,火靈兒和她導師秦如雨,多少還算得上有聯繫,是以當初在東部大陸安定下來之後,火靈兒也有寫過信給秦如雨報平安,夜白還有子君閣的一些情況,火靈兒自然也是如實告訴了秦如雨的。因此,或許秦如雨也不太了解夜白,但她至少是知道夜白這個人的。

秦如雨對火靈兒很好,情同姐妹,又如母女,當時火靈兒被國家學府退學以後,幾乎都是秦如雨在幫助和支持火靈兒,無論經濟上還是jing神上皆是如此。所以,秦如雨是一直希望火靈兒能夠突破心理障礙,繼續修習火系魔法的。那麼,可以想象,這支持火靈兒放棄火系,轉而修鍊水系魔法的夜白,必然會被秦如雨所不喜。

「為什麼?」夜白忍不住問道,此時的他當然還不知道原因。

「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總之,夜白你到時候注意點就是了。」火靈兒說道,她不是故意要隱瞞什麼,只是如果一開始就把這種事說出來的話,那夜白可能也不會同意到朱雀帝國來了。夜白可不會明知道對方討厭他,還跑去請別人幫忙。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所以火靈兒才一直瞞著,等夜白都到了這邊,事到臨頭,總不好再打道回府是吧。

「那,或者我們就在學校里繼續逛著,你自己去跟你導師見面?」夜白想了想說道,既然秦如雨可能不喜歡他,那不管什麼原因,還不如乾脆不見面得了。

火靈兒卻是搖了搖頭,

「不行,就算你不去,我想導師她肯定也要見你的。」火靈兒抬頭,抓著夜白的手,認真說道,「夜白,你只要知道,我是站在你這邊的!」

「啊?哦。」夜白抓了抓頭,一時間還是沒有反應過來火靈兒的意思,明明不喜歡他,反而還要見他?這女人,到底怎麼回事啊?

······

之後,在火靈兒的帶領下,夜白一行直接去了秦如雨的住處。跟想象中的不一樣,所謂的教師公寓,並不是一棟樓住了很多老師,而是一個人住一處,分得很開。也不知道是秦如雨很特殊呢,還是所有老師都是如此。

不過想想,這些導師們在教書育人以外,多半還要自己繼續研究魔法,各自分開一點,也是免得造成魔法事故吧。

沒過多久,秦如雨就回來了,顯然,秦如雨已經得到了火靈兒來找她的消息,是以並沒有顯得有多麼驚訝。跟火靈兒不同,秦如雨並不是一頭紅髮,這在朱雀帝國顯得很是少見,雖然有染髮這種途徑,但肯定也是有人不屑於做這種自欺欺人之事的。而且,以秦如雨的身份地位,她也沒必要做這種事。

秦如雨,看起來很年輕,並不是想象中的中年婦女,更不是老太婆,當然,在魔法師的世界里,單憑外表來判斷年齡,是非常愚蠢的。秦如雨完全可能比夜白大二十歲以上,要知道夜白自身其實也算得上是偏大的一類人了。

只不過。。。。。。就算不能單憑外表來判斷年齡,但也總不該看起來偏小吧?!此時,出現在眾人眼前的秦如雨,不說跟夜白比,看著甚至比火靈兒都還要小!當然,可能有秦如雨她身高偏矮,天生骨骼嬌小的原因。但不管怎麼樣,也不該給人一種跟白天一樣大的感覺吧。

這樣的導師,教導學生,真的會有威嚴嗎?她不會被那些不知道的學生們當成是新生學妹嗎?!

「靈兒!」

「導師!」

明明是親人重逢,很感人的一幕,但導師秦如雨,撲在學生火靈兒懷裡,怎麼看著,怎麼彆扭啊。不過,不要因此就小看了秦如雨,如果不是她自己身體的原因,那就只有一種可能,秦如雨在很小的時候,魔法力就很驚人了!

好比兩人同時出生,但一個是只能活幾十年的普通人,一個卻是能夠活四五百歲的高級魔法師,特別還是少年天才,那麼,當普通人垂垂老矣的時候,這位天才魔法師可能也還是個小孩兒容貌。秦如雨沒準就是這樣一位天才魔法師,其實白天也算是這樣一類,只是白天是夜白的妹妹,看起來理所當然,而秦如雨身為導師,看著就有些古怪了。

「靈兒,你在外面吃苦了。」

「導師,讓你擔心了。」

師生兩個繼續無視旁人的煽著情。突然,秦如雨眼睛一亮,發現了火靈兒給她的禮物,

「這個是,紫羅蘭?!這是只有zhongyāng森林才有的,你們專門從那邊給我採過來的嗎?!」秦如雨驚喜道,看來唐心說的沒錯,秦如雨確實喜歡的就是這些東西。而秦如雨知道火靈兒一行是從東部大陸過來,那麼途徑zhongyāng森林的時候,給她采一些花來,合情合理。至於為什麼不是買,因為紫羅蘭可是很貴的,秦如雨跟唐心一樣了解火靈兒,知道火靈兒不可能去花這種冤枉錢。

「這是,唐心給的。」火靈兒弱弱的說道,在秦如雨面前,她無法撒謊。

結果,火靈兒話音剛落,秦如雨臉就一沉,再沒喜sè,開口問道,

「你們還有聯繫?」

「沒有,就是碰巧遇上的。唐心見我不知道該選什麼禮物,所以就把這花給了我。」火靈兒解釋道。

「呵!」秦如雨冷笑一聲,「她知道你不可能隱瞞我,還把這花給你,就是故意讓我生你的氣,用心險惡啊!你出去那麼久,怎麼還那麼天真!」說著,秦如雨毫不猶豫的就把花給扔了,明明剛剛還很喜歡,現在就彷彿那是最厭惡的東西一樣。

愛屋及烏,恨屋及烏。看得出來,秦如雨喜歡的是火靈兒,討厭的是唐心啊!

「你這人怎麼這樣!我也不喜歡那唐心,但怎麼也是人家一片好意啊!」一旁的凱莉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開口說道。

「一片好意?!」秦如雨冷聲道,「這些大小姐,生來就高高在上,自命不凡,容不得別人比她們優秀,會是一片好意?!我甚至。。。。。。算了,懶得跟你們多說,反正說了你們也不懂。」

秦如雨揮了揮手,不理眾人,直接進屋。

嗯,不管怎麼樣,現在看起來,倒是終於有了導師的樣子,不再是什麼小妹妹了啊。

; 她的話,他仿若沒聽到。

又或許聽到了,只是單純的不想回答而已。

這些,喬小諾不得而知,她希望這段路漫長一些,這樣,就能在他身邊呆得久一些。

路,終有盡頭。

蘇離扶著她,一路來到了農場大門前。

一門之隔,外面是幾輛勞斯萊斯,和一輛房車。

警衛們看到她,迅速從車上下來,「大小姐!」

透過金屬大門,看到喬小諾蒼白的臉色紅腫的眼睛,警衛們很是擔心。

蘇離打開門,看向喬小諾,「走吧。」

他今天也終於肯開口跟她說話了,雖然只是想趕她走,但是,她終於能聽到他的聲音了。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一個好的開始。

喬小諾像是,只要給她時間,一定能讓他承認他就是楚城的。

今天就如他所願,她先離開,至於明天……

喬小諾微微一笑,「那,我走了。」

陽光下,她美得耀眼。

蒼白的臉色和哭得紅腫的雙眼,並未影響她的美貌,反而更添幾分我見猶憐的柔弱。

讓人忍不住想要憐惜她。

蘇離面無表情地點頭。

「再見。」喬小諾紅唇微翹,「蘇離。」

上車之後,喬小諾轉頭去看,蘇離早已經關上大門,消失不見了。

「還真是無情。」她小聲嘀咕。

警衛透過後視鏡,低聲詢問,「大小姐,現在是要去哪?」

「回莊園吧。」

離開農場不一會兒,喬小諾就接到了陸眠的電話。

「姐姐,你該不會是忘了,我今天的畢業典禮吧?」

喬小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