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喲嗬,還配專職司機了?”李強大驚小怪了,“班花大人,您家裏這位這麼牛啊!”

  • Home
  • Blog
  • “喲嗬,還配專職司機了?”李強大驚小怪了,“班花大人,您家裏這位這麼牛啊!”

關倩影抿嘴笑道:“哪裏,這車是新買的,準備當婚車用的,春濤他爸爸安排了一個老司機幫他開幾天,就是擔心新車上路太馬虎了。”

田春濤一臉得意,大拇指朝窗外指了指,說道:“奧迪q7,車牌鄂a-ct888,就在大門口停車場裏。也不是什麼好車,不過坐上去還是很舒服的,很寬大,接七個八個嫂子都沒問題!怎麼樣?”

黃道生擺擺手,掏出手機說道:“不用了,我打個電話問問看,讓她自己打車過來吧。”

“切~有老婆嘛,還裝什麼裝啊!長的太醜見不得人嗎?”馬曉麗不樂意了,臭了黃道生一句。

萱姐電話打不通,關機。黃道生不好意思說道:“不好意思,這個老婆的電話關機,我換個老婆試試看。”這還真是對上了田春濤的七個八個嫂子的調笑。

“噗……”正在喝水的李強噴了出來,“黃道生……咳咳……這老婆還有幾個可以換着換着喊?”

喬嵐的電話倒是很快就接通了,黃道生問道:“吃飯了沒有?”

“沒有啊。”

“我這邊初中同學聚會,要不要來一起吃?”

“啊……”

“沒關係,那你自己回家吃吧。”

“不不不,在哪兒啊?我怎麼來?”

“帝豪大酒店,打個車來唄。”

“好遠啊,現在是堵車高峯期誒,這出租車不好打啊。”

“請客的是我一個朋友,賣衣服的,做了一年生意,賺的錢買了三四檔門面房,還有一輛奧迪q7,他派司機來接你,怎麼樣?”

“親,你是在看天涯嗎?我要你親自來接我,嘻嘻……”?? 最強靈魂收割者47

“……那我問問。”

掛掉電話,黃道生站起來說道:“現在堵車高峯期,打車不好打,q7估計也得堵路上趴窩,還是我回去接一下她。”

馬曉麗好奇了:“你接她就不堵車了?哦,你是騎的電動車?”

黃道生笑笑,站起來準備走,根本不接她的話:“她在光谷那邊,我去接她很快的,來去不用十分鐘就好了。”

李強笑罵道:“皇兄,你小子吹吧!不堵車,開車最快都要二十分鐘好吧。”

黃道生掏出鑰匙圈晃了晃:“我開飛機的。呵呵,麻煩你們等一下哦!十分鐘沒事兒吧?”

黃道生執意要走,一羣人真愣着看他下樓,走出酒店,包房裏的同學們都趴在窗戶邊上,想看看黃道生怎麼用十分鐘去光谷跑一個來回,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小子太裝b了,這個時候除了地鐵,還有什麼速度快的?

馬曉麗坐着沒動,氣鼓鼓的,拿着筷子捅一次『性』餐具的包裝薄膜,捅破一個接着拿起旁邊位置的餐具繼續捅。黃道生直接將她無視了,她說了那麼多,結果連她的話都不接,這種長的巨醜的衰人,還能翻起什麼巨浪,整出什麼幺蛾子出來?

“我『操』!”

“我去年買了個表!”

“尼瑪的是人嗎!”

“大神啊大神啊!”

一羣男同學同時喊了起來,一個個激動不已。

馬曉麗站起來,好奇問道:“怎麼啦怎麼啦?”

站在窗戶邊的關倩影一臉的震驚,她可是親眼看見黃道生走出酒店大門,戴上頭盔,點燃火,5秒鐘就以100碼的速度消失的無影無蹤,這種狂暴的衝擊,真是太震撼了。

“我錯過了什麼嗎?”馬曉麗喃喃自語道。

李強走過來,拍拍馬曉麗的肩膀,嘆了口氣說道:“坐吧!他的電動車有點特殊。”

其餘同學也紛紛就坐,開始熱議起來,田春濤高喊道:“服務員!十分鐘後上菜!”

如果十分鐘能到光谷跑個來回這件事還不是那麼令人感到驚奇,那麼當喬嵐挽着黃道生的胳膊出現在包房門口,笑盈盈的向大家打着招呼的時候,整個包房裏就已經震驚的無人說話了,只能聽到幾個人撞倒啤酒瓶的叮叮噹噹聲音。

田春濤最先反應過來:“來來來,嫂子坐這裏……”連忙走過來將進門旁邊的椅子拉開,引導二人入座。

好死不死的給安排在馬曉麗旁邊,田春濤很明顯的沒安好心!他故意讓喬嵐坐在馬曉麗旁邊,就是要讓馬曉麗感到憋屈,覺得屈辱,以她這個瘋婆子口無遮掩的『性』格,指不定待會兒能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話來。?? 最強靈魂收割者47

喬嵐也沒有太過客氣,施施然坐了下來,然後很細心的幫黃道生拂了拂椅子上的灰,等黃道生坐落好,又細心的幫他整理好面前的餐具和茶杯。

黃道生大爺就這樣,一句話不說,連謝謝都沒有一個,鼻孔朝天,風輕雲淡,冷漠的很,大馬金刀的往椅子上面一坐,等着喬嵐倒茶送水。

一羣同學都看傻了,這麼溫柔體貼的『奶』茶妹妹,主動幫一個長相不出衆,沒錢沒工作的男人做這些,而這個男人還一副不情願的模樣,看得他們都想上前抽黃道生幾耳光。

還是李強關係好一點,悄聲說道:“皇兄,你給介紹介紹啊?這麼漂亮的嫂子,大家都想認識認識呢~”這聲音小是小,但是這一桌的人都聽清楚了。

黃道生嗯了一聲,很隨意說道:“喬嵐,同濟醫學院的學生,我一個朋友,剛認識一個星期,真不是你們想的那種關係。”

喬嵐靦腆向大家一笑,小聲說道:“大家好!”

溫順的『性』格,秀麗的外表,清純的模樣,優雅的氣質,再加上這個清澈的微笑,一羣男人都看傻了。 同是漂亮女孩子,這一比較下來,小几歲的喬嵐可就佔優多了,而且她可是校花級別的,長相,身材,學歷,談吐,教養,氣質,無不都是美女中的佼佼者,連女神關倩影都看的眼睛發光,盯着喬嵐看個不停,也不知她在想些什麼。

馬曉麗更是鬱悶之極,這純粹是給自己找不痛快來了,怎麼一個比一個漂亮!關鍵是,這人還是猥瑣黃帶來的!

李強呵呵笑着,代表廣大男人說出來自己的心聲:“皇兄,你這話是真的還是假的啊?真是普通朋友?真是普通朋友,那哥幾個可就不客氣了,兄弟們好多都是單身呢!”

黃道生心裏暗罵:“**這不是給老子添『亂』嗎!這麼水靈的妞兒,也是你們幾頭豬能拱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表面上還是要裝出一副超酷的模樣,無所謂的很:“隨便~”?? 最強靈魂收割者48

喬嵐從旁邊抓住黃道生的手,笑着對李強說道:“我正在追他!”

“轟隆隆……”天雷滾滾,所有人都懵了。

“不是吧!”不少男人嚎叫起來。

“還有沒有天理啊!”

“蒼天啊!”

“……”

趁着大家一片混『亂』,喬嵐悄悄湊過來,在黃道生耳朵邊說道:“第三次了哦!”

“嗯。”黃道生小聲哼了一聲,點燃一根菸,昂着頭,無所謂的吐出一個菸圈,是那麼的寂寞。

“『操』!果然每個女神身後都有一個捏她捏到手軟,幹她幹到想吐的男人……而且還有一羣等着跪添的掉絲備胎……”每個男同學都是這麼想的,看到班花關倩影和田春濤這麼恩愛,已經有人悲哀了,現在又看到清純的『奶』茶妹妹竟然倒追其貌不揚的黃道生,好多人都感覺到再也不會愛了。

對馬曉麗來說,這頓飯吃的是毫無感覺,如同嚼蠟。這裏好像每個人都過得比她好一樣,就連她最看不起的黃道生,都可以開跑車還有美女倒追,而她那個毫無作爲一窮二白的老公,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裏打網絡遊戲,從來沒有上進心,就是在混時間,這個老公她在同學們面前根本連提都不敢提,同學問起,她就假裝自己單身。

想想自己好歹也是大公司的高級財務人員,每個月可以拿6000元薪水的!憑什麼一個個都過的比我好?我不服!

在強烈的反差壓抑下,馬曉麗很快就喝醉了,這也歸功於田春濤的勸酒,因爲那個祕密,正在馬曉麗嘴裏,還沒有說出來,田春濤想通過醉酒把話給套出來,他帶頭和幾個同學一起灌這個所謂的“單身”。

“麗麗,你別喝了。”酒醉人『迷』離,時間一長,關倩影也看到了不妥,“春濤,你別勸酒了啊。她一個女孩子,喝這麼怎麼回去啊?”

“沒事兒!待會我安排人送她回家。今天大家開心,多喝一點沒關係的。”田春濤沒有停下來,李強不知是真傻還是裝傻,跟在旁邊起鬨,要和馬曉麗喝交杯酒。

馬曉麗滿臉紅暈,搖着頭,端起酒杯和李強繞過胳膊,不少人起鬨:“親一個,親一個!在一起!在一起!要幸福!要幸福!”

李強這個花花公子可無所謂,不過馬曉麗長的太普通,身材又不怎麼樣,這嘴他可不想親下去。

馬曉麗看見李強沒有吻她的意思,頭腦一熱,爆發了:“你們一個個都看不起我!你們都過的比我幸福!班花要和富二代結婚了!李強又是年少多金!朱青雲都成了科長,權利在手嬌妻入懷!連當年調戲班花捏人家屁股的猥瑣黃都找到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嗚嗚嗚……就我最差……嗚嗚嗚……”

“調戲班花,捏班花屁股!這下子真他媽好看了!班花和富二代,猥瑣男和『奶』茶妹妹,他們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戰鬥呢?這一句話會不會同時拆散兩對人呢?咱有沒有機會檢漏呢?”不少男同學都開始陰笑起來。

“啪!”田春濤將手中的玻璃杯重重放下,磕在飯桌上,酒水飛濺,語氣有些不善:“強哥,你還是好好安慰安慰人家,一個女孩子都喝成這樣了,失態啊!都口不擇言了!”?? 最強靈魂收割者48

房間裏頓時安靜了下來,馬曉麗這是借酒發瘋也好,無心喝醉的醉話也罷,反正當着一對即將結婚的新人來說,影響已經很不好了,而且看起來這田春濤並不是什麼好相與之輩,剛開始就和黃道生幹上了,現在還不得鬧翻天?戰鬥場面一向是掉絲們最愛看的,一個個相當期待!

李強一看情況不對,連忙打起哈哈:“哎呀都過去的事了還提它幹嘛?大家要向前看,往遠方看,與時俱進嘛對吧!”

“對對對!”“強哥說的對!向前看,向錢看!來大家共同舉杯,走一個!”

一頓飯就這麼吃的索然無味,反正黃道生根本不接其他人的話,和喬嵐一起悶着頭,隨意吃了幾口,有人來敬酒,他們就端起杯意思一下,也不和人主動聊天,更不回敬過去,黃道生此時心思已經不在這裏,他正在想着晚上的戰鬥。

鬧哄哄站起來,舉起酒杯,喝完最後一杯集體酒,飯局就散了,接下來的安排是到隔壁ktv坐一坐,晚上再做一套沐足洗浴,吃宵夜,開房過夜,或者是各自回家。

等下到酒店大堂,黃道生被田春濤帶到一個角落裏,擺出一副審問的架勢。

“你調戲過我老婆?”

“沒有的事,當年我也是受害者。”

“『操』!佔了便宜倒成受害者了?”

“信不信由你。具體什麼情況你可以去問馬曉麗。”

“小子!這些年你是不是還和我老婆有來往?有沒有給老子戴綠帽子?”

“『操』!你他嗎說什麼吶?倩影是你老婆,你這說的什麼話?你這說的是人話嗎?”

“倩影你嗎『逼』!叫的這麼親熱,你他嗎想死是吧!老子看你不爽很久了!”

“滾蛋!碰上這麼個神經病!”

一言不合,兩人竟然當着同學的面,在大堂裏打了起來,這下子人都跑了過來,快速分開兩人,李強急的在中間大喊:“打什麼打什麼?喝多了吧你們!都是朋友,打個『毛』啊!”

分開之後兩人也是不依不饒,相互撂下狠話。

田春濤:“小子!以後老子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滾!”

黃道生:“神經病!爺等着你來!”

走之前,黃道生路過關倩影面前,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了一句:“如果他以後對你不好,告訴我!”說完揚長而去,也不管後面的一頭霧水的同學們。

坐上車,喬嵐乖巧的抱着黃道生的腰,緊緊的貼在他的背上,笑呵呵的說道:“道哥你打架挺帥的。”

黃道生給自己戴上安全帽,得意說道:“那是,我可是mt,戰鬥經驗豐富,有幾把刷子的。”

喬嵐用手掐了一下腰部嫩肉,不滿了:“那你是不是還喜歡倩影姐姐啊?以後你還要替她撐腰,照顧她?”?? 最強靈魂收割者48

黃道生反手一『摸』,沒想到剛好『摸』在喬嵐胸部下方,嚇的她往旁邊一縮,黃道生倒是沒在意,嘆了口氣說道:“這姑娘,恐怕以後不好過了,那男人太小心眼!原本以爲她嫁了個富二代,家境殷實生活無憂,可是今天這一看吶,將來很可能會有家暴和背叛,那個男人太小氣,疑神疑鬼,竟然懷疑我給他戴綠帽子!唉,咱們別管人家了,回去吧,讓哥給你好好上兩堂課!你不是都說了在追我嗎?我怎麼會喜歡上別人?” 萱姐房間裏,四人看着茶几桌子上的一小堆東西發呆。

一卷特殊的繃帶(與普通『藥』房和醫院裏裏出售的繃帶略微不同),十張靈打符,五張真言符,三張寒冰符,四張漸隱符,一枚金戒指,一把手術刀,一雙普通的旅遊鞋,鞋外側紅『色』耐克大勾,內側李寧的l,腳後跟三葉草標記,十足混搭風,這雙鞋是萱姐以前打出來的,現在也拿出來借給黃道生。

以上就是四人湊出來的所有戰鬥物品和消耗物品,萱姐先發話了:“今天星期天,晚上小嵐你不需要回學校點名嗎?”

“沒事兒,我已經和老師請假了。但是今天晚上睡覺,我必須得回去,10點半我媽要打電話查寢的。”喬嵐吐吐舌頭,老師點名不怕,就怕媽媽打電話到宿舍查寢。

黃道生站起來說道:“那還等什麼?現在都7點了,找靈魂,趕路,打架,送妹子回學校,要抓緊時間啊!《增廣賢文》裏面曾經說過,光陰似箭,歲月如梭,魯迅也說過,時間就是生命! 重生之陰毒嫡女 當然了裴多菲也說過,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還有錢鍾書也說過,愛情是婚姻的墳墓!而且高爾基說過……”?? 最強靈魂收割者49

萱姐一拍桌子:“說人話!”

“別墨跡了出發吧!”

爲了不耽誤喬嵐回學校,黃道生提議這次三人到同濟醫學院旁邊的中山公園處匯合,屆時碰面之後再一起尋找怨靈。

這樣不得不再次分成兩路,黃道生騎着r1帶着喬嵐繞個大圈子走二橋,曜光坐地鐵。雖然地鐵最快最方便,但是一來黃道生還沒玩夠r1,二來還是開車方便一點,三來嘛,嘿嘿,自然是對那旖旎曖昧的身體觸碰相當享受了。

忘了提一句,在下午的初中同學聚會上,喬嵐這麼給面子,手挽手,服侍入座,裝崇拜,拍馬屁,總共主動幫助黃道生提高光輝形象五次,最後黃道生付出的慘痛代價就是,接下來五天時間裏,每天都帶着她在外面打靈魂boss……

這是慘痛代價嗎?黃道生嘿嘿笑着。

這條定下來的行動計劃和路線,誰也不說破,萱姐臉上陰晴不定,喬嵐也沒有想到哪裏不妥,黃道生肯定不會推翻自己了,而曜光這熊孩子根本就沒考慮過其他的事情,他正在整理符籙,將它們疊攏成一疊,然後脫下褲子,往裏面塞……

等兩人來到中山公園,曜光已經等的不耐煩了,這時候可不比深夜,黃道生根本不敢騎快,再加上今天白天就有點陰冷,現在有點變天的感覺了,在二橋上江風冷颼颼的吹着,喬嵐接連打了幾個噴嚏,黃道生還緊張了好半天,想脫下自己的衣服給她加上,喬嵐死活不肯。

人聚齊後話不多說,曜光拿出司南盤開始搜尋,漢昌那邊面積大,學校多人口密度小,武口這邊城區小,人口密度大,所以這一掃之下,屏幕上很快出現幾處靈魂密集點。

“這,這,這,還有這兒,都有地府官兵正規軍守護,都是不能去的。”黃道生隨手點着。

喬嵐笑了:“還官兵正規軍,這說的好像你是土匪嗎?”

黃道生嘿嘿笑道:“不能!最多我是山大王,你當壓寨夫人好了。”

曜光『插』嘴道:“師兄那我呢?”

“啪!”黃道生給了他一巴掌,“師兄正在調情,你『插』個什麼勁兒啊!”

選好不遠處的一個靈魂小點,三人決定往崇仁小路那邊走,那邊原來有個骨科醫院,不過由於拆遷,那一塊兒混『亂』無比,又是醫院盲區,應該可以避開地府巡邏隊,悄悄地將這個單獨的靈魂順利拿下。

還是老樣子,黃道生帶着喬嵐先走,剛出中山公園大門,看見有幾輛停在門口拉客的電動車,也不知道這些黑車二貨們是運氣好呢還是運氣差,看見黃道生騎着一輛烏黑麻漆的r1,戴着個大頭盔,後面帶一窈窕女子,這幾個哥們兒吹着口哨,香車美女欣賞個沒完,結果把黃道生惹着了,不走了,停在他們面前。

黃道生任他們看,喬嵐抱着黃道生也不作聲,等曜光慢騰騰從裏面走出來,黃道生衝那個笑的最『淫』『蕩』口哨吹的最響的哥們一指:“就他了!”

這哥們愣住了,心裏不由得一緊,莫非這是幹架的節奏?不就是看了兩眼嗎?嗎的車子這麼帥,女人這麼美,不就是給人看的嗎?不給人看,哥們兒你騎個破電動車,讓你的妞兒穿一套盔甲出來,出錢讓人看都沒人瞧……

曜光走過去,扔給他10元錢:“師傅!麻煩去那什麼什麼……”“崇仁小路!”黃道生『插』嘴。?? 最強靈魂收割者49

曜光一拍腿:“對對對,10塊錢,去崇仁小路,兩站路的距離,去吧?”

這哥們兒緊張的心立刻放下了,一開始以爲黃道生要找茬,還胡思『亂』想了好半天,沒想到是想讓曜光坐他的車,這是照顧他的生意呢。這哥們兒接過錢,樂呵呵的說道:“去!唉,這跑車真瀟灑……”

黃道生一揮手:“我先走了!你們在後面跟上啊。”油門一扭,車子就跑出老遠。

曜光左手撐着車後座,輕輕向上一跳,落在後座時,這車主哥們兒一個踉蹌,身子瞬間矮了一大截,緊接着猛力彈起來,屁股離開車面最高處至少有三公分。

“哐當……”車主一腦袋撞在後視鏡上,驚魂未定,“怎麼回事兒啊?”

曜光搖搖頭,板着臉:“走啊,前面那車都沒影兒了!”

車主低頭看着電動車底盤都快擦着地面了,哭喪着個臉說道:“哥們兒!您怎麼這麼重啊?”

曜光沒心思扯這些,聲音大了點兒喝到:“走不走?”

“哇……”旁邊剛好路過散步的一家三口,少『婦』懷裏抱着的小女孩兒被嚇的哭起來,看着曜光這大光頭,寬身材,黑t恤,一臉惡狠狠的樣子,把小臉往她娘腦袋後面一躲,“光頭強要殺熊大了……”

這下幾人傻了,電動車車主變成了熊大,曜光變成了光頭強,看這小女孩兒哭的稀里嘩啦哄都哄不過來,這父親挺機智的,翻過來他的黃背心,往腦袋上面一反套,捶了捶胸口,對小女孩兒說道:“看,爸爸是熊二!看爸爸去幫熊大去打光頭強!”

曜光一看不對勁要捱打了,往車主胳膊上一拍:“走你~”

熊大沒辦法,兩隻腳用力在地上往後蹬,嘟囔着:“光頭強你也幫忙蹬兩下……”

曜光伸了伸腿:“夠不着。”

熊大右手把車把兒扭到了底,電動車終於開始緩慢挪動起來,曜光回過頭看着那熊二,喊道:“哥們兒幫忙搭把手,推一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