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嗯。”聶天明還是點點頭,但他的耐性卻在快到了極致。

  • Home
  • Blog
  • “嗯。”聶天明還是點點頭,但他的耐性卻在快到了極致。

“哈哈,既然這些都是你朋友的,那就也是我朋友了,這樣子吧,這些衣服算是我送給你的,全部免你們的單。”葉可可說道。

雖然這些話聽得幾個女生很是不高興,什麼叫做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啦,換句話說,那還是不是你的老婆就是我的老婆啊?但是後面一句話卻令幾個少女按捺住了心裏的氣氛。

不要錢的東西,不要白不要。可是這些少女,還是有些納悶的,葉可可是誰?說話說的那麼大氣,究竟有沒有這麼大的實力?

“葉董,這樣恐怕。”櫃檯的一個服務員想說些什麼,卻被葉董一個眼神給扼殺了,後面的話,始終沒有說出口。

幾個少女轉恨爲喜,既然說話這個人就是這服裝城的大董,那這些衣服免費是妥妥的事情啊。

既然收了人家的免費衣服,聶天明就不好意思不給葉可可面子,和他隨便閒聊了幾句,然後說一些以後常聯繫之類的屁話,又互相留了基本都不會去打的電話。聶天明這才和葉可可告別。

千秋不死人 走在路上,莫可兒突然有些後悔:“早知道天明認識葉董事長,我就多挑幾件衣服了。”

“天明,你和葉可可很熟悉嗎?”賀恩西發覺聶天明對葉可可似乎不怎麼投機,善於觀察的她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不熟悉,我覺得這個人很危險。”聶天明將自己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

“恩,這衆人最好少接近。”賀恩西善意的提醒道。畢竟自己是市長的女兒了,也見識過不少有錢人,所以賀恩西的經驗告訴他,這個葉可可不是什麼好料子。

王靈靈依舊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一日無話,在第二天的早上,聶天明早早地伸了一個懶腰,房門就被人敲打了,屬於很暴力的那種,聽聲音還是一個女生。

“我靠!會是誰啊,那麼大清早的吵老子,幸好老子今天早起!”聶天明懶得去開門,嘴上抱怨着什麼。此刻的莫可兒已經出了門,只剩下鬍子儀,王靈靈,還有和恩西,可惜這三個少女都在睡覺中。

“快開門,我是莫老師。”門口那個聲音忽然變得溫柔起來。

聶天明拗不過,反正遲早都要開門的,晚開門和早開門其實是一樣的,於是強迫自己起來開門。

拉開門,莫可兒氣呼呼的看着自己,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但看起來別樣的有氣質。

等等,聶天明早上還記得莫可兒穿的是黃色的短袖,配的是黑色牛仔,可是眼前這個女孩穿的怎麼是長裙?聶天明想了想,終於想明白是這麼一回事情了。

莫可兒走進了房間內,隨便往沙發上一座。

“老師今天不用上班的嗎?”聶天明故意配合地問道。

“哦,老師今天無聊,想和你在家一起玩,於是就請了假。”莫可兒笑着說道。

邊說着邊開始解裙子的衣服,那速度緩慢而誘惑,簡直都可以急死人。

“暗香紅姐姐,你又損壞老師的神聖職業了。”聶天明不得不說道。

“去,我還以爲你看不出呢。”暗香紅略微一愣,有些掃興,重新將那釦子扣了起來。

輕輕一撕手裏的面具,暗香紅整個臉部清澈的展現無餘。雖然沒有莫可兒那般傲人挺胸,但至少嫵媚妖嬈。

“我那五十萬元搞到了手了,現在就差你的了,說吧,幾時能把五十萬元給交上,老孃急着開發我那藥業鋪子。”暗香紅擡頭注視着聶天明。

那眼神,就像是女王注視着自己的手下,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

“這個,我現在的經濟困難,沒有什麼錢啊。”聶天明如實說道。

“沒關係的,沒有錢你可以到處借。”暗想紅將頭一偏,斜面白了聶天明一眼,“你身材那麼好,不至於不認識一些富婆吧?實在不行,你可以去賣啊。總之,我要馬上見到五十萬元。你也知道的,我現在急着拿錢做生意,我手下整個暗紅團的人在等着我養他們呢。”

“這些我都知道,可我真的沒錢,你總不能讓我真的拿身體去交換錢吧?”聶天明笑着說道。

“我就是這麼想的。”暗香紅點點頭,很平靜的說道。

這個回答沒有讓聶天明覺得意外,暗香紅不按常理出牌,那是習慣了的,這會會這麼說話,那也絕對是屬於正常的。只是聶天明真的很想籌集五十萬元,作爲其中的贊助之一。他上次也見識到了暗香紅那藥物的實用性,只要將那藥物往市面上一推廣,鐵定是賺了大錢的。可苦就苦在自己苦咔一個,窮得叮噹響,還正指望拿那和暗香紅分紅來的錢過活呢?

怎麼辦?再去找蕭情?聶天明沒這個臉面,跟這個公寓的女孩子借?聶天明怕借來了,這笑話又要在公寓內傳開了,忽然眼睛一亮,聶天明想到了一個人,葉可可。昨天,他還和葉可可互相交換了電話號碼,這本來是一個他根本不會去動的電話號碼,可是這會卻成爲急救電話。

想都不想,聶天明按通了電話號碼。

“可可,是我,你現在在哪裏?”聶天明一下子就跟葉可可很熟悉似得,說話都不拖泥帶水。

葉可可也正驚奇呢,怎麼聶天明這麼快就聯繫自己了?當下笑着說道:“我在公司裏,有什麼事情嗎?”

“出來說話,我在上次的那個地方等你。”聶天明說完,將電話給掛下了。

兩人在昨天相見的服裝城樓下會了面,葉可可熱情地聶天明擁抱了起來,那畫面就像是上級領導接見了外國的來使。

“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都是朋友了,互相照應也是應該的。”葉可可果然不是等閒之輩,很快就猜測到了聶天明來找自己是有什麼事情相求的,都說無事不登三寶殿,葉可可自然看得出來。

“呵呵,那我就直說了啊。我有個創業的商機,需要一大比的錢,但就是苦於我的身上沒有錢,無法開業。”聶天明開門見山。

“什麼樣的商機?”葉可可先是一驚,但旋即關心起聶天明所說的商機來,他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沒有把握的事情,是絕對不會蠻幹的。

“你的身上有沒有傷疤之類的?”聶天明問道。

“你問這個幹什麼?”葉可可疑惑地問道,沒有回答聶天明的問題。

聶天明只得從口袋裏拿出一瓶裝暗香紅的獨特藥方,將那瓶子在葉可可的身前晃了幾下,自信地說道:“有了這個瓶子,你身上的傷口可以立刻不見。跟傷疤說拜拜。”

葉可可想笑,但是看到聶天明如此認真的神情,他卻笑不出來。既然對方將藥劑說的神乎其神,葉可可也覺得值得試一試,興許自己這傷疤就很快好了呢?

於是,葉可可捲起了自己的衣袖,只見衣袖上有一條有長又噁心的傷疤,那傷疤看得聶天明差點發麻。

“哦,這個傷疤是我在開車時出事故撞的,說來也有兩三年了,找了好些醫生,用了好些藥了,都沒有好呢。”葉可可連忙笑着解釋道,這傷疤始終是他的痛處。

“嗯,我現在給你塗上這些藥液吧。”聶天明打開瓶子,將那藥液一點點的塗抹在葉可可粗粗的傷疤上。

葉可可盯着傷疤,果不其然,傷疤的口子開始一點點的淡化,過了大約五六分鐘的時間,葉可可驚奇地發現,自己身上的傷疤,居然真的沒了!要是葉可可不說,誰也不知道他的胳膊以前有傷疤!

“這個,也太神奇了吧?”葉可可激動地差點都叫了出來,現在自己可以大膽地在美女面前秀自己的大胳膊了。而葉可可也預感,這中藥液要是推廣到市場上去,那絕對是銷路領先的啊!

所以葉可可心動了,問道:“這藥液用的都是什麼成分啊?有沒有副作用什麼的?” 藥液是用什麼成分做的,聶天明並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卻知道這藥液是絕對沒有副作用的,指着自己的胳膊很堅定地說道:“副作用是肯定不會的,我以前的胳膊就有很多傷疤,塗上以後就都不見了,到現在還沒有發現什麼不良反應。”

“成分呢?”葉可可最關心的還是這個藥物的成分。

“這個保密。”聶天明笑笑,想這葉可可也真是夠奸詐的,這個方子要是告訴了他,那他還會贊助自己?不會,葉可可會做的必定是自己創業,然後將那藥液發揚光大,這樣一來,聶天明別說是拿到錢了,就連最基本的開發產權都沒有了。

葉可可雖然急於想要知道這個密方,但也知道對方不是傻子,不可能那麼快就透露出來,打算等找到了一個機會,拿這個藥液給幾個博士團們研究研究。

可是葉可可絕對想不到,暗香紅用了一些幾個博士團這輩子見到不會見到的成分。

“這樣吧,五十萬我出可以,但是我得分紅。如果公司有什麼損虧,我也會相應的賠償一點。”葉可可很誠懇的說道。

聶天明心裏暗罵葉可可不厚道,這麼神奇的藥液會有所損虧?這葉可可是做生意的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這一大商機。

但在面上,聶天明沒有當面揭發,笑道:“沒有問題。但你只能分到五分之一。”

葉可可想了想,還是同意了。

這樣一來,聶天明接到了葉可可給自己開的五十元支票。暗香紅仍舊坐在沙發上耐心地等待,直到聶天明拿着一張支票,她臉上的惆悵才緩緩地舒展開來。

“既然,錢都已經到手了,那你就叫醒你的那些朋友吧,今天開業,我們在南路北環的西區3路中心等你。”暗香紅接過支票,扭着身子往外走。

“靠,連一句感謝都不說!”等到暗香紅一走,聶天明就忍不住抱怨了起來,但是抱怨歸抱怨,他還是敲門叫醒了幾個女孩。

“聶叔叔,一大清早的請我們過來幹什麼啊,人家還沒有睡夠呢。”鬍子儀有些不情願地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樂地抱怨道。

“就是,你自己睡不着,也別連累我們啊。”賀恩西邊往牙刷上抹了牙膏,邊說道。

“先別說了吧,今天我當大老闆,請你們過去吃好吃的。地點在。”聶天明笑眯眯地說道。

難得自己當了一回大老闆,那滋味還真是沒得說的。

三個女孩難以置信地看着聶天明。確定對方沒有再開玩笑,三個女孩破天荒的開始尖叫起來。

“大哥哥,你真的是大老闆了?”王靈靈的情緒一下好了許多,上前摟住了聶天明。

“嘿嘿,我就知道我的男人最靠譜了。”賀恩西的臉上驚仙出了淚花,那畫面就是女生受了很大的委屈,而男人終於熬出頭了。

“哎,可憐的叔叔又苦惱了。”鬍子儀在一邊同情的嘆着氣。

……

等到聶天明和三個女孩子感到暗香紅說的那個地方時,頓時是徹底震驚了,只見暗紅團的女孩子,一個個身穿紅色旗袍,身材頗有型地顯露出來。

一見到聶天明等人走來,這些少女們很有禮貌地鞠躬,並說道:“歡迎大老闆光臨。”

這些女孩的年紀都不大,最大也纔不過14歲,所以旗袍穿在她們的身上反而有些大了,不過這樣正好可以掩飾她們發育上的不足。

聶天明笑笑,臉上頓時得瑟了,揚着嘴角揮了揮手,示意暗紅團的少女擡起頭來。周圍更是有一輛輛的彩車在自己的附近飄來飄去的,看的幾個人是眼花繚亂的。

“都是自己人,不用那麼客氣的。”聶天明故意扯着濃厚的嗓門說道。

“切,纔剛剛開業呢,現在就裝上大老闆,這要是以後有錢了,那還不得得瑟到哪去了?”鬍子儀很不爽的切了一口。

“小妹妹啊,今天你叔叔難得當一回大老闆,就別在跟我較勁了唄?”聶天明蹲下身子,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顆棒棒糖,遞給了鬍子儀。

哄女孩子,一顆棒棒糖絕對綽綽有餘了。

鬍子儀果然中計,拿着棒棒糖在嘴裏舔。聶天明舒了一口氣,這下子小女孩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呦,大老闆的架勢擺的還不錯嗎?”暗香紅殷虹春光的走來,半是寒酸,半是誇讚地說道。

“去,你就別再損我了,我知道我自己是什麼德性。”聶天明總算是認輸了,將自己的大老闆架勢給放了下來。

“我帶你去看看這個大公司的規模吧。”暗香紅笑着說道,在最前面帶路。

然後,幾個人又在一棟高樓大廈的面前停下,那高樓約有幾十樓那麼高,相比蕭氏企業的規模是小了點,但是那裝飾絕對是不菲,單單是外圍就看起來跟金子似的光亮新成。

幾個少女還是巴結地看着聶天明。

“董事長,沒想到你的下手還真是闊達啊。”王靈靈寒酸地說道。

“就是,別以後有了,不要我們啊,大公寓要是沒有你,我會寂寞的。”賀恩西咯咯笑着,她真心的感動,自己的男人有能力,當然高興。

儘管對方不承認賀恩西,但她本人一直都是這麼認爲的。

聶天明尷尬的回敬了笑容,說道:“你們繼續欣賞,我和暗董事長有話要說,先出去一會。”

說着聶天明拉過一邊的暗香紅,壓低聲音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不是說我們只有一百萬,怎麼搞出這麼大的規模?”

“嘿嘿,這你就不懂了吧,先投資,在謀利。”暗香紅笑吟吟地說道。

“謀利你姐夫啊。”聶天明氣得罵道,“你個混蛋,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單單是這棟高樓,你要是能夠買下來,那也不只是一百萬。那你剩餘的裝修,還有請來的彩車,哪裏來的?”

暗香紅驚愕的看着聶天明,立刻做出一副可憐的神態,嬌聲說道:“人家這不也是爲公司考慮的嗎,你不用太擔心了,我只不過是失身一個晚上而已。我想,以後也只會偶爾失身,不會天天失身的。”

“你妹啊!誰敢要你啊!”聶天明咒罵道,“你還騙我!” “好吧。”暗香紅妥協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聶天明這麼生氣,平時裏聶天明就一直把暗香紅當做是自己的姐姐,什麼事情都是聽暗香紅,可是這次自己的做法是惹聶天明不高興了,稍微溫柔地說道,“我帶你過去看看吧。等會你就會知道了。”

暗香紅拉着聶天明往大樓內走去,樓內鬍子儀幾個女孩子正在四處的欣賞,雖然周圍的裝飾跟整個藥業的裝飾都差不多,但是暗香紅的店裏就只買一種藥液,所以擺在櫃檯上,還有藥架子上的全都是暗香紅的獨家祕方。

“你臨時做的?”看着琳琅滿目的藥液,擺設的真真切切,又不是雅觀,聶天明有些驚愕的問道。

“那些都只是一些空瓶子。只有幾瓶真的有真章。”暗香紅貼在聶天明的耳邊偷偷地說道。

“額,你狠。”聶天明情不自禁豎起拇指誇讚道,這暗香紅果然是暗香紅,做事情都是穩妥的很,這麼大的規模下,還敢擺空瓶子的,聶天明是第一個見到的。雖然這等於是掛羊頭賣狗肉,但是這樣的氣場卻是衝夠了。

不過隨之而來的問題又令聶天明感到頭疼了,雖然這樣子做很有視覺效果,可萬一真的有用戶要一大批的藥液,或者大一批的用戶要買藥液,暗香紅哪裏來的功夫起爲這些用戶一瓶瓶的做?

沒有存底就敢出來混,這根沒有存稿就當網絡寫手有啥子區別?聶天明苦惱了,這個祕方只有暗香紅一個人知道,要是暗香紅病倒了,那自己還賺個屁啊,倒貼還來不及呢!

也真虧暗香紅定義高強,就跟沒事人一樣,不時和幾個經過的客戶的們打招呼,並且熱情地作介紹,有個別客戶行動了,於是想試試,然後暗香紅就領着他們幾個去櫃檯試試。結果可想而知,這些客戶上的傷疤被這藥液塗抹之後,就消失的一乾二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