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嗯。”

  • Home
  • Blog
  • “嗯。”

遊子又點了點頭,還是沒有多說什麼。

看着好像有點油鹽不進的遊子,跡部的嘴角抽了抽,從車載冰箱裏拿出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後問遊子:

“有什麼想喝的嗎?”

“我不渴,謝謝。”

遊子搖了搖頭,拒絕了。

這是遊子第二次坐跡部家的車,倒也沒有什麼不自在的,只是確實不怎麼想要喝東西。

“他們倆是不是把我們倆給忘了,樺地?”

日吉有些無語地看着很自然地交談的跡部和遊子。

“Wushi。”

樺地應了一聲,也不知道表達個什麼意思。

不久,車子停了下來。

跡部所選擇的飯店自然是華麗張揚的,低調這個詞是什麼意思,恐怕他大爺根本就不知道。

“您來了,跡部少爺。”

跡部剛一下車,就已經有一箇中年男人迎了上來,衝着跡部恭敬地道。

“啊。”

跡部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您訂的包廂在三樓,我來帶路。”

中年男人明顯是個經理級的人物,親自帶着跡部、遊子等人向裏面走去。

“遊子,我們過來合適嗎?”

蘭拉了拉遊子的衣角,有點不安地問道。

這是和跡部第一次見面,而且人家宴請的是冰帝弓道部的人,蘭總覺得自己等人跟過去有些不妥。

“放心啦,跡部這個人很大方的,不會在意多我們三個人。”

沒等遊子回答,園子倒是揮了揮手,很無所謂地道。

身爲日本排名靠前的鈴木財團總裁的女兒,園子是認識跡部的,以前參加宴會的時候也打過幾次交道。

不過,和已經開始接觸家族企業的跡部相比,天天只想着找個帥哥男朋友的園子顯然就是那種標準的花瓶大小姐了。

所以,雖然園子的家世很好,和跡部卻沒有什麼交情,換句話說,跡部根本就看不上這樣她這樣和冰帝網球部後援團一樣性格的女孩子。

不科學的原始人 “我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是吧,跡部學長?”

婚同陌路:拒愛總裁大人 遊子偏了偏頭,衝着聽到她們談話回過頭來的跡部笑了笑。

“啊恩。”

不知道爲什麼,聽到遊子的回答,跡部覺得心情很舒暢:

“你們就沉浸在本大爺華麗的招待之下吧!”

“呃……”

黑線爬上了蘭和柯南的額頭,第一次和跡部接觸的他們以前還真沒見過這麼自戀的人!

說話間包廂到了,因爲他們人多,所以分了兩三張桌子。

由於遊子給弓道部露了那麼大一張臉,飯島一直興奮了一路,進了包廂之後,拉着遊子的衣袖就要坐下來,繼續表達自己對她的謝意和讚揚她對弓道部的貢獻。

跡部一個眼神甩了過來,正激動的飯島渾身一僵,忽然覺得自己的胳膊有點冷。

順着冷意的源頭望過去,就見到跡部眼神不善地瞪着自己。

——跡部會長這是怎麼了?自己哪裏惹到他了嗎?

飯島一頭霧水,抓着遊子衣袖的手卻下意識地鬆開了。

廢話,不鬆開不行啊,他心裏有股直覺,如果再拉下去的話,自己的胳膊恐怕就不是冷一下那麼簡單了。

對自己的胳膊,飯島還是很珍惜的。

“坐吧,黑崎。”

看着擠到自己和遊子中間的跡部,飯島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來如此……

不過,跡部看上了黑崎?這是什麼之後發生的事?迷住了冰帝的帝王,黑崎還真是厲害啊!

飯島是恍然大悟了,甚至在場很多看到這一幕的人也明白了幾分——

跡部,這是喜歡上人家小姑娘了!

可惜,身爲當事人的跡部和遊子顯然還沒有那個自覺。

跡部只覺得自己不喜歡見到有人和黑崎遊子靠那麼近,遊子覺得既然是跡部請客,那麼他愛坐在哪裏就坐哪裏,那是人家的權利。

於是,一頓飯就在這種帶着點詭異的氣氛下開始了。 畢竟都是十幾歲的孩子,吃着吃着,氣氛慢慢也就熱烈起來,更別說今天這頓飯本來就是爲了慶祝弓道部順利晉級,大家的心情自然很好。

然而,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破換氣氛的人在哪裏都有。

“砰砰砰。”

包廂的門被敲響了,然後不待屋裏的人迴應,門就從外面被打開,一個人走了進來。

來人是個和他們差不多大的少女,留着一頭金色的捲髮,臉上畫着精緻的妝,身材高挑,穿着一身合體的藍色小禮服,高跟鞋上的碎鑽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少女長得很漂亮,而且一看就是出自名門,有着大小姐的氣質。

“跡部君。”

少女的聲音聽起來溫溫柔柔的,看着跡部的眼神更是柔情似水:

“聽說跡部君來了,我這半個主人怎麼也得來敬一杯。”

少女的手上舉着高腳杯,裏面盛着半杯紅酒。

“中野。”

跡部打了個招呼,面色如常,不過就坐在他身邊遊子卻在他的眼底發現了一絲不耐和厭惡。

“哎呀,跡部君不要那麼生疏,直接叫人家愛奈就好了嘛!”

少女,現在知道人家全名叫做中野愛奈了,嬌聲嬌氣地衝着跡部道。

“呃……”

再一次地,柯南等人的額角爬上黑線。

同時柯南還瞄了園子一眼,他一直以爲像園子那樣的花癡已經是絕無僅有的了,卻沒想到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和這個中野愛奈一比,園子那是小巫見大巫了!

“這個是中野家族的小姐,我和她算是認識,可是現在她的眼裏應該看不到我了。”

園子完全沒有察覺到柯南的想法,還低聲對他和蘭說道。

“把酒喝了就出去,本大爺這裏還有客人。”

跡部的不耐已經能夠從聲音裏聽出來了,如果自家財團不是和中野愛奈的父親有業務上的往來,以跡部的性格早就把這種衝着自己犯花癡的母貓給趕出去了。

雖然他現在的語氣也不怎麼樣。

不知道是城府太深掩飾地太好,還是已經習慣了跡部說話的語氣,中野愛奈沒有表露出絲毫生氣的樣子,臉上的笑容反而更加甜膩了幾分。

舉起酒杯湊到脣邊,中野愛奈看似很聽話地開始喝酒,可是,當她嚥下一口酒之後挑逗性地伸出舌尖沿着杯沿輕輕滑過的時候,在場有兩個人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不要看,柯南!”

蘭動作迅速地伸手捂住了柯南的雙眼,不讓他看這種非常兒童不宜的畫面。

可是還有一個人的動作比蘭還快,那就是跡部。

“砰!”

重重地把手中的杯子放到了桌子上,看着舌尖仍然輕卷着杯沿的中野愛奈,跡部的臉色陰沉地快要滴下水來:

“現在立刻給本大爺從這裏滾出去,母貓!”

本來還因爲中野愛奈父親的原因而給她幾分面子的跡部,在她做出這種動作之後,離開毫不客氣地翻臉了。

跟你客氣是給你面子,你還給臉不要臉了!

怒氣勃發的跡部在喊完之後,連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不動聲色地瞄了身邊的遊子一眼,在她的臉上看到了驚訝和了然的表情之後,跡部的心裏彆扭了那麼一下。

似乎在內心深處,他很不願意讓遊子見到這一幕,至於爲什麼,跡部聰明的大腦卻沒有想明白。

跡部的眼神很隱晦,可是敵不過中野愛奈從進來開始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所以剛因爲被跡部吼而臉色蒼白地後退了跡部,卻一下子因爲他的眼神而注意到了遊子的存在。

於是,原本中野愛奈心裏的受傷一下子化爲了滿腔怒火和妒火——

跡部君對自己那麼敷衍,原來是因爲那個狐狸精嗎?

被從小嬌慣到大的中野愛奈哪裏忍得了這個?

除了在一見鍾情的跡部面前,就是面對自己的父母,中野愛奈那也是想發脾氣就發脾氣,向來不管不顧的!

心底恨意一下子升了起來,手一揚,中野愛奈就把手裏只喝了一口的紅酒向遊子的臉上潑去。

包廂裏的人哪裏會想到中野愛奈在被跡部罵了之後,竟然不管罵他的跡部,反而向無辜坐在一邊的遊子潑紅酒。

在場的冰帝學生其實大多數都是認識中野愛奈的,無論長相還是家世,即使在冰帝這種貴族學校,中野愛奈也是可是排到中上的。

而且她對跡部的癡戀在全校師生中也不是個祕密了,畢竟她表現地實在太明顯了,明顯到除了傻瓜都能看出來的地步,因爲中野愛奈本身就從來沒有掩飾過對跡部的感情。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就算中野愛奈再漂亮、對跡部表現地再深情款款,跡部仍然一副淡然的樣子,對她從來都是不假辭色,更別提像剛剛那種好像很重視那個狐狸精一樣的眼神了,中野愛奈不發飆纔怪!

“你幹什麼?”

“住手!”

烽火英雄 所有人都沒想到中野愛奈竟然如此大膽、如此放肆,竟然衆目睽睽之下就向遊子的臉上潑酒,驚怒之下,全都大聲喊道。

可惜,因爲注意到的時候太晚了,都沒有人來得及阻止,除了開口喊之外,就只能眼睜睜地看着紅酒向遊子的臉潑去。

雖然同樣沒有想到中野愛奈竟然會朝自己這個連一句話都沒說的人臉上潑酒,但是遊子的反應多快啊,如果被一個普通人一杯酒就潑到的話,遊子就直接找龍弦回爐重造得了!

就在遊子雙腳在地上一使勁,準備連人帶椅子向後閃開的時候,忽然身邊的跡部一橫身擋在了她的面前。

“滴答、滴答、滴答……”

鮮紅的液體順着跡部的下巴和脖子一滴一滴地流下來,整個包廂瞬間安靜了下來。

“對……對不起,跡部君,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想要潑你!”

中野愛奈傻了,看着頭髮和肩膀溼漉漉的跡部,嚇得語無倫次,可是在這同時,卻對遊子的嫉恨更深了。

跡部君,向來對所有女生都不假辭色的跡部君,竟然在發生意外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去保護一個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女生?!

中野愛奈覺得自己要瘋了。 中野愛奈覺得自己要瘋了,遊子也沒有一絲被帥哥保護的喜悅,這一刻,遊子最真實的心情是——

無奈。

是的,無奈。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總是有人自告奮勇地擋在自己面前,好像自己是個超級柔弱的女生一樣,然後他們自己卻因此而受到傷害!

可是……

可是問題是,如果他們不主動跳出來,他們不會受傷,自己也絕對一點事都沒有啊!

當然,有人這麼毫不猶豫地在危險來臨之時擋在自己面前,遊子心裏不可能完全沒有感動。

“該死的!”

“跡部會長,你沒事吧!”

“黑崎,有沒有潑到你?”

冰帝衆人都站了起來,衝過來把跡部和遊子圍在中間,同仇敵愾地怒瞪着中野愛奈。

柯南的手從鞋上放開,有些內疚地看了看遊子和跡部,剛纔他準備用東西把那杯酒給踢飛的,可是因爲坐着的關係角度不好,還沒等他站起來,事情就已經發生了。

被一個女人當面把酒潑在臉上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情,尤其被潑的那個人還是跡部財團,日本第一財團繼承人跡部景吾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事情鬧大了。

即使中野愛奈一開始要潑的人是遊子,可是事情到了現在,起因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

當然,那是在其他人看起來,對於遊子來說,她可沒打算置身事外!

“誰讓你擋在我前面的?”

遊子從兜裏掏出手帕,在中野愛奈彷彿要吃人一樣的視線下,很自然地擡手開始擦跡部臉上的紅酒。

“啊恩,本大爺救了你,你連一句感謝都沒有嗎?”

輕柔的小手在自己臉上移動的感覺讓跡部很是享受,即使中間還隔着一層很礙事的手帕,可是在聽了遊子的話之後,跡部不樂意了。

擋在你前面?如果不是本大爺擋在你前面的話,現在被潑的可是你黑崎遊子了!

跡部有種“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的感覺。

“如果不是你跳出來,我自己就能閃開,誰也不會被潑到酒。”

遊子的嘴裏仍然沒有什麼好話,不過手上的動作卻很輕柔,一點點地把跡部臉上的酒漬擦乾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