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嗯,還有其他事嗎?”周茵氣息有些不穩。

  • Home
  • Blog
  • “嗯,還有其他事嗎?”周茵氣息有些不穩。

司雨嘿嘿一笑:“大嫂,我想問一下,臥室裡的攝像頭是壞了嗎?”

周茵咬着脣,努力組織語言:“嗯,壞了。”

“這樣啊。”司雨說,“沒事沒事,那今天我讓師傅來修一下?”

“好。”周茵只能簡單回答。

司雨:“那什麼時候合適?中午可以嗎?”

周茵:“可以。”

司雨:“沒有啦!你們就自然一點,平時幹什麼現在就幹什麼。”

周茵:“嗯。”

司雨:“那我掛了哦,拜拜大嫂。”

周茵:“拜拜。”

還有不到十分鐘就九點鐘了。

電話掛斷後,周茵轉頭求司一聞:“起牀了好不好?”

司一聞終於肯放過她:“嗯,起牀吧。”

周茵如獲大赦,身體陡然一空。

這個時候,《戀愛進行時》官方直播間的粉絲早已經開始等候了。

從昨天官方通知今天早上九點會有一輪長達一個小時的直播後,直播間的觀衆就時不時要來直播間逗留一會兒。

[鬼知道我等了一晚上!]

[還有十分鐘就九點啦!期待]

[期待宙斯夫婦合體]

[這時間怎麼過得那麼慢呀]

直播間的人數慢慢上升,從一萬上升到了十萬。

粉絲們叫囂:如果這次宙斯夫婦再不合體,他們就要生氣了!

昨天宙斯cp超話裡全是各種期待:

[明天早上九點《戀愛進行時》官方直播,大家記得去蹲守啊!]

[啊啊啊!終於!]

[以後會經常直播嗎?]

[期待期待期待!]

周茵從牀上起來準備去洗漱,可雙腿都是軟趴趴的。

司一聞體貼地走過來將她抱到浴室裡,讓她坐在洗手檯上,甚至還貼心地給她擠好了牙膏。

周茵接過遞上來的牙刷,幽怨地看着他:“哼,現在討好我已經晚了!”

司一聞笑得開懷:“只是現在討好你?”

周茵不想理會司一聞,自顧自刷牙洗漱。

她一洗漱完畢就來到了客廳裡,環顧了一下客廳裡的各種攝像頭。

離九點還差兩分鐘,周茵找到自己的手機,打算進入《戀愛進行時》官方直播,可以隨時看到網友們的彈幕留言,以便等會兒可以進行一下簡單的互動。

直播鏡頭目前還是黑的,屏幕上顯示了一句話:【直播馬上就要開始了,請稍等一下哦】

底下的彈幕一條接着一條:

[這個點還在睡覺吧?]

[實不相瞞我就還躺在牀上]

[哈哈哈哈想看一點成年人可以看的東西]

[倒計時一分鐘!]

只有一分鐘就要直播了,周茵連忙去喊司一聞,可這個時候的司一聞卻還在洗澡。

司一聞對於直播的興趣不大,也沒有放在心上。他該幹什麼幹什麼,不會因爲九點鐘要直播就特地守在鏡頭前。

這的確很司一聞。

周茵只能自己先到客廳裡待着,等待直播開始。

事實上,如果可以的話周茵也很想躺回牀上。她真的好睏好睏,昨晚幾乎一整夜都沒有怎麼睡覺。

不過爲了自己的形象,周茵沒有躺在沙發上,而是坐在上面。

一分鐘到,直播自動開啓。

很快,網友就看到了客廳裡周茵獨自一個人窩在沙發上捧着手機的畫面,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

攝像頭直播和手機直播有一點不同,攝像頭可以全方位捕捉一切,但手機卻能更直觀定格在某處。

鏡頭可以看到屋子裡的所有畫面,相對應的人離屏幕也有些遠。

[茵茵早上好!]

[啊啊啊蹲到了!]

[好激動啊!]

[壹壹呢?] 凌若冰容貌恢復,徐錦成心情還不錯,在酒吧包廂跟公司高層喝酒唱歌,公司高層雖然敬重蘇晴,但心裏都清楚徐錦成在公司的地位,人家是夫妻,搞不好哪天就和好了,他們不需要太明顯的去站隊。

徐錦成的手機響起,是穆慧妍打來的,說在吧枱喝酒,問他有沒空,徐錦成就在樓上,接到電話便走了過去,「穆總這麼清閑?」

穆慧妍笑道,「沒什麼事過來找你喝幾杯,夫人不會介意吧?」

「我們正正經經談事,有什麼好介意的?」

徐錦成哪怕是跟蘇晴鬧成這樣,他也依然不肯離婚,在外面也不會亂來,不只是為了股權,也因為夫妻之間是有感情的,還需要注意他的形象和影響,對穆慧妍再怎麼親切也不會突破底線,年過五十的男人,更清楚要怎麼去維護好自己的利益和社會地位。

對於這一點,穆慧妍是挺不舒服的,還以為徐錦成會被她迷上,然後舔著臉追求她,她再狠狠的拒絕,讓徐錦成體會她當年的痛苦,可惜,她還是算錯了,徐錦成雖然對她有那麼點意思,但他心裏更在乎是老婆孩子。

穆慧妍端著酒杯和他碰了下,「免檢申請快下來了吧?到時候就可以省不少程序,出貨也快些,我們宏宇在R國的建材都達到這標準了,我相信這邊也可以。」

「嗯,應該沒問題的,就是檢測也沒事,我都是按照標準來安排生產的,不會壞了宏宇的名聲。」徐錦成提了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若冰的臉恢復了。」

穆慧妍已經知道,「真的?那太好了,這孩子從小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委屈,唉,又為了葉佳倩弄成這樣,既然恢復了,應該很快就可以回來了吧?」

徐錦成說道,「葉佳倩說,要等喬安夏生下孩子她才能回來。」

穆慧妍也聽說了,面色沉了下來,「這個葉佳倩,心裏只有自己的親生女兒,對收養的一點不關心,要不是為了她,若冰能變成這樣嗎?不知好歹的東西!」

徐錦成嘆了口氣,「你說的是,不過,也不能全怪他們吧,若冰自己也有錯。」

「有錯那也是凌家沒教好她,收養了又不好好教育。」穆慧妍對誰都仇視,看了眼酒吧門口,好像是蘇晴來了,故意跟徐錦成湊近了些,「我好像有點醉了,要不,你送我回去吧?」

徐錦成斜睨處瞥見了蘇晴,有意和她保持着距離,「我給你叫代駕吧,我老婆來了,免得又傷害你。」

「怕什麼,我們又沒什麼。」穆慧妍偏要湊近,還一手搭在他肩頭。

徐錦成慌忙把她的手拿開,「穆總,你真喝醉了,」跟一服務員說道,「帶穆總到沙發上休息會,一會給她找個代駕。」

穆慧妍很是氣惱,卻又無可奈何。

蘇晴朝他們走了過來,「喲,真巧啊,沒打擾你們吧?」

徐錦成拉着她,「你怎麼來了?走,我正好有話和你說。」

蘇晴看了眼穆慧妍,發現穆慧妍臉色變的很難看,故意跟徐錦成親密了些,「是嗎?我也正好有話要和你說,走吧!」 葉星又一次陷入了瘋狂修鍊之中,雖然柳斷生的危機算是暫時解除了。

可是,通過今晚的事情,他的威信也遭到了巨大的挑戰。

如果是前身,不管是八大長老還是十二堂主,又有哪個敢當面對抗他的意志?

可是今晚,柳斷生帶頭造反,竟然有十二人向著柳斷生靠攏,其他沒有靠攏的,也都紛紛意動……

他們對他這個宗主,已經沒有了敬畏之意,說到底還是自己現在太弱了,沒有表現出應有的強勢和手段。

而柳斷生之事,也只是開端,有一個柳斷生,就會有第二個,甚至是第三個,而這是葉星絕不願意看到的。

時間慢慢的過去,葉星的修為在他瘋狂修鍊中,也已經恢復到了巔峰。

甚至他有一種感覺,可能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就會進入到結丹六品境了。

從剛開始接觸修鍊到現在,不過三兩天的時間,他就有結丹五品境的實力,這速度堪稱恐怖。即使鴻蒙大陸最頂級的天才,也遠遠不能和他相提並論。

但,這也無可厚非,誰讓前身的底子實在是太厚實了呢。

「嗯?」

就在此時,一道尖銳至極的報警聲,劃過了長空,劃過了天劍門的上空,在所有人的耳中回蕩。

「出了大事了。」

這是葉星的第一反應,根據前身的記憶,如果一旦有著這樣的報警聲,那就意味著天劍門遇到了非常重大的麻煩。

「難道是柳斷生?」

葉星匆匆向外走去,他有些後悔,剛才應該非常強勢的斬殺了柳斷生。如果真的是柳斷生興風作浪,他可真的要自打耳光了。

「宗主!」

對面急匆匆來了一道身影,見了葉星急忙抱拳行禮。

「風堂主,發生了什麼事?」

來人是風堂的堂主,葉星不由暗暗戒備,因為風堂主正是柳斷生的人,難道他的猜測是真的?

十二堂主,除了排名第一的袁奇,所率領的『戰堂』是單獨所在,誰也插不上手,除了天劍門宗主。

其餘十一大堂主,分別隸屬於四大長老,準確的來說,只隸屬於三大長老。

大長老柳斷生下轄七個堂主,三長老孫百斬下轄兩個堂主,四長老周慶年下轄兩個堂主,二長老衛彪下轄零個堂主。

而這風堂主,他所管轄的風堂,就正好隸屬於大長老柳斷生,由不得葉星不警惕。

如果他是前身,以他一身通天的修為,斬龍境巔峰的存在,自然不會理會,可是現在,柳斷生的勢力不得不讓他生出了忌憚。

「稟宗主,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只知道有人在攻打我天劍門的護宗大陣……現在二長老、三長老他們都已經過去了,我是特意來迎接宗主的。」

「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