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噹噹噹當!”將所有人都帶到了一個特別大的房間,祝贛臉上滿是得意:“快看!”

  • Home
  • Blog
  • “噹噹噹當!”將所有人都帶到了一個特別大的房間,祝贛臉上滿是得意:“快看!”

“這就是我爲咱們選的房間!這裏最大最好最適合我們所有人的房間!”驕傲的做出一個請的手勢,祝贛將人全部領了進去。

“怎麼樣?”超級得意,求表揚的眼神,衝着樓尋和邱落兩個人放了過去:“是不是超級棒?”

看着面前幾乎相當於之前他們所在套房大小的客廳,以及對門的超大舷窗,和分別在客廳兩側的小過道。

不用想也知道,這個大套房裏面,最少也有六間臥室,足夠他們分。

邱落立刻點頭:“確實是超級棒,這樣哪怕是其他人也來了這裏,我們也能夠避免不必要的接觸!”

樓尋點點頭,他同樣對這個房間相當的滿意。

“今天很早就被節目組叫起來集合了,到滄源星還有一段時間,現在有地方能夠直接躺着休息,我們還是趁這個機會趕緊補一下眠吧!”打了個哈欠,樓尋示意大家趕緊去休息。

自己也找了一個房間推門進去,隨後不等其他人,直接將門關上。

將大家叫醒的是連通所有房間的門鈴。

睡眼朦朧幾人,走到客廳外面,都能發現彼此之間被打擾睡眠之後的不爽情緒。

他們怎麼不知道這個門鈴竟然是連通了套房裏面每一個小臥房的?

當守在大套房外面的工作人員,看到房門被打開之後,剛剛揚起職業性的微笑的時候,就被他們明顯帶着起牀氣的表情給凍住了。

吞了吞口水,他突然明白爲什麼其他人都把這個差事推給他的真正原因了。

不過這個時候……好像已經晚了……

好想哭,怎麼辦?

“有什麼事嗎?”大家都表情相當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工作人員,就連問話,也帶着幾分不滿意。

他們纔剛剛睡着好不好?

過來找他們的工作人員,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瞬間被衝散了,就連說話也變得磕磕巴巴的:“那個……我,我……是過來,給大家商量一下有關補償的事情的!”

“嗯?”雖然是個結巴,但是說的話,大家還是聽明白了的。

原本就已經所剩不多的睡意,在這一刻瞬間煙消雲散了。

尤其是祝贛,之前聽着帶他們來這裏的那名工作人員說相關補償的事情的時候,就特別在意。

現在看到真正處理這件事情的人來了,瞬間就來了精神:“快進來,小結巴,進來說!”

“我不是結巴!”祝贛的稱呼似乎是踩到了面前這位工作人員的痛腳,白皙的臉上瞬間多了兩朵紅暈。

原本還有些畏畏縮縮,在感受到他們的“怒氣”之後,一直都低着不敢擡起來的頭,瞬間擡起來。

眼睛更是死死的瞪着叫他小結巴的祝贛,一副氣鼓鼓的樣子。

可惜,配上一張怎麼看怎麼軟萌的正太臉,威懾力全無…… “好好好,你不是小結巴,快進來吧!”表示對萌萌噠的生物全無抵抗力的祝贛,雖然沒有被威懾到,但是還是從善如流的應和,順便讓開道,將人請了進來。

將人帶到組合沙發上坐下,祝贛再次搶在大家的前面,對着他催促:“快說說,節目組這邊準備給我們什麼樣的補償?”

除了樓尋打着哈欠,完全不在意所謂的補償,其他人都目光灼灼的看着這位小乖小乖的工作人員。

他們都挺想知道節目組會給出怎麼樣的補償的。

很快他們就要到滄源星了,那裏可不是什麼世外桃源的存在。

如果能夠得到一兩樣保命的東西,絕對會增加他們的生存機率。

被幾個人這麼看着,過來的這位工作人員,又緊張了:“因爲,幾位大人都是擁有高積分的玩家,根本就不缺積分,加上大家馬上就要去往滄源星,所以我們這邊決定給予一定的實物補償!”

“這個好!”祝贛一聽這話,立刻鼓掌起來,大聲的讚了一句。

其他人雖說沒有表現得這麼明顯,但是目光中同樣帶上了幾分滿意,就連不怎麼在意的樓尋,也忍不住點了點頭。

“快說說,都能給我們些什麼?”月華都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沒有辦法,這次前往滄源星之前,所有人身上能夠攜帶的武器全部都被節目組那邊搜走了。

哪怕是他們自己的機甲鈕也同樣被取走了,唯一給他們留下的東西,就只有一樣,那就是他們手腕上的個人端。

偏偏出發前,節目組這邊還通知了玩家,等他們抵達滄源星的時候,會關閉個人端大部分的功能,包括通訊功能。

他們手中的個人端唯一能夠保留下來的就是接收來自節目組的任務,提交任務物品。

在離開飛船之前,他們能夠擁有一次兌換相應工具的機會,但是積分消耗不能超過五萬。

而所有比較強力的武器,就沒有低於五萬積分的。

現在節目組這邊提出來的實物補償,大家可以說是相當的滿意了。

唯一想要知道的是,這些補償到底都是些什麼?具體到個人又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

對大家這樣一副期待滿滿的樣子,感到壓力山大的工作人員,在有任務在身,不能拔腿離開的情況下,只好硬着頭皮點開了自己的個人端。

“因爲考慮到是給幾位大人的單獨補償,爲了避免給幾位大人招惹麻煩,我們這邊沒有直接將東西拿過來,而是準備等抵達了滄源星之後,在 投放所有玩家之前的兌換環節,將幾位大人選中的物品,一起兌換箱中。”

“所以,幾位大人現在要做的就是選擇你們想要的東西,我來做標記?”

他的聲音就和他的外表一樣,軟軟的,完全沒有其他男生略顯粗糲的感覺。

細聲細氣,溫溫和和,完全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

反而有一種特別讓人順心的感覺,在這樣的聲音帶動下,大家本身的煩躁完全被撫平了。

毛毛躁躁的祝贛更是完全什麼都不打算計較,反而因爲有些擔心自己的聲音可能會嚇到他,還刻意壓低了聲音:“我們就是在這裏面選嗎?”

說着還指了指外放的虛擬屏上的東西。

“是的,幾位大人可以商量着選,只要是這裏面有的東西都可以選!”點點頭,他的態度相當的好。

“每個人幾樣?”然而,就在祝贛準備直接開始挑的時候,雲落天卻突然伸手攔下了他的動作,對着這位工作人員問道。

一旁旁觀的樓尋,看到這一幕,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臉,沒有說話。

他在等這個工作人員的回答,反正補償到底是什麼他並不在意,他需要的是一個態度。

要是不滿意,大不了鬧騰一番,重新要求補償就是了。

他樓尋想要什麼東西,沒有人能夠 隨意剋扣的!

似乎沒有想到會有人提出這個問題,這位工作人員聽到這話的時候,還稍微愣了一下:“上面說的是,幾位大人可以合起來選擇一樣……”

說這個的時候,他還縮了縮脖子,似乎已經預料到他們聽到這話暴跳如雷的樣子,本能的想要保護自己。

那模樣,顯得有幾分可憐。

“一起選一樣?”不過這個時候,他這個樣子卻已經對大家沒有任何的觸動了。

月華直接嚷出聲:“那到時候補償給我們的東西放誰那裏?還是說拆了一個人一點兒?”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看了一眼月華,這名工作人員似乎被嚇到了,哆哆嗦嗦的回覆了一句。

只是這句話,再次捅了馬蜂窩。

“你說什麼?你不知道?”月華一臉的震驚:“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祝贛也不滿意了:“握草,節目組這邊還真是相當的有誠意了!”

嘴角一勾,一向大大咧咧,說話直來直去的祝贛也開始諷刺了起來:“明明知道,等到了那個滄源星之後,我們所有人都會被單獨投放,說好的補償我們一行人,最後卻只讓我們選擇一樣!”

“不直接給實物就算了,就連最後用什麼樣的形式分發到我們的手裏,你也不知道?”

“還是說這本來就是你們故意的?要是沒人注意到,我們是不是隻能吃這麼一個啞巴虧了?”

越說越氣的祝贛同學,忍不住一拳頭砸在了工作人員靠着的沙發靠背上,氣勢洶洶的瞪着他。

本來就有些慫慫的工作人員,被嚇得抖了一下:“他們也沒跟我說呀!”

“問!”一旁的樓尋走過來,將祝贛拉到一邊,冷眼瞥了他一眼,言簡意賅的吐出一個字。

明顯感覺到了樓尋身上的氣勢更加嚇人的工作人員,被嚇得抖了兩下,又結巴了:“現……現在?”

“對!”繼續發揮着惜字如金的精神,樓尋就這麼站在這個工作人員的正前方,持續朝着對方釋放壓迫感。

“哦!”得到肯定的回答,他趕緊點頭,在自己的個人端上操作了起來。

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太過於緊張了,撥打了幾次通訊,都沒有成功撥出去。

頻繁提示通訊號輸入錯誤,讓這個看起來就慫噠噠的工作人員快要急哭了。

只是越着急越容易出錯,最後好不容易在人快要急哭的時候撥通了。

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覺得通訊接通的聲音是如此的悅耳。 “什麼事?”這位工作人員上面領導的聲音,透過個人端傳了過來,聽起來格外的剛正不阿,還帶着那麼幾分上位者的氣勢。

“那個……”然而這爲工作人員說話就顯然不那麼簡潔了,甚至比起面對雲落天他們幾個人的時候,他似乎更害怕面對他這位上司。

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有將要說的事情說出來。

樓尋瞥了他一眼,直接開口,將今天的事情對着這人說了一遍。

“所以?”然而,通訊對面的人姿態似乎相當的高,還格外的言簡意賅。

“我需要一個讓我滿意的說法,否則的話,我不介意動用我的特權!”樓尋露出一抹冷笑,對通訊對面那人的態度格外的不爽。

垂眸看向面前這位提供個人端的工作人員的眼神,也多了幾分兇戾。

似乎……他樓尋的威名,下降了不少!

什麼阿貓阿狗都敢在他的頭上擺架子了?

怎麼?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

樓尋突然咧嘴一笑,將正對面的工作人員嚇了個夠嗆。

“我只給你三分鐘的時間!”沉聲說了一句,他直接坐在了茶几上面,翹起二郎腿,點開自己的個人端開始計時。

被嚇到的工作人員,沒有掛斷通訊,然而通訊那邊的那人,卻似乎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會被一名玩家威脅。

整個人都有些蒙圈的感覺,在沒有繼續聽到樓尋的話之後,他似乎意識到自己是真的被一名玩家給威脅了:“你這是威脅我?”

大概是很少有這樣的經歷,他的語氣相當的不善:“你一個小玩家,竟然威脅我?”

然而,樓尋卻徹底不搭理他了,還攔住了本來想要會懟的祝贛,專心的看着自己個人端投射出來的虛擬屏上面的計時。

被無視的那人,感覺自己受到了樓尋的侮辱,氣急敗壞,完全沒有想要給樓尋說法的意思,相反他直接吩咐其他人,根據樓尋提供的信息,查詢起他們一行人的相關玩家信息。

“積分很多是嗎?你很拽是吧!老子把你的積分全部清空,我看你怎麼拽!你給我等着!”隔着通訊,撂下威脅的話,那邊徑自掛斷了通訊。

這個時候,樓尋的計時上面已經過去了兩分三十秒了。

擡眼看了一眼對面的工作人員,樓尋笑得格外的燦爛:“想要清空我的玩家積分?現在在這裏有點兒職位的人都這麼猖狂了嗎?”

隨着三分鐘計時的停止,樓尋站起身來:“很抱歉呢,時間到了,我可以先請您出去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