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四級靈藥血靈花,藥性溫和,能夠強健體魄,就算是凡人都可以服用。

  • Home
  • Blog
  • 四級靈藥血靈花,藥性溫和,能夠強健體魄,就算是凡人都可以服用。

入肚之後,立刻便有一股異樣的能量開始在身體中游走。

陸川修煉了直指大道的無上功法《缺一真法》,除了臭腳丫子之外沒有任何缺點。

靈魂、肉身,各方面全都極爲強大,然而血靈花的力量依舊讓陸川感受到了十分明顯的進步。

這還只是一朵,如果是十朵呢,一百朵呢?

那該得強到什麼地步?

陸川眼底閃過一絲貪婪之色,之後又被他迅速隱去。

貪婪之心誰都有,但卻不能被貪婪矇蔽了眼睛。

要不然的話,估計就離死不遠了。

將剩餘的三朵血靈花全都吃掉,陸川感覺對肉身的強化效果降低了很多。

可即便如此,提升得效果依舊很驚人。

“熊哥移植血靈花失敗了,但我或許可以試試。”

陸川心中頓時有了想法。 姓名:陸川

血統:人類

修爲:煉氣期四層(距離下一個等級1%)

資質:紫級(靈氣吸收率640%)

功法:缺一真法(無品級,靈氣利用率無上限)

技能:風雷劍訣、滑鏟、匿氣決、踏前斬、靈氣盾、圓月斬、戳腳、爆蛋術、靈魂尖刺

祕術:裂空、五蘊煉毒體、元氣彈、血脈萃取術、天地乾坤陰陽交徵合和妙法

陣法:血祭天輪(魂咒)

陸川雖然修爲不高,但卻掌握着諸多祕術。

而在其中,裂空祕術便是一種十分強大的輔助祕術。

因爲一直啥都不缺的關係,這個更加傾向於賺錢的祕術便被放到一邊,直到現在陸川纔想起來。

他的左手食指第二節指骨開闢出了一個三立方厘米的小空間,裏面擁有戊土之精和己土之精各一縷。

除此之外,便是三粒百味果的種子了。

因爲空間太過狹小的關係,百味果的種子並沒有發芽,但陸川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其中充沛的生命力。

只要放到適合生長的地方,種子很快便能夠生根發芽,之後長出果實。

相比於上一次使用裂空祕術,陸川此時的身體強度提升了幾十倍都不止。

靈氣涌動,祕術催發,左手食指第二節指骨內的空間開始不斷變大。

空間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它可以無限大,也可以無限小。可以在大的空間內包含小的空間,同時也可以在小的空間內開闢大的空間。

體內靈氣如開閘的洪水一般宣泄出去,指骨內的空間也成倍增長。

過去了足足半柱香的時間,陸川的指骨終於達到了極限。

差不多一個立方米,是原來的三十三萬倍。

這個倍數看上去很大,但其實也就那樣。

從三立方厘米,變成一立方米,因爲基數太小,所以才顯得倍數很大。

一立方米的空間,勉強能塞進去一個人。並且這個人還不是完整的塞進去,要從中間折斷才行。

“很好!”

直接將周圍一大片土地挖開,有戊土之精和己土之精存在,根本不需要那麼小心謹慎。

只要血靈花沒有立刻死亡,那麼便可以在兩種土之精氣的滋養下重新生長起來。

並且比之前生長的更加旺盛,更加茁壯。

“血靈花的事情算是解決了,那麼下一站,就是那處遺址了。”

陸川喃喃一聲,雙眼之中精光閃爍。

熊哥作爲散修,身上的體修傳承自然是有來歷的。

他還十分弱小的時候,被一隻三級靈獸追殺,慌不擇路之下鑽進了一道大山的縫裏面,這才躲過了一劫。

外面有強大的靈獸,想要逃得一命只能往裏面走。

之後,他便發現了一座宮殿。

宮殿不知道什麼來歷,更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

熊哥運氣不錯,進去之後竟然僥倖得到了一項體修的傳承。

並且這相傳不是一般的傳承,還是一把鑰匙。

那座宮殿禁錮靈氣,只能依靠肉身的力量。肉身力量越強,能夠得到的好處就越多。

每隔一段時間熊哥便會進入宮殿之中探索,等發現自己的肉身力量無法繼續前進的時候,便出來想辦法獲取血靈花。

哦對了,血靈花的線索也是在那個傳承裏面得到的,要不然的話熊哥的運氣未免也太好了 。

按照從熊哥嘴裏面拷問出來的信息尋找,陸川花費了足足三天時間才找到了那座宮殿。

情況有點出乎意料,這座宮殿竟然是開放式的。

明明白白的放在這裏,什麼人都能看到,什麼人都能進去。

“我還以爲熊哥運氣多好呢,誰曾想是個人都知道!”

陸川嘆了口氣,之前還感覺自己撿了個大便宜,可沒想到全都是扯淡。

不僅這個地方隨便什麼人都能進去,估計連血靈花的事情也是很多人知道。

“算了,先進去看看再說。”

靠近宮殿之後,陸川感覺到了一種震撼。

高大的牆壁少說百米開外,長度更是不知道多少。

雖然被數不清的大山包裹在中間,但這裏採光良好,就連牆壁上被歲月侵蝕的痕跡都看得清清楚楚。

陸川仔細看了看,之後發現這好像不是痕跡,而是一種陣法,一種將整座宮殿全都籠罩在內的巨大陣法。

稍微琢磨了一下,陸川便肯定了這個想法。

這座宮殿不知道存在了多久,要不是使用陣法加固的話,恐怕早就化作飛灰了。

現在能夠保存成這個樣子,全都是上面這些陣法的功勞。

陸川靠近過去,正好看到有人從裏面出來。

沒有說話,也沒有靠近。

那個人用戒備的目光看着陸川,慢慢拉開距離之後迅速消失不見。

“主人,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小銀子擡起頭,狼臉上滿是凝重。

天知道一條狼是怎麼做出這副表情的,但陸川一眼看去就是知道了它的心情。

“不祥的預感?”

陸川嘀咕一聲,他完全沒有感覺。

“算了,小心點總是沒錯的。”

在小銀子腦袋上面撫摸了幾下,一人一狼便進到了宮殿裏面。

陸川剛進去不久,很快便有一羣人追了上來。

這羣人一半男一半女,穿着統一的服飾。

白色爲底,黑色填充。如果陸川在這裏的話,肯定能夠認出來這些人就是兩極門的人。

“還是來晚了一步,沒想到他竟然進到了狂獅王的宮殿裏面。”

一個男人看向前方的宮殿大門,臉上的表情極爲凝重。

這座宮殿的主人乃是數千年前的一頭十級靈獸,稱號狂獅王。

十級靈獸,相當於人類修士合道期的修爲。

作爲虛天世界修爲的巔峯,每一個合道期的修士都極爲強大,十級靈獸也是如此。

據說狂獅王生前打遍天下無敵手,肉身硬度堪比仙器,攻擊更是極其犀利。

他不修靈魂,不修靈氣,只修肉身。

靈魂融入肉身之中,雖然無法使用和靈魂相關的技能,但也免去了被針對的危險。

狂獅王的肉身中沒有絲毫靈氣存在,所有的靈氣全都被他用來強化肉身。

在那個年代,只有狂獅王追不上的、找不到的,沒有他打不過。 狂獅王不修靈魂,因此沒辦法使用各種靈魂技能,無法尋找、鎖定敵人。

狂獅王不修靈氣,因此無法使用各種技能,沒辦法造成超大範圍的破壞。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嚴重偏科的十級靈獸,在那個年代卻被稱爲虛天世界第一強者。

時光荏苒,滄海桑田。

狂獅王偏科的後果終於還是出現了,他沒辦法轉世,也不能奪舍。

當肉身在歲月的侵蝕下逐漸腐朽之後,他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不過狂獅王雖然死了,但他的傳承卻留了下來。

這座宮殿乃是在他的主持下建立 ,裏面存放着衆多寶物和體修的傳承。

狂獅王也知道無論人類還是靈獸,肉身強度都遠遠達不到他那種地步。

因此,所有的傳承都是循序漸進的。

隨時可以來,隨時可以走。只要肉身的力量達到一定地步,便可以得到更好的傳承。

並且這座宮殿沒有佈設禁制,任何修爲的人都可以進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