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回來後方昊天便下達了命令,他要閉小關,在大賽開始之前他要好好靜修。

  • Home
  • Blog
  • 回來後方昊天便下達了命令,他要閉小關,在大賽開始之前他要好好靜修。

方昊天不出去,蘇青璇和四小自然也不會出去,眾軍士畢竟是大男人,對逛街這方面原本就不熱衷,逛了一天就足夠了,於是跟著下來都老老實實在這裡呆著。

時間有時候流逝的很快,轉眼就兩天過去。

當再度入夜,意味著距離明天的的新兵王大賽近了。

皇城的夜晚跟別的地方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同,皇城之頂懸挂的月亮也不會比別的地方大。

閉了兩天小關的方昊天,此時仍然在房間內靜坐著,身周肉眼幾可看到的能量飄飄蕩蕩,不斷的滲進他的體內又不斷的從其體內汨汨散出,形成了一個循環。

他的體內,一身血氣緩緩流動,無窮的天地能量向他匯聚,有百川入海之勢進入他的身體內后便化為了精純的玄力。

「有突破跡象,但若不藉助任何外力,想今晚突破不大可能。若是正常時期,我倒也不急著要突破,但這一次新兵王大賽我不容有失,修為能夠突破便能讓我多一份把握。」

方昊天感覺到突破跡象后再度將主意到了被他困在劍世界中的狂象魔帝的魔血之上。

狂象魔帝也許是魔界歷來最憋屈最可憐的魔帝了。

被囚在赤霄炎龍劍的劍世界里,成了一個供血者。

他有想過反抗,但赤霄炎龍劍內的劍魂太強大了,就算狂象魔帝是全盛狀態都只有被劍魂鎮壓的份,所以在劍世界里跳了幾天後狂象魔帝就絕望了。

方昊天與劍魂溝通。

劍魂很快就幫方昊天放了狂象魔帝小半瓶血。

「煉化!」

方昊天迫不及待的將魔血倒進嘴裡,然後全心煉化。

魔帝之血,血氣濃郁,能量強大,方昊天很快能感覺到突破的跡象越來越明顯,距離進入下一個小境界僅有一張紙那麼薄的距離。

因為魔帝之血內暗含魔帝神識,所以方昊天在煉化魔帝魔血之時,不但玄武修為有明顯的提升,就是魂武修為也是有所精進。

一夜再過,朝陽升起。

「轟!」

方昊天的身軀突然一震,一股氣息暴涌而現。

方昊天終於任借魔帝之血成功突破。

蘇青璇就住在方昊天的隔壁,而且她一直留意著方昊天這邊的情況。

當方昊天突破之時產生的氣息暴涌時她笑了,替方昊天這個時候能夠突破而開心。

「該出去了!」

突破后的方昊天在房間中進行半個時辰境界穩固的修鍊后從床上跳下來。

洗漱完畢後跟大家一起吃早飯。

萬慶明顯算好了時間,而且他安排在這裡的下人肯定有人負責將方昊天等人的情況不時彙報的,所以方昊天等人剛吃完早飯他就出現了。

萬慶是來帶方昊天去新兵王大賽所在地的。

在萬慶的帶路這定,減少了方昊天等人的問路時間,所以很快就到達青花廣場。

青花廣場是皇城中最大的廣場,傳聞可容納百萬人有餘。

但這樣的盛事,容納百萬人其實太小了。

所以能夠進入廣場內觀看大賽的人都是皇城中有頭有臉的人,一般的人只能在廣場四周自已找位置看熱鬧了。

聽說有人為了一個好座位在幾天前就來這裡候著了,而為了爭搶好位置打大出手的事更是常有發生。

墨山樓能耐大,就算在皇城也一樣,所以他已經給方昊天等人安排了一個遲量靠近擂台的空位。

「加油!」

「巡察使,加油!」

蘇青璇等人給方昊天打氣。

方昊天信心十足的舉了舉拳頭,然後朝參賽者候賽的那個特意劃出來的區域走去。

「你就是幽雲關來的方昊天?還以為是三頭六臂,原來只是一個黃毛小子……」

方昊天剛進入那個區域,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便在這片區域響起。 方昊天順聲望去。

說話的人是一個臉色兇悍一身匪氣的黑臉大漢。

方昊天不客氣的回敬:「還以為是個女人,原來是個大老粗。」

「臭小子,你活得不耐煩……」

黑臉大漢頓時怒了,腳一抬就一付要衝上來拚命的架勢。

「嗯?」

低沉的聲音在黑臉大漢的身邊響起。

黑臉大漢頓時身體僵硬,低下頭來。

方昊天詫異的目光頓時落到那人身上。

這是一個長相英俊不凡的青年男子,方昊天一眼之間居然看不出對方的大概修為。

嗡!

方昊天的靈魂感應力頓時向那青年男子伸去。

那青年男子眼中頓時厲芒一閃,向方昊天看來。

轟轟!

無形的力量在半途碰撞。

隨後青年男子微微一笑就將臉別過去。

「魂武者!」

方昊天內心暗震,他終於遇到了一個魂武者強者。

但對方沒有再糾纏的意思,方昊天也就不會蠻不講理,移步走到一邊,抬頭看向高達十米的大擂台。

當然,方昊天暗中還是會利用靈魂感應力觀察其他的人。

參加新兵王大賽的人數比方昊天想象中要少得多,但個個都是年輕一代萬中無一的強者,都是難得一見的天才。

不出方昊天所料,能代表所在駐軍參賽的人都是天才,除了剛才那個魂武者外,方昊天還發現有兩個人他同樣看不出對方的修為深淺,而其他的人也沒有弱的,無一不是虛丹境的存在,果然沒有一個是天人境。

「咦?」

方昊天突然留意到一個人。

那個人在看著擂台,身上沒有任何異樣的氣息波動,看似很正常。

但方昊天的靈魂感應力何期敏銳,那人剛才有意無意看了他一眼時那眼神中居然剎那閃逝過兇惡與狠毒,彷彿一頭擇人而噬的兇猛毒狼。

「此人對我有敵意,很濃烈的敵意。」方昊天內心暗動,「可是我並不認識他……奇怪,細心感應之下,此人給我怎麼有點熟悉感?」

方昊天內心生警,暗暗將此人記下。

此人,正是方昊天看不出修為深淺的人之一。

以對方剎那顯露的敵意,方昊天知道此人將會是他最強大的勁敵之一。

當然,方昊天最為忌憚的還是那個魂武者青年,剛才暗中小小的較量,方昊天感覺得出對方的靈魂力之強大居然不在他之下。

要知道方昊天本身靈魂力就很強大,一路走來奇遇連連,靈魂力一直在不斷強大,特別是在祭壇煉化了那幾尊超級魔帝降臨的意識后他的靈魂力更是到達了一個全新的高度,魂武修為已經不亞於金丹仙層次了。

這樣的靈魂力,對方居然讓方昊天感覺到「不亞於」的強大,這當然引起了方昊天足夠的警惕與忌憚。

但不管怎麼樣,前三方昊天是勢在必得。

不管是誰,如果擋他的路,他將全力以赴,不惜死戰。

一名修為精深,至少是虛丹境五重左右的老人上台。

此老上台後先報了自已的名字,叫楊志沖。

報了名字后楊志沖開始點名,方昊天下意識的特別記那三個讓他警惕的傢伙。

那個魂武者青年名叫徐宇,對方昊天有敵意的傢伙叫木少白,另外一個傢伙叫高俊洪。

「方昊天!」

當楊志沖點到方昊天的名字時,方昊天能明顯感覺到許多目光向他看來,其中不少目光讓他感到似有萬斤之重,堅硬如鐵。

「竟然這麼多厲害的人物在關注著大賽。」

方昊天能感得到許多厲害的目光都不在廣場,而是在一些很隱秘的地方,其中就有來自於皇宮的方向。

方昊天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沒有想到他竟然這麼出名了。

「方昊天,幽雲關的那個方昊天?」

「聽說他以一人之力斬殺千萬惡魔,並一拳摧毀了惡魔用來打開魔界通道的祭壇。」

「這麼厲害?怪不得賭坊開出來的賭局中他就是大熱門之一。」

「原來你真的是方昊天。」

參賽者中有一人快步走過來。

此人樣子在所有參賽者當中樣子是最年輕的,但他的修為似乎也是最低的,方昊天記得他的名字叫軒轅九。

非我傾城:獨寵太子妃 軒轅九走到方昊天的面前,突然挺直身體,很嚴肅很嚴謹的給方昊天行了一個軍禮。

方昊天趕緊認真回禮,然後問道:「兄弟,有事?」

「沒有,沒有。」軒轅九有點不好意思的撓頭道:「我聽說過你的事,對你很敬佩,我覺得我們屠魔軍人要是人人都這麼勇敢強大的話,惡魔早就被我們殺光了。」

方昊天笑了笑,簡短道:「傳言有誤,真相併非如此。那天我確實殺了不少惡魔,但千萬之數太誇張了。至於摧毀祭壇之事也非我一人之功,當時隨我一起的還有八個兄弟。另外,魔軍派去負責守祭壇的人當中其中有一個是我們屠魔軍潛伏的人,我們得到了他大力的相助,他更是功不可沒。」

方昊天只是在說事實,但聽他說了后,大家並沒有因為真相有所出入而小看方昊天,反而很多人對方昊天都生出了一種敬意。

居功不貪!

「很好!」楊志衝突然看向方昊天,道:「楊巡察使,雖然真相沒有傳聞般那麼誇大,但正是因為你們摧毀了祭壇才讓我們這個世界免去了一次滅世大危機,這等於你們救了我們整個人族一次。如此奇功,軍部不能無視,軍部對你會有公平的獎勵,其中一項就有你不需要參加預賽,你直接進入最後前十的決賽。」

系統的超級宗門 「哇?」

一片嘩然聲。

有人羨慕,有人嫉妒,有人不服。

對不服的聲音,楊志沖只是說了一句便能讓那些人啞口無言:「救世奇功,就算是讓他拿第一我都覺得不過份。你們知道嗎?九賢王曾經在一次公開的場面說過,如果方昊天到了皇城,他願意給方昊天牽一天的馬帶方昊天逛皇城。」

不服的人不敢吭聲了,連九賢王都服到說出這樣的話,他們還不服的話豈不是打九賢王的臉?

要知道那是公開說的話,現在楊志沖也敢當眾說出,證明此事是真的,也意味著方昊天現在已經來到了皇城,九賢王是要兌現的。

讓王爺甘心牽馬,可見這功勞並非做假,是真實發生的。

可是方昊天卻是苦臉了,道:「楊老,我哪敢讓王爺牽馬啊?」

「有何不敢?」一道威嚴的聲音自皇宮中傳出來,浩潔蕩蕩,全城皆知,「不僅是你方昊天,以後只要誰能在與魔軍作戰中立下奇功,我姜九都願意給他牽馬。方昊天,等今天比賽之後你到北城門來,我在那裡等你。」

「是九賢王。」

「王爺當中唯一的金丹仙人。」

「這事是真的。」

「啊,九賢王在北城門等方昊天?這是要兌現牽馬之說啊!」

「九賢王可是掌管軍部的,他這樣做是在向世人表示軍部的態度,不管你是誰是什麼出身,只要能在屠魔之戰上立下大功,軍部都會有大獎勵。」

「看來皇朝對魔軍的容忍已經到了極限,可能要正式全面開戰,要將入侵魔軍殲滅了。」

議論聲,全城起,此起彼伏。

軍部深處的一間房間里,兩人在座。

房間很簡陋,難以想象這會是軍部里的房間,難以相信事關整個皇朝安全的軍令都是從這樣的一間房間里發出去的。

而這個房間,正是九賢王平時處理軍務的地方。

此時坐在他面前的是一個體形槐梧的老人。

老人面對九賢王這個簡直獨攬軍權,洪武帝最寵愛的王爺,身上居然仍是透露出一股威嚴十足的氣勢。

「老大哥,你對方昊天還真有信心啊。」九賢王笑道,「徐宇,木少白,高俊洪,這三人可都是半步金丹的修為,特別那個木少白,就連我們都覺得這不是他真正的修為卻又無法看出他是不是已經到達金丹。」

老人不是別人,正是洪武皇朝唯一的異姓王,屠魔軍中的一個傳奇存在,也是當今強者當中被認為實力第三的存在,僅次於公孫無敵以及洪武帝。

「唐錚不會看錯人的。」老人說道,「那天我也親自在幽雲關見過他的出手,就算木少白是金丹也不是他的對手。」

九賢王說道:「既然老大哥這麼說那我就放心了。只是那隻老鼠我們到現在都找不到他,我們不能大意。」

「我們有意將方昊天培養成軍中的一面旗幟,為一年後全面殲魔鋪路,魔軍也有能人自是能看出,如果他們刺殺方昊天成功,這是對我們的一次沉重打臉,更是能大大的打擊了我們整個屠魔軍的士氣,確實不能大意。」老人說道,「但公孫這個傢伙也已經關注了方昊天,如果那老鼠真敢在皇城動手他是不會袖手旁觀的。」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公孫前輩也關注方昊天?」九賢王雙眼亮起,「有他老人家盯著方昊天那就真沒問題了,他的靈魂感應力可是出了名的可怕。那隻老鼠雖然掩藏得好,到現在都無法找出,但只要他一出手,以公孫前輩之能就能第一時間進行鎮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