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因為墨九卿說,他誰也不像。就算像,也不會承認吧?

  • Home
  • Blog
  • 因為墨九卿說,他誰也不像。就算像,也不會承認吧?

畢竟,他爹可是追了九次。最後一次,才娶到媳婦。墨九卿可絕對不想也變成這樣。

打消掉心底揶揄的戲謔。月千歡收拾好所有,開口:「神老,這懸崖底下應該怎麼出去?」

「等出了宮殿。彥三會在懸崖底下等我們的。」

月千歡瞪大眼。「讓彥三送我們上去嗎?」

「當然。彥三是死亡鳥,長了翅膀。很快就能飛上去。」

頓了頓。神老又看著月千歡說:「如果小魔后不喜歡的話,老夫亦可帶小魔后飛上去。」

「別,這還是不勞累神老了。搭乘死亡鳥上去,咳,挺新奇的。」

「那是!古往今來,可沒幾人能有資格站在死亡鳥背上。不過等今後你的小崽子養大了,天天都能坐。」

似乎想到了什麼,神老嘿嘿一笑。「到時候,可羨慕死那些老傢伙!」

月千歡勾唇挑眉。

總覺得神老一把年紀了,挺可愛的。

出了宮殿。果然在懸崖下,看見彥三一身墨袍,站在那裡等候。

見月千歡他們出來。彥三血色的眸子閃過喜色。

黑影一閃,颶風颳起。一隻體型龐大優美的死亡鳥替代了彥三的身影。

前不久還經歷過死亡鳥嘴下逃生。再見死亡鳥,月千歡眸光暗了暗。挺直了脊背,表面不為所動。

青狐有些怕。但也絕不丟月千歡的臉。握著拳頭,跟在身後。

彥三低下頭顱,開口:「神老,魔族魔后。請吧,我送你們上去。」

「好。小魔后先請!」

「神老是前輩。神老先請,我和青狐就在你後面。」

神老笑眯眯看著月千歡,點點頭。心底對月千歡更加滿意了。

如此懂禮數又乖巧,還聰明的小魔后。小魔帝真是太幸運了!

月千歡側眸看向青狐,「要我抱著你上去嗎?」

「要!」

青狐生怕月千歡後悔。立馬變成小狐狸,可憐巴巴的抱著她的大腿。

要青狐面對死亡鳥,實在太難了!

月千歡笑笑。伸手將青狐抱在懷中,劍魂和魔焰神花飛舞在她身側,驅散死亡鳥身周溢出來的死亡和黑暗氣息。

站在彥三背上。振翅一揮,颶風盤旋在翅邊,宛如驚雷滾滾。

司空喧咂舌,「能把死亡鳥當坐騎騎,酷!」

「是挺酷的。」

月千歡勾唇。看看在她腳下的彥三,又抬頭看向懸崖邊飛來的死亡鳥,和爬出洞孔的王水蟒。 看見越來越多的死亡鳥和王水蟒,青狐在月千歡懷中,嚇得瑟瑟發抖。

司空喧詫異,「怎麼這麼多死亡鳥和王水蟒?」

「它們應該是來送神老。還有……」

月千歡張開手。兩顆蛋浮現在她手心。

銀蛋和墨蛋一出。懸崖邊上的死亡鳥和王水蟒瞬間安靜了。他們齊齊注視著各自族群的蛋,目光溫和。

神老說:「它們這是在告別。」

「嗯。」

「這一去,可就回不來了。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再見的時候。」

妖獸中,也是有感情的。

尤其是王水蟒和死亡鳥這樣的洪荒妖獸。幼崽就是他們的希望和未來。

不多時。彥三將他們送上了懸崖。水七就在懸崖上面等著。

月千歡抬頭打量。懸崖上,是一座茂密的森林。樹木更大高大,枝葉開闊遮天蔽日。

這是一座原始,古老的森林。

水七:「神老,魔族的魔后。你們穿過這座森林,前方山谷就是外界來的妖族。」

水七目光落在月千歡身上。「他們應當是魔后你的夥伴。」

「呵。」

月千歡並沒有解釋,也沒有多說。淡淡冷笑,點頭致意。

彥三變回人形。不舍的目光看了眼自己的蛋。最後轉身,跳下了懸崖。

水七朝他們點點頭,亦是跟上去。

不多時,懸崖下面就再次傳來了廝殺聲。

神老:「年輕就是好啊。一言不合就能動手,懶得瞎比比。不知道這次,哪邊能贏?」

「……」月千歡汗顏。

神老。你口中的一言不合動手。可是死亡鳥和王水蟒的生死廝殺!

輸了,就是要被幹掉,吃掉的!

抿了抿嘴角。月千歡抬頭看著神老,開口:「神老,我有個不情之請。」

「小魔后儘管直言。」

「這南鱗海秘境里還有別的妖族。神老的行蹤,我認為應當保密一些。可否請神老,暫時屈居在這戒指里。」

月千歡抬手,露出戒指。

神老一見,笑了。「小魔后的擔心,老夫明白。老夫絕不會給小魔后帶來麻煩,這戒指老夫這就進去。」

「多謝神老。」

等神老化作一道光飛進戒指里,月千歡耳中響起司空喧氣急敗壞的聲音。

「月姐姐,我還在裡面啊!」

「所以?」

「……這老頭看見我了。」

對司空喧的郁猝哀怨看不見。月千歡勾唇,戲謔道:「好好溝通,交個朋友。不該說的,一句也別說。」

「月姐姐QAQ。」

「安靜,乖~」

司空喧汪的哭出聲。月千歡一定是還記著他坑了她的事,把神老放進來,他豈不是要挨揍嗎?

跟一個魔尊,他拚死也打不過啊!

青狐變回人形跟在月千歡身後。她覺得,月千歡好像心情很好的樣子。

唔,是因為離開了懸崖的原因嗎?

崩壞諸天萬界 月千歡:「青狐。懸崖下發生的事,一個字都不能對外人說起。」

「大人放心,青狐定當守口如瓶!」

「你只要記得,泄露一個字,你就會死。乖乖聽話,我可不想失去你這隻小狐狸。」

「是。」青狐一點也不害怕,反倒羞澀的紅了臉。

大人說不想失去她,激動! 幽靜原始森林中。

「咻!」

「咻咻咻——」

利箭破空,瞬間打破了原始森林的幽靜。

月千歡踮腳跳起。指尖搭在低垂的樹枝,翻身跳上了樹榦。一排劇毒的利箭,插在原地。

偷襲不減!

月千歡騰挪飛躍在林間。無數支利箭惡毒的緊跟其後。

「大人!」青狐急切。可她被一群人攔下,沒辦法追過去。

月千歡平靜冷淡的聲音傳來。「不用管我,保護好你自己。」

「大人!」

青狐十分著急。

她豎瞳泛紅,憤怒的瞪著包圍她的人群。

最後目光落在為首的女妖身上。青狐怒道:「媚娘,你找死!」

「找死?呵,青狐你還擺你大小姐的架子做什麼。今日就是你們的死期!」

「想殺我和大人,你白日做夢!」

媚娘冷笑,臉孔猙獰。「青狐,據我所知。可就你能使用妖力吧?那個月千歡,也就身法功夫好。」

青狐微微變色。

媚娘接著又說:「我已經和塗城的人,布置下殺陣。就算你有修為,也逃不出去。更何況她?」

「你敢!大人可是王上的貴客。你敢傷害大人,王上不會放過你們花樓的!」

「哼。威脅我?殺了你們,誰會知道兇手是我?」

媚娘身旁的男人沒了耐性。直接道:「別跟她廢話。先殺了這個狐妖,再殺了月千歡為王長老報仇!」

絕色魅惑:前夫請站邊 「所有人一起上!」

「殺啊!」

「咻!」破空聲響。一根綠藤飛入眾人眼帘。

在所有人錯愕不及中。綠藤纏上青狐的腰,用力一扯將人帶出了包圍圈。

眾人齊齊一愣。憤憤扭頭看去。「是誰!」

「大人!」

我的成就有點多 青狐驚喜極了。「大人你沒事吧?」

「沒事。處理人費了點時間。」

「大人好厲害!」

青狐的喜悅崇拜,和眾人難看的臉色形成了對比。

只見月千歡所過之處。那些本在暗中埋伏的弓箭手,全部被捏碎了脖子丟出來。

睜得大大的眼睛,死不瞑目,極其駭人!

男人張張嘴,哆嗦:「媚娘,你不是說她沒有修為嗎!」

「她本來就沒有修為。我跟你說了,她身法功夫很詭異!光憑那些弓箭手,攔不住她的!」

「那就開啟大陣,把她們都留下來!」

月千歡站在高高的樹榦上。眯眸輕蔑的看著下方的所有人。

看著月千歡淡定從容的姿態。青狐也不由放下心,脊背挺直,信心十足。

有大人在!這些人算什麼。

「月千歡,青狐!你們逃不了的。」媚娘站在樹下,咬牙切齒的死死瞪著兩人。

「青狐。」

「青狐在!」

月千歡勾唇,冷笑嗜血。「這些人統統殺了,一個都不能放過。」

「是。哎,那媚娘呢?大人原意,不是要留著她嗎?」

「一個傳話筒,用不著刻意是誰。她想找死,我成全她。動手吧。」

聲音落。月千歡閃身而出。

妖藤在月千歡身後拔地而起,呼嘯的藤蔓編織成巨大的羅網,將所有人都困在裡面。

手握幽光月,月千歡一劍斬下!

「噗呲!」鮮血高高飛濺起…… 「需不需要老夫出去幫忙?」

「不用。」司空喧聲音悶悶的,透著股委屈和幽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