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因為推演次數足有五次,每次三分之一的成功幾率。

  • Home
  • Blog
  • 因為推演次數足有五次,每次三分之一的成功幾率。

那麼大的概率,尋常武者怎麼可能具備? 似乎一直在顛簸,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維爾只能知道自己現在還活着。

無力感籠罩全身,彷彿連睜開眼睛都是奢望。

許久,黑暗褪去。

恍惚中,維爾似乎聽到有人在自己的身旁交談。

「菲奧娜姐姐,為什麼他還沒有醒過來?」

說話聲音很熟悉,一聽就知道是伊芙,沖着話語中那不加掩飾的焦慮就可以想像出她現在的神情,不過聽起來和她交談的還有一個叫做「菲奧娜」的人。

「那當然,脫力和魔力透支的後遺症可沒那麼簡單,不過……」一個女聲略微頓了一下,似乎在思索着什麼,半晌,她的聲音再度響起,「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可以在那麼多死魂怨靈的兩波襲擊下存活下來的……這個傢伙……這個人的魔力儲量究竟有多少?」

「我也不知道……」

短暫的沉默。

「對了,那麼多年時間你都跑哪裏去了?」

很顯然伊芙轉移了話題。

「沒什麼,我……」

「對了,我們出去說吧,讓他再睡一會兒。」

「好吧。」

聲音漸漸遠去,伴着一聲輕微的關門聲,四周重新回歸了寂靜。

寂靜……

雖然維爾並不介意這種虛無的黑暗感,但是,當一切都顯得那麼無力的時候,他還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壓抑感。

本以為自己從深淵中歸來,擁有十一級(現在是十二級)的實力就可以和教會正面叫板,沒想到……或許這一次,沒有伊芙那麼悉心的照顧,恐怕自己早就死在那荒蕪的隕星谷了。

但是,這些都不算什麼。

如果說之前是因為實力不濟的話,那現在的這一次,完全屬於過於大意了。而在冒險中,大意就意味着死亡……

這種意外不是第一次,當然,也不可能是最後一次,但是,每一次,都會變成刺破心臟的必殺一擊。

是的,當初在那個洞窟里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

無力感再次襲上心頭,疲倦萬分的維爾再一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

「回復了嗎?」睜開眼,維爾把右手摁在自己的眼睛上。

右眼似乎還這發燙,不知道現在究竟是一個什麼情況,但是很明顯,現在的的情況應該好了許多。

或許該出發了。

雖然說魔力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是維爾明白——現在當務之急是如何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那一次和神使對決的畫面還是歷歷在目,如果再一次交手,維爾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而且,更為致命的一點就是——教會的那群傢伙已經知道自己的存在了。按照它們那種行事風格,維爾幾乎可以百分百斷定那幫傢伙找上門來只是時間的問題。

嗯……

與其主動自己上門送菜,不如自己多花點時間提升下實力,準備好應對手段才行。

沒有時間了,這件事必須越快越好……

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維爾直接掀開了身上的毯子,就在毯子被掀開的那一瞬間,一股鑽心的疼痛直接從胸口瘋狂的蔓延到他的全身。

「啊!!!」

整個房子似乎都因為維爾這一聲慘叫顫抖了一下。

「怎麼了?」

推門而入的伊芙一臉緊張的望了過來,正好對上維爾那雙黑亮的眸子。

「呃……」

四目相對,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小子醒了?」一個女人緊跟着伊芙的腳步走了進來,不過在她看到兩人獃獃的對視后倏爾一笑,「我是不是進來的不是時候?」

「哪有……對了,現在你好點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胸口……」

「那是當然,你以為被上千隻怨靈那樣攻擊真的可以毫髮無傷嗎?」輕蔑一笑,那個女人用一種頗為感興趣的目光掃視了一下維爾,「說真的,你確實很命大呢,想不到這樣都能活下來,我還以為你會和『凝膠怪』一樣癱在那不起來呢。」

(ps.凝膠怪,一種軟泥狀低等級軟件魔物,幾乎沒有什麼攻擊力,但是生命力極其茂盛,無論受到多大傷害都能恢復健康,唯一值得吐槽的是這種生物行動的時候就像是一灘爛泥。)

「哼。」

聽出言語中不加掩飾的譏諷,維爾看這個女劍士的神色也愈發不友善起來。

「那是,讓您失望了,不過,我想我很快就可以恢復了。」

「然後呢?再去一次所謂的教會然後躺着回來?恐怕下一次你就沒那麼幸運了……再說了,我聽說某人的那把破劍還被人撿走當成了戰利品,至於剩下的一把備用的可怕黑劍……」略微頓了頓,被稱作菲奧娜的女劍士臉上那股不屑的神情好不遮掩的出現在了維爾的視線中,「哦,我都忘了,那不詳的東西是被我們的大小姐丟掉了不是嘛?挺好的,小孩子就不應該隨便玩弄危險的東西,要是傷到自己就不太好了……」

言語中,那調侃的意味極其嚴重。

很顯然,伊芙把關於維爾的一切都告訴了她,就憑這一點,維爾就判斷出這個高傲到極點的女劍士並不是敵人,但是她這種姿態……

「菲奧娜姐姐……」看到維爾的眼中都快要噴出火了,伊芙小心的拽了拽身旁女劍士的衣角,「你不要說了,我們知道錯了……」

「你還護着他?就憑他這兩下子,連那些怨靈都能幹掉他……哼!要不是因為巧合我剛好路過這裏,不然的話,你們兩個早就死在那個地方了!」

菲奧娜的話語如同一盆冷水直接澆在了維爾的頭頂,他那雙略微泛紅的眼睛也在一瞬間重新回歸了澄澈。

「抱歉……這是我的疏忽。」

「人如果死了,那道歉還有用嗎?」

「……」

「你還差得遠呢!等你恢復好了,來屋外找我,」話鋒猛然一變,一柄閃著寒光的劍尖直接停在維爾胸前,「不要讓我失望。」歸劍入鞘,這個被伊芙叫做「菲奧娜姐姐」的女劍士直接走出了大門。

「姐姐?」這一切都只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伊芙甚至只是覺得眼前一陣清風拂過,那道靚麗的身影就消失不見。

「噯?人呢?」轉了轉腦袋,伊芙似乎還沒從剛才發生的事情中回過神來,尷尬的摸了摸臉頰,她小心的詢問維爾的現狀。

「沒事,我很好,可能到明天就完全恢復了。」

深吸了一口氣,維爾儘可能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他已經感覺到了……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這個叫「菲奧娜」的女劍士實力絕對不簡單。

那是一雙平靜到極致都眼睛。

如果不是處在無盡的殺戮中,絕對不可能會有這樣漠視的眼神,而且,雖然她一直在掩飾著自己身上的氣息,但是對於殺氣格外敏感的維爾還是嗅出了那種濃郁的殺意。

這種感覺,絕對不是自己這種用魔力塑造的殺氣可比的。

絕對的強者……

這是維爾對這個女劍士的印象。

雖然不知道這個傢伙究竟對自己有着什麼想法,但是,從那眼睛中一閃即逝的厭惡感可以看出,這個女劍士找自己絕對不是請喝茶那麼簡單。 第68章白天拾荒修羅場

季柚打開程煜發來的郵件時,正藏身在一個髒兮兮的坑洞裏面,外面狂風陣陣,狂風肆虐橫掃時,帶着鋪天蓋地的垃圾黑壓壓的卷席而來,大有將整個地面世界淹沒的架勢……

季柚藏身的地方,原本是一隻食腐鼠挖掘出來的洞,不過如今這隻可憐的食腐鼠,已經成為了她的刀下亡魂,屍首還躺在季柚的腳邊呢——

本就不大的洞穴,隨着上頭的垃圾堆傾軋,空間正一點點被積壓變形,洞穴越縮越小,季柚已經轉不開身,只能盡量蜷縮著,不讓自己被完全淹沒。

她穿了防護服,開啟了防護服內設的氧氣循環系統,短時間內,人身安全無憂。但——由於她購買的防護服是二手舊貨,能源本就不多,這氧氣循環系統最多只能堅持24小時,24個小時后,如果外面的風暴沒有停止,她就玩完了。

季柚暗自後悔,她不該賭的,天氣預報說今天不會發生風暴,於是她就信了,但她完全沒料到都星際時代了,這天氣預報還是時準時不準的。

倒霉的是,今兒它就不準。

要是自己老老實實呆在家裏,鍛煉鍛煉體質,也就啥事都沒了。

哎!

多說無益。

季柚不允許自己的負面情緒太多,想着與其胡思亂想,還不如找點事情打發時間。於是,她連上星網,打算去個人家園裏兼職做做苦力……

於是,才發現程煜給自己發了99+封郵件。

隨手打開了一封。

[尊敬的魂器師大人:

見信如見人,您一定感受到了我對您如狂風海嘯一般熱烈的尊敬與喜愛之情了吧?我日夜思您念你盼您望您……]

季柚:「……」

這胖子真是一點兒不懂得含蓄。

巴拉巴拉一大堆,沒一句重點。

季柚一略十行,總算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果然不出她所料,寄給程煜的2條草籽果,其中一條是魂器,另外一條不是。這與季柚的猜測一致。

她心中不由舒展了一口氣。

這說明,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這次試驗被證實了,對於季柚以後製作魂器具有很大的參考意義,以後她製作魂器的成功率,一定會有不小的提高率。

接着,她隨意翻了翻程煜的其他幾條郵件,發現類容大致雷同,除了彩虹屁,就是一大堆肉麻的話,沒有查閱的必要,於是只回了一封信:[已閱。]

本來,她想多寫幾句,着重讓程煜以後寫郵件注意簡言意駭,但想想既然自己是個高冷大師,自然不會啰嗦這些——

於是,季柚死死忍住了,而且,腦海里甚至產生了一股懷疑,懷疑自己當日扮演的高冷大師形象,是不是一種錯誤呢?

1小時過去。

3小時過去。

5小時過去。

……

白天過去,夜幕已然完全降臨,季柚獨自窩在這個鼠洞裏,很有些叫天不靈叫地不應的感覺,也不曉得外面的風暴,有沒有停止了呢?

蜷縮在這裏時,季柚不敢完全沉浸在星網上,否則若是外面遭遇突然情況,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她是時不時,就要下線,觀察一遍外界的情況的。

抬手,輕輕撥開洞穴口,她朝外面瞧了一眼,發現風停了,飛在空中的各式垃圾,沒有外力支撐,正淅淅瀝瀝的掉下來,季柚剛冒出一點頭,就差點被垃圾袋砸中,幸好這段時間堅持鍛煉,身體反應靈敏了很多,避開了。

除了這個垃圾袋,季柚的運氣還是非常不錯的,她爬出洞穴后,立馬朝防護網跑去,當然,她也沒忘記自己拾荒撿到的戰利品。冒險在白天的時間段跑出來撿垃圾,季柚的收穫十分不錯,她一共撿到了3個廢棄能量盒,一架損毀的家務機械人,當然機械人裏面的內置晶片什麼的都沒有,只是一件破爛的外殼。另外,還有好些七七八八的有回收價值的東西。

總之,這些東西送到回收站,估摸著能賣個200信用點呢。

這趟冒險,一個字:

值!

季柚心裏美滋滋的,她扛着一大麻袋的破爛,風馳電摯的沖向防護屏障。

然後——

衰神降臨。

一大群食腐鼠,嘰嘰喳喳著,朝着季柚蜂擁而來。

季柚臉都青了。

她一隻手死死抓着麻袋,一隻手死死攥緊能量砍刀。

一隻個頭大的食腐鼠,率先猛撲過來,季柚抬起手腕,能量砍刀的光芒狠狠斬下。

咔嚓。

這隻食腐鼠斷裂成兩半。

然而——

食腐鼠這玩意兒,之所以招人煩,是因為他們一點兒都不畏懼人類,還一點兒都不怕死,最叫人氣惱的是,它們還臭不要臉,打人時老打群架!

一隻兩隻三隻……

……

季柚都不知道自己斬落了多少只,她那二手防護服,已經被抓了好幾道口子。

一邊躲閃,一邊攻擊,季柚累得快虛脫了。

這時,一陣勁風襲來,一隻約莫山羊大小的食腐鼠,朝着季柚的脖子就狠狠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