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因爲她明白,楊立看似在有時很開放,還會開一些玩笑,可在處理感情的事情上,卻顯得很木納,另外,關怡憑着女人的直覺,感覺到喻欣玉至從上次楊立從鄭玉金手上救下她之後,她對楊立的感情就產生了一些變化。

  • Home
  • Blog
  • 因爲她明白,楊立看似在有時很開放,還會開一些玩笑,可在處理感情的事情上,卻顯得很木納,另外,關怡憑着女人的直覺,感覺到喻欣玉至從上次楊立從鄭玉金手上救下她之後,她對楊立的感情就產生了一些變化。

還有薛青,她也明白感覺到她對楊立的感情產生了一些變化,這些都讓她產生了警惕,如果再不與楊立表明關係,說不定哪天楊立就不再屬於自己。 原本,關怡是準備昨天晚上喝了酒之後,趁着酒性向楊立表白,做爲一個女人,她也少幾份尷尬,卻不想楊立昨天心情不好,菜都還沒吃,只顧着喝酒,結果她一時心疼,陪着楊立喝酒,居然連正事都給忘了。

而今天早上一醒來,在看到楊立像個沒有母親的孩子一般睡在自己懷中,關怡更是心疼不已,對楊立的感情更是壓制不住,便趁機說了出來。

想到自己連一個女的矜持都不顧,主動對楊立表白,卻不想對方不但不領情,反而說自己得了失心瘋,關怡就怒不可揭。

“你這個混蛋,最好以後再也別讓我看到,否則我非給你好看……”

……

樓下。

楊立望着關怡的窗戶,一臉落沒的道:“對不起,你的心意我懂,可我現在一事無成,連吃飯都成問題,又有什麼資格去愛你呢?”

說話間,楊立不由自主的雙拳緊握,此時他真正的體會到在這都市之中,他是多麼的無能。

楊立並沒有離開,他擔心斧頭幫還會繼續向關怡出手,所以一直守在關怡樓下,跟着她到了鋪子,直到許平帶着幾個警察過來,他才離開。

來到輝煌集團已經是上午十點過,楊立沒有立即去工作,而是先到保安部,雖然他已經警告了斧頭幫,但他仍然不放心,怕斧頭幫惱羞成怒之後,再次找上關怡。

“啊!楊哥……”

楊立剛一上樓,正好與一個抱着一疊資料的女孩相遇,那女孩一看到他,當即便激動得一聲尖叫,手中的資料都掉了一地,可她卻根本沒管,而是俏臉潮紅,呆呆的看着楊立。

“楊哥來了?”

“是哪個楊哥?”

“是楊立楊哥嗎?”

還未等楊立反應過來,旁邊幾個辦公室的門驟然打開,近十名二十幾歲的女孩爭先恐後的從裏面衝出來,一看到楊立,所有人俏臉上都露出無比激動的表情。

“啊!真是楊哥……”

“楊哥,聽說你昨天爲了女朋友闖入天上人間,殺了個三進三出……”

“那天上人間可是斧頭幫的地盤,別人一聽就嚇得哆嗦,楊哥你居然爲了女朋友孤身闖進去,好勇敢喲……”

“楊哥,你爲了女朋友不畏兇險,你好偉大,好帥氣,好讓我佩服喲……”

“楊哥,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一個個少女雙眼閃着星星,就像餓狼見到可口的小羊山,無比激動的尖叫着,更有甚者忍不住就向楊立衝了過去。

楊立雖然是身經百戰的兵王,可如此情形他還是第一次遇上,尤其是看着其中一名女孩就像惡 狼撲食一般衝向他時,他嚇得臉色都白了,轉身就以百米衝刺的速度逃了。

“楊哥,你別跑啊……”

“楊哥,你等等我啊……”

“楊哥……”

聽着身後傳來女孩的尖叫聲,楊立不但沒停,反而跑得更快了,直到一口氣跑了兩層樓,看到身後並沒有人追來,他才鬆了一口氣,停了下來。

“瘋了,現在這些女孩子簡直就是一羣瘋子……”

感嘆一陣,楊立心有餘悸的到了保安部。

“你放心,我讓管立親自帶兩個兄弟去保護她,絕對不會讓關怡再出任何事。”段林面色嚴肅的看着楊立道:“不過現在你與斧頭幫已經結下不死不休的大仇,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既然不死不休,那就讓他去死好了。”楊立咬着牙,雙眼殺機爆閃。

“楊立,你可千萬不能衝動,這裏不是戰場,我們也不再是軍人,殺人可是犯法的。”段林大驚道:“你可千萬不要幹傻事,那樣只會毀了你一輩子。”

“段哥放心,我知道怎麼做。”楊立對着段林笑了笑,他當然知道這不是戰場,不能隨便殺人,否則昨天去斧頭幫時,他就不是隻傷人,而是一路殺上去,讓斧頭幫血流成河,屍體成山了。

又與段林聊了幾句,楊立便離開了。

“楊助理?”

楊立正往樓上走,背後突然傳來一個帶着疑惑的聲音,楊立扭頭一看,一名五十歲左右,大腹便便的男子正看向他。

“張總,你找我有事?”

“哈哈,真是楊助理,在這裏看到你,真是太好了。”男子大喜,笑眯着雙眼向楊立跑了過來,那身上的肥肉就像海浪般一抖一抖的,可他根本沒管,衝到楊立面前,便無比激動的一把抓住楊立,就像見到老情人一般,老臉都激動得發紅。

“張總,你這是有什麼事嗎?”

楊立疑惑的看着男子,男子名叫張柏林,還是公司的副總經理,但與餘雄不同,他可是負責新樓開發的副總,手中權力僅次於薛青,是餘雄拍馬都趕不上。

可楊立與他也就見過兩面,甚至連話都沒說過,他爲什麼見到自己如此高興呢?

突然,楊立想到剛纔那些女孩的舉動。

“難道他也與那些女孩一樣,知道了昨天的事情,對我產生了意思?”

想到這裏,楊立一陣惡寒,更是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躲開張柏林抓他的手,更是做好了逃跑的準備,只要他再有進一步的舉動,或是語言上有絲毫的表示,他就跑。

剛纔那些女孩他都沒有理會,更別說一個男人,且還是一個看着就讓他噁心的男人。

“楊助理來公司這麼久,老哥我也沒與你認識,實在不好意思,今天遇上,怎麼也要與兄弟好好聊聊,走,到我辦公室去,我最近得到一點頂級西湖龍井,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聊……”

張柏林也不等楊立答應,拉着他就走。

見此,楊立地鬆了一口氣,楊柏林雖然行爲太過殷勤,但從他的話中和行爲並沒有絲毫表現出過份的事情,他找自己應該是另有其事。

不過想到自己從來沒與他有過交結,自己又是薛青的助理,與他不管在私和公都沒有交結,楊立越發的莫名其妙。

但人家張柏林身爲副總,如此熱情,他也不好撫了人家面子,只好跟着張柏林一起到了其辦公室。

“怎麼樣楊兄弟,這茶不錯吧。”

張柏林一臉笑意的看着楊立。

“確實不錯。”

楊立放下手中茶杯,看向張柏林道:“張總,你有什麼事儘管說,只要在我楊立能力範圍之內,我一定盡全力而爲。” “你這麼說可就見外了,弄得我像是那種勢力小人……”張柏林笑道,楊立也不再言語,不過聊了幾句之後,張柏林眼看楊立再不主動開口,也忍不住,終於將事情說了。

原來,公司最近開發的一個樓盤,在搬遷當地的民衆時,遇到了問題,不但有一些釘子戶趁機獅子大開口,想敲詐公司外,還有一羣小混混也隔三岔五的到工地上搗亂,讓得他們工作都快無法開展了,爲此,給公司帶來不少損失。

而最近一段時間,張柏林也爲此事頭痛不已。

楊立皺了皺,疑惑道:“以公司的實力,怎麼連一些小混混都對付不了?”

關於房產公司的一些事情,他可早就聽說過,對於那些敢阻攔他們開發之人,房產公司可不會有絲毫留手。

“如果是普通小混混,要收拾他們,我辦法多的是,可這些混混背後有着斧頭幫做靠山。”張柏林也沒隱瞞,如實將事情說了。

原來,在那些搬遷之人中,有一家的兒子就是斧頭幫的成員,他仗着背後有斧頭幫撐腰,向輝煌集團獅子大開口。

如果數額不是太高,輝煌集團也就認了。

可他一下子就提高了十倍的數額,不但如此,他還鼓勵另外一些人,同時,原本一些已經談好搬遷條件的人,在看到他們的行爲似乎更有利可圖,也反悔了。

如果按他們的要求,輝煌集團爲此至少要多出幾千萬,如此大的數額,不但張柏林不同意,輝煌集團也不會同意。

爲此,張柏林找了**,**對搬遷之事也只能協商,可對方不鬆口,他們也沒辦法。

另外,張柏林也找了派出所,可派出所剛開始還答應幫他們,但後來在知道那些人有斧頭幫撐腰之後,全都找藉口推託。

張柏林又找了一些混混,同樣,那些平時無法無天的混蛋在知道對方有斧頭幫撐腰之後,不但不幫輝煌集團,反而爲討好斧頭幫,還與他們爲難。

爲此事,張柏林頭都快想破了,且,公司這邊也催促他儘快將那邊的事情解決,可他卻根本沒有辦法。

直到今天上午,他才得知,楊立居然在兩天前將天上人間欠輝煌集團的三千萬房款給收了回來,天上人間是什麼背景,他可是清楚得很,就因爲天上人間是斧頭幫的產業,那一筆帳早就被公司認定爲死帳,卻不想居然被楊立給收了回來。

剛開始,他還以爲對方搞錯了,在確認之後,他又對楊立略一瞭解,得知昨天斧頭幫爲報復他,將他女朋友綁架,楊立勇闖天上人間,不但救出女友,更是將斧頭幫新升的八大金斧呂志森給殺死,可如此大事,他都沒被公安局拘禁。

這讓張柏林認爲楊立不是一般人,既然他不怕得罪斧頭幫,那正好是幫自己忙的人選。

“楊兄弟,你放心,只要你幫我將此事解決,我絕對向公司幫你申請獎勵,最少一百萬。”張柏林拍着胸膛道:“如果公司不給,我自己掏一百萬感謝你。”

每多耽誤一天,公司的損失就是幾十萬,張柏林相信,只要楊立真的幫忙解決了,那一百萬公司不會不給。

楊立略一遲疑,點頭道:“行,等那些混混再到工地鬧事時,你通知我,不過我先得說清楚,能不能解決,我可不能保證。”

“有楊兄弟出面,哪有辦不了的事情。”張柏林大喜。

楊立離開張柏林辦公室,臉上驟然露出一抹冷笑:“有斧頭幫爲後臺嗎,好啊!我正不知從何下手呢!”

心中盤算着怎麼收拾斧頭幫,楊立來到總經理辦公室,一路上又遇上不少同事,不管男女,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滿了敬佩,昨天的事情早已在公司傳開,楊立敢一個人闖斧頭幫的地盤,更是將裏面的斧頭幫成員盡數滅了,所有人一聽此事,第一反應就是假的。

斧頭幫在中海的兇名無人不知,別說殺進他們的地盤,平時他們就算從那些地方路過都要走快一點,以免被斧頭幫的人看到惹來麻煩。

可當衆人聽到薛青居然親自帶着人趕到天上人間,更是找來吳嶽辰律師去幫楊立時,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是千真萬確。

對此,衆人對楊立也打心底佩服,尤其是公司那些女孩,當她們知道楊立居然是爲了去救關怡時,不少女孩當即便感動得熱淚盈眶,更有甚者叫着要嫁給楊立。

爲了女朋友安危連自己生命都不顧的好男人,不嫁給他還嫁給誰啊。

所以,楊立今天一進公司,纔會看到那些女孩激動的一幕。

“瘋了,真的瘋了。”

楊立進入辦公室,直到將門關上,這才鬆了一口氣,面對那些女孩如惡狼一般的目光,他實在受不了。

辦公室一片寂靜,只剩下白冰妍敲打鍵盤的聲音,當她聽到開門聲時,微微一皺眉,扭頭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楊立進來。

出人意料,以往一見到楊立就冷嘲熱諷的白冰妍,今天居然沒有再出聲,只是靜靜的看着楊立,那目光就像從來不認識楊立一般,另外帶着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楊立也注意到了白冰妍那目不轉睛的目光,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臉,又看了看身上,微皺着眉頭疑惑道:“我身上有什麼不對嗎?”

白冰妍沒有開口,也沒再看楊立,目光一轉,又盯住了電腦,認真的工作起來。

楊立疑惑的看着白冰妍,白冰妍今天的表現有些怪異,但在他心中,白冰妍本就是一個怪人,有些怪異的表現才正常,如果她一切表現正常,那纔不正常。

所以楊立並沒多想,便向着薛青的辦公室走了去。

“真沒看出來,這個混蛋居然爲了關怡敢闖天上人間。”

楊立剛進薛青辦公室,白冰妍便扭頭看向他的背景小聲的嘀咕起來,語氣中帶着一絲的詫異與佩服。

“薛總!”

薛青正在看文件,向着聲音傳來的地方一看,道:“你怎麼來了,關怡昨天受到那麼大的驚嚇,你應該留下來陪她纔是。”

“她已經沒事,都去開門做生意了,我也就回來了。”楊立道:“昨天多謝你了。”

楊立剛纔已經從段林那裏聽說了,薛青昨天除了讓白冰妍帶吳嶽辰律師來幫他外,還打電話找了不少關係,也正因如此,楊立纔沒被公安局扣留。

否則以昨天發生的事情,不但傷了幾十人,更是死了人,楊立做爲當事人,不可能就如此輕易的離開公安局。 “別感激我,我找人幫你,也是因爲你是爲了幫公司要回債才得罪了斧頭幫。”薛青冷笑道:“我們之間的帳還得慢慢算,別以爲我就此放過你了。”

聞言,楊立臉上露出一抹苦笑,道:“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感謝你。”

“感謝我?難道你感謝別人就是這麼一句空話嗎?”薛青冷笑道:“如果你真要感謝我,就去給我將麗景別院的麻煩解決掉,空口白話的感謝我不稀罕。”

“解決麗景別院的麻煩?”楊立愣了一下,沉聲道:“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