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下場的同時,他對藍葉說了那麼一句話:「兄弟,你知道為什麼你的冰系魔法對我並沒有太大的效果嗎?因為我們同為藍氏族人,都是寒冰體質,本身先天性就對冰系有很強的免疫力。不過,你最後的那幾招空間系魔法,確實很強,打的我夠摻的。如果你早點使用,沒準我早就敗下場來了。」 ?經過了短暫的休息后,藍葉又一次的站在了擂台場上。

  • Home
  • Blog
  • 在下場的同時,他對藍葉說了那麼一句話:「兄弟,你知道為什麼你的冰系魔法對我並沒有太大的效果嗎?因為我們同為藍氏族人,都是寒冰體質,本身先天性就對冰系有很強的免疫力。不過,你最後的那幾招空間系魔法,確實很強,打的我夠摻的。如果你早點使用,沒準我早就敗下場來了。」 ?經過了短暫的休息后,藍葉又一次的站在了擂台場上。

這一次,他將面對的是一位叫做木秋的風系魔法師。

「第六場比賽,魔武學院藍葉對魔學院木秋。比賽現在開始。」

木秋,典型的竹竿身材,瘦瘦高高,給人的感覺就好像隨時都會被風刮跑。

再加上他手上的那根同樣瘦瘦長長的法杖,遠遠的望去,就好像是……

兩根竹竿。

看上去他有些緊張,比賽一開始就不停的往身上套各種輔助防禦技能。

一個加一個的風牆,把自己罩的嚴嚴實實。

再外加兩三的風行術,用來增加自己的移動速度。

難道他的導師沒有指導過他嗎?

絕大多數輔助技能,並沒有疊加的效果。

而且如此多的防禦技能,會嚴重的影響移動速度。

再給自己套上風行術加速,這豈不是很矛盾?

藍葉和裁判站在一旁,發愣似的看著木秋的獨自表演。

當然這期間,藍葉並沒有忘記給自己加上一個冰盾。

接下去就完全是木秋的個人表演時間了!

一個又一個的風柱!

一個又一個的旋風!

偶爾還夾雜著幾個中高級魔法小龍捲!

如同暴風雨般的進攻,完全就是拼了命的瘋狂攻擊。

這種戰術還真是少見,哪個魔法師在比賽戰鬥過程中,不是小心翼翼的珍惜著自己的那點魔法元素啊!

沒有魔法的魔法師就和沒有鬥氣的武技師一樣,在擂台上只有被動挨打的份!

當然在你修鍊等級達到四十級之後,就完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

因為達到四星的魔法師,可以隨意吸收空氣中的魔法元素,隨時都可以為自己補充能量。

當然,藍葉可不能傻站在那兒,畢竟風系魔法也不是吃素的,不過這可是一個給他訓練瞬移難得的好機會。

不知過了多久,那哥們才喘著粗氣停了下來,這是他上場后說的第一句話:「兄弟,真佩服你啊。 許你光年晟世 我釋放了那麼多的魔法,居然沒有一個可以碰到你的衣角,換別人估計早就被我打下擂台了。不行了,哥們我真的不行了,裁判老師,我宣布認輸了!」

還沒等藍葉說話,他便一屁股坐在了擂台上,恢復起自己的魔法來。

經過了和藍楷的「生死大戰」后,上一場比賽,藍葉幾乎沒有什麼消耗。

和裁判老師交流了幾句之後,就直接開始了下一場比賽。

這一次,藍葉要對抗的依舊是風系,不過這一次換了個風系武技師。

「第七場比賽,魔武學院藍葉對武學院木夏。」

呵呵,沒想到藍葉也來了個一串三,雖然第一場比賽是江朔源主動放棄的。

「你確實比我想象中強大。」

木夏望著他平靜地說,「通過上一場你和我親弟弟的比賽中,我發現你對魔法的控制力確實很精準。不過,我自問比木秋略勝一籌,所以我想看看,那個讓他佩服的人,是否也能讓我產生有同樣的感受。」

原來他們是親兄弟,難怪都是相同的竹竿身材,相同的黃綠色頭髮。

就是不知道木夏的兵器是什麼……

很快,答案揭曉了,木夏掏出的是一把藍色的窄劍,同樣的……

兩根竹竿。

「雖然知道你不用兵器,但是這場比賽,我必須獲勝。所以,很抱歉。」

話還沒說完,他便直接飛身而上。

在沉藍部落,有著「楊槍」、「藍刀」和「木劍」三大兵器之王的稱號。

其中「楊槍」就是楊系槍法了!

它的主要特點就是攻防最為平衡,在戰鬥的過程中,可攻可防,可以隨意切換。

藍系刀法簡稱「藍刀」。

則主要側重於攻擊,猛烈的攻擊,義無反顧的攻擊。

雖然小時候藍圖博,也同樣讓自己的兒子藍葉,學習了不少刀法的技巧。

不過自從選擇了魔武雙修之後,藍葉還是喜歡赤手空拳的進行比拼,很輕鬆、很隨意啊。

而「木劍」木系劍法!

則主要體現在其施展的靈活,變化多端,滴水不沾,令人防不甚防。

果然一上場,他便使出了渾身的解數,一套劍法,一氣呵成。

真不愧是倆親兄弟,雖然一個魔法一個武技,但是同樣的拚命戰術、同樣的火力全開。

不過這一次藍葉就沒有剛才那麼輕鬆自在了,對於木夏那帶有木風鬥氣的藍色窄劍,木風內功在整個聯盟也是小有名氣,甚至可以和藍氏的寒冰內功相提並論,藍葉可不敢直接拿自己的拳頭去應付,只能掏出了隨身攜帶了短刀,憑著記憶和他練著家傳刀法,偶爾再發個了冰箭次元斬,干擾干擾他。

又是一場硬戰,也確實如此,在整個部落近六百名武技師新生中選出的那麼五人,怎麼可能會是弱者呢?

再加上目前的情勢,武學院已經被下場了三名選手,再不奮起直追,眼看下一輪比賽就要直接淘汰出局,排名卧底墊底了。

看著木夏那拚命的架勢,一心想要贏取比賽,為自己學院拿到一個積分。

藍葉不僅有些慶幸,幸好自己是魔武雙修,還可以時不時的瞬移加盾,躲避一下他那犀利的攻擊,如果和他單純的武技刀法比拼,恐怕藍葉早就失敗退場了。

很快就到了午飯時間了,學校食堂已經把熱氣騰騰的飯菜送到擂台場了,不過現在大家都在緊張的關注著比賽,誰都沒有心情停下來吃飯。

說句實在話,其實藍葉也很餓了……

真想早點結束比賽啊,再這樣下去他遲早會失敗下場的。

雖然依舊在和木夏對著招,不過藍葉心裡一直在琢磨著制勝的法寶。

風系最大的優勢就是速度,而劍法講究的也是速度,木夏正式依靠這兩大法寶,才把比賽拖到這種僵持狀態。

如果自己能截斷他的退路呢?

土克風!

雖然藍葉不是土系,但至少也可以模仿出那種效果吧?

寒冰牢獄?!

這個技能好是好,但是木夏如此靈活的身形,根本沒有辦法把他困在裡面!

空間封鎖?!

這個技能雖然威力很大,但最大的缺陷就是範圍太小,只有在直徑四五米的空間內有效,只要趁魔法生效前躍出這個空間,就不會再有效果了。

剛才對抗藍楷時,藍葉就是利用它的出乎意料,才做到一招制勝!

現在只有使用冰霜新星了,對待敏捷型選手,唯一的作戰方式就是降低他的移動速度。

於是,藍葉一口氣放了三四個冰霜新星。

當然,這並不是為了重跌效果,四個冰霜新星的範圍足以蓋過了這個擂台。

嘿嘿,小子,就算你速度快躲得過,總不能跑到擂台之外吧?

雖然消耗了不少魔法,但效果也是很明顯的,很快木夏的速度大大降低。

從原本的逼得藍葉連連退卻,到現在只能在他身後艱難的移動腳步了。

要知道,以藍葉現在魔法控制,冰霜新星可以足足維持一個時辰。

每個人都有弱點,真正的強者並不是攻無不克,而是可以及時發現對方的缺陷,以己之長攻敵之短,才是擂台上獲得長勝的必備武器。

最終,木夏也不得不認輸棄權了,又是一場來之不易的勝利啊。

裁判宣布藍葉獲勝后,忙著招呼大家吃飯休息。

藍葉也來到了學院的休息室里,和同伴們打了個招呼,邊坐下吃了飯,趕緊抓緊時間恢復體力,因為下一場,他將要面對的是魔學院的真正王牌——赤宵! ?藍葉和赤宵,其實在初級魔武學院時就早已認識。

不過今天,才是他們倆的第一次對戰。

也是今天,藍葉第一次知道,原來赤宵和洛水相似,都是極致魔法師。

唯一不同的是洛水是極致水系魔法師,而赤宵她則是極致土系魔法師。

難怪她的修鍊速度那麼快,和藍葉一樣也是三年就從初級魔武學院中畢業了。

不過,還真的很難想像,把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和純防禦的土系相提並論。

正當藍葉胡思亂想時,下午的比賽開始了。

胡月給他了個加油的手勢,令藍葉鬥志昂揚。

「第八場比賽,魔武學院藍葉對魔學院赤宵。」

看來赤宵在魔學院還真是極度受歡迎,當裁判老師一報出她的名字,大半個擂台場都沸騰了,每個魔學院的男生們都在高聲的喊著她的名字。

而魔武學院呢?

專寵我一人好不好 所有學員、比賽選手都加在一起也不過十三個人,藍葉有些無聊的看些觀眾席那一小撮,拚命為他吶喊助威的兄弟姐妹們。

「比賽現在開始。」

裁判員一聲令下,赤宵掏出了小巧的暗黃色法杖,看不出是用什麼材料製作的,只見到法杖頭部雕刻著一條吐著信子的黑曼蛇。

宋朝敗家子 「藍葉,好久不見了哦。」

她笑著跟藍葉打了個招呼,同時往身上加了個土盾。

要知道土系魔法大多是以防禦為主的,而極其少數的攻擊技能,也全都是群攻系列的,不但需要消耗大量的魔法,而且攻擊很分散,並不會有什麼致命的傷害。

在這場比賽里,只要藍葉可以及時躲避她的攻擊,想要贏得比賽或許並不困難。

不過,這次藍葉卻完全失算了,因為他偏偏算漏了一點,赤宵她可是極致土系啊!

因為還沒有和土系魔法師作戰的經驗,一開始藍葉便先發了三枚冰錐,想要去試驗一下土盾的結實程度。

「這樣做是沒有效果的。」

赤宵歪著頭看著藍葉,「看在咱們是初級魔武學院的校友,咱們就來打個賭吧?如果你能破掉我最強的防禦,這場比賽就算我輸如何?」

「不會吧,居然敢小看我?」

藍葉眉頭一皺,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雖說土系擅長防禦,冰系擅長攻擊,我就不信我的冰系就破不了你的土系。」

見藍葉點頭答應了,赤宵便笑著往自己身上釋放了層土牆,接著又在四周放了幾個遲緩術,估計是為了防止他的近程攻擊吧。

好傢夥,藍葉粗粗一看,那土牆的厚度至少是強力冰柩的三倍!

要知道普通的冰柩,就可以輕鬆擋住大型冰錐的攻擊~

而這個土牆呢?

藍葉應該用怎樣的技能來對付它呢?

在思考問題的同時,藍葉手中的技能卻絲毫沒有停頓,寒冰之雨,一串串的大型冰錐,如同雨點般的打在了土牆上,卻根本沒有給她造成一絲的麻煩。

冰系魔法講究的是以點破面,一兩次打擊傷害不到你,不相信在同一個地方同時攻擊上百上千次,你依然能夠挺得過來?

而且土系火系本是一家,既然冰系可以剋制火系,自然對土系也有一定的剋制作用。

想著,藍葉在釋放寒冰之雨的同時,又開始了大範圍的施放起冰霜新星來。

這次並不是為了降低赤宵的移動速度,藍葉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降溫。

沒錯,在低溫下,土壤的韌性會降低,土牆的防禦能力也就會有很大的影響。

果然,在他一次又一次鍥而不捨的攻擊下,原本牢不可破的土牆漸漸出現了裂縫。

藍葉最後一個冰矛,將其打的四分五散。

「你失敗了。」

藍葉平靜的看著她。

「是嗎?」

她看起來並沒有太大的意外,「我剛才說的是我的最強防禦,其實無論土系還是冰系,對於魔法技能而言,最好的防禦就是攻擊,剛才的不算,現在我釋放的才是我的最強防禦!凍土啊,岩石啊,無盡的大地,挺起你的胸膛,將世界切斷,將我們的敵人封鎖——大地禁令。」

當她念完咒語時,整個擂台沸騰了,大片大片的石塊從地下躍出,一條條的粗壯土根從地面伸出,將藍葉的雙腳纏的嚴嚴實實。

很快,他就便被一個巨大的石堡困在了裡面。

「如果你可以成功的從石堡內出來,我便認輸。」

赤宵的聲音從岩石縫中斷斷續續的傳了進來,想必施展了這個超越十級的中級魔法,她也很累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