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家家都聽完是文青的這一席話之後,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不知道這個時候該怎麼樣去安慰他,可能這個時候再多的語言都顯得是多餘的,因為那個時候的傷痛已經過去了,如果此刻再說那麼多安慰他的話好像已經為時過晚了,其實每一個人都應該向前看,而不是向後看向後看的人一直回一種過去一直活在過去,好像以後的日子都是。再慢慢地回憶過去,好像所有的歲月都是用來回憶過去用的其實不然,人所有的日子都是用來向錢看的,並不是回憶過去的,其實當一個人能夠將自己的悲傷全部的講給別人聽的時候可能。就已經代表他將這份悲傷已經全部都放下了,他能夠輕鬆自然的很平淡地講出這個故事證明他已經把自己的這段故事當做是自己人生的一個經歷當作是自己曾經經歷的一個故事可以像講故事一般平靜的師傅出來,而不是像在剛經歷的時候歇斯底里般的去嘶吼出來。

  • Home
  • Blog
  • 在家家都聽完是文青的這一席話之後,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不知道這個時候該怎麼樣去安慰他,可能這個時候再多的語言都顯得是多餘的,因為那個時候的傷痛已經過去了,如果此刻再說那麼多安慰他的話好像已經為時過晚了,其實每一個人都應該向前看,而不是向後看向後看的人一直回一種過去一直活在過去,好像以後的日子都是。再慢慢地回憶過去,好像所有的歲月都是用來回憶過去用的其實不然,人所有的日子都是用來向錢看的,並不是回憶過去的,其實當一個人能夠將自己的悲傷全部的講給別人聽的時候可能。就已經代表他將這份悲傷已經全部都放下了,他能夠輕鬆自然的很平淡地講出這個故事證明他已經把自己的這段故事當做是自己人生的一個經歷當作是自己曾經經歷的一個故事可以像講故事一般平靜的師傅出來,而不是像在剛經歷的時候歇斯底里般的去嘶吼出來。

既然語言是多餘的,那麼所有的一切都將藏在眼前的這一杯酒水裡面。

簡一一和錢寶寶一向就是最活躍氣氛的,而此時的氣氛好可以說是已經冰到了極點。每個人都在聽著這麼沉重的故事。氣氛好像全部壓抑起來了,這個時候她們又跳出來了。

「哎呀,咱們都相距這麼長時間了,說了這麼多,你們到到底是餓不餓呀,我給你們做飯啊,我們雖然是一個客棧,但是你要相信我們的飯菜也是很好吃,此時此刻你們就盡情的點吧,什麼要求都能夠滿足你們。」錢寶寶在這裡說著自己一定要盡到這個地主之宜,雖然自己也不是本地人,但是在這間客棧裡面,在自己的地盤上,他想讓自己的朋友們都吃的開心玩的快樂。

「青青咱們吃火鍋好不好啊,記得你最愛吃的就是火鍋了。想想咱們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在一起吃過火鍋了,沒有什麼事情是一頓火鍋解決不了的,那如果有的話,那就需要兩頓火鍋了。」簡一一的一番話又把大家惹笑了。

「可以啊,送給我沒有意見啊,我覺得火鍋。吃起來才夠勁,但是一定要夠辣。你們還有什麼別的想吃的嗎。」施文青知道大家在聽完自己的這一段話之後這麼說都是在照顧著自己,其實有的話就是這樣子,不用說出來大家心裡都已經明白了,這就是已經長時間的在心裡足夠的默契了。

「沒有什麼要求,但是我有一個要求就是酒能不能給咱管夠啊。」這個時候的人,夏天也好像變得瘋狂了起來,居然想要酒管夠。

「咱們愛學習的乖乖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狂野,竟然提出的要求竟然需要酒管夠,那我一定會滿足你的這個要求的,酒你放心,一定給你管夠把你喝倒,讓你睡三天三夜都沒有問題。」

錢寶寶的這一番話讓大家鬨笑一場好像之前的那些憂鬱的氣氛已經全部消散不見了。 是投誠,還是被趕去下界。這是一個選擇!

武元界是他們賴以生存的世界。下界縱然領土寬闊,可是靈氣稀薄。他們待下去,不僅會被壓抑實力。長期下來,導致修為倒退,甚至走火入魔。

四方盟中,早就投靠魔族的北方盟情況就好多了。他們可以回到自己的故土,跟以前一樣生活。除了上面多了個老大。

其他三盟不甘心。他們蝸居在下界,時不時和魔族爆發一場戰爭。還有人去寫信祈求最後的幾位至尊,還有武元學院出手抵禦魔族。

然而他們不知。至尊中只剩下劍尊和元尊。

劍尊在這一戰役中重傷。陣法成功,將天道驅逐出去后。就閉關療傷去了。剩下元尊,默默的丟掉所有大權,當個不管事的閑人。

廢話!這能管嗎?

魔帝,鳳尊,琴尊,還有那個不知道從哪兒跑來的巔峰強者鳳主。都是墨九卿跟月千歡那邊的。他一個人摻和啥?

保命要緊。至於武元界,那可不是他打算管的。他也沒那個野心。

於是在僵持了一年後,三方盟在無數個大大小小的戰役中,人數銳減,實力驟降。再也發動不了戰爭后,不得不投誠了。

至此。從世界融合,大戰爆發。再到戰事平定,世界恢復和平。總共花了三年時間!

翻閱武元界過去的歷史。三年的戰爭幾乎是從未有過的!

按照他們往常的想法,好歹也要打上個幾十年!上百年,甚至千年。但結果,短短三年就結束了。

這完全要歸功於武元界最後的強者,都站在一個陣營。根本沒法打。

武元界和其他四個世界融合。自此不再用武元界,魔冥界,妖界等來稱呼。而是齊齊改名為域。武元域在最中心,魔冥域,妖域,朱雀域,滄淵域圍繞在四周。

在月千歡,墨九卿和鳳尊他們的聯手規劃下。

各個域之間和以前一樣照常生活。唯二的區別,一是世界間彼此近距離融合。一步某某域,一步又到了另一個域中。二是,人數的銳減。

妖界,朱雀,滄淵。活下來的人,月千歡的域中就佔據了十分之七。而一年後,能接納靈壓的人數才不過二十萬。

就連武元界,人數也比三年前。劇烈銳減了三分之二!

這是萬年來,最大的一場戰役。雖然結束的快,但卻是最慘烈的。但在天地法則之下,世界很快會恢復生機與繁榮。

武元學院中。

月千歡,月瀾星,雲夜,鳳主,花元冬齊聚一起。

在他們手中,各自有一塊碎片。這是鑰匙!

合在一起,就是能掌控五域的鑰匙。鳳主的那個陣法,不僅是將天道驅逐出去。還是剝奪了天道對如今五域的掌控權。尤其當他們五人拿到世界本源鑰匙后,天道再也別想掌控這個世界。除非他們五人都死了。

月瀾星環手抱胸,「這下五域就是咱們的大本營了!」

「這會是我們與天道斗的後備軍。」月千歡勾唇,「現在,我們可以放心去聖界了。」

「現在去?和平才剛剛來,不狂歡一場嗎?」 一個人的一生沒有過完的時候,那他這一輩子這個篇章就一直在書寫著每一個人都在不停地書寫著生命不止。故事永遠不會停止,你過的每一天,你過的每一個小時,每一分鐘每一秒都是你,人生最精彩的部分,可能你在自己度過那個時候的那一刻,你並沒有覺得那一刻有多麼的美妙,但是當你仔細認真的回想起來,你這一生是如何度過的時候你可能會因為生命中的某一科兒開懷大笑,你也可能會為生命中某一刻所做的決定而懊惱不已,其實當人生到了回憶的階段,能夠回憶起來的,大概都是美好的故事了,因為那些相同的故事在自己發生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經不願再提起了竟然讓自己那麼痛苦,為什麼還要記在心裡,人生就是記憶,那些美好的故事記那些讓自己成長的故事,記憶那些帶給自己開心的故事。

在酒桌上的每一個人好像每一刻,每一個畫面,他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就像他們初次相遇在大學的校園裡,好像大家都還是那個青澀的年歲里。好像每個人都沒有變化,但是你仔細的去觀察的話又都有變化,他們的臉上不再是青澀的模樣,他們的臉上也被打傷了時光的烙印。他們的處事風格,說話方式也隨著生活在一點點的改變。都已經不再是曾經那個幹事情很魯莽的初入大學的小丫頭了,好像每一個人都在成長。

「夏天你能不能給我們說說,你說你這個你們,那個誰。陳宇不是去北京找你了嗎,這啥時候去找你啊,你們倆現在怎麼樣了,發展什麼,什麼情況了,有沒有重新和好在一起啊,準備什麼時候請我們吃喜糖啊。」知道陳宇去找任夏天的人只有簡一一,其實大家在各自分開之後知道的都是任夏天和陳宇分手了,但是她們都不知道的事成語準備再次去找任夏天想要和她重新在一起了,當時分開的時候大家都還在大學的校園裡,好像每一個人對每一段感情的事情都會非常的傷心都會惋惜不已,但是,在此時此刻聽到自己的好朋友又能夠重拾幸福,又能夠和自己心裡想的那個人在一起,她們的心裡也都是高興的。

「什麼陳宇去找你了,夏天你說這麼大的事情,你為什麼不跟我說,你為什麼不跟大家說你是不是準備悄悄的。你們就在一起不準備給我們發喜糖啦。」錢寶寶心裡想得這麼大的事情竟然不告訴我光屁股長大的我。

「這個事情說起來還是你這裡做的,沒人了,你還記得上次我來麗江的時候嗎,不是合成與相遇了嗎,我們兩個人還在你這裡住了一段時間不是嗎,就是那一次,他在你這裡說的他要去找我。那個時候我也不確定他到底說的是不是真的會不會去找我。我以為你知道呢,再說我不確定的事情,我要怎麼告訴大家呢,所以我也就什麼都沒有說,等到事情有結果了再說吧,我知道現在沒有說的原因就是還是沒有結果,因為我也不知道我在糾結什麼。反正我們兩個人就是還沒有在一起。」剛才聽的那心裡總是覺得兩個人中間好像是一直隔著一層膜,卻怎麼也捅不開。

「那你們發展到什麼地步了呀。」這個時候的。唐曉凡突然說了一句話。然後大家又都是一臉吃瓜相。

他說還是和過去一樣不是那麼的愛說話,但是她的每一句話說出來又得很在要點上,就像此時此刻他說出來的這一句話就是大家都很想問的一句話,也是大家最關心的一句話。

「我們兩個人現在啊,現在我也不知道是一個什麼狀態。他就在我對面,每天我們下班的時候會遇到相互打個招呼,上班的時候又很想回到相互打個招呼,要說有變化的話,他偶爾有的時候會在網上給我去買宵夜去買餃子,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現在我已經不喜歡吃餃子了,他也沒有問過我就是那麼一直送著,只要他送我就收著唄。其實說實話我心裡是有一點點失望的他除了每天有的時候晚上送一點夜宵,我們兩個人日常的打招呼之外,他就沒有任何多餘的話來跟我說,就算在手機上也不怎麼聯繫我,我。有的時候都搞不清楚,他讓我等他來北京到底有什麼意義,他也不說和好的話,難道他在等我主動去跟他說好好的話嗎?」其實說到底內心還是一個小女生的矜持在作祟。

「夏天你傻不傻呀,他不主動,你可以主動啊。」簡一一旁邊不滿的說道,真是榆木腦袋不開竅。

「但是我不想啊,我不想我主動開口啊,我想我們在一起睡,他主動提出來的,並不是我主動提出來的,如果我主動提出來,就像我上趕著似的。」任夏天厥著嘴說道。

「你還看出來了,你還是個矜持的小女生,真不知道你還在堅持什麼,我覺得兩個人只要那心裡有對方,只要心裡還是愛著對方的,尤其是像你們兩個人曾經那麼好那麼深厚的感情,你們真的就是在乎是說誰先對誰說出那句在一起嗎。誰先說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對於曾經大膽追愛的簡一一來說是真的不能理解這種小女生內心的矜持。

「布藝其實你不懂我覺得吧,夏天是有他堅持的道理的,就像你曾經去努力的追逝者的時候,你也是有你的道理的,你們兩個人的愛情觀不一樣。所以以我悶兩個人去追尋自己愛情的方式也就不一樣,夏天就可能是希望那個女生先開口,但是自己的內心裡是滿滿的是他是沒有錯的。但是他就是希望那個男生先開口。其實我覺得夏天這麼做也是很多女生都會這麼做的,畢竟像你這麼勇敢的女孩子也沒有多少。你也不能要求每一個人都像你這麼勇敢地為自己的愛情努力的付出,其實他們都是在內心裡自己在害怕他們在害怕自己說出那句在一起自己首先說出我愛你之後他們所說的那個內心的壓力受到來自於外界不知道的人的那種眼光的鄙視,也可以說是一種需要安全感的訴求,女生總希望被男生保護不是嗎。」

重生暴力千金 唐曉凡這段話總結好像是說出了大多數女生的心聲,其實大多數的女生都是想要那個男生先前進一步,她們也不會先邁出那一步,因為她們最怕的就是自己的那一步,踏空了。 狂歡怎麼能沒有?鳳主和琴尊聚攏在一起,搞了一場整個五域都參加的狂歡宴會。

沒有人提出阻止。他們都需要這一場狂歡,來好好放鬆他們的精神。用墨九卿的話說,這位為他們離開武元界的送別會。

五域成為他們的掌中之物。這會是和平,安全的地方。他們也可以留下來過和平快樂的生活,但別忘了。天道這把利劍還懸挂在他們頭上,時刻趁他們不注意,就會落下來。

一山川,一河流,一龍道。三樣東西齊聚,他們也是時候去見月江離。

大戰結束了?

不。真正屬於他們的戰爭,才剛剛開始……

墨九卿一手牽著月千歡,一手牽著霽華出去赴宴。花元冬跟洛神她們在一起玩鬧。琴尊鳳尊一起飲酒論道。放眼看去,所有人都成群結隊。

月瀾星躊躇著走到雲夜身邊站定。雲夜性子冷清,如一塊冰山。他坐在這兒,好像和整個宴會都融合不進去。

見月瀾星走來。雲夜冷冰冰斜睨他一眼,「你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

「啊,是的!」月瀾星摸了摸鼻子。

向來霸道嗜殺,冷血殘忍的月瀾星。在這個時候躊躇膽怯的,像是變成了另一個人一樣。引來雲夜詫異的多看了他兩眼。而這兩眼,更讓月瀾星緊張了。

雲夜開口:「你病了?」

「……雲夜你怎麼會覺得我病了?我可是武尊。武尊能生什麼病?」

「臉紅,身體發燙,心跳加速。你看起來快死了。」

月瀾星:「……」

宴會另一邊,月千歡口中美酒噴了墨九卿一身。不等墨九卿反應,月千歡笑倒在他懷中。

抓著墨九卿衣領,月千歡起身湊在他耳邊低語。聞言,墨九卿也忍俊不禁笑出聲。

畢竟是自己哥哥的糗事,月千歡可不想說出來讓所有人都知道。不過偷偷關注著那邊的琴尊他們,是瞞不了了。

他們都聽到了雲夜的話。可以腦補到月瀾星的表情,一時都同情不已。

而月瀾星好像知道他們的對話在被一群人偷聽。嘴角抽了抽,他伸手抓住雲夜手腕,「我們出去說!這裡太多人了,吵死了。」

雲夜眉頭微微皺了皺眉。

人多嗎?明明這裡沒有人啊。但月瀾星拖著他,不給他反駁的機會就把他帶出去了。

見此,月千歡聳聳肩。「看來我們是不能偷看了。」

「歡歡想看,我們可以跟上去。」

「還是別了。我哥慫了那麼多年,要是我們跟上去。恐怕他是開不了口的。」月千歡舉杯遙遙敬師尊和琴尊一杯。她壓低嗓音,嘆息道:「希望他們兩能好好談一談。」

「歡歡想他們在一起,還是?」

「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不管怎麼選,我都祝福他們。」月瀾星和雲夜,可是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一個是哥哥,一個是義兄!月千歡只祝福他們得到幸福。

而遠離所有人後。月瀾星將雲夜拉到一座僻靜無人的宮殿,深呼吸幾次,終於將他埋藏在心底的話全部說出口。

沉默,籠罩了兩人。 每個人在自己特定的一段時間裡都會經歷自己在那一段時間裡所要經歷的一些故事。自己以後看得時候就是自己那一段時間的記憶,每一個人在自己的一生當中都會擁有不同時段的記憶,而這些記憶拼湊起來就是自己完整的一生。

是文青和人夏天都說了他們這三年當中的生活可能兩個人的生活總是是不一樣,但是,都是他們人生的酸甜苦辣。做上做的五個姑娘就像是生活的百味。酸甜苦辣咸好像都有了,但是每一個人都不能用一個字去概括,因為每一個人的一生里都充滿著各種各樣的味道。

唐曉凡一直是五個人里最。不愛說話的,其實她雖然不愛說話,但是在這五個人的小團體里。他的地位也是在每一個人心中。不會被動搖的,雖然它在大家都在談論各種八卦娛樂的時候,她不會放聲。但是每個人的內心裡好像只有他在周圍好像有一種安全感,從他身上就能給人散發出一種安全感來,所以大家在心裡對凡哥的愛也是滿滿當當的。

大家好像在餐桌上都已經忘記了這些年時間帶給自己的痛苦帶給自己的那些不如意,好像只要和這一幫人在一起,每一個人都像是穿越了瞬間穿越到自己最快樂的那個時間裡,好像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只有笑容了。

這個時候唐曉凡的開口了「吃著這頓飯你們有沒有想起我們曾經那個時候啊,大家剛剛在一起的時候好像彼此之間都不是很熟悉,但是我們就因為一頓飯的功夫好像都已經了解了彼此。而在年後的今天,我們又因為移動火鍋來著,這個飯桌上忘記了時間帶給咱們的傷痛。其實說實話啊,在你們的臉上,我真的是看不見時間帶給你們的那些蒼老,我只能夠慢慢地從你們的行為當中,從你們的語言當中體會到你們好像曾經經歷過的那些。時間和歲月。其實我覺得這三年來可能每一個人都經歷過時間和歲月的摧殘,只是大家都是在臉上一笑而過的帶過了。」

唐曉凡換了一口氣,接著又說「你們知道嗎,其實聽到你們兩個人在說你們的經歷的時候,我在心裡一直感嘆著我是多麼的幸運啊,好像在這三年裡我的生活就是平平穩穩地度過了,可能是上天看我曾經在之前的那些歲月里過得太痛苦吧,好像在這接下來的幾年裡,就讓我平穩的度過了。他沒有再過多的給我做什麼,生活的難題,也沒有讓我的感情變得坎坷。生活有太多的苦可能就會忘記曾經的甜,但是一直在痛苦當中的話,好像經歷一點點的甜就會覺得得到了全世界,我的狀態大概就是這樣吧,可能曾經的生活裡面只有痛苦,一直在痛苦裡面浸泡著,所以我不知道幸福的日子是什麼樣的,慢慢的好像自己的命運變得平淡了,好像生活開始慢慢的沉澱下來了。才開始體會到,原來這就是平穩的生活,這就是幸福的生活。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吧,在這三年裡,我們兩個人的感情發展平穩。可能你們很快就要喝到我的喜酒了,吃到我的喜糖了,你們開心嗎?」

「怎麼你既然都已經快要結婚了,難道我們當中竟然是你先步入已婚婦女這個行列的。你知道麻煩咯,從看你的第一眼開始我就覺得這個女生好酷啊,我從來沒想過說你會比我們都先一步的步入婚姻這個行列。看來。這個所有的事情都是說不準的呀。」施文青在旁邊說道,其實就。張小凡在剛開學的那個打吧。好像每一個人都會以為。他就是這麼一個酷酷的女孩子好像所有人都不能把她的形象和家庭主婦這個職業相互連接起來。

「不不不,你說錯了,這一點我必須要糾正呢,我們當中最先步入已婚婦女的那可不是我你知道嗎,咱們在上大學的時候,人家都已經當媽了,所以說最先步入婚姻的不是我應該是咱們的意義呀,人家現在是孩子也有了家庭也有了老公也有了事業也有了。簡直就是一個人生贏家呀,所以他現在應該是一個非常標準的家庭主婦,而我不是。」唐曉凡指著旁邊坐著大口大口吃東西的簡一一說。

「哎呀,煩,哥你怎麼這樣啊,明明是你在講你的故事怎麼又把戰火燃燒在我的身上呀,好討厭啊。其實我告訴你當一個家庭主婦是有多麼的爽,有人掙錢給你花。什麼都不用干,整天坐在沙發上,只會曉得把你D遙控器幫你端茶倒水,只會大的幫你做飯幫你去逛商場的時候,提購物袋真的是生活不能再爽了。」簡一感覺到唐小凡是在排斥家庭主婦這四個字,它一定要把家庭主婦。這個行業里最好的福利說出來讓他了解到,讓他有一點點的心動,趁早的加入這個行列里。

「一一我現在嚴重的懷疑,你在剝削童工。我覺得相思雨好睏,哪攤上你這麼個嗎,他還那麼小,你給他發工資嗎,整天讓她給你端茶倒水的。」錢寶寶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他就是不。我會把那個好處理出來說就會看到她那個特別的點,讓小朋友端茶倒水,這一點她是抓住了。

「切,我是那樣人嗎,我不就是打個比方嗎,你到底胡不胡啊,我是把這個家庭主婦的好處列出來引誘咱們的凡哥儘早的加入咱們這個行業你幹嘛拆我的台。」簡一一噘著嘴說道。

「你可別跟我咱們哈,誰跟你咱們呀,我現在還是未婚少女。」錢寶寶搖著頭得意的說道。

「那我也是未婚少女反正我又沒有舉行婚禮。」簡一一不服輸的說。

「那我可是記得有些人已經領過結婚證了哈,在法律意義上來講,已經可不是未婚少女了,只能是已婚婦女。」任夏天在旁邊聲音慢悠悠地傳過來。

「你們都幹嘛呀,已婚婦女其實挺好的,放心,你們終究會加入這個大家庭的,到時候有什麼不懂的問題,就來討教我這個前輩哈。」

都是這樣子啊,在飯桌上大家都充滿了歡聲笑語。

縱使生活給了你苦難,但是不要忘記微笑。 月瀾星深呼吸一口氣,手中拳頭握緊又鬆開,又握緊。

他小心翼翼看著雲夜,「雲夜,你說呢?」

「你在等我的回答?」

「當,當然!」月瀾星瞪大眼。他不等雲夜回答,那他說出來幹什麼。

他努力的想從雲夜身上看出點反應來。但是他最終失望了。雲夜永遠是那樣的表情,冷冰冰的像快冰山一樣沒有任何情緒。唯一有情緒時,也是面對月千歡的事情。

月瀾星有些懊惱。雲夜更喜歡月千歡不是嗎?

從朱雀起,他就察覺了。哪怕那時候他還是墨家的傀儡,沒有多少的自我感情。但是他能察覺到,雲夜對月千歡的不同。

月瀾星想,要不是墨九卿先他出現。恐怕雲夜不會放棄,他會繼續追求月千歡,而不是當結拜的義兄。

見雲夜沉默,月瀾星忍不住急切開口:「雲夜,我是認真的。我月瀾星絕不會拿這件事來和你開玩笑!」

「從月家傳承之地開始。咱們並肩同行,一起浴血奮戰。你還記得嗎?我覺得這樣很好,就像我們一直來的默契一樣。我們可以把它升華一下!」

月瀾星在心底偷偷說,升華成感情!

雲夜冷冷看著月瀾星,他終於開口:「現在這樣不好嗎?」

他這是拒絕了嗎?

月瀾星心口一痛。他握緊拳頭,目光迫切。「不一樣的。雲夜我喜歡你!我想像小歡那樣,我們在一起。」

「有什麼區別?」

雲夜眸光冷冷閃爍。有區別嗎?他們不也是一起並肩作戰,一直在一起嗎?

月瀾星聽著他的回答,再看著雲夜的反應。一時有些無助了。張張嘴,月瀾星嘆氣。「不一樣的。」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小心翼翼的,握住雲夜。「你有什麼感覺嗎?」

「……」雲夜現在看月瀾星的表情,宛如再看一個智障。

就該月瀾星不知道該說什麼,來挽救他搞得一塌糊塗的局面時。雲夜冷冷開口:「我知道你喜歡我。是感情上的喜歡。」

「!」月瀾星眼睛都亮了。

雲夜接著說:「我修的無情劍。不會喜歡上任何人。更沒有愛。」

「但是你可以試著喜歡我啊!我比你強大,我可以保護你!」

雲夜:「……」

月瀾星還不知道他自己愚蠢的捅了馬蜂窩。現在他看著雲夜甩掉他的手,拔劍霜雪森冷冷戾的指著他。月瀾星懵逼了。

他傻愣在原地。哪怕霜雪鋒利的劍刃就抵在他喉嚨上。

月瀾星:「雲夜?」

「比我強大?呵,拔劍吧。」

「等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沒有嫌棄看不起你的修為。我是想保護你!」

「我不需要保護。」雲夜臉色更難看了。

月瀾星終於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都說了什麼。雲夜一心撲在劍道上,無情無欲。現在他竟敢「質疑」雲夜的劍。雖然他不是這個意思!

還想解釋,但云夜已經拔劍殺過來了。月瀾星欲哭無淚。

於是宴會上歡樂的眾人,很快見到了雲夜追殺月瀾星的一幕。月千歡再次噴了,並目瞪口呆。「我哥都做了什麼?」 月瀾星做了什麼。沒有人知道!因為看著他最後落寞可憐的坐在雲夜門口,那可憐巴巴的樣子。他們實在問不出口。

再看雲夜。除了月千歡和霽華能接近他以外,任何人都得不到雲夜一個眼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