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最後做直播的那幾天,沈傾每天夢裡出現的人,便和封炎長著同一張臉。

  • Home
  • Blog
  • 在最後做直播的那幾天,沈傾每天夢裡出現的人,便和封炎長著同一張臉。

在遇到封炎的時候,沈傾覺得這應該就是宿命了。

後來時間長了,也就真心的喜歡了。

也許,這就變成了愛情吧。

「今兒我開心,所以就當作看不到你要討好涼夢,我還會幫你!」

沈傾俏皮一笑。

「你怎麼幫我?變成男人勾引涼夢啊?」

沈傾白了封炎一眼,「我沈傾是那麼淺薄之人嗎?」

「我看像。」

沈傾頓時瞪著封炎。

「好吧,你說的對!」沈傾咬牙切齒。

「不過這裡的人似乎都愛附庸風雅啊,比這種事,他們肯定比不過我,所以啊,封炎你這個小子,今天是要撞大運了!我一定讓你今日成名!」

沈傾很是大氣的拍了拍胸脯。

御蝶傾城 那些達官顯貴們,此時正在火焰樓中交流感情。

那些富二代官二代們,卻是在明月樓里,品茶吟詩作畫,附庸風雅。

沈傾和封炎,溜到了明月樓。

「各位各位,我們今天玩點不一樣的,勝出的人可以送給涼夢小姐,一件禮物。」

「好啊,就聽白衣公子的。」

「承蒙各位看的起,那這次就由本公子來制定策略了。」

「比賽要分三輪,在吟詩上我們必須要讓在場所有人都臣服,才能算作通過。」

「第一關比賽,為涼夢小姐的美貌,作詩一首。」

「地府有佳人,容華若桃李/。」

「不錯不錯,這詩句絕啊!涼夢小姐簡直比桃李還要艷麗三分啊。」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弗蘭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

「這這這,實在是難以形容的絕妙啊!」

所有人看向脫口而出這首詩的人,怎麼是名陌生人。

「你是什麼人?」

頓時有人站了起來。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封炎沒有說話,按照沈傾所說的詞句,繼續念著。

「你到底是什麼人!李公子在問你話,你為什麼不回答?」

沈傾卻是上前一步,「今日是涼夢小姐的生日宴會,不對嗎?」

「自然是是正確的。」

「那何時輪到你們在這裡發號施令了?涼夢小姐好像都沒有說話吧,你們就把自己當成主人了?」

「你!」這人突然間覺得說的似乎在理……

「你們面生,到底是什麼人,地府的我們大伙兒可都是見過的……」

「有誰規定,不在你們圈子內,就不能給涼夢小姐賀禮嗎?」

潛水鳥與蝴蝶 「強詞奪理,。」

「好了,別吵了。「

似乎是主人發話了。

沈傾看向說話的人,是一名年芳二八的女子,容貌清秀,穿著卻甚是奢華。

表情也有些倨傲,似乎看著面前這些人,為她爭風吃醋,是很得意的事情。

一眼,沈傾便覺得自己討厭這個涼夢。

「既然是為我生日而來,自然就是我的客人了,兩位請坐吧。」

涼夢還是大方的說道。

「不知道兩位從哪裡來?可曾帶了什麼賀禮?」

又有人跑了出來,看著封炎和沈傾。

「為了涼夢小姐的生日宴,家兄和小女子各位涼夢小姐寫了一首詩,家兄的各位已經見識過了,這次就讓小女子獻醜吧。 冷血總裁的棄婦 只是小女子看到涼夢小姐的容貌之後,之前寫好的詩突然都忘了,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幅畫面來。」

沈傾說罷,站在了中間。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妍姿巧笑,和媚心腸。知音識曲,善為樂方。哀弦微妙,清氣含芳。流鄭激楚,度宮中商。感心動耳,綺麗難忘。離鳥夕宿,在彼中洲。延頸鼓翼,悲鳴相求。眷然顧之,使我心愁。嗟爾昔人,何以忘憂?」

沈傾輕輕笑著。

「好好好,說的好,本小姐很喜歡,賞!」

封炎卻是看著胡說八道的沈傾,很是無語。

不過能讓涼夢有好感,就是喜事了。

涼夢說完,便有人拿著一顆碧綠色的果子,放在一個盤子里,端給了沈傾。

儘管沈傾不認識這個果子,卻還是很開心的道了謝。

「這可是八寶珍果,是地府里很珍稀的果子,你還真是好命啊/」

另外一名出生豪門的女子,看著沈傾,不屑的說道。

「真是讓各位見笑了,小女子我確實是出生微小,沒見過什麼好東西,儘管知道涼夢小姐賞給我的必然是好東西,卻沒想到這麼珍貴,既然這樣,我就不浪費了。」

沈傾說著,直接拿起果子就啃了起來。

許多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沈傾。

「哼,沒見識的窮鬼!」

「這位小姐,不知道你姓甚名誰,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我只要認識涼夢小姐就足夠了,認識一個涼夢小姐,足以抵得過我此生所有的見識,所以很抱歉,我真的不覺得我這樣沒見識有什麼不好,真是讓您失望了。「

「涼夢啊你看她!我們可是最要好的姐妹。」那女子突然對著涼夢撒嬌。

「涼夢小姐,在我的家鄉,可是一直流傳著三句至理名言。」

「什麼至理名言?」涼夢似乎對沈傾的話很感興趣。

看到涼夢不理自己,而是與這個沈傾對話,那女子的臉色更是難看了起來。

「防火防盜防閨蜜/」

「防火防盜防閨蜜?火我知道,盜我也知道,閨蜜是什麼?」

「閨蜜就是最好的姐妹,因為你經過幾千年的驗證,那些自稱為最好姐妹的人,往往最容易對自己的姐妹出手,他們搶姐妹的未婚夫,勾引姐妹的未婚夫,在各種場合之中,將自己抬高,無形中將姐妹的顏面踩在地上,更有狠毒的姐妹,最終還會害死自己的閨蜜/」

沈傾越說,那女人臉色越是難看。

「你胡說什麼!小心我撕爛你的嘴!」

看著這個女子潑婦狀,沈傾輕笑。 「我只是說我們家鄉的至理名言,難不成這話與您有關係,您自動對號入座了?」

「你簡直是豈有此理啊!來人,給我把這個瘋女人趕出去!」

「這麼著急趕我做什麼,我是涼夢小姐的客人,不是你的客人吧,難不成你都可以替涼夢小姐作主了?」

沈傾這麼一說,涼夢的臉色開始變幻。

「這位我不知道名字的小姐,就在剛才,你在對著涼夢小姐說,妄圖想讓涼夢小姐趕我離開的時候,你說你是涼夢最好的姐妹,那麼這樣,在所有人眼中,涼夢卻不護著你這個姐妹,那麼其他人的心裡會怎麼想?而如果涼夢小姐護著你,將我趕出去,可我是來為涼夢小姐祝賀生日宴的客人,將自己的客人趕走,涼夢小姐會有怎麼樣的名聲流傳出來?」

沈傾越說,涼夢的臉色越難看,那女子的臉色越慘白。

「涼夢,不是這樣不是這樣,你別聽這個女人瞎說。咱們可是一起長大的姐妹啊。」

聽著沈傾這麼分析,所有在場的人,看著這女子的目光,似乎都不同了。

「既然我是瞎說,你一個大小姐,在乎什麼?還這麼害怕?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難不成你做了對不起涼夢小姐的虧心事?所以才這麼害怕?」

「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鳳飛翱翔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牆。

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何日見許兮,慰我旁徨。

願言配德兮,攜手相將。不得於飛兮,使我淪亡。」

這個時候,封炎突然出聲,走上前。

聽著這奉承的話,涼夢的臉色好看了許多,更何況封炎一張臉那是絕對的禍國殃民啊!

「今日是涼夢小姐的生日宴,舍妹的事情,真是給各位造成麻煩了,我在這裡代表舍妹給各位致歉了,希望大家勿要責怪,今日大喜之日,大家還是不要糾結這些瑣事了,讓我們一起為涼夢小姐慶賀吧。」

這話說的很有理,其他人想要挑刺也沒有辦法挑出來。

「大哥說的是,是我一時糊塗了,為了賠禮,我給涼夢小姐獻上一首歌/」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清風來敘,坐落石橋小溪

採茶曲,汀中起,望入誰眼底

杏花沾衣,又一年踏春去

此間隙,可寫意

寫一寸翠碧

滿目皆,瑰麗

有美人兮七步一詩句

巧笑倩兮一眼成傳奇

姿容理當如題

背影都迤邐

有美人兮志在山野居

巧笑倩兮驚動一行人偷覷

驚鴻入你

眼波流轉間一筆

竹枝晃去,引來杜芳手筆

採茶曲,第幾句,比喻皆是你

杏花沾衣,又一年踏春去

小徑低,見面雨

天公都知趣

借簇雲,識你

有美人兮七步一詩句

巧笑倩兮一眼成傳奇

姿容理當如題

背影都迤邐

有美人兮志在山野居

巧笑倩兮驚動一行人偷覷

驚鴻入你

眼波流轉間一筆

有相思兮長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