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眾人眼中現在無疑是魔鬼本人降臨,自然是有多遠躲多遠,跑的時候還不忘給龍小炮留下一個憐憫的眼神。

  • Home
  • Blog
  • 在眾人眼中現在無疑是魔鬼本人降臨,自然是有多遠躲多遠,跑的時候還不忘給龍小炮留下一個憐憫的眼神。

「見過苦堂主。」看了看自己眼前渾身冷峻之色的鬼面人,龍小炮暗自咽了咽口水,微微躬身說道。

「嗯」苦堂主淡淡應了一聲,將目光轉向葉楓,葉楓身體一顫,白眼一翻,昏死過去。

這…在場的大佬對視一眼,皆有些苦笑著搖著頭,這傢伙的在學院的威懾力還是一點沒變啊。

「咳咳咳,苦野你就不要在嚇唬這幫小鬼了,不必再等了,其他院系的高層能來的都已經來了,不能來的都被緊要的事情纏住了。」一道蒼老的聲音從武裝部門外傳來,一位身穿粗布麻衣,模樣極為簡樸的老人背著雙手,緩緩走入。

「劉院長」

「院長好!」在場眾人聞言一驚,無論是大佬還是學院學生,紛紛上前行禮。

「嗯嗯。」劉院長對著眾人點了點頭,回應道。

劉院長又轉身對著血衣侯點點頭,開口說道:「薛雲霄薛部長,這裡是你的主場地,我劉安就不多做插手了,現在聖裁可以開始了!」

劉安,清風學院第一百二十三屆總院長,有權處理學院內部的任何事物,一身修為深不可測,數次帶領學院度過劫難,深受學院所有人尊敬與愛戴。

「您哪裡的話,院長和諸位請坐。」血衣侯謙虛的笑了笑,一揮手身後出現了七張王座,對著在場的大佬說道。

學院學子望著那猛然出現的七張王座,眼神充滿了嚮往,那可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徵,同時也是實力的見證。

眾位學院大佬對視一眼紛紛落座,一言不發,眼神無比平靜的看著下方的一干學院學子,就連性格最為跳脫的林鶴軒也收斂起來嬉笑的表情,變得無比嚴肅起來。

「可以開始了!」劉安對著血衣侯點了點頭,說道。

「嗯。」血衣侯同樣點頭回應,深一吸口氣,對著下方學院學子大聲喝到:「現在,聖裁正式開始,請聖裁雙方當事人上前來。」

隨著血衣侯話語剛落,原本圍攏在龍小炮與葉楓二人之間的人群猛然散開,霎時間,猛然騰出一大片空白地方出來。

王座上七位學院大佬的目光投射下來,落在龍小炮身上,讓龍小炮只感覺壓力山大。

「我是聖裁發起人龍小炮。」偷偷的咽了一口口水,龍小炮深吸一口氣,猛然上前一步,對著王座上七位學院大佬緩緩開口說道,表情不卑不亢。

王座上七位學院大佬對視一眼,皆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此子表現不錯,日後必有一番作為。

老院長劉安對著龍小炮笑了笑,目光一閃,心裡在想些什麼誰都不知道。

「另一位聖裁對象何在?!」血衣侯環顧四周,見繼龍小炮之後無人再來,不由得出言詢問道。

血衣侯話語落下,學院學子看了血衣侯一眼又看了躺在地上還在昏迷不醒的葉楓,表情古怪欲言又止。

現場一片沉默,攝於現場氣氛,無人敢應答。

重生之超級游戲霸主 「若再聖裁對象無人應答,就直接宣布聖裁完成,龍小炮聖裁成功!」血衣侯老臉一紅,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了,大聲喝到,聲音遠遠傳出,響徹整個清風學院。

這估計是清風學院有史以來最為尷尬的一次聖裁了吧,聖裁對象就在眼皮子底下,竟然不知道,學院學子簡直無力吐槽了。

「咳咳,那個…薛部長,你要找的聖裁對著就在你眼皮子底下,諾,那就是。」龍小炮看不下去了,遲疑一下,決定開口幫薛部長一下,不由得開口說道。

「哼」薛衣侯冷哼一聲,向著繼續在地上「躺屍」的葉楓走去,猛然抓起葉楓,對著葉楓臉上毫不客氣的左右開弓起來。

啪啪啪啪,幾巴掌下去,葉楓臉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腫脹起來,看的龍小炮倒吸一口涼氣,乖乖,看著都好疼。

「誰!誰!誰!誰他么打小爺我!找死不成!」葉楓猛然驚醒,開始在血衣侯手上劇烈的掙紮起來。

血衣侯面無表情,手如定海神針一樣死死的抓著葉楓的衣領,任由葉楓如何掙扎都絲毫不動搖分毫。 龍小炮捂臉,簡直不忍直視,這個傢伙竟然敢在血衣侯面前作死。

葉楓捂著腫脹的臉頰,猛然睜開眼睛,只見得一雙無比冰冷的雙眼出現在自己面前,眼神中壓抑著怒意!

葉楓一個激靈回過神來,臉上的表情簡直比哭還難看,語氣中帶著哭腔,表情生硬無比的擠出一抹微笑,緩緩開口:「薛…薛部長,能…不能放我下來?我害怕。」

「哼,」血衣侯冷哼一聲,大手一抖將葉楓砸在地上,轉身就重新回到了王座之下,繼續主持著聖裁儀式。

身在王座的各位大佬看了血衣侯一眼,又看了渾身都在顫抖的葉楓一眼,都搖了搖頭,表情憋著笑意。

「聖裁對象請上前來報道。」血衣侯回身瞪了王座上各位大佬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葉楓環顧四周,發現在場眾人都在看自己,回過神來,一步三回頭的緩緩上前走去。

「葉…楓前…前來報道。」葉楓看著王座上端坐的各位大佬,背後冷汗直冒,身體顫抖的跟篩子一樣。

「這個葉楓怎麼這麼慫啊,你看看別人龍小炮,一點都不怕的。」

「是啊,是啊,不能比不能比。」

「這葉楓慫的跟狗一樣,估計是被咱們薛部長打蒙了還沒醒吧,哈哈哈。」圍觀的人群中,傳來了嘀嘀咕咕的聲音,語氣很是不屑,充滿了鄙夷。

這些小聲的嘀咕聲被葉楓一絲不落的悉數聽入耳朵中,刷的一聲,氣的葉楓臉色漲紅,狠狠的瞪了龍小炮一眼。

要不是這麼多大佬在此鎮場,不能太過放肆的話。估計這會葉楓跟龍小炮早已打了起來。

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經過這麼一對比,在場的眾人以及在場的大佬相必對葉楓的感官降到最低了吧。

龍小炮毫不帶慫的回瞪了回去,反正已經得罪死了,又何必慫。

「好了,現在請複述一下為何申請聖裁?龍小炮同學。」血衣侯輕咳一聲,止住了龍小炮與葉楓兩人之間的小動作,對著龍小炮問道。

龍小炮臉色一正,隨即開口道:「事情是這樣的……」

「你是說葉楓買通學院武裝部的段管事合夥起來,誣陷你上交任務的嘯月銀狼狼魂是從葉家元魂寶庫中遺失的,所以說你就是偷了他們家族元魂的小偷?」血衣侯沉吟片刻,表情略帶差異,緩緩開口問道。

「是的。」龍小炮點點頭,回應道。

「葉楓,我問你,既然你葉家寶庫發生失竊案件,為何不及時上報學院?失竊案件又是幾時發生的?你給我們詳細說說。」坐在王座上的文二突然來口詢問道。

關於學院家族寶庫失竊的案件也屬於學院後勤管理的一部分,這種事情必須問清楚,不然就是自己這個後勤處長的嚴重失職。

「這這這…」葉楓低下頭,眼珠子亂轉,大腦飛速的運轉著組織者語言,背後冷汗直冒。

「怎麼?問你話呢,莫非我這個小小的後勤處長還落入你的法眼?」文二從王座下走下,雙眼死死的盯著葉楓,語氣不善。

俘獲冷情小嬌妻 低下腦袋的葉楓表情快要哭了,自己當初就是為了坑害龍小炮瞎編了一個理由,哪裡會想到這麼多啊。

「如果你不說出個所以然來,本座就認為你是為了誣陷龍小炮而隨意編織的謊言,但是你可知道誣陷同院學子在學院中是何等罪名,謊報家族消息又是何等罪行,你可知道!」文二眼中的狐疑之色越來越多,語氣由原本的詢問轉變為質問。

「我…家族…我們…不不是。」葉楓連連擺手,聞言身體一顫,背後冷汗冒的速度更快了,語無倫次起來。

完了完了,死定了死定了!望著文二越來越陰沉的臉色,葉楓臉色慘白,心中越發絕望起來。

就在葉楓以為東窗事發,閉目等死之際,一道溫和的聲音猛然響起:「文處長哪裡的話,文處長處理學院後勤一百多年,在崗位上兢兢業業,將偌大的清風學院管理的緊緊有條,在學院中哪個不說你聲服字,我們葉家又豈敢不把文處長放在眼裡。」

「你是…?」文二轉身望去這個身穿青色長袍,面白無須頭戴發冠的中年男子,有些疑惑的問道。

「鄙人葉家管事葉無秋,見過文處長!」葉無秋微微一笑,對著文二拱了拱手,表情恭敬無比的說道。

「嗯,既然葉管事來了,就不妨解釋關於葉家元魂寶庫丟失一事。」文二眯了眯眼,轉身又走向王座,坐了回去。

「這是自然。」葉無秋臉上微笑的表情絲毫不減,轉身看了葉楓一眼,緩緩開口說道。

得救了,得救了。見到自家家族來人及時解圍,葉楓長吸一口氣,放鬆下來,只感覺雙腿一軟,險些摔倒在地。

二叔竟然來了,看來我是沒有事了,二叔可是我葉家的首席智囊,這幾年葉家在學院的蓬勃發展都是二叔一手規劃的結果。

「二叔,幫我弄死這個窮小子!」葉楓神色激動,暗中向葉無秋傳音,對於自家的二叔彷彿有著無窮的信心。

葉無秋眉頭一皺,暗自朝著葉楓瞪了一眼,卻沒有回應,這個白痴,竟然在這種場合給我傳音,當上面坐著的七位學院大佬都是擺設不成!

「我正想向學院上報我葉家元魂寶庫丟失一事,既然文處長這樣要求,正好學院各位大佬也在,那擇日不如撞日,鄙人就一一為眾人解惑。」葉無秋眼光環顧四周,將眾人臉上的表情悉數收入眼底,在龍小炮臉上停留了幾秒后就快速的收回了目光,語氣溫和的說道。

「我葉家元魂寶庫失竊的具體時間是濁日曆七月二十三號,也就是三天前,我們葉家得知那個時候學院煉藥堂缺少煉製御魂丹的主藥引–嘯月銀狼狼魂,打算直接上交獻給學院,期待丹藥煉製完成後能夠分到一顆,就吩咐下人打開家族元魂寶庫取出嘯月銀狼狼魂,給煉藥堂送去,結果被告知家族元魂寶庫失竊,僅存的五隻嘯月銀狼狼魂不翼而飛。」葉無秋看了一眼高坐在王座之上的林鶴軒,語氣頓了頓,繼續開口說道。

唰唰唰!隨著葉無秋話語剛落,無數雙求證的眼神紛紛盯著身為煉藥堂堂主的林鶴軒,就連其餘六位學院大佬也不例外,都企圖在他那裡得到答案。

「確有此事。」林鶴軒沉吟半響,有些尷尬的緩緩點頭開口說道。 聽到林鶴軒口中的答案,葉無秋嘴角掀起的弧度越發擴大起來。

三天前!?那不是我正好拿到武裝部任務的時候嘛,龍小炮一顆心緩緩沉了下去,這傢伙好厲害,雖然在稱述一件事情,事件中沒有直接指出龍小炮就是偷竊元魂的元兇,但是架不住人家會聯想啊,更何況葉無秋所述說的事情時間,寶庫中遺失的嘯月銀狼狼魂的數目,無一不吻合龍小炮消失在學院的時間以及納魂袋中安靜躺著的嘯月銀狼狼魂的數目,這是在無形中帶了一波節奏啊。

「難道真的是龍小炮偷的?看著不像啊?」

「哼,不要以貌取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不是他他偷的還能是誰偷的,時間、提交任務的數量都符合,哪有這巧的事情!」圍觀群眾相互交頭接耳起來,嘀嘀咕咕場面瞬間變得吵雜起來,風向輿論倒向了不利於龍小炮的一面。

難道家族真的發生了元魂寶庫失竊事件,龍小炮真的是偷竊的兇手?這不過是我隨口一說而已啊,我沒有收到消息啊?葉楓有些震驚的抬起頭,望著葉無秋的眼神中充滿了懵逼,有些不知所措的撓了撓頭。

二叔張口說胡話的本事有長進了,說的有鼻子有眼的,說的差點自己都相信了,葉楓表情有些得意起來,原本瑟縮的肩膀也不知不覺的挺直起來,變得有底氣起來。

「肅靜!」血衣侯低喝一聲,場面瞬間安靜下來,又轉身對著文二開口說道:「文處長,你可以繼續開口詢問了。」

「謝啦,老薛。」文二對著血衣侯笑了笑,投去感謝的目光,笑道。

「嗯,」血衣侯淡淡應了一聲,對著文二點點頭,又轉生站立在一旁,沉默不語起來。

「那我問你,既然你葉家發生元魂失竊的事件,為何不及時上報,交由學院後勤部處理?」文二繼續追問,語氣中疑惑稍微有些減少。

「啟稟文處長,這是我葉家的疏忽,起初我葉家也只以為是僕人的失誤,所以並沒有引起家族高層的重視,等到事實確認無誤卻已經晚了,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出了這麼一件事,讓我葉家蒙羞,所以在本著不驚動學院的情況下想要自行處理,想通過家族的力量來追回失竊的元魂,但是沒相當還是驚動了學院,這是我葉家的錯,我葉家願意接受學院的任何處罰。」葉無秋苦笑不已,表情誠懇至極,朝著文二的方向微微躬身,將姿態放的極低。

龍小炮臉色有些難看,這傢伙僅憑三言兩語就完美的編織了一個謊言,無形中帶了一波節奏,將自身姿態放的極低,即使學院的處理下來,相必對於葉家也是不痛不癢。

「哼。」文二對著葉無秋冷哼一聲,一揮衣袖轉身坐回了王座之上,看他臉上的表情顯然是相信了這件事的真實性。

「龍小炮你做什麼話要說的嗎?」血衣侯冷冽的聲音突然響起,對著龍小炮說道。

血衣侯話語剛落,龍小炮直覺的無數道眼神直接落在了自己身上,或憐憫、或譏笑、或不屑、或憤怒,眾生百態無一不足。

「我……」龍小炮張了張嘴,吶吶的說不出話來,你們把話都說了,把謊言編織的跟真的一樣,我又該怎麼去戳穿你們?

龍小炮暗自嘆息一聲,卻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腦海中思緒轉的飛快,一個又一個念頭被龍小炮提起,又被一一否決。

「沒什麼話可說嗎?還是說龍小炮你終於承認了?!」見龍小炮半響不說話,葉楓表情激動的跳了出來,大聲說道。

葉無秋看了龍小炮一眼,臉上的微笑越發溫和起來。

「唉,看來事情出結果了,看來不用請出聖裁鏡了!」血衣侯看了龍小炮一眼,低頭嘆息一聲,自己對於眼前這個小子的感官還是不錯的,沒想到他確實是偷竊葉家元魂的兇手,可惜了。

血衣侯話語剛落,葉無秋暗中鬆了一口氣,只要在不請出聖裁鏡的情況下,自己的這個謊言就是無解的,眼前這個可惡的小子就死定了,與我葉家為敵,死不足惜。

「我宣布:龍小炮聖裁失敗,聖裁節……」

「我反對,我有話要說!」血衣侯話語未落,一道清脆的話語急切的打斷了血衣侯的話語,緊接著一道嬌俏的身影急匆匆的闖了進來。

「還好還好,趕…趕上了。」嬌俏的身影猛然停下,氣喘吁吁說道。

「小姐,小姐…呃,見過各位學院大佬,我家小姐還小不懂事,各位學院大佬勿怪勿怪。」嬌俏的身影後面緊跟著一位身穿鎧甲的女衛士,滿臉堆笑的對著端坐在七張王座之上的身影緩身說道。

「原來是趙家的小傢伙啊,無妨無妨。」劉安緩緩開口,對著女衛士點點頭,表情和藹可親。

學院的總大佬都如此開口,其餘學院大佬也不好多說什麼,也對著女衛士溫和的點了點頭。

「院長…?」血衣侯轉身,有些遲疑的看著劉安,向他投以詢問的眼神。

「事情看來還有轉機,等等看,」劉安舉起一隻手,示意血衣侯稍安勿躁,眼神不斷在闖進來那到嬌俏的身影無龍小炮之間來回跳躍,表情玩味。

「是,院長!」血衣侯點點頭退到一旁,沉默不語。

「趙琪兒你怎麼來了?!」龍小炮看著闖進來的嬌俏身影,語氣有些驚喜。

「我再不來你就要被廢去修為,交由學院執法堂處理了,你不知道學院執法堂那個姓苦的可可怕了!」趙琪兒嬌哼一聲,跑到龍小炮面前小聲說道。

後面的女衛士苦笑一聲,小姐你這麼說苦堂主真的好嗎?要知道學院執法堂苦堂主可是就在你身後的七張王座之中端坐著呢。

龍小炮看了一眼趙琪兒,又看了一眼趙舒淇,只感覺心中一暖,又看了身後一眼黑袍加身,鬼面覆臉的苦堂主一眼,嘴角微抽。

「那個…趙琪兒你看朝你身後看一眼。」龍小炮遲疑一下,還是決定告訴趙琪兒真相。

「嗯?什麼啊?」趙琪兒疑惑的轉過身,之間一位黑袍加身鬼面覆臉的人端坐在王座之上,雙眼冰冷的望著自己。

「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錯了我錯了。」趙琪兒驚叫一聲,如同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層三尺高,瑟縮著躲在龍小炮背後,瑟瑟發抖,語氣帶著哭腔。

這…龍小炮哭笑不得,好像一不小心就把小姑涼嚇到了。 趙舒淇狠狠的瞪了龍小炮一眼,將自家小姐攬到自己懷裡,眼神不善的看著龍小炮。

王座上的大佬都有些哭笑不得搖了搖頭,老苦的威懾力還是不減當年啊。

「趙家的小丫頭,你公然闖進來打斷了聖裁儀式,你是要受到懲罰的你可知道?!」看到一個這麼可愛的小姑涼,劉安玩心大起,虎著臉對著趙琪兒嚇道。

「啊?琪兒知道…有什麼懲罰琪兒接受就是了,琪兒不怕的。」趙琪兒從趙舒淇懷中掙脫出來,小心翼翼的瞄了苦堂主一眼,努力的使自己不去看他,挺起初具規模的小胸脯,對著劉安說道。

「哦?!為什麼?」劉安驚咦一聲,好奇心大起,這個小丫頭的回答出乎了自己的預料,不由得開口問道。

「琪兒雖然害怕,但是不能因為琪兒害怕而讓朋友蒙受不白之冤啊,龍小炮是琪兒的朋友,這點道理琪兒還是懂的。」趙琪兒揚起小腦袋,理所當然的說道。

「我雖然不知道龍小炮是不是冤枉的,但是我要給你說的話說聲好!」劉安大笑一聲,對著趙琪兒豎起了大拇指,趙老頭教了個好孫女啊。

「還…還好吧。」趙琪兒臉突然紅了,低著頭搓著衣角,滿臉不好意思。

「哈哈哈,這丫頭還害羞起來了!」劉安看著滿臉通紅的趙琪兒,哈哈大笑起來。

龍小炮看著趙琪兒,眼中盡都是柔情,只感覺心中溫暖無比,完了,完了,我是不是被趙琪兒這個丫頭給撩到了!

趙舒淇笑了,自家小姐或許不知道那上面端坐的是誰,但是自己可還是認得的,自家小姐竟然獲得的老院長的好感,這也許對於趙家的發展來說或許極為有利。

葉無秋暗罵一聲,臉色原本有些難看起來,這又是從哪裡殺出來的程咬金,最起碼你也要等一切塵埃落定在出現可好,能不能不要讓我心中這麼忐忑!

葉無秋看到趙琪兒出現的一瞬間,就已經有了預感,今天的事情恐怕不能善了,最大的變數就是這個小丫頭,聽語氣好像知道龍小炮做過什麼,想起家主出發前的話語,如果事不可為,可以選擇放棄,看了葉楓一眼,葉無秋突然嘆了一口氣。

「哦?那趙丫頭你不妨說說你的朋友龍小炮為什麼會蒙受不白之冤啊?」劉安俯下身子,表情和藹的對著趙琪兒問道。

「趙琪兒不會撒謊的,我這麼說是有原因的。」趙琪兒對著劉安點了點小腦袋嬌俏的小臉上毫無畏懼。

「那你請說。」劉安朝著血衣侯點了點頭,臉上和藹的表情逐漸收斂起來。

血衣侯點頭應和,對著趙琪兒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臉上面無表情,讓人看不出絲毫的情緒。

「好。」趙琪兒邁開小腳上前一步,明亮的大眼睛掃了眾人一眼,清脆無比的聲音在略顯空曠的武裝部內傳遞開來:「濁日曆七月二十三日,也就是兩天前,我與我趙姐姐聽聞斷魂森林有珍貴藥材出現,而學院任務發布中心卻正好發布了關於這種藥材的任務,於是我和趙姐姐便去尋找,恰巧遇到了完成任務的龍小炮同學。」

趙琪兒看了龍小炮一眼,又繼續開口說道:「出於好奇,我就詢問了一下龍小同學的任務是什麼,他告訴我他的任務是前往斷魂森林尋找嘯月銀狼狼群,獵取嘯月銀狼狼魂,而且只能單獨一人完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