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與凱爾特人的比賽之後,袁滿獲得來自埃爾金-貝勒的體驗獎勵。

  • Home
  • Blog
  • 在與凱爾特人的比賽之後,袁滿獲得來自埃爾金-貝勒的體驗獎勵。

指引者:埃爾金-貝勒(巔峰)

比賽收穫:中投天賦點+1,三分天賦點+1,彈跳天賦點+1,籃板天賦點+1,助攻天賦點+1

看到獎勵的時候,袁滿不禁感慨了一聲,卧槽,5個天賦點啊!

不愧是號稱全能的小前鋒,歷史第一個飛人的名號可不是白來的。

在五個屬性分別獲得了天賦點的加成之後,袁滿看了看自己的屬性面板,感慨本賽季開始不久,自己的天賦潛力獲得了大幅的提高!

照這樣下去,說不定賽季結束之後,將會出現首個滿值100的屬性!

……

在三個主場比賽結束之後,騎士隊將連續進行四場客場之旅,對陣的分別是芝加哥公牛、奧蘭多魔術、孟菲斯灰熊和邁阿密熱火。

這其中最受關注的,自然是客場對陣邁阿密熱火的比賽,在上賽季對陣熱火的4場比賽中,騎士隊取得了1勝3負,唯一的一勝,還是在瓦萊喬和賈米森受傷之前取得的,而後面的三場比賽,則是在莫-威廉姆斯也被交易之後進行的,當時球隊傷兵滿員,袁滿的發揮也受到了熱火全隊的圍追堵截,導致三場比賽均告失利。

不過從本賽季的準備階段開始,球隊就已經將本場比賽列為了球隊的一場里程碑式的比賽,對這場比賽,球員們極其重視,即便是剛到騎士的歐文和克雷,也知道熱火與騎士的淵源,身在洪流之中,豈能置身事外。

而下一場比賽的對手,同樣不可小視,正是最近剛剛噴過袁滿的皮蓬所曾效力過的公牛隊。

在兩隊比賽之前,皮蓬再次張開了自己的大嘴巴。

「我相信德里克-羅斯會教教這支騎士隊如何打球的。」皮蓬對本賽季的公牛隊可謂信心十足。

這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上賽季的公牛隊取得了全聯盟第一的戰績,並且一路殺到了東區決賽,本賽季捲土重來,羅斯進入了自己職業生涯的第4個賽季。

在本賽季開始前,貴為上賽季聯盟MVP的羅斯豪言,經過休賽期的刻苦訓練,自己比上賽季強了幾倍,本賽季的公牛隊將會比上賽季更強。

羅斯的話並沒有食言,除了目前表現逆天的騎士隊,公牛隊以5勝1負的戰績排在東部第二的位置,僅次於騎士,一旦這場比賽擊敗騎士,公牛隊則將取代騎士,站在東部第一的位置。

賽前,公牛隊的媒體也在為本隊造勢,同時發表文章力挺球隊名宿皮蓬。

芝加哥體育報發表了一篇題為《袁子彈?不,毒氣彈!》的文章,將袁滿的綽號「袁子彈」改為毒氣彈,寓意袁滿在場上的垃圾話就像是毒氣一般。

對此袁滿倒沒什麼關係,在獲得了垃圾話隱藏屬性不斷提升之後,袁滿已經通過實戰,發現了垃圾話的好處,也明白了為何拉里-伯德喜歡在球場上噴垃圾話,因為垃圾話的威力實在是太驚人了。

而之前合體過的埃爾金-貝勒告訴袁滿,垃圾話原本就是一項球場文化,只是現在的球員們太嬌氣了,想他們那個年代,每個人嘴裡的垃圾話都足以把現在的這些球員噴哭。

貝勒的話和自己的體驗,也讓袁滿下定決心,要把垃圾話進行到底。

誰說中國人就一定要內斂的?屁話! 林沁兒偷偷看著身邊的男人,從他出現的那一刻起,她就感到不真實。

之後發生的種種,更是讓她感覺如墜雲霧。

一切美好得就像失真了。

若不是一再的掐自己,感覺到痛了,她恐怕會以為自己在做夢。

陸胤頓住腳步,「怎麼會想到跑到這麼偏僻的地方?」

「因為心情不太好,想換個環境。」

這句話,倒是實話。

陸胤幾不可聞的笑了一下,他又問,「給一個男人?」

知道他誤會了,可自己無從解釋。

只能磕磕絆絆的說,「沈易是我的朋友,恰好……恰好他心情也不太好,所以我們就一起過來了。」

怕他誤會什麼,林沁兒刻意強調了一句,「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

雖然就要離婚了,可她也不想背上出軌的罪名。

她跟沈易清清白白,並沒有任何不正當的關係。

「我又沒說你們倆有什麼,你慌什麼?」

林沁兒抿著唇角,移開目光,「怕你誤會。」

「我誤會了又怎樣?」

他若是誤會了,又怎樣?

林沁兒發現,還真的不怎樣,左右他們都是要離婚了,仔細算算,也沒多少天了。

她媽媽的生日已經過了,現在告訴他們,她跟陸胤要離婚了,想必他們也是能接受的。

想到離婚的事……

林沁兒腦袋垂了下去,手指無意識的絞動著衣角,「你特地來找我,是不是為了離婚的事?」

莫非,他以為她是為了逃避離婚,所以不告而別了?

「是,也不是。」

陸胤掏出煙,夾在指尖上,點燃之前,說了這麼一句,「你媽媽聯繫不到你,怕你有危險,讓我來找你。」

原來是這樣。

看來,是她又自作多情了。

「還有一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你說。」

「我大伯身體不太好,這你是知道的。我想,離婚的事,推后吧。」

陸國華的身體不太好,林沁兒是知道的,當初若不是陸國華施壓,陸胤也不會被逼著儘快結婚。

他父母已經不在了,陸國華是他最親的親人,他不想讓陸國華擔心。

這一點,林沁兒是理解的。

「那你打算推后多久?」

「不知道。」陸胤深吸一口煙,微微眯著眼眸,「你不同意?」

「不不不,我怎麼可能不同意。大伯身體不好,是該顧慮著他的心情。我們才結婚不久,要是讓他知道我們離婚,我也擔心他會接受不了。」

結婚是兩個人的事,離婚卻是兩個家庭的事。

牽涉太多,需要顧及的也太多。

「那就不提離婚的事了。」陸胤撣了撣煙灰,慢條斯理的說,「如果你覺得跟我過不下去了,你可以告訴我。」

林沁兒獃獃的問,「不離婚了?」

「你想離?」

林沁兒沉默。

她不是想離婚,而是想放過自己,也放過她。

如果得不到愛情,她就把自由還給他。

陸胤嘆息一聲,順勢將她拉進懷裡,「上次的事,我最後解釋一遍。是誤會。我答應你會守好丈夫的本分,就不會食言。我若是不想繼續這場婚姻,會直接告訴你,而不是用這種方式來羞辱你。」 2012年1月12日,在克利夫蘭短暫休息了一天之後,騎士隊收拾行裝,開啟了球隊第一個四連客之旅。

第一站,芝加哥。

在下午到達芝加哥公牛主場聯合中心球館的時候,瓦萊喬剛剛走下球隊的大巴,就被芝加哥的球迷們團團圍住了。

瓦萊喬甚至還沒反應過來,懷裡就被塞了好幾張小字報,圍攏的人群群情激動,如果不是球隊保安,後面的袁滿等人甚至下不了車。

「哈哈哈,沒有想到,我瓦萊喬已經有這麼多粉絲了!」瓦萊喬激動的拿起球迷們塞過來的小字報,上面竟然一個字都不認識。

我的三百傳奇 「這…這看起來好像是中文啊。」自從到上海參加過NBA中國賽之後,賈米森就對中國文化產生了非常濃厚的興趣,所以對中文有那麼一點點的了解。

「怎麼是好像,明明就是中文。」主角登場了。

「這寫的都是些什麼啊!沒有想到,我竟然都有中文粉絲了。」瓦萊喬一臉興奮,打開了一張小字報,放在胸口,讓袁滿大聲的念出來。

「你確定嗎?」袁滿看了看小字報上的內容,向瓦萊喬問道。

「當然!」瓦萊喬昂首挺胸,等待中文的讚賞。

按照瓦萊喬的想法,袁滿接下來應該用非常崇拜的語氣說出「你好」、「謝謝」、「加油」這些在上海比賽的時候常聽見的聲音。

然而…

「去死吧。」

「嗯?」瓦萊喬睜大了眼睛。

袁滿連忙指了指小字報,「是這個上面寫的,不是我說的。」

「怎麼可能?」

瓦萊喬連忙將第二張小字報抽出來,擺在袁滿眼前。

「垃圾。」

備受打擊的瓦萊喬再抽出一張。

「大小鋼丸怪。」

忍無可忍,瓦萊喬把懷裡的小字報揉成一團,摔在地上。

「不用生氣,這一看就是針對袁滿的。」賈米森拍了拍瓦萊喬的背,示意對方消消氣,並看向袁滿。

「俗套。」袁滿絲毫不理睬這些東西,徑直帶頭走向更衣室。

想在賽前用這種方式激怒我?拜託,我可是經歷過無數大神指點的,這種陣勢對於我來說,就是小兒科。

……

在比賽開始前,袁滿拿出了「傳奇輪盤」,現在輪盤上只剩下三個小人物了,不不不,只是人物小而已。

按動紅色的按鈕,小球立即彈出,直接掉落到了其中一個人物前面的凹槽中。

一個滿臉絡腮鬍、頭髮茂盛的傢伙出現在袁滿的面前,雖然沒有怎麼看清臉部,但是臉上戴著的那副運動眼鏡,立即就把這個人物的身份出賣了。

「賈…巴…巴…」袁滿慣性的結巴又來了,畢竟這些大神,之前可都只存在於電視和袁滿的幻想里。

「別隨便叫別人爸爸!」賈巴爾咧開了嘴,第一句話就佔了袁滿一個大便宜。

「別以為你是天勾我就不敢懟你,我現在…」

沒等袁滿的大話說完,「嗖」的一聲,賈巴爾竄入了袁滿的體內。

「你們這些傢伙,怎麼從來不等人把話說完呢!」

心急個什麼勁!

不知道為何,與賈巴爾合體之後,袁滿總是要想甩動自己的雙臂,就像廣場舞的那些老太太一樣,只要現在有音樂,袁滿感覺自己立即就能夠翩翩起舞了…

……

來到場上熱身,嚯,好傢夥,今天來到現場的人還真不少呢。

與袁滿一起捲入爭端旋渦的斯科特-皮蓬,今天就坐在場邊,與皮蓬一起的,還有曾經與喬丹並肩作戰的功勛球員–庫科奇。

這兩人能夠坐在一起,本身就是一出故事。

想當年,在喬丹因故退役的時候,皮蓬自認是公牛隊的老大,但是在一場比賽最後的關鍵一投上,菲爾-傑克遜安排的是由庫科奇執行最後一投,皮蓬甚至因此拒絕出場,這件事情曾經讓全體公牛球員和球迷感到非常尷尬。

不過好在,庫科奇並沒有皮蓬那樣的小心眼,不僅在接下來的戰術中命中了這記關鍵球,並且公開表示,皮蓬是球隊里實力最強的人,自己只是遵從主教練菲爾-傑克遜的安排而已。

皮蓬一副大佬的做派,坐在VIP坐席,身材保持的還不錯,兩條香腸般的厚唇看起來還挺性感。

袁滿看了看皮蓬的嘴巴,不由得有點想吃張亮麻辣燙了。

在比賽開始前,現場的DJ還專門介紹了一下今天到場的兩位公牛傳奇球星,皮蓬和庫科奇,兩人依次站起來向現場的球迷們揮手致意,引起了一陣陣歡呼聲。

當雙方站在球場上準備比賽開始的時候,現場的球迷便開始對袁滿發起了言語上的攻擊。

「袁,加入公牛吧,否則你一輩子無法奪得總冠軍。」

「把你的新秀賽MVP藏在屁股底下吧,我們的德里克-羅斯第三個賽季就獲得了常規賽MVP!」

「敢和斯科特-皮蓬頂嘴,你的手上有總冠軍戒指嗎?」

……

賈米森看了看站在原地等待跳球開場的袁滿,見這傢伙臉色毫無變化,不由得在心裡有些敬佩。一名二年級的新秀,就能夠讓心態保持到這種程度,可真是不簡單。

本場比賽,雙方排出的首發陣容如下:

騎士:中鋒:懷特塞德,大前鋒:賈米森,小前鋒:袁滿,得分後衛:克雷,組織後衛:歐文。

公牛:中鋒:諾阿,大前鋒:布澤爾,小前鋒:鄧,得分後衛:漢密爾頓,組織後衛:羅斯。

與上個賽季相比,公牛隊陣容最大的變化,就是活塞隊的中投王漢密爾頓為了總冠軍,本賽季加盟公牛。

在上賽季效力於活塞的時候,漢密爾頓場均只能得到14.1分,僅比新秀賽季的9.0分高而已,但投籃命中率還保持的不錯,尤其是三分球這一項,重新恢復了接近4成的水準。

隨著活塞隊的重建,漢密爾頓的心已經不在汽車城了,雖然熱火隊向漢密爾頓拋出了橄欖枝,但漢密爾頓還是選擇了給出自己主力承諾的公牛,而非到熱火做韋德的替補。

漢密爾頓想要證明,自己的油箱里依然有油。 雖然陸胤不想去回想,但韓徹的話,終究還是如石子一般,重重敲擊在他心上。

想想她之前的異常,想想她突然要離婚。

態度前所未有的堅決。

陸胤大約能猜到,她的反常,是跟情緒有關,是跟她的病情有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