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這底部,有著一個六道星芒的絕世大陣。

  • Home
  • Blog
  • 在這底部,有著一個六道星芒的絕世大陣。

六道星芒不知是何種晶石所為,每一道星芒都像是真正的星辰一般。

六星轉動交錯,滾滾運行,那是一種從未見過的軌跡,這軌跡複雜而深奧,就像是那夜空璀璨的星紋。

同時,這軌跡又是簡單而樸素,似乎乃是萬事萬物的真理解答。

六道星芒,構成絕世的陣法。這裡似乎就是天地的中心,日月星辰似乎都圍繞著它轉動。

正是這六道星芒大陣,造成了這熔漿大漩渦的天地奇觀。

那無盡的熔漿涌動而來,最後卻是被這六道星芒所吸收!

滾滾湧來的熔漿,擰結成了一道巨大的熔漿之繩,統統都匯入到六道星芒大陣中。

這六道星芒大陣竟似能吞下無窮,所有的熔漿湧入到大陣之中,全部都給吸收。

在這底部的世界,雖然所有的熔漿都是最終湧向了六道星芒大陣這裡。但是在六道星芒大陣周圍,卻形成了一片真空的世界。

因為周圍的熔漿首當其衝的都被六道星芒大陣給吸收了乾淨。

鹿羽和白曼從漩渦眼的通道中出來,直接落在了這真空世界,龐大的六道星芒大陣就在他們的身邊。

他們有如置身在宇宙虛空中,旁邊的不過是六道星辰璀璨。

在這裡,有一種時空的虛無感。

白曼獃獃的看著眼前這盛大的一幕,久久都說不出話來。

「原來這巨大的熔漿大漩渦,便是因為這六道星芒大陣而形成的。」

白曼獃獃的說道。

鹿羽緩緩說道:「萬年以來,前來過熔漿之海的強者不少,但知道熔漿之底有如此玄妙的人,又有幾人?」

萬年前,他和白凝來到這熔漿之底,見到了這巍巍壯觀的一幕。

然而對於六道星芒大陣,他並不是第一次見識。

在天古寶地的時候,他就見到過另外一座六道星芒大陣。

那一座六道星芒大陣也是這般隆隆運轉,鯨吞下了源源不盡的能量。

只不過,在天古寶地,那一份能量非常的奇特。

想起在天古寶地發生的那件事情,鹿羽的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

他自天古寶地中一共掌握了一百門天煞大陣,和三千門地煞大陣。但是這六道星芒大陣,卻不在這些範圍之內。

緋色情人:總裁的枕邊歡 白曼問道:「這六道星芒大陣吸收這麼多熔漿做什麼?」

鹿羽說道:「吸收熔漿,自然是轉化為能量,保持著大陣的啟動。」

「那大陣啟動,又是為何?」白曼接著問道。

鹿羽深深的說道:「我知道一些這背後的秘密,但是這秘密太過的驚世駭俗,你現在聽了,對你的修鍊反而是一個傷害。」

如果沒有經歷天古寶地的那件事情,他或許根本沒辦法得知這這六道星芒大陣背後的秘密。

這是一個有關整個世界的秘密,顛覆了他的認知,也曾震蕩他的內心。

他如果告訴白曼,很有可能影響到白曼以後的修鍊。哪怕白曼是強橫的龍族,只怕也經不起那個秘密的衝擊。

白曼看到鹿羽那堅定的神色,就知道鹿羽不可能將六道星芒大陣的秘密告訴她。

她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急著向鹿羽求證:「你怎麼知道我是龍族?又怎麼會施展我們龍族的龍騰訣?」

鹿羽說道:「你不是急著採摘盛焰靈花給你的姐姐白凝冬眠護道嗎,現在盛焰靈花就在面前,你還有心思問東問西。」

「你怎麼知道我采盛焰靈花,是為了我姐姐白凝冬眠?」

白曼還是忍不住驚聲問了一句,不過她馬上循著鹿羽的目光,看到了盛焰靈花。

如果不是鹿羽的指引,白曼怕是找尋半天都找不到盛焰靈花。

因為盛焰靈花赫然開在六道星芒大陣之上的位置!

無窮之熔漿擰成一道粗壯繩索般的形狀,湧入到六道星芒大陣。

在六道星芒大陣之前的地方,熔漿是最為熾烈的。因為無盡熔漿到了大陣這裡,開始轉化為能量。這裡的能量是最為狂暴的。

盛焰靈花生長在這最為狂暴的地方。 一共有五朵盛焰靈花。

盛焰靈花極美,有如是一個火中精靈,在那狂暴的熔漿衝擊中翩翩旋轉。

當真是神奇無限的盛焰靈花。

真是難以想象,在這極致狂暴的環境中,何以生長出了盛焰靈花這種天材地寶?

不用看太多,單單是看盛焰靈花生長的環境,就知道盛焰靈花是多麼神奇的天材地寶。

然而盛焰靈花美則美矣,但是要獲取盛焰靈花,那就意味著要承受這最為狂暴的熔漿衝擊。

嘩!

白曼本能的打出了龍爪手。

轟!

一隻威嚴的龍爪手在她的身前凝結,然後快速的砸向了盛焰靈花那邊。

她的龍爪手修鍊造詣很深,不僅可以攻擊,也有挪移物體的奇效。但是如此強大的龍爪手打出去,剛被熔漿一衝刷,頓時是化作泡影。

「那熔漿沖刷的力量太強了,這盛焰靈花如何採摘?」

白曼被這個難題給難住了,如今盛焰靈花就在眼前,但是她卻不知道如何去採摘下來。

本來她固執的要前來熔漿之海尋找盛焰靈花前,還自信滿滿,但是如今真到了眼前,卻忽然發現自己的能力真的不夠。

只聽得鹿羽深深的說道:「你在旁給我護道,我當親手採摘下這盛焰靈花。」

他的眼眸閃動著。

一萬年前,這裡有六朵盛焰靈花的,他採摘走了一朵,這裡便只剩下五朵盛焰靈花了。

如今一萬年過去了,盛焰靈花還是五朵,並沒有生長出新的來。

這盛焰靈花乃是稀世罕見之奇珍,重新生長起來,都不知道要經歷幾萬年。

「你只是一個前期尊者,如何去採摘這盛焰靈花?你可不要白白送命啊!」

白曼想要勸阻鹿羽。雖然說鹿羽幫她採摘盛焰靈花的好心,讓她比較感動,但她還是不希望鹿羽為她而遭受什麼危險。

鹿羽沒有回答白曼,而是緩緩走向了六道星芒大陣,逐漸進入到那最為狂暴的熔漿沖刷之中。

「啊!」

白曼都不敢看了,只怕熔漿沖刷之下,鹿羽馬上成白骨。

正在這時,卻見得有兩道奇異的光華,自鹿羽的胸前釋放出來,將鹿羽緊緊的包裹進去。

嘩啦!

那無盡的熔漿沖刷,重重的砸在鹿羽的身上。但是鹿羽在這兩道神奇光華的保護下,卻能夠幸免於難。

這是何等神奇的兩道光華,竟能抵擋狂暴的熔漿沖刷?

白曼發現,鹿羽的手段真是太多太匪夷所思了!

接下來,白曼見證了光輝的一幕。

熔漿沖刷,而鹿羽臉上顏色不改。光華包裹中的他,就像是一塊堅強的頑石一般,挺立在熔漿洪流之中。

那兇猛沖刷而來的熔漿,力量實在太沉重,轟擊得鹿羽在行走中有些佝僂。

但是鹿羽前進的步伐卻是堅定無比,雖是緩慢,卻一往無前。雖在佝僂,卻是義無反顧!

鹿羽重走絕世路!

萬年前,他走過此路,那時他無需輪迴聖玉的幫助。

如今,他已融合了兩大聖玉。在輪迴聖玉和殺戮聖玉的共同幫助下,他還是來到了這裡。

一步,一步。

兩大聖玉的能量吸收能力雖成絕世,但是也經不起這千丈熔漿灌頂而下。還是有一些能量刺入到了鹿羽的身體中。

嘩!

鹿羽的身體周圍興起了一片赤紅光刺,有如是尖刀一般,插入到鹿羽的身體中,密密麻麻。

這相當於一種極致的酷刑嚴拷。

鹿羽承受著一種極致的折磨。

白曼雖然是在外面看著,但也都能感受到鹿羽承受的是怎樣一種瘋狂的痛苦。

「鹿羽……」

白曼看著鹿羽這樣子,眼睛不由含住了淚水。

然而鹿羽本人卻沒有為疼痛皺一下眉頭!

是的,這疼痛是很猛烈,他身體都在瑟瑟發抖。然而他的靈魂卻從未在痛苦下屈服!

他絕不軟弱!

他曾入冥河,曾闖雷域,曾走過龍之墓地,也曾踏足絕滅屍地……那麼多的兇險之地,他都經歷過。一次次的兇險和折磨,都不能讓他屈服。

一切的一切,不過是打磨了他堅定如磐石的道心!

他之道心永遠不改,他是屹立在這天地間絕不低頭的鹿羽!

這一世,他當再修至尊之境,以自己的無上神通,再庇人族萬萬年!

他是頂天立地的熱血男兒,如今熔漿之沖刷,又算得了什麼!

某一刻,鹿羽忽然一聲大吼。

一聲起,如四面驚雷,如天地狂捶!

有一種衝破蒼穹的霸氣,自鹿羽的身上釋放出來。

這一道霸氣無關修為,無關境界,乃是一種靈魂的自由盛放。

一聲落,萬道沉浮,萬法寂滅!天地共鳴,萬物叩首!

白曼被鹿羽這一股霸氣所震懾,呆立當場,再說不出話來。

她雖是最為高貴的龍族,但是即便她化身為龍,在鹿羽這霸氣面前,只怕也要低頭!

小小的前期尊者,身上何以能有這等睥睨天下的霸氣和豪情?

此等男子,當是絕世未有!

一時間,白曼已是看的痴了。

當鹿羽緩步走入那六道星芒大陣的中心,終於是拾取到了一株盛焰靈花。

這個時候,鹿羽身體幾近崩潰。

他雖有絕世之勇氣,絕倫之霸氣,但是畢竟這具身體的修為還是太弱了。

這個時候兩大聖玉形成的光華已是承受了更大的壓力,有更多的赤熱光刺自鹿羽的身體中穿透出來。

痛徹心扉,痛如深淵!

然而即便如此,鹿羽還是承受著這一切,再往前走幾步,摘下了另外一朵盛焰靈花。

直到兩朵盛焰靈花都到手,鹿羽才開始後退。

將原來的路重新走了一遍,鹿羽從那狂暴的熔漿地帶走出來。

「鹿羽!」

白曼連忙迎上去扶住鹿羽,她的眼淚已是止不住的落下。

她為鹿羽而心碎。

眼前的鹿羽,雖是光刺退去,但是身上赫然已遍布了無數的傷口。

汩汩的鮮血自鹿羽的身上流淌出來。鹿羽的模樣非常的可怖,已渾然成了一個血人。

任誰都可以想象的到,鹿羽的傷勢有多麼的重,而此時鹿羽又承受著怎樣巨大的痛苦。 「鹿羽,你不要嚇我。」白曼淚不能止。

然而此時卻忽然見得鹿羽張狂一笑,說道:「不過是一點小傷,何足掛齒。」

白曼被鹿羽這張狂的姿態而心驚,她捶著鹿羽,傷心的說道:「你傷勢都這麼重了,還笑的出來,你的心莫非是鐵打的不成。」

鹿羽說道:「這算不得什麼。」

白曼低頭說道:「多謝你為我採摘下盛焰靈花,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你的勇氣,我……一輩子都記你的情……」

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白曼的聲音變得有點小了。

她覺得自己或許永遠也忘記不了剛才的那一幕了。鹿羽那堅定而勇敢的姿態,讓她的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震顫。

鹿羽說道:「我是為你採摘下的盛焰靈花,也是為你姐姐白凝採摘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