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這片溫暖的土地上

  • Home
  • Blog
  • 在這片溫暖的土地上

到處都有燦爛的陽光

.

整個大禮堂飄蕩著震撼的音響,人聲,在琴聲的引領下,飄出大禮堂,飄蕩在整個校園……

烈如咆哮的深海,盪人肺腑,撼人心魄;深如暗夜,有聲若無聲,自有無底的力量漫向天際。

直到李唯放下手來,一曲作罷,聲音戛然而止,緊接而來的則是山呼海嘯的般的掌聲。

……

李唯下台。

臉上滿是熱血之色。

他分明看到,台下的陳叔叔眼圈都紅了。

這種音樂對陳禮明這種上了年紀的從政者來說,是最有殺傷力的,此刻他不禁對李唯豎起了大拇指。

「好樣的!」

陳語晗以及江楚楚四人也都格外驚訝,沒想到李唯還真會彈鋼琴,雖然以他們的音樂素養,根本聽不出李唯已臻化境的鋼琴技巧,但至少知道李唯彈的不差,若不是昨天和李唯又過過節,在這種全場大合唱下,也會感動流淚的。

陳藍卻嗤之以鼻,只覺李唯偷換概念,煽動學生情緒來掩蓋自己琴技的不足,以此討好陳禮明,打壓高藝凡,建立自己高大偉岸的形象。

最惱火的當屬高藝凡。

簡直臉都快綠了。

明明是自己的獨奏會,整個現場是高雅的,浪漫的,小資的,帶著絲絲曖昧的,被李唯這麼中場一攪合,氛圍完全悲壯起來,這種氛圍之下,讓他如何再去表白?

但是話又說回來,全場也只有高藝凡一人,聽出來李唯的鋼琴造詣,至少在情感表達這一面,李唯是不在自己之下的。

這讓他突然警惕起來。

絕不能被李唯搶去了風頭,一定要重新掌握主動權,堅持打壓李唯來反襯自己的戰術,千萬不能讓語晗母女知道李唯很牛逼,既然李唯鋼琴彈的很動情,自己就讓他看看什麼叫六指琴魔!

如此想來,高藝凡重整情緒,一臉紳士的聳了聳肩:

「你這不叫鋼琴唉,你這叫愛國主義教育,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正的鋼琴!」

————————————————

預告:第0019章,你對鋼琴一無所知 雨越下越大。

葉嵐雙眼紅腫,露出雨傘外的右肩被淋的濕透,眼前浮現出一幕幕童年時爺爺的模樣……

「求你了李唯。」

葉向北已不忍再看,一邊是未來的靠山,一邊是年老的父親,如果這次死的是自己,父親一樣會捨命為自己出頭,這是葉家的尊嚴,也是一個父親最後的尊嚴。

這樣想著,他將葉嵐往雨傘內拉了拉,擦拭著她肩膀的雨水:

「好好看看爺爺吧,這是他最後的英雄時刻。」

豪門隱婚:帝少的獨傢俬寵 葉家武館的眾弟子在雨中肅立。

淚水融入雨水之中……







在這種悲壯的氛圍下,李唯卻道:

「你們下雨天打架不穿雨衣嗎,就算沒被打死,被凍死了也不好呀……」

眾人這才仔細看去……

你媽嗨!

李唯竟穿著一身印有卡通圖案的黃色雨衣,看上去活像頭立起的大熊,被大雨淋的噼啪作響,將整個決鬥的氣氛弄的格外滑稽。

「混賬……」

……二字終究還是沒說出口。

無論李唯如何滑稽,這也是殺過內境宗師的男人!

葉紅章感覺受到了侮辱。

一股龐如山海的氣勢在雨中散開,彷彿連雨水都改變了軌跡。

「不知天高地厚!」

話畢,葉紅章身形暴走,身如金剛鐵骨,沒有絲毫的老態,一個疾風步閃身過來,一道長拳如猛虎下山。

然而,在李唯看來,這動作實在太慢了,慢到李唯竟有時間,掏出了一支[變傻噴霧],直接噴在了葉紅章的臉上。

「濮——」

葉紅章老臉一綠,雙眼驀的凝固。

「你——」

前一秒赫然暴走的身形,下一秒應聲倒地,頓時暈了過去。







一陣電閃雷鳴。

眾人徹底懵逼。

「你——你到底對葉老做了什麼?」

「我做什麼你們心裡沒點逼數嗎?」

「沒有……」

李唯只好解釋道:

「你以為我會浪費力氣去殺一個將死之人?葉老早已病入膏肓,撐不了一年了,你們把葉老抬進醫院吧——」

說道這裡,李唯突然目光一凜:

「從今往後,葉家家主將由葉向北接任,葉家從此歸附我李家,作為獎勵,我會給葉老動手術。」

葉向北面色平靜,長長舒了口氣。

葉嵐早已泣不成聲。

「謝謝你,李唯。」

……

與此同時。

在葉家別墅的數百米高空上,一台武者協會的戰鬥機隱藏在雨幕中,利用一種能穿透雨幕的高清攝像頭,記錄著現場的一切。

「看清楚了嗎?」

「看清楚了。」

「剛才李唯迎著長拳拿出噴霧噴葉紅章一臉,這種身法大概已經達到了三層武者的巔峰,好在沒有任何內力的痕迹。」

昨夜夢迴與君同 「沒有內力痕迹?一個區區的三層武者,便如此囂張了嗎?我協會比他厲害的青年才俊不知凡幾,重視這傢伙幹嘛?」

「我看協會領導昏頭了吧!」

「走了,簡直是浪費時間。」

正在這時,一道青年男聲穿過了雨幕——

「哦,是嗎?」

一道黑影驀的劃過天穹……

燦爛的火光隨即照亮了雨空!

也顯出了雨幕中巨大的雙翼。

「什麼東西,啊——」

只剎那之間,武者協會的監控飛機和兩名監控員,在一道熾烈龍火的焚燒下,瞬間化為了灰燼。

武者協會本部,一名形容大氣的紅衣女子,雙目赫然一凜:

「李——唯!」

……

李唯對葉紅章的手術進行的很順利。

葉紅章醒來的時候,李唯已經走了。

葉嵐、葉向北以及一眾武館教練,此刻圍在葉紅章的身邊,眾人心中雖然激動,但更多的是對李唯醫學水平的驚駭!

全世界都無法解決的醫學難題,竟被李唯一個小時的手術就解決了……

「這尼瑪還是人嗎?」

在得知自己昏迷后的全過程后,葉紅章長長嘆了口氣:

「居然被殺子仇人救了性命……老夫還有什麼臉面苟活於世?」

葉嵐卻擦乾眼淚道:

「爺爺您說什麼話呢,李唯這是一命換一命,而且我聽說在霓虹,二叔可是花大錢雇殺手去殺李唯的,李唯的報復也是理所應當的,逝者不可追,爺爺從現在開始就為自己活著吧,葉家的事情讓我爸來打理好了。」

葉紅章眼眶有些泛紅,摸摸葉嵐的腦袋:

「既然技不如人,爺爺也只能退休了……只是可惜了嵐嵐你,因為爺爺的緣故,被李唯疏遠了。」

葉嵐卻並不在意:

「只要爺爺沒事就好了,至於李唯……以後日子還長著呢,據說她已經娶了兩個老婆,也許還會像韋小寶一樣娶七個呢?」

「……」

……

自從李唯娶了兩個老婆的小道消息,傳遍江南之後,江南市那些家裡有漂亮女兒的富庶家庭,便找各種機會把女兒往桃花島送,乃至被江楚楚轟走了一波接一波……

這次來了個大波——

竟是張酩艾!

好吧,又到了張酩艾找李唯複查乳腺癌的時候了。

這件事江楚楚早就知道,考慮到張酩艾的大白兔比自己和小唯都還大,江楚楚有些小小的不爽,但她和張姐也算閨蜜,乳腺癌也不是能開玩笑的事情,便將張酩艾迎進了家中。

「張姐你來啦。」

「嗯。」

雖然又是與張酩艾獨處一室,但李唯心中都是中原的事情,哪裡時間去意淫張酩艾,便胡亂的揉了幾個小時大乃就完事了。

「手特么又酸了……」

事後,一臉紅潤的張酩艾說出了一個讓眾人詫異的事情:

「表妹她出家了……」

「蛤?」

李唯一臉懵逼。

江楚楚也詫異不已:

「當尼姑?」

但李唯的思維很快轉變過來:

「這不挺好的嗎?」

江楚楚顯然對陳語晗還有些愧疚:

「那語晗爸媽呢,怎麼不把她接回家啊?」

「我小姨夫被省里查了,有作風問題,調任到新姜當鎮長去了,家裡的別墅也被正府收了……」

「既然能查出來,說明他們本身也不清白,沒什麼好說的。」

張酩艾神色黯然,帶著些許懇求:

「這次我找你,並不是想為他們求情,我是想讓你能幫幫語晗,她現在正在杏花庵當尼姑,怎麼勸都不還俗,其實我明白,她對你還是有感情的……」

雖然陳語晗在幾個女人當中是最漂亮的,但李唯還是如實回答。

「可我對她沒感情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