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在遠處和三頭魔獸苦苦戰鬥的冷寒澈,聽到碧綰的叫聲,立刻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 Home
  • Blog
  • 在遠處和三頭魔獸苦苦戰鬥的冷寒澈,聽到碧綰的叫聲,立刻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可是三頭魔獸的實力太強大了,冷寒澈只能勉強躲閃。

與碧綰在一起的顧絕塵,看到雪豹攻擊對象竟然轉移到了碧綰身上,顧絕塵立刻一個健步飛躍,試圖擋在碧綰的前面。

可是,雪豹怎麼會放過如此好的機會,直接在顧絕塵四周圍起四面冰牆,將他圍困住。

雖然雪豹的冰牆無法長時間的困住顧絕塵,但是這一點點時間已經足夠讓他對付一個沒用的廢物了,雪豹對自己的這點實力很有信心。

雪豹一點點的朝碧綰走去,譏笑著張嘴道:「就你這點實力也想偷襲我,愚蠢。」

碧綰摸了摸酸痛的肩膀,看著雪豹委屈的說道:「你以為我傻,我想偷襲你呀,不是你們攻擊我,我才懶得打你們那。」

發現眼前這個廢物,竟然能聽懂自己的話,雪豹詫異的停住了腳步:「你能聽懂我說話?」

「嗯。」

「你是誰,怎麼能聽懂我們的話,你是馴獸師?」

碧綰一邊搖著頭,一邊慢慢的站了起來,用餘光看到顧絕塵已經衝破了雪豹的冰牆,正要衝上來救自己,可是碧綰微微的搖了搖頭。

顧絕塵知道碧綰能與魔獸進行對話,看到雪豹停住腳步,顧絕塵猶豫一下后,抿唇站在了原地。

「那你怎麼可能聽得懂我們的話?」

「我也不知道,好像從黑魔洞出來后就能聽懂了。」

「你去了黑魔洞?」雪豹不信的質問道,同時仰天一吼,「這裡有一個廢物,她能聽懂我們的話,竟然說她去了黑魔洞。」

「不好。」碧綰立刻大叫一聲。

顧絕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看到碧綰臉上的慌張,立刻御風以最快的速度飛了過來。

當顧絕塵擋在碧綰前面后,轉頭關心的問道:「怎麼了?」

「快走,你快走,他剛才在召喚其他魔獸。」

「什麼,它一個就搓搓有餘了,為什麼還要召喚其他魔獸。」顧絕塵完全不明白,詫異的追問道。

在雪豹的一吼叫后,能騰出力量的魔獸都蹭蹭蹭的往碧綰這邊趕來。

斷袖總裁的落跑新娘 無法脫身的冷寒澈發現了這一情況,召喚神獸血麒麟失敗了,試圖觸發體內的神秘力量,也失敗了…… 無法利用自己的神秘力量,也無法召喚神獸,冷寒澈只能將自己身上所有的靈力元素髮揮到極致。

只能冷靜的抵擋著,尋找魔獸攻擊的弱點,一擊而中,才能藉機逃出他們的糾纏。

然而沒多久,碧綰和顧絕塵就被魔獸包圍了起來。

「你說的是他,長得還算俊俏,目前高級控師實力勉強還行。」其中一隻八階落山虎搖頭道。

「嗯,這樣的實力是廢物了點,但是天賦還可以。」另一隻九階巨猿應和道。

「這樣的人能進黑魔洞,不可能。」另一隻九階棕毛白狐熊不屑的說著。

「沒錯,這樣的人進去了,絕對不可能活著出來。」一隻雪狼鄙視的看了一眼雪豹,「這樣的話你都能信。」

說著那些魔獸,正準備離開,雪豹連忙擋在他們的面前:「不是他,是那個女娃。」

「那個女娃?」雪狼轉頭看碧綰,頓時對雪狼怒罵道,「你是不是以為有你大哥罩著,我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連他都不可能進的了黑魔洞,這樣的廢物能進黑魔洞還能出來?」

雪豹搖了搖頭,有些不甘的訴說道:「她自己親口說的。」

一邊的落山虎卻冷靜的看了看碧綰:「豹仔沒必要說謊。」

「你不會相信這個廢物能進黑魔洞吧。」

「我不是相信一個廢物能進去,我是相信豹仔。」落山虎解釋道,「豹仔不會說謊。」

聽落山虎這麼一說,其他幾頭原本不信的魔獸,竟然迴轉身慢慢的靠近碧綰。

「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雪豹張嘴對碧綰怒吼道。

從剛才幾頭魔獸的對話中,碧綰已經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們是沖著自己能聽懂獸語,進過黑魔洞這一點才過來的。

對了,之前八階巨蟒問過神秘力量的事情,難道這些魔獸都對那力量垂涎。

如果真的是這樣,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他們知道,更不能讓他們知道冷寒澈吸收了神秘力量,不然他就危險了,將會成為所有魔獸的目標。

碧綰這麼分析著,而自己卻驚恐的看著眼前的魔獸。

見碧綰不理自己,雪豹有些著急的怒吼道:「你倒是給我說話啊,不要以為假裝聽不懂就可以相安無事了。」

「只要你能說話,我就放過你。」

「只要你能說話,我就放了這裡所有人。」

「你給我說話,說話。」雪豹已經沒有了耐心,但是又不敢貿然出手。

「怎麼回事?」落山虎看著雪豹質問道。

「她真的聽的懂,她故意的。」雪豹盡然有些祈求的看著碧綰。

其他幾頭魔獸看著一臉恐慌害怕的女娃,再看看一臉無奈抓狂的雪豹,頓時不知道怎麼辦了。

「怎麼辦?」棕毛白狐熊轉頭看向落山虎。

「把她帶到那邊去,我們再做決定。」

「好。」說著,雪豹就沖了過去,將碧綰刁在了嘴裡。

顧絕塵想要阻止,可是旁邊的落山虎直接一個甩尾攻了過去,顧絕塵一個騰空后躍,躲過了虎鞭。

碧綰被帶走後,圍攻宇文邕、修影的魔獸也住了手,隨著落山虎一起離開了。

而碧綰被雪豹叼走的時候,就進入碧落空間找藤姬幫忙…… 在進入碧落空間后,碧綰找遍了都沒有找到藤姬,正在詫異間,碧綰髮現水晶琉璃果樹旁邊有一顆小小的嫩綠色的藤芽。

碧綰眼睛一亮,微笑著走到藤芽旁邊,蹲下身子:「這裡怎麼會有一顆雜草真是的,與水晶琉璃果樹搶營養,拔了。」

說著碧綰直接伸手,假裝要拔的樣子。

「你找我幹什麼?有話直說。」藤姬的聲音冷冷的傳了過來。

「那些魔獸是怎麼回事?我們要離開這裡只有得到晶石認可嗎?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

「那些都是晶石空間的事情跟我無關,我只負責晶石殿堂。」

「那顆晶石就在你負責殿堂的上面,怎麼跟你無關?」

「我只負責晶石殿堂的裡面,外面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藤姬既然什麼都不肯說,碧綰只能無奈地站了起來:「既然你不想說,我也不強草所難,你好好在這裡修鍊吧。」

碧綰的話讓滕姬微微一愣,沒想到她竟然了解自己的想法。

「你想知道的可以問他們九兄弟。」

「九兄弟?」

「就是抓了你的人。」

「他們為什麼不傷害我?」

「他們是敵是友?」

接下來不管碧綰問什麼,藤姬都再也沒有回答,碧綰只能出了碧落空間。

而出了碧落空間,碧綰髮現自己盡然躺在一塊平整的地方,而其他幾個魔獸正在訓斥雪豹。

「你叼的時候怎麼那麼用力,不知道她很重要嗎?」

「沒輕沒重,不知道平時老五怎麼教你的。」

「現在怎麼辦?」

「有沒有傷到,要不要找人看看。」

……

碧綰微微的睜開眼睛,伸手扶著依舊酸痛的手臂,慢慢的坐了起來。

看到碧綰醒了,那些魔獸立刻興奮的看著碧綰,眼中的喜悅洋溢在臉上。

碧綰看著周圍都是魔獸,立刻膽怯的看著他們,甚至雙眼淚盈盈的抽泣起來。

「她怎麼哭了?」

「豹仔,是不是你剛才嚇到她了?」

「她不會是哪裡受傷了?」

「是不是我們嚇到她了?」

這邊魔獸開始凌亂了,而外邊的冷寒澈們也開始急躁起來,在原地來回踱著步。

「王爺,看樣子他們,並沒有想傷害碧小姐。」

「沒錯,如果他們對她有惡意,剛才直接就可以動手了,何必這麼麻煩。」

「你們說的我都知道。」冷寒澈一臉的寒氣,「可是她在那個結界的裡面,我就是不放心。」

「這個結界要高級控王的實力才能打開。」說著用力的一拳,狠狠地擊在結界上。

冷寒澈一拳擊在結界上,四周開始晃動了幾下,但是結界依然完好無損。

剛才被莫名其妙的斥責,雪豹滿肚委屈,看到在那抽泣的碧綰,頓時怒火蹭蹭的上來了:「你哭什麼哭,我又沒欺負你,早知道你這麼狠毒,我之前應該直接一口咬死你。」

碧綰頓時發聲哇哇大哭起來……

碧綰的哭聲透過結界,直接傳到了結界外面。

眾人在對抗魔獸的時候,很多都受了傷,正躺的躺、坐的坐、靠的靠……

聽到突然出現的哭聲都緊張的坐了起來,而蘇穎,歐陽蘭,暗夜焱,暗夜玥則暗暗的揚起了唇角。

「綰兒……」冷寒澈直接緊捏著拳頭,朝結界沖了過去…… 「王爺……」

修影想上前阻止,可是根本比不上冷寒澈的速度。

冷寒澈衝到結界上,本想用全身的靈力元素擊打結界,不想打了一個空。

沒把握住重心,直接向前俯衝而去,冷寒澈一個蜷身翻滾,穩穩的站了起來。

「王爺,王爺。」

冷寒澈回頭一看,發現修影,宇文邕不斷拍打著結界。

再看看自己,冷寒澈立刻明白過來,直接御風而飛,朝魔獸中間飛去。

隨意距離的拉近,冷寒澈看到坐在中間哭泣的碧綰,立刻朝那個顫動的小身軀飛躍而去。

正假裝哭泣的碧綰,突然被一個熟悉的懷抱緊緊的抱住,感受到熟悉的味道,碧綰微微一愣,抬頭一看果然是冷寒澈,立刻微笑道:「你怎麼來了?」

「我們讓他進來的。」之前那隻落山虎解釋道。

「我也不知道,我用力撞擊結界的時候突然就進來了。」

按冷寒澈的意思落山虎說的不是假話,但是現在對於他們真正的意圖,碧綰還沒有猜出來,所以不敢貿然暴露自己。

「你們看,小娃不哭了吧,我說的沒錯吧。」落山虎得意的炫耀道,「你現在可以告訴我們,你是不是去過黑魔洞。」

碧綰一邊聽著落山虎他們的對話,一邊只顧著與冷寒澈說話,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

「她是不是真的聽不懂,豹仔,你是不是聽錯了?」一隻比之前那大出一倍的雪豹不耐煩的問道。

「大哥,真的。」

大雪豹一看就是急性子,直接邁著厚重的腳步朝碧綰走了過來:「如果你能聽懂就回句話,我們忙著呢,沒空陪你一個小娃浪費時間。」

「老五,你不要又把她嚇哭了。」

「我這樣就又把她嚇哭了,這樣沒用的廢物,怎麼可能會是我們要等的人。」

「可她是至今唯一一個。」落山虎也無奈的搖著頭,「我們已經等了幾百年了,我們沒有那麼多幾百年可以讓我們等。」

「哎……」雪豹直接重重的嘆了口氣,轉身走到了旁邊,但是依然有些不甘心的瞪著碧綰。

這時在黑壓壓的魔獸中突然出現一隻巨蟒:「怎麼了,聽說找到我們一直等的人了。」

「老七,你來了,豹仔說她能聽懂我們的話。」雪豹用眼神輕輕的示意道。

巨蟒順著雪豹的眼神,朝碧綰望去,發現原來是她,大笑著朝碧綰靠近:「她只是一個廢物,雖然不笨,但是怎麼可能是我們要等的人。如果是,那我們都玩完。」

「老七,可是,她去過黑魔洞,聽得懂獸語。」

「沒錯,她是,但是這只是提示而已。」

「什麼?你知道她?」

其他魔獸頓時圍攏過來,都眼神複雜的看著巨蟒。

「嗯,之前我遇到過她。」巨蟒張著大蛇嘴說道。

「我沒說錯吧。」雪豹感激的看向巨蟒。

「我記得沒錯的話,那句話是這樣的『魔洞之內,元素之主,天賦異秉,群獸服之。』巨蟒將那句暗示之語說了出來,再轉頭看向碧綰,「她一個廢物怎麼可能是元素之主,天賦異秉呢。」

巨蟒的話讓大家陷入了沉默,沒錯,她只是進去過而已,其她的都不符合…… 所有魔獸正失望著準備轉身離開,巨蟒突然覺醒地說道:「不過黑魔洞內的神秘力量的確沒有了。」

「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