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墨塵淵的眸仁愈發深邃,黑不見底。

  • Home
  • Blog
  • 墨塵淵的眸仁愈發深邃,黑不見底。

他嗓音略有些沙啞,低聲道,「嗯,要包紮。」

「好。」

蘇子邈就站在不遠處,將他們二人的一舉一動看在眼底,心想:咦,攝政王不是不近女色嗎,聽說若有女子靠近三步內,他都會讓其血濺當場。

現在鳳綰月不僅近了,而且還碰了。

嘖,莫非是鐵樹終於開花,清心寡欲的男人終於動了心?

偏偏這時,福嬤嬤驚慌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太后,鯉魚池又浮起一具女屍,還……還有顏嬪沒了。」

墨塵淵見鳳綰月想走,忙拉住她的手,「本王的傷口還沒包紮好,太后想去哪兒?」 鳳綰月也不是做事半途而廢的人。

只是著急見新屍,本就不擅包紮的她將紗布纏得更是團團亂。

「此葯有奇效,明日便會好,只是切記今日傷口不得碰水。好了,王爺也不便久滯後宮,哀家還要處理糟心事,您請回吧。」

「等等。」

墨塵淵看著被裹成粽子一般的左手,不禁失笑。

他展開右手,掌心中有塊晶瑩剔透的和田玉玉佩,「這是本王在前兩年從某個部落得到的戰利品,暖玉養人,放在王府庫房也是生灰,不如送給太后。」

「你要把它送給哀家?」

「嗯,和田玉在西涼國也是萬金難求,此玉更是玉中極品,太后若是不要……那本王只能隨意處理了。」

「我要!」鳳綰月一聽『萬金難求』這四個字,當然選擇接受。

嘻嘻,白送的東西,自然是不要白不要!

看著她見錢眼開的笑臉,墨塵淵似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

……

好巧不巧。

今日在鯉魚池發現女屍的人,恰好就是那日搬運顏嬪屍身的禁衛。

只是,這次他學乖了。

為了不驚擾到皇上,特意讓人保護好現場后將屍體運到了宮中的停屍間。

「太後娘娘,奴才已經按照您上次所言驗過屍,同上一具死法一樣。」

「不錯,孺子可教也,你叫什麼?」

「奴才賤名金……金磚。」

「金磚?」

禁衛不好意思的紅了臉,「因為奴才的娘比爹要年長三歲,有句話叫女大三抱金磚,正巧奴才家又姓金,所以便用這個名了。」

很明顯,這個人很對鳳綰月的胃口。

她從頭到腳打量了番他,才點點頭道,「珍珠,你去跟禁衛軍總領說一聲,他,哀家要了,以後他只歸哀家管。」

珍珠覺得頭疼,「是,奴婢遵命。」

其餘人也都是一頭黑線,小太后的性格果然難以捉摸。

最高興的人當屬金磚,他笑得跟大傻似的,「奴才多謝太后,多謝太后。」

「免禮,顏嬪屍體在哪?」

「旁邊這具就是。」

金磚將覆在屍體上的白布掀開,露出的面容正是鳳綰月見過的顏如玉。

不過……

旁人或許看不出,但她確實一眼就看穿此人是假的。

鳳綰月桃花眼漸漸眯起,突然來了句,「其他人先退下去,你們仨留下。」

躲在後面正準備開溜的蘇子邈:有點想罵街!

木門被闔上。

停屍間顯得更加陰冷陰森。

氣氛使然,珍珠和金磚也變得緊張起來。

金磚忍不住問道,「太后,您想做什麼?」

「哦,扒個皮而已,可能有點血腥,哀家怕嚇到別人。」

「……」

事實證明,鳳綰月的語言表達能力的確與眾不同,有點明明應該換成非常才對。

只見她快速解開『顏嬪』的衣裳,在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的瞬間,『呲啦』一聲,就將對方的皮給……撕了下來。

甜寵進行時:霍少請克制 腥臭的血,嘩啦啦地滴落在地。

鳳綰月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轉過身,對已然嚇傻的三人組道,「看吧,哀家就說她不是顏嬪。」 披著顏嬪的人皮之下,是另一具完好無損的屍體。

從屍斑來看,死亡還不超過兩個時辰,身上甚至連一點傷痕都沒有。

蘇子邈眼睛一瞥,強忍著噁心想吐的衝動,顫聲道,「她……她不是顏嬪的貼身宮女素和嗎?」

「你認識她?」

「昨天你讓我去景仁宮找禧昭儀,我看到她扒在門上往我這裡偷看,那時候素和的表情看起來很慌張。」

鳳綰月頷首,笑道,「那無皮鬼倒不笨,居然知道把顏嬪的人皮給素和,畢竟宮裡死一個宮女也不是什麼大事。」

站在一旁的金磚,獃獃的說,「顏嬪……哦不對,素和是在離鯉魚池不遠處的涼亭被發現的,太后,那這具無皮女屍又是誰?」

「哀家現在不想告訴你們。」

「……」打擾了,我們也並不想知道。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鳳綰月決定將顏嬪的人皮再給素和穿上。

畢竟,赫連霄才剛登基不久。

若是皇宮裡鬧鬼的事傳了出去,肯定會造成閑言碎語。

不過,嬪妃暴斃自然不可能隱瞞。

我家相公是9塊9包郵來的 鳳綰月只好就地畫了一章寒冰符貼在屍體上,故意做出被凍死的假象。

反正是在涼亭被發現的,這個天說是被凍死也沒人會懷疑。

呵,事情真是原來越有意思了。

從停屍間離開后,幾人便回了未央宮。

因為金磚之前是禁衛,所以在這就直接當了侍衛。

雖然比不上御前,但總比當逢人就低三下四的禁衛要強。

「這是平安符,必要時能保命,你們一定要貼身佩戴。」鳳綰月拿出兩張黃符送給珍珠和金磚。

兩人知道鳳綰月的本事,自然感激涕零,「奴婢(奴才)謝太后賞賜。」

「憑什麼!」

花了一千兩黃金的蘇子邈炸毛了。

深知『收了我的黃符,就是我的人』這條規矩的他,喊道,「你要小爺花錢買,他們你卻反而白送,哼,你看不起有錢人還是咋滴!」

粗聲粗氣的聲音與外貌可以說是相當違和了。

金磚眼皮亂跳,忍不住對珍珠小聲嘟囔,「真可怕,蘇貴嬪都被氣出男音了。」

珍珠,「……」

愛好坐地起價的鳳綰月絲毫不心虛,「哀家昨日也送你了。」

「你那是送嗎,明明是讓小爺闖鬼屋的報酬!」

「哦。」

蘇子邈火來的快消的也快。

見對方彷彿有一丟丟愧疚的模樣,乾脆趁熱打鐵,「不如你把剛剛那張寒冰符也送我一張,等夏天來了我就不怕熱了。」

聞言,鳳綰月的忽而唇角揚起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

她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好啊,不過哀家還以為你會要別的呢,畢竟今晚就該輪到你侍寢了。」

「什麼!!!」

未央宮寢院里鬧哄哄的畫面,被站在觀雲樓上的墨塵淵看得一清二楚。

亓雨站在他身後,道,「王爺,蘇貴嬪的確不是蘇家大小姐,而是蘇巡男扮女裝之子蘇子邈。」

「男扮女裝?」

「是。」

墨塵淵墨眸微眯,放在欄杆上的手指尖點了點,「小丫頭真不讓人省心,居然同一個男子走的如此近。」 夜幕降臨。

蘇子邈乘坐鳳鸞春恩車被送到太和殿。

跪坐在龍塌前,他忍不住摸了摸藏在褲子后的黃符。

那是鳳綰月給的迷幻符,據說可以讓赫連霄產生與女子歡丨好的幻覺。

總之,這是個好東西!

赫連霄沐浴完一出來便看見美人摸……臀的畫面。

他揚眉,語含笑意,「愛嬪果真如民間傳言那般不拘小節,你還是第一個敢在朕面前舉止不雅的嬪妃。」

「……嬪妾給皇上請安。」

「起吧,地上涼,過來陪朕說說話。」

臉上笑嘻嘻,內心嗶了狗的蘇子邈坐到了龍榻上。

哪怕渾身不自在,他也得笑著活下去,「皇上。」

「朕聽聞,太后很喜歡你?」

「皇上說笑,嬪妾何德何能,不過是僥倖得了太后的注意。」

褪去龍袍的赫連霄,少了些凌厲,多了些溫潤如玉。

聽到這話,他淡淡一笑,「鳳氏女子多以賢良淑德聞名,月兒是唯一的特別,她自小體弱多病,國公夫人病逝后更是一直獨居道觀,這些年從不和外人交往,如今煙兒不在了,她便是朕的責任,既然月兒喜歡你,日後你便常去未央宮走一走。」

蘇子邈乖巧點頭,「嬪妾明白。」

唉,這赫連霄也是可憐。

經過這兩次的相處,不難猜出故皇后在他心裡的地位。

說起來,鳳雲煙死的也挺蹊蹺……

不等他多想,只聽耳畔響起赫連霄低沉的聲音,「時間不早了,愛嬪先歇下吧,朕還有些奏摺要處理。」

哎?

天降喜事讓蘇子邈樂開了花。

他微愣,又故作矜持道,「是,皇上也要保重龍體。」

從內殿出來,赫連霄便坐在了御案前。

在落下硃砂筆前,他動作稍頓,抬頭看向富公公,「明日天亮后你便去六宮傳朕旨意,蘇貴嬪性姿敏慧,謙和有度,晉為貴妃,封號『宜』,賜朝陽宮。」

「是,奴才遵旨。」

富公公心嘆:這背後有蘇家和太后支持就是不一樣,居然尚未侍寢就被封為貴妃,未來可期啊!

無人知曉,太和殿外站著一道鬼影。

鬼影一直看著赫連霄,最後,隱在黑暗中的臉在咧嘴笑。

……

翌日一早。

蘇貴嬪晉宜貴妃的聖旨便曉諭六宮。

如此跨了幾級的晉位,可是從未有過的先例。

因為有封號,蘇子邈的地位更是直接越過了雲貴妃。

請安時,難得人齊了一回。

可妃嬪們的表情可謂是相當精彩,禧昭儀更是成了眾矢之的。

娛樂圈餐飲指南 沈先生,請賜教 雲貴妃譏笑,「你與故皇后長得一樣又如何,侍寢多日卻無晉封,你瞧瞧人家宜貴妃,昨日她還得向本宮行禮,今日卻成了六宮之首,禧昭儀,看來東施效顰也只是自欺欺人啊哈哈!」

禧昭儀覺得難堪,嬌艷的臉血色全無。

她抬眸看向上座的太后,試圖用眼神求助。

可鳳綰月只對她莞爾一笑,彷彿根本沒聽到一般,只道,「你們都應該和宜貴妃多學學,別整天只知道妖里妖氣的作怪,好好當皇上的貼心小棉襖不好嗎?」 先是心頭中了一箭,後來又扎了一刀。

不知是無意還是故意,鳳綰月說話總是在戳嬪妃們心窩子。

偏生她還是一臉無辜的表情,「從今日起,從宜貴妃開始按位分往下排,依次來陪哀家用晚膳,你們能不能得到皇上的寵愛就可憑本事。」

「……」

「待明年入春后便會開始選秀,屆時如果你們還是這麼不著調,哀家就再也不搭理你們了!」

聞言,嬪妃們的心裡是又驚又喜。

驚的是她們險些將幾個月後的選秀給忘了。

喜的是太后真心地善良,居然還願意提拔她們!

等請安結束后,大傢伙兒都是笑意盈盈離開的未央宮。

蘇子邈更是狗腿的湊上前邀功,「太后,小爺現在是寵妃,除了你以外,我就是六宮之首啦!」

「哦。」

「不過,我懷疑皇上可能是不舉!」

鳳綰月沒搭理他,只讓珍珠低頭又附耳囑咐了幾句話。

見珍珠突然走出去,蘇子邈有些奇怪,「咦,你讓這小宮女去哪?」

「哀家昨日給你的符沒派上用場?」

「對啊,嘿!」

這聲憨笑,讓鳳綰月的表情漸漸變得怪異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