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墨煙的心情好了,自然也就有興緻為重鼎真人帶美食了。因為是打包帶走,所以三個人又在這裡坐了一會。等到他們下去結賬的時候才知道,紀行在走的時候已經把賬給結了。

  • Home
  • Blog
  • 墨煙的心情好了,自然也就有興緻為重鼎真人帶美食了。因為是打包帶走,所以三個人又在這裡坐了一會。等到他們下去結賬的時候才知道,紀行在走的時候已經把賬給結了。

本來還想自己將兩份都付了的墨煙想到那個男人,又不開心了。

沈鈺明白了,自己技術一個電燈泡啊,站在這裡礙眼來著。她悄無聲息的就從門口離開了。為了防止水青青擔心,她還特意了一個消息給水青青,說她去給羅芙買吃的去了。

雖然是借口,但是看到街上那麼多的吃的,沈鈺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買了一些。最後,還是提到了羅芙的寢室。

升到二級之後寢室又是重新分配的,雖然還是四人寢,但是至少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小房間。而羅芙是萬劍分院的人,自然也是坐在萬劍分院的四人寢。

沈鈺一路往羅芙的寢室走去。萬劍分院和流光分院的景色不一樣,萬劍分院的景色比較硬朗,放眼望去都是高高低低的樹木,還有一些攀岩纏繞的藤蔓。而流光分院是五顏六色花團錦簇的。所以乍一看到這麼直的風格,一點其他的顏色都沒有,沈鈺還有些不習慣。

羅芙的寢室沈鈺是知道的。當她小心的打開羅芙房間的門的時候,就看到羅芙正在床上躺屍。看到沈鈺之後她簡直是超級驚喜,連聲問道,「宋玉,玉兒,我最親愛的小玉,請問你有帶吃的給我嗎?」

沈鈺從空間手鐲裡面拿出買來的小吃放到桌子上,「有啊,還挺多,你下來吃吧。」

羅芙趕緊爬下床,坐在桌子前抓起一把燒烤就吃了起來。「哎呀,餓死我了!真香啊!」

沈鈺有些納悶,「你怎麼回事?築基期了還會餓?而且你沒看到我叫你吃飯的信息嗎?這兩天怎麼都不回消息?」

羅芙一邊吃一邊說,「哎,別提了,我看完了書之後那是若有所悟啊,然後就在寢室悟了兩天,剛剛才醒過來。看到你的消息想想這個點了你們也該吃完了,就沒有說話了。沒想到你這麼好,還給我送吃的過來!」羅芙有些感動。

但是沈鈺直接拍碎了她的感動,「不是,我不是給你送吃的的,我是想過來看看能不能和你分享一下我今天晚上看到的八卦的。」

羅芙低落了一秒,然後迅速抬起頭,用閃亮亮的眼光看向沈鈺,「什麼八卦?」

沈鈺就從她們遇到紀行開始說起,說到後面遺忘她的事情,說完了之後憤怒的問羅芙,「你說,他們兩個是不是特別的過分啊!」 「額,這個嘛……」羅芙現在只想知道水青青和墨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沈鈺目光炯炯的看著她,非要她說出個答案來。羅芙只好順著這她的意思譴責了一番。「對,他們實在是太過分了!」

然後就繼續詢問沈鈺關於水青青和墨煙的事情。她感覺自己不過是閉關了兩天就錯過了好多的東西。

沈鈺雖然知道羅芙是在敷衍她,但是也無所謂,反正已經吐槽完了。所以就和羅芙說了今天下午送葯的事情。聽的羅芙是驚訝不已。她沒想到墨煙在水青青面前原來是這個樣子的。

之後羅芙就講述了一下她這兩天的成果。

「你知不知道,原來我在學習的時候還有好多地方覺得是一知半解的,但是看完書之後我就全部都懂了。那本書裡面有講到,劍修練劍也是煉心。所以其實劍意早早的就形成並不是一件好事。阮秋河的劍意這麼早就出現了,對於他日後要形成劍心可以說是很困難的。」

劍心?沈鈺聽到一個從來沒聽過的名詞。

「劍心是什麼?」沈鈺問道。

羅芙解釋說,「書裡面講到劍氣,劍意,劍心。劍氣是最簡單的,等你對自己的劍有了了解,知道了自己的道以後就會形成劍意。而當你徹底明了自己的道,深刻的了解了你自己的心,就會形成劍心。有了劍心,萬物皆可為你手中之劍。但是劍心的形成需要經歷很多,而劍意也是糅合了劍修的心的,所以書裡面說,最好是對人生有些閱歷之後才形成劍意。就算之前有這樣的趨向,最好也壓制住。這樣可以保證你形成的劍意不會讓你在日後後悔。因為一個人會面臨很多種的情況,太早形成劍意,萬一後面模糊感覺到的道變了,那麼劍意的威力會大打折扣,也不可能再形成劍心了。」

簡單來說就是有些天資聰穎的人在心智沒有成熟的時候因為一些事情模糊的感覺到了自己的道然後就形成了劍意。但是等到他們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會後悔,會改變自己的想法。而他們的心改變了,他們的道也就改變了。依託在心上,道上而成長起來的劍意也會大大受損。

這樣的事項曾經出現過幾次,但是天才還是比較少的。只是沒想到阮秋河會在和沈鈺的戰鬥中直接突破了!現在只希望他能夠保持初心,始終如一了。

沈鈺明白了,同時心裡為阮秋河默哀了三秒。誰也不知道,原來劍意竟不是越早越好的。

不過除了那次的比賽之外,她們和阮秋河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交集,所以也只有在心底嘆息一聲了。

「不知道你那本書是誰寫的呀?」沈鈺問羅芙,她其實想看一下那本書的,但是想想還是放棄了。羅芙能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就已經很不錯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沈鈺就到處找湖泊開始煉製重水,而水青青也在不斷的練習著她的鞭子,要能夠做到指哪兒打哪兒。

萌妻擒拿酷總裁 時間一晃,四年就過去了。沈鈺三人已經蛻變為長身玉立的少女了。

而在這四年裡,她們即使儘力的壓制住自己體內的靈力,現在也差不多到了築基後期了。

這天,沈鈺照舊去玉姝真人那裡。只是和以往不一樣,這次她剛進門就看到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拿著一個捲軸在哪裡研究。

沈鈺好奇的問:「師傅,你們在看什麼呀?」

玉姝真人猶豫一下,問她,「現在有一個秘境要開放了,只是比較危險,你要不要去看看?」

沈鈺:「什麼秘境啊?」

玉姝真人:「是四極秘境。也是四重秘境。你聽說過嗎?」

四極秘境,又稱四季秘境。秘境一共有四層,每一層都代表著一個季節,合起來就是春夏秋冬。而四極秘境雖然不限制人數,但是每一層都要有相應的實力才能進去。以沈鈺現在的修為,大概只能進第一層,也就是春之秘境。

只是能進第一層的卻不僅僅是築基期,還有金丹期。

據傳說,四極秘境裡面藏有四神獸的精血和傳承,所以每一次四極秘境的開啟都會吸引很多人的目光。玉姝真人雖然知道沈鈺的修為已經錘鍊的很凝實了,即使和一個金丹期對上也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人非草木,相處了這麼多年,沈鈺又乖巧懂事,她肯定會擔心的。而且這一次四極秘境的開啟她也是會去的,到時候就怕有人會對她動手啊。

要玉寧真人說,玉姝真人就是關心則亂了。但是之前他剛剛因為說了這話被玉姝真人狠狠的錘了一頓,所以也就沉默著不說話了。

沈鈺點頭,「師傅,我想去。」

玉姝真人毫不意外,她知道沈鈺的性格,所以對於她的選擇也明白。但是該擔心的還是要擔心。所以玉姝真人就直接掏出了一大堆的東西,「這個是逃跑的法器,這個是可以自動激活的法器,這個是補充靈力的靈丹,還有這個,靈符,哦對了,還有這個寶符,裡面封存了我的全力一擊,要是遇到了什麼危險的情況你就直接捏碎就好了。」

沈鈺看到桌子上很多很多的東西,還有那珍貴的寶符都有五張,心裡不知道有多感動了。

仙尊他人設在崩塌 「師傅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然後她看向了玉寧真人,「師伯,不知道青青去不去啊?」

玉寧真人點頭,「她自然也是和你一起去的。別安心,等她來了我會和她說的。」

既然這樣,沈鈺也就防線了。她把自己積攢的問題給玉姝真人看,還留在這裡吃了一頓午飯,這才離開。

不過她並沒有回寢室,而是轉道去了圖書館。她要查詢一下四極秘境裡面的情況。

圖書館里關於四極秘境的書籍不多,不過沈鈺還是把這些書都拿了下來,然後堆在了桌子上。沈鈺先拿了一本,然後就坐在椅子上看了起來。

她是直接按照四極秘境或者四季秘境這四個字來搜索的,所有書本裡面有這四個字的全都顯現了出來。

第一本裡面只有一點點講到四極秘境,還是講四極秘境的傳說的。沈鈺看了之後覺得沒什麼價值,但是還是記在心裡。然後轉向第二本。她也就是仗著先知道四極秘境的事先過來看書,否則等到傳的全校皆知的時候,那就很難看到書了。

第二本裡面的內容倒是比第一本有用的多。第二本是一本類似遊記的書,裡面講到了很多的秘境還有青玉大陸的風光美景。沈鈺直接翻到那講述四極秘境的那一頁。

書中講到,四極秘境分為四層,春夏秋冬的具體季節不變,但是裡面的節氣還是會變的。當初作者由於修為低微,只能進入第一層,然後作者就發現了第一層的春其實也是變化的。就算是外界的春天有立春,雨水,驚蟄,春分等等。四極秘境裡面的春也是如此變化的。

作者進去的時候正好處於雨水向驚蟄過度,所以那段時間是雨水淋漓,下個不停。

沈鈺將這個消息記載了下來,覺得比較有用。當然了,這本書的作者也說了,他只是進入了第一層的春之秘境,目前關於四極秘境節氣的推斷也只是建立在春之秘境的基礎上。但是沈鈺覺得,四個秘境是相連的,既然春之秘境有節氣,那麼下面的三層秘境肯定也有!

接下去作者就寫了他在春之秘境的一路見聞。

據作者所說,他進入春之秘境之後是落在了一座山峰的半山腰。這座山峰很有特點,山上的樹全部都是淺綠色的!正常來說,一座山那是深深淺淺,濃濃淡淡的顏色,但是這座山讓作者很是影響深刻,就是因為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山上的樹都是淺綠色。當時作者還以為是有什麼寶貝,費心的搜索了一下,最後不得不承認,的確就是一座普通的山。

「……從山上下來,我不知道該往哪裡走,看了看風景,乾脆聽天由命算了。我拿了一根樹枝,在手上隨意的轉動了一下,樹枝指向哪一頭,我就往哪裡走。最後樹枝指向了東方。不得不承認,這可能真的是老天給我的機緣……又往東南方向走了一段路程……在一片樹林下坐下休息里,樹林有有很多的竹筍,我忍不住挖了幾顆……」

隨著作者的點點滴滴,沈鈺慢慢的將作者走過的路繪成了地圖,只是,地圖上還空缺著大半部分。沈鈺也不著急,將裡面講到的一些靈草靈獸礦石等等,反正是春之秘境裡面有用的東西都寫了下來。

這本看完了,沈鈺就又換了一本。

這一本比較薄,也是只有部分是講述四極秘境的。不過好一些的是,這個作者是一個金丹期的修士。他在春之秘境行走的路程比上一本的作者走的更大更遠!

依樣畫葫蘆的又花了一張地圖。將靈草等也寫在紙上。沈鈺又換了一本!

圖書館里關於四極秘境的書只有五本,沈鈺已經看完三本了,還剩下兩本。只是接下去的兩本裡面都沒怎麼講到秘境里的地形,說的更多的是秘境里發生的故事。沈鈺么辦法,只能努力的在那隻言片語當中摳出一點,看能不能和前面的兩張地圖對上。

等到將五本書都看完,沈鈺才將兩張地圖合了起來,然後仔細的觀察著有沒有重複的地方。之後結合了這兩張畫出了春之秘境大部分的地形圖。

就單單隻這張圖,就耗費了沈鈺一整天的時間。連午飯都沒來得及吃。實在是累人。要不是因為四極秘境相當重要,沈鈺才不會做這費心費力的事呢。

從地圖上可以看到,春之秘境雖然看上去比較平靜,但是裡面還是有很多的危險的。沈鈺只是從這些書裡面的隻言片語看出來,但是還是讓她提高了警惕。

想想也是,四極秘境要是不危險,師傅又何必拿這麼多的東西給她護身呢。

而且,沈鈺想到後面的兩本裡面都有講到有散修或者其他一些人會為了寶物而眼紅殺人奪寶呢。不過這個對於沈鈺來說不算什麼。上個世界她是一個散修,經常碰上這樣的事情,已經有充足的經驗了。

等到沈鈺回到寢室,水青青已經在了。看到她回來,直接就把她拉進房間開門見山的問:「四極秘境的事情你知道了嗎?」

沈鈺點頭,拿出她奮鬥了一天的成果。「呶,這個就是我根據圖書館里的關於四極秘境的消息畫出來的地圖。不知道有多少是真的但是,可以參考一下。還有這個,這上面的是春之秘境裡面的一些東西。你也看一下,了解一下。」

水青青沒想到不過是一天的時間,沈鈺這麼雷厲風行的就將東西都弄好了,實在是讓她有些愧疚啊。

「我師父說了,四極秘境很危險,我們不僅要提防外界的危險,還要小心來自其他人的危險。所以,我們多叫幾個人一起出發吧?」

沈鈺似笑非笑的看了水青青一眼,「你是想叫上墨煙師叔吧?」

水青青臉一紅。這幾年她和墨煙一直保持著聯絡。像墨煙這樣長相俊美,又只對水青青一個人刮目相看,能不讓她春心萌動嗎?

只是,墨煙那邊一直沒有特別的表示,水青青也不敢說什麼,就這樣曖昧的相處著。這一次去四極秘境,墨煙肯定也是要去的,他是金丹期,不如和她們幾個一起,一路上也有個照應。

沈鈺自然是沒什麼意見的。她和墨煙並不熟悉,只是看水青青的狀態就知道了,空氣中泛著一股戀愛的酸臭味。只是,有時候沈鈺看墨煙的樣子,又好像對水青青沒有特殊的感情一樣,導致水青青根本不敢將心底的感情說出口。

「行吧,羅芙那邊肯定也是要去的,再加上墨煙我們就有四個人了。」

說是這樣說好了,但是現在距離四極秘境的開啟還有一段時間呢,所以沈鈺並不著急。她把地圖發給了羅芙一份,然後有些不死心的出去淘書去了。想看看還有沒有記載四極秘境的書。

幾天之後,沈鈺的通訊器響了。上面的號碼讓沈鈺微微挑眉。居然是紀行?

「紀道友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沈鈺很客氣的說。她沒有選擇虛影模式。

紀行先是東拉西扯的說了一番話,隨後才在沈鈺有些不耐煩的語氣中說出了來意。

「那個,宋道友,不知道你們去不去四極秘境啊?若是去的話,不如我們一起啊?」

沈鈺:「你問這個幹什麼?」

紀行聽出來沈鈺沒有同意,但是也沒有拒絕就知道這件事情有門,連忙直接說出真話。「四極秘境的危險程度想來你是知道的,我也是想找個靠譜的隊伍。宋道友你和水道友還有羅道友的能力我是清楚的,我相信跟著你們至少是可以信任的。」

沈鈺倒是相信紀行的話,「只是就這樣的話你也不必要找我們吧?和警世分院的人一起不是也可以的嗎?」

紀行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說實話,因為他感覺到自己如果不說實話的話沈鈺恐怕不會讓他加入。

「這樣吧,我們約個時間見一面怎麼樣?就在學府里的練功房好了。那裡安靜,不會有人聽到我們的談話。」

沈鈺眼裡閃現几絲興味,有點意思。

「好啊。」

等見到紀行沈鈺才知道他為什麼一定要和她們一起了。

「這是一張春之秘境的部分地圖,上面記載的是一個魔窟。可能是想藉助春之秘境的生靈之力來壓制住魔窟的力量。我希望你們可以和我一起去,我可以保證,我只要魔窟最裡面的一樣東西,其他的東西全部都歸你們。放心吧,那個魔窟裡面的寶藏很豐富,絕不會讓你們空手而歸的!」

紀行說的很誠懇,但是沈鈺卻不會輕易的就被三言兩語所說服。她指了指紀行手裡的地圖,問:「我能看看嗎?」

紀行猶豫了一下,決定相信沈鈺的人品。在學府里,他是早不到其他有實力的人了。警世分院的人是絕對不行的,因為魔窟裡面的東西對於魔修有著巨大的吸引力!所以只能尋找別的人才不會和他搶奪。

沈鈺翻開地圖看了看,裡面的確記載著一部分的地圖,看路線,應該是一個人一路行走不小心誤入這裡然後才發現的。在這張地圖裡,沈鈺有看到和自己的地圖差不多的地方。她默默的在腦海里和自己畫出的地府進行對比,驚訝的發現魔窟竟然就是在她之前看到的那本書裡面講到的整座山都是淺綠色的山下面!

「這張地圖是你的祖輩留下的嗎?」沈鈺抬頭問。

紀行點了點頭,「是我的祖父留下的。當時他不小心誤闖進去,然後發現了這樣的一個魔窟。 https://tw.95zongcai.com/zc/64747/ 他只勉強往裡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就不得不退出來了,但是即使是這樣,祖父也拿到了很多的寶貝。所以我說,魔窟裡面是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沈鈺有些心動,只是她知道自己可以答應,但是卻不能為水青青她們做主。

「這樣吧,我是同意你進來的,但是我還要回去徵詢一下她們的意見。要是她們也同意了你就直接和我們組隊好了。要是不同意,那我也不會把你的事情泄露出去,這麼樣?」

既然沈鈺都這樣說了,紀行只好點頭同意。

「行,那就多謝宋道友了!」 紀行在和沈鈺交談完之後就直接離開了。不過沈鈺並沒有走,而是在紀行離開之後給水青青和羅芙發了信息讓她們過來一趟。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了,你們覺得要不要和紀行一起?」

水青青第一個點頭表示同意。「我覺得可以,紀行的實力不錯,而且富貴險中求。」

羅芙倒是思慮的更加周全一些,這都是被寂然真人硬生生訓練出來的啊。

「我倒不是懷疑紀行的地圖石家的,只是我覺得我們需要做好最壞的打算,萬一魔窟已經被人捷足先登,那麼也許我們就要和對方來上一場了。這個時候我們就要小心了。」

沈鈺總結道:「也就是說,你們都是贊同紀行和我們組成一個小隊的嘍?」

水青青和羅芙都點頭。

沈鈺一拍手,「行吧,那就沒什麼大的問題。要知道這幾年我一直在參悟個個品級的靈符,現在已經攢了很多很多張了。而青青那裡也有很多的雷光彈。到時候我們分一分,就算是元嬰在面前也可以從容的逃掉。而且,我師父還有師伯給了我和輕輕很多的防具,安全問題是不用擔心的。」

羅芙有些不平衡了,她嘟著嘴,有些欲哭無淚。「為什麼你們倆的師傅都會給你們好東西,而且我師傅卻只是說一句不要死了!真是差別對待啊!啊啊啊!我好嫉妒啊!」

雖然嘴上說著嫉妒,但是她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嫉妒神色。沈鈺和水青青也知道羅芙就是這樣隨便喊喊。 提前登陸三百年 在過去的幾年裡,羅芙可是遭受了寂?然真人數不盡的「毒手」。

也不知道寂然真人時候哪裡來的那麼多的想法,他製作了一個巨大的幻境,裡面是各種可怕的敵人,各種奇怪的環境,甚至還針對羅芙的弱點研製出了專門克制她的幻陣。而且寂然真人直接封掉了羅芙的理你,讓她在幻境中只能憑藉自己手上的劍來戰鬥。

羅芙每次從幻境中出來都好像被掏空了身體一樣,不止一次的和沈鈺她們吐槽過她那個師尊。所以這幅樣子她們都是司空見慣了的。

而且,沈鈺她們對於寂然真人也是怵的很。當初玉姝真人和玉寧真人知道寂然真人訓練徒弟用的是幻陣,他們就萌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然後,兩個人也不知道和寂然真人說了什麼,竟然允許她們兩個去他的幻陣裡面修鍊一段時間!

等到沈鈺見到幻陣的內容的時候,心裡油然而生一種恐懼。這也太變態了吧!她該慶幸寂然真人還知道分寸,沒有搞出那種試探人心的幻境嗎?

在那之後,羅芙就是她們兩個共同同情的對象了。因為她們至於要忍耐一段時間,而羅芙卻需要忍耐好久好久!

不過寂然真人的訓練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現在羅芙的劍術已經相當的了得了。以沈鈺在武俠世界的身手,竟然沒有辦法單憑劍術取得上風!可以說是非常的了不起了。在修真界這樣重視法術的世界,她在靈力耗盡之後還可以繼續戰鬥!而且經過了幻境的摧殘,估計沒有什麼東西能夠讓她側目了。

沈鈺兩人也是一樣。過了寂然真人的幻境之後她們覺得自己再也不會輕易的就被幻陣給迷住了。感覺自己抗打擊的能力上升了許多呢。微笑。

除此之外,沈鈺的重水已經煉製了好些了。現在沈鈺是直接採用投機取巧的方式來煉製重水的。也就是找到一個湖泊,將這個湖泊煉製成一滴重水。那麼著滴重水就相當於是一個湖泊的重量。

現在沈鈺的重水差不多已經有近千滴了。

而水青青的雷霆鞭現在也是耍的有模有樣,比沈鈺之前預估的還要好。說斷一根頭髮就絕不會斷兩根。而玉寧真人在看到水青青的努力之後,直接給她一門可以通過雷霆鞭發揮更大能力的法術。

總而言之,現在她們三人已經是今非昔比了!三個人的修為都是築基後期,好在現在沒有感覺到要突破的樣子。她們還想再忍一年或者等到十八的時候再行突破的呢。

一個月之後,整個青玉學府都在說著四極秘境即將開啟的消息。沈鈺看到有很多佩戴著高年級徽章的人急匆匆的回來,為的就是趕上這一次的四極秘境。現在修真界還是有很多人相信四極秘境裡面有神獸的精血和傳承的。

沈鈺倒是對這個說法有些嗤之以鼻,要是真的有神獸,之前早就找到了。

因為青玉學府有好幾艘大型的飛船,可以載下這個青玉學府大部分的人。這次很多人直接回學府一是因為學府里的召喚,二是因為想蹭飛船。這樣的大型飛船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安全呢。

雖說四極秘境對人數不限制,但是各個學府還是要選擇出一定的人數進去,不能一股腦什麼人都往秘境當中走。人太多的話,秘境很快就會垮掉的。

沈鈺這一小組的人當然都是擁有名額的人了。

等到再過去半個月的時間,飛船終於要出發了。沈鈺跟在玉姝真人身後,水青青跟在玉寧真人身後,羅芙跟在寂然真人身後。

每次看到寂然真人沈鈺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寂然真人的劍意便是寂然,按理來說整個人的長相啊或者氣質啊大多都是和寂然有關係的。但是寂然真人卻是一張溫和儒雅的臉,要不是他自我介紹,估計沒有人能認出他,會將他當做是一個如沐春風的法修呢。這張臉的欺騙性可真大!

但是他的性格和他的長相卻恰恰相反,極其的惡趣味。從他給羅芙準備的幻境就可以窺見一二。但偏偏他的這些惡趣味還真的切實有效,這就讓人很憋屈了。他難道是沒有其他的方法來訓練,嗎?不是,但是他偏偏就要用這個方法。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