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夏凱身後,禹青帶領着夏宗成員正在進行一場非常重要的捕獸計劃,越來越多的四腳黑鮫出現在了海灘的邊緣,它們在夏宗成員的圍剿之下,全部帶着憤怒的情緒,進入了一個特定的空間。

  • Home
  • Blog
  • 夏凱身後,禹青帶領着夏宗成員正在進行一場非常重要的捕獸計劃,越來越多的四腳黑鮫出現在了海灘的邊緣,它們在夏宗成員的圍剿之下,全部帶着憤怒的情緒,進入了一個特定的空間。

五階靈獸卡卡在圍剿的過程中,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當它上位靈獸的威壓釋放而出時,這些海獸不約而同地都會出現短暫的懼怕情緒。禹青也就在卡卡的配合下,將附近出現的黑鮫都集中到了一起。

大約三個時辰過後,夏凱發出了一道問詢,“禹青,準備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現在已經捕獲了六十條。”夏凱的精神之海傳來了禹青興奮的聲音。

六十條,離夏凱的計劃還差了二十條,在這三個時辰當中,夏凱一直在密切關注四大家族先頭部隊的動向,好在他們並沒有改變計劃,極少有響動從水面上傳下來,想必全都處於打坐的修煉狀態了。

又過了大約一個時辰的時間,禹青終於激動地傳音給了夏凱,“大哥,八十條黑鮫全部準備完畢,它們已經按耐不住了!”

夏凱雙拳一拍,腳下往海底的岩石猛然一蹬,整個身形如炮彈似的從海水下方彈射而出。 一直處於閉目修煉狀態的連鐵眼睛突然睜開,因爲他擴散出去的精神力終於感受到了一絲異動,這絲異動來自於淡藍色的海水下方,它的速度很快,就要從水面衝破而來!

莫非是族長所說的四階海獸?連鐵眉頭緊皺,從家族給出的信息中,他知道這個位面裏發現的海獸行動速度都非常之快,雖然不知道它們的名字,但從一些家族久遠的資料中可以找到,那是和靈獸相差不大的海底之獸。

根據連鐵的精神感知,出現異動的海獸僅僅是一條而已,對於自己靈王等級的實力,和一百五十名精英隊伍來說,區區一個四階海獸根本不足掛齒。

於是,連鐵便胸有成竹地繼續打坐在海灘之上,雙眼緊盯着藍色海面,已經有道道波紋散開的地方。海獸是什麼樣子,連鐵還從未看到過,如今,終於要大開眼界一番了。

一股莫名的興奮之情,從連鐵的心底生出,他將自己的精神力牢牢鎖定在百米之外,彷彿是在等待一個奇觀。

嘩啦一聲,一片藍色水花中,終於有海獸出現了!

連鐵健壯的身體一顫,他定睛看去,卻突然傻眼了,野獸的確是有一頭,但,那不是靈獸麼?!

海灘的邊緣處,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了,它的體長超過八米,身高也接近了四米,全身都被濃密堅硬的鬃毛覆蓋了,整個身體閃爍出一片金色光芒,具有獅類的形態卻在頭頂直伸出了一支又長又尖的獨角。

雖然連鐵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野獸,但他卻可以肯定的是,對方絕對不是海獸,而是東方大陸的靈獸,因爲,它的背脊之上分明還站着一個人影!

連鐵猛然從地上站起,毫無疑問,那個人就是捷足先登的其它勢力成員,只是精神牽引一探之下,連鐵有些愕然地發現,對方和腳下的靈獸,竟然都達到了靈王的等級,這在整個雲靈城也算是強者的存在了。

可在連鐵驚異的眼神中,那個靈王強者有一張非常年輕的面孔,看起來也不過二十歲上下!

“準備戰鬥!”連鐵大喝一聲,在夏凱和卡卡從半空中落下之時,就立即發出了戰鬥的命令。

一名靈王強者和一頭五階靈獸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身後還有上百人的未知成員,既然敢於向四大家族的先頭部隊發起挑戰,說明對方已然有了十足的把握。

連鐵一邊緊盯着夏凱的身影,一邊用精神力繼續探查海面之下,可是讓他疑惑的是,這個年輕面孔出現以後,水面居然又重歸平靜,竟是沒有後文了!

只有一個人?一個人挑戰我的精英部隊?連鐵怒極反笑,臉上滿是不屑,或許對方已二十歲的年齡達到靈王的等級,是靈脩界裏天才中的天才,但以一人之力挑戰自己的隊伍實在有些不知好歹了。

連鐵身形一躍,站立在一百五十人的最前方,他相信不需要其他人出手,自己就可以把前方心高氣傲的小子搞定。

在卡卡五階靈獸的全力奔跑下,夏凱的前進速度很快,幾乎是一個眨眼的時間,就像流光一般閃過了近五十米的距離,一百多米的海灘也已然跨越過半。

連鐵雙手開始積蓄起屬於五星靈王等級的靈力,兩道金光在掌心處漸漸亮起,那是他引以爲傲的金屬性靈根在發揮作用,攻擊和防禦都近乎變態的金屬性,足夠收拾這一人一獸了,連鐵的雙眼中投射出了殺戮之色。

夏凱將對方的戰鬥力盡收眼底,實力最強的連鐵首先吸引了他的注意,五星靈王,還算是不錯,但成爲血皇靈師後,夏凱已經不把同等級的對手看在眼裏了。

除了連鐵之外,四大家族的先頭部隊有四位九星靈導師的成員,他們也就是四大家族中的四位門主。

其餘的戰鬥力大部分在一星和八星靈導師之間,差別不大,人數也最多。最後,大約有兩成的數量還處在九星大靈師的狀態。

面對面的探查,讓夏凱懸着的心放下不少,之前潛身與海底,夏凱只能通過他們的對話,模糊判斷這一支四大家族聯合軍的分隊大概在二百人左右。

具體實力如何,他並不能準確得知,因此八十條的四腳黑鮫是一個最基本的配備了。此時一眼看去,一百五十人的隊伍,比他想象中還要弱小一些,相信自己的計劃可以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連鐵眼神一凝,掌心處的金色光芒越來越閃耀,就在他鎖定夏凱的身形,準備爆衝而出時,他卻駭然地發現,那頭奔跑的靈獸竟然御空飛行了!

連鐵的雙眼瞪得如燈籠一般巨大,在漆黑的瞳孔反射中,渾身金光的靈獸居然帶着它背脊之上的主人,一躍而起,瞬間就騰飛到了三十多米的高空處。一人一獸,在掠過目瞪口呆的衆人頭頂之時,突然身形一轉,竟是朝着右側方向疾飛而走了。

一連串的變化,讓連鐵根本不明所以,他搞不清楚爲何五階靈獸能夠御空飛行,更搞不清楚夏凱的目的到底是爲何,難道只是爲了顯擺自己的靈獸?

一秒鐘過後,突然充斥耳畔的尖銳嘶鳴之聲,讓連鐵和所有的先頭部隊成員都驚呆了。

百米之外,淺黃色沙灘的邊緣處,一大片的藍色水花此起彼伏,而這些水花落下之後,一條條前所未見的怪魚出現了。

它們有着又長又尖的嘴緣,頸部處不斷扇動的魚鰭讓它們居然保持了直立的身姿,而頭部之下,粗如巨蟒的漆黑身體正在瘋狂地扭轉着。

海獸!這些就是傳說中的海獸!所有成員心裏都爆出了一聲吶喊,終於見到了傳聞中的海獸,他們沒有任何的興奮,只有一股透徹心扉的涼意,因爲,和海獸的初次見面,它們着實準備了一份讓人難以消受的大禮。

放眼望去,一條條從海底爆衝而出的海獸,就像是在海底釋放出的一個地刺法術一樣,眨眼間,就如一片樹林一般地密密麻麻了。 它們的情緒顯然非常暴躁,一道又一道的嘰叫之聲響徹海域,在讓人頭皮發麻的噪聲充斥當中,所有先頭部隊成員又看到了更加聳人聽聞的一幕。

條海獸又長又粗的腹部,竟然有顯而易見的事物在不斷冒出,長大,僅僅一個喘息的時間過後,就變成了四隻粗壯的腿部。

看到這一切的連鐵,強壯的身體竟是不受控制地顫抖了一下,縱橫靈脩界數十年,以他的閱歷,再慘烈的狀況他都見過了,但如今前方密密麻麻可以長出四肢的海獸羣,竟是讓他生出了一絲恐懼。

頭頂上方的年輕人,看到後方涌起的海獸之後,嘴角出現了明顯的笑意,他朝着自己搖了搖食指之後,就拍拍屁股,從半空中一走了之了。

連鐵來不及朝天空中的敵人發怒,心下已經意識到了一個極爲不利的狀況,那個年輕的靈王顯然不是來顯擺靈獸的,而是將海獸羣的仇恨對象轉移到自己率領的先頭部隊之上。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引來了如此多的海獸,但這一招借力打力使得沒有任何破綻,失去了空中的敵人之後,近百條的海獸已然把憤怒之色全都放諸到了自己的所在。

爲了安全起見,連鐵率領先頭部隊進入次級位面後,也是選擇停留在海灘最邊緣的地方,本以爲百米的距離,最夠把強大的四階海獸隔開,如今,這些海獸竟然是可以行走的?!

四大家族雖然探查到了次級位面廣闊的空間,也知道了海域之中生活着三種海獸,卻沒有探查清楚,四腳黑鮫的本質是兩棲動物,一百米的安全距離根本就是形同虛設。

啪——!啪——!啪——!

遠處,海灘邊緣一條條海獸如樹木一般地倒下,趴在地上的它們仍舊暴躁地嘰叫着,擺動地身體和一隻大型壁虎非常相似。

連鐵突然發現,自己經常洋洋自得的以少敵多的戰術,如今卻被另外一名少年使用的出神入化,用海獸羣來攻擊自己,連鐵甚至連敵人的一根毫毛都碰觸不到。

“全部準備好最強的攻擊法術!”連鐵大喝一聲,在一道道急衝而來的黑色光影中,將早已積蓄好的金屬性法術釋放了出去。

此時的夏凱停留在了戰圈一公里外的位置,他雙手橫抱,臉上帶着嘚瑟的笑容,滿意地欣賞着自己的海獸大軍。

之所以能夠集中八十條海獸,還是靠着禹青禁制的幫助,藉助最後的一批靈石,禹青搭建出了一個方圓五百米的大型禁制,只是這個禁制的等級只有四階,防禦力上也僅僅是不讓海獸衝出而已。

這個海底的禁制,經過層層海水的隔絕,成功躲過了連鐵精神力的探查,過去的整整四個時辰,夏宗所屬便是在禹青的帶領下,將附近海域內的海獸全部驅趕到四階禁制當中。

當八十條海獸將方圓五百米的禁制幾乎塞滿,海獸們的情緒也到達憤怒的巔峯之時,夏凱非常及時地吸引了它們的注意力,並將所有海獸都引到了海平面之上。

接下來的事情,便是海獸們找到了發泄的對象,並不顧一切地和四大家族先頭部隊大戰地場面了。

一向寂靜的次級位面此時迎來了最大幅度的動響,八十條海獸的嘶鳴之聲,人類靈師的慘叫之聲,各種法術的碰撞之聲,都讓今天的位面陷入了最動盪的一刻。

擁有靈王等級實力的連鐵,並不懼怕海獸羣的攻擊,但也唯獨他一人是如此而已。其餘的先頭部隊精英,乃至於四大家族的門主,都陷入了非常難堪的境地。

在一片片鋪天蓋地的藍色水箭攻擊之下,這些靈導師成員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更讓他們頭痛的是,海獸羣釋放的四階法術,根本就不需要咒語的吟唱,幾乎是以瞬發的姿態發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擊。

相比之下,人類靈師就沒有這麼好運了,不管是連鐵還是其他成員,每釋放出一個法術後,就需要一段時間的靈力積累和咒語啓動,因此,儘管海獸羣的數量並不佔優勢,但表現出的戰鬥力居然還強過了這隻精銳的先頭部隊。

夏凱和卡卡的身體下方,夏宗三十多名成員都從海底浮現了出來,他們悉數走上了沙灘,丹田內的靈力在精神牽引作用下瘋狂地翻涌着,所有人都在等待一個命令,一個來自夏凱的攻擊命令!

一直盯視着戰況的夏凱,神色鎮定,內心卻異常激動,他和其他夏宗成員一樣,同樣在等待一個關鍵的時刻,那個時刻將會決定,夏宗是否可以以三十五人之力,滅掉一支一百五十人的精銳部隊。

前方的激烈戰況整整持續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八十條海獸已然死傷過半,位面之中四腳黑鮫的嘶鳴之聲,也不如之前的洪亮了。

但另外一邊,四大家族的先頭部隊更是慘不忍睹,在海獸一輪又一輪的水箭片殺法術攻擊下,本就聚集在一起的一百五十人幾乎全部都在法術作用範圍之中,沒有有效的防禦手段,以及連鐵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指揮能力,在海獸的突襲下,四個方陣中的三個幾乎全軍覆沒,最後一個主要由朱氏家族成員構成的方陣,還勉強能夠一戰。

四十多條海獸經過半個時辰的法術釋放,靈力也消耗殆盡,在一隻最大的四腳黑鮫長鳴聲中,所有的海獸放棄了法術攻擊,而是化作一道道光影朝敵人陣營的中心衝了進去。

海獸的舉動讓連鐵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有想到具有法術能力的海獸,會聰明到使用近戰的戰術。

對於防禦脆弱的靈師來說,遠程作戰無疑是讓自身戰鬥力最大程度發揮的辦法,對於海獸這樣的敵人更是如此,因爲單從海獸的肉*體防禦來看,它們具有近戰攻擊先天上的優勢。

這一場持續了半個時辰的苦鬥,連鐵一方本就顯露出了頹勢,如今海獸改變戰略,採用肉*體攻擊,將會是剩下家族成員的噩夢。

其實對於四腳黑鮫來說,它們的靈智並不高,之所以放棄了法術攻擊,純粹是因爲靈力耗盡而已。 在被一隻只海獸衝入隊伍之後,僅存的一個方陣戰鬥力也被打亂了,精英成員的法術開始胡亂轟擊,甚至有不少直接殺死了己方的隊友。

“就是現在,上!”半空中的夏凱大喝一聲,三十五名夏宗成員早已按耐不住的熱血瞬間沸騰。

啊——!在一道響徹天際的衝鋒聲中,連鐵和他手下的隊伍迎來了真正的噩夢。

夏凱和卡卡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金光,朝激烈的戰圈一頭紮了進去,他瞄準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先頭部隊實力最強的首領,連鐵。

一支陌生隊伍的衝擊之聲很快引起了連鐵的注意,他猛然發現,自己遺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先頭部隊的敵人不僅僅是海獸羣而已,還有後面一個虎視眈眈的勢力。

連鐵將手裏凝聚出的金色長劍刺入了前方一頭海獸的腹部,憑藉五階法術的實力,四腳黑鮫的肉*體防禦輕易就被刺破了,它帶着一聲悲鳴倒在了沙灘的血泊之中。

只是,它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仇敵很快就碰上了更加強大的敵人,夏凱右手持長劍,左手手臂在靈力的注入下,迅速地變成了佈滿紫色鱗片的樣子。

T Tκan C〇

連鐵滿是傷痕的臉部出現了不受控制地抖動,一個遙遠而又陌生的名字在他心中響起,血皇靈師?!

在朱氏家族的記載中,東方大陸曾經出現過一個夏姓的強大家族,他們不僅雄霸整片大陸,就連其他地域的魔法師和鬥師都聞風色變,因爲他們有着一個響噹噹的名號,血皇靈師。

血皇靈師並不是天生的,而是夏家家族用某種祕法特製而成,這些後天製造出的血皇靈師,擁有靈獸的強大能力,是靈師和靈獸的完美結合,更是其他靈脩者眼中的惡魔。

此時的連鐵瞳孔在震顫中,縮小到如針眼一般,他的視線裏全部都是夏凱身體左側的那條紫色臂膀,可以肯定,佈滿鱗片和長出利爪的手臂,絕對不屬於人類,難道,二十歲擁有靈王的修爲,就是因爲是消失上千年的血皇靈師?!

驚顫歸驚顫,見慣了生死的連鐵絕對不會坐以待斃,不管對方是不是血皇靈師,至少自己擁有高出四階的實力,加上變態的金屬性靈根,未必就不能和對方一戰。

連鐵雙手一揚,手掌的兩道金光迅速融合在一起,本來分開的兩把長劍因爲融合之後,面積壯大了一倍有餘,在連鐵的爆喝聲中,巨大長劍發出了尖銳的破空聲響,朝疾飛而至的夏凱激射出去。

五星靈王等級全力釋放的法術,讓連鐵臉上出現了不少自信的神色,以金屬性的攻擊力,他清楚地知道,這把金色巨劍威力已經再提升了兩星,相當於其它屬性的七星靈王等級了。

就算對方擁有靈獸的手臂,但實力上的巨大差距,永遠是無法逾越的鴻溝。

只是,連鐵的笑容僅僅持續了一秒鐘就凝固了,他發現對方沒有念動任何咒語,也沒有使用已經變身的手臂,而是僅僅用手裏的長劍對上了自己的強大法術。

接着,讓連鐵差點暈厥的一幕出現了,媲美七星靈王等級的巨大長劍,竟然在對方一碰之下,轉眼間就越來越小,僅僅一個喘息的時間過去,居然全部消失不見了。

他的長劍能夠吸收法術?!連鐵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對手是一個多麼可怕的存在,但一切已然太晚了。

在夏凱嘴角不屑的笑容中,他揚起了自己的左臂,黑色利爪因爲靈力的灌入,而蒙上了一片瑩然的光芒。

噗嗤一聲,整個手臂前端瞬間沒入了連鐵的身體,對方的金屬性防禦護罩就如同一層窗戶紙一樣,應聲而破,在連鐵瞪大的眼珠中,他聽到了心臟在胸腔破碎的聲音,接着便永遠失去了知覺。

“卡卡,上!”連鐵屍體倒地的同時,夏凱和卡卡也終於降落地面,他在精神之海發出了一道命令,讓卡卡對付四大門主中的其中兩位,而他自己則提着長劍,躍身至何峯和馬英兩人的身前…

…… 又過了半個時辰的時間,整個次級位面中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只是沙灘上涓流的黑色紅色血液,讓位面的氣氛更加顯得陰森不少。

唰的一下,夏凱的長劍劃過最後一個敵人的脖子時,全部四大家族的先頭部隊,包括殘留的海獸都倒在了海灘之上。

這一次的戰績,夏宗可以用大獲全勝來形容,不僅以三十五名的戰鬥力,剿滅了對方一百五十名成員,傷亡人數更是可以忽略不計,除了有三名成員傷勢略重以外,其它三十二名成員都還生龍活虎。

等到將戰場打掃完畢,八十條四腳黑鮫的獸丹也全部收集了之後,夏凱命令所有夏宗成員原地休息,並給每一個具有靈導師實力的屬下分發了一顆二紋回氣丹。

當如此貴重的三品丹藥交到靈導師成員的手裏時,他們無一不閃爍着興奮和感激的光芒,大戰之後,這樣一顆補充藥丸,將會讓靈力得到最好的恢復。

其他沒有獲得二紋回氣丹的成員,也絲毫沒有怨言,對於他們來說,能夠服用回氣丹就已經足夠了,三品的補充藥丸會讓他們的丹田造成不少的壓力。

夏凱的舉動無意之間讓夏宗成員提升實力的願望更加強烈了,因爲他們知道,只要晉升爲靈導師,他們終究也會享用到久負盛名的二紋回氣丹。

在一片寂靜的位面之內,夏凱讓夏宗全部成員的休整時間延長到了整整兩天。這是一個非常冒險的舉動,雖然四大家族的先頭部隊,全部被夏宗剿滅,但他們真正的聯合軍,一旦發現和先頭部隊失去聯繫後,說不定會把最終征戰位面的日子提前。

所以,現在的每一個時辰,都對夏凱來說至關重要。事實上,夏凱儘管同意進入了入定的修煉狀態,他的內心卻一刻比一刻焦急,外放的精神力也無時不刻都在注意着位面之外的禁制入口。

但夏凱心裏非常清楚,接連數天的戰鬥對於夏宗成員的消耗是巨大的,不給出足夠的恢復時間,單單憑藉着三十二名戰鬥力,妄圖殺上位面中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知道,不論是廣闊的海域還是海底三個等級的海獸,對於這個次級位面來說,都只是蝦兵蟹將而已,天知道一旦踏上海域中心的白色陸地,還會碰上什麼等級的強大敵人。

因此,夏凱就算是犯險也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在他眼裏,位面中心未知的存在是比四大家族的聯合大軍還要恐怖不少的。

看似風平浪靜的兩天過後,夏宗成員在各種補充藥丸和療傷丹藥的輔助下,恢復了大概七八成左右,雖然離夏凱預想的還差了一點距離,但征戰位面之事已然不能再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