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夏破天一聽,臉色都變了,可惜鬼小蘇就是這麼一個性格,也也拿她沒有辦法。

  • Home
  • Blog
  • 夏破天一聽,臉色都變了,可惜鬼小蘇就是這麼一個性格,也也拿她沒有辦法。

而那驢化形的異獸聽見臉都綠了,本來攻擊就吃癟,完全無效。而對方卻完全不考慮防禦,攻擊力又狂暴不已,那盤龍槍更是在他的身上紮了一個又一個的血洞。

更加可惡的是背上那長的萌翻人的妹子,看起來善良無邪,內心卻惡毒的要死,招招往他的那玩意上面招呼,如果不是本身實力夠硬,恐怕早就被切下來了。

“殺!殺!殺!哈哈……破天你慢點,我打不到。”

鬼小蘇哈哈大笑,可惜夏破天的速度太快,她撲捉不到,往往戰斧劈出的攻擊都落空了。

“好吧!”

夏破天無奈,只好將速度放慢攻擊,盤龍槍傳來音爆聲音,將驢化形的異獸打的節節敗退,而鬼小蘇則趁火打劫,戰斧劈出一道道犀利的斧芒,目標直指對方下體部位。

“草!老子跟你拼了!”

驢化形的異獸火了,與其這麼擔心受怕的被切那玩意,還不如同歸於盡的好。

當下身體衍力全部狂暴起來,身體光芒萬丈,半壁天空亮如白晝。

驢化形的異獸臉上猙獰無比,自身如被紮了無數個小孔氣球,一道道宛如劍光般的衍力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隆隆!隆隆!……

而那星雲被衍力激射,原本穩定的能量瞬間被打破,一聲聲沉悶的響聲如天雷一般。

“不好!”

夏破天臉色大變,星雲要爆發了,哪裏還敢待着這裏,身體一動,急忙向着旁邊閃躲而去,而鬼小蘇在感受到這股恐怖的力量之後,小臉也有些難看了。

“想跑!”

突然,與凌萱大戰的另一頭異獸出現,攔在夏破天的身前,臉色殷紅,瞬間變成原始形態,成了一隻背部有骨刺,口如臉盆的模樣。

吼!

異獸一聲怒吼,口中像是一個黑洞吸收了大量的衍力,一個巨大的藍色光球從它口中噴出。

轟隆!

夏破天被打個正着,身體如炮彈一般飛向高空,正好落在那一片隆隆作響的星雲當中。

“該死!蟬兒,退!”

古羲臉色大變,瞬字訣被運轉到了極致,一把摟着靠近星雲極近的凌萱向着旁邊閃躲開去,而古蟬聽見後,也不敢與獅子頭再過糾纏,跟在古羲後面向着遠處避了過去。

砰!砰!砰!……

一連串的爆炸聲音傳來,能量星雲像是發生裏連鎖反應,恐怖的能量向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手當其中的便是兩頭異獸,連聲音都沒有發出就已經消失,而獅子頭看見,身體同樣也是以極快的速度向着旁邊閃躲開去。

而處在爆炸中心區去的夏破天的臉色卻慘白了起來,鬼小蘇同樣如此,那恐怖的威力將光罩轟的搖晃不已,兩個人隨着爆炸的震盪之力左搖右擺,上下亂串,想要衝出去,卻控制不了身子。

砰砰砰!

隆隆!……

爆炸聲依舊,激盪而出的能量將裂谷都震的炸裂開,落下巨大石頭。

而鬼小蘇的光罩卻已經扭曲的不成樣子,只要爆炸的能量在持續一段時間,破碎是肯定的事情。

“該死!”

古羲躲開,大罵一聲,心中暗暗祈禱鬼小蘇兩人不會有事情。

“哈哈!雖然不能夠幹掉你們全部,但是幹掉這個大有來歷的小賤人還是很值得的!”

獅子頭在旁哈哈大笑,臉上猖狂至極。

聽見獅子頭的話,古羲一瞬間就明白了金翎鳥爲何不再這裏,感情這四隻異獸根本就是來殺他們的。

金翎鳥的實力在獸族當中肯定是拔尖的,自然不會以身犯險,所以讓這些人來殺他們,也就是同歸於盡。

“好狠的畜生!”

古羲臉色猙獰,就連古蟬的臉色也沉了下來,手掌揮舞,對着獅子頭一拳猛轟了過去。

而古羲更是毫不留情,八荒戟如天擊,全力出手的鎮壓而下,任憑獅子頭在強,也是擋不住兩人的聯手,瞬即便被轟成了渣子。

“你們現在,想要出去,是辦不到的!”

臨死之前,獅子頭再次哈哈大笑,充滿了譏諷與完成任務的快感。

“古羲,你看!”凌萱手指高空,臉上花容失色。

古羲擡頭,因爲星雲爆炸的緣故,那激盪而出的能量竟然移動了起來,一直向着裂縫兩邊蔓延着,好想一張網將裂谷全部封死。

“草!”

古羲大罵一聲,沒有理會這些,目光看向依舊深處爆炸當中的鬼小蘇。

在爆炸層當中,夏破天臉色已經徹底陰沉了下來,而鬼小蘇則是緊緊的摟着夏破天。

在他們面前的光罩上面,一絲絲裂縫咔咔脆響,隨着每一次爆炸,那蜂擁而來的能量每一次撞擊在光罩上面,光罩都會出現一條細小的裂縫。

“破天,我們會不會死啊……”

鬼小蘇顫顫巍巍的說道。

“沒事的,小鬼。”

夏破天臉色恢復正常,眼神異常堅定的看着鬼小蘇,那鏗鏘有力的語氣讓鬼小蘇心安了不少。

“喝!”

夏破天厲喝一聲,八倍速度身法急速運轉,想要逃出去,然而,以前像是電光一般的速度在這能量風暴之變成了龜速。

“破天,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出去,不過,不過只能夠一個人出去……”鬼小蘇眼神閃爍的看着夏破天。

“真的?太好了!”

夏破天語氣驚喜,旋即目光凝視着鬼小蘇:“小鬼……本來我想等我以後修爲強大之後,幫你找到治癒雙腿的辦法的,不過現在看來卻辦不到了,記住,不要放棄治療你的雙腿,你叔叔沒辦法幫你,你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堅持下去,我走了,自己出去吧。”

夏破天是一個錚錚男兒,並不懂得如何逃女人家的歡心,然而卻能在面臨死亡的時候坦蕩蕩,語氣異常輕鬆。

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輕輕的將鬼小蘇從背上抱了下來,渾身衍力大震,舉着鬼小蘇向着外面投擲了過去。

在他看來,鬼小蘇雖然有辦法出去,但他能夠將鬼小蘇丟出一些距離算是一些距離。

“別!別!”

鬼小蘇臉色大變,急忙緊緊的抱着夏破天,之前的一番試探讓他知道,夏破天的確是愛她的,患難見真情,夏破天正是如此。

在夏破天疑惑中,鬼小蘇緩緩開口說道:“其實我是騙你的,我根本沒有辦法出去,只是想測試一下你愛不愛我,對不起……”

夏破天臉色一僵,旋即沉默了下來:“傻丫頭。”

“雖然我沒有辦法,但是我叔叔有啊!”鬼小蘇離開夏破天的懷抱,臉上露出欣喜之色。

“嗯?你叔叔?你叔叔如今在東大陸,而我們在西大陸,又是在靈界當中……不說你叔叔有沒有本事將我們就出去,即使是有,如何能夠來到這裏呢。”

夏破天搖了搖頭,颳了刮鬼小蘇的俏鼻。

鬼小蘇並沒有告訴他,她的叔叔就是芥末神。

鬼小蘇也不敢肯定芥末神這一刻有沒有事情,只能夠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喊道:“叔叔……快來救救小鬼……嗚嗚……叔叔……” 我在嘗試,這周,是否能夠做到每日三更,加油!

***********************************

在東部芥末神的居住的地方,原本正在修煉的芥末神眼中驟然爆發出一陣璀璨的精光,緊接着雙掌揮舞,一股恐怖如銀河般龐大的衍力從他手中飛出,直接貫穿虛空,向着不知名的地方涌去。

在西部靈界裂谷中。

砰!砰!砰!……

能量星雲像是永遠不知疲倦,一直的就這麼轟炸着,古羲在旁看的心驚不已,其餘兩女也是紛紛色變。

“哥,他們會不會出事?”

古蟬關心的問道,準確的來說是關心鬼小蘇,畢竟她害怕鬼小蘇如果出事,芥末神會牽扯到古羲身上來,而夏破天卻上了人榜,還能夠復活。

“我也不清楚,夏破天倒是不用怕,他有復活的機會,但鬼小蘇就說不準了,不知道她叔叔能不能夠來救她。”

古羲搖了搖頭,心中也不確定芥末神能不能夠跨越這麼長的距離前來相救。

凌萱在旁聽的心頭一緊,雖然知道鬼小蘇可能大有來頭,但也沒有想到鬼小蘇的叔叔竟然有能力從東部來救人,這可能嗎?!

不由的,凌萱下意識的問道:“鬼小蘇的叔叔是誰啊?”

古羲回頭看了一眼凌萱,想到凌萱以後也會知道的,也就不再隱瞞,道:“天衍大陸第一人,芥末神。”

“什麼!!!”

凌萱身子一顫,聲音拔高几倍,心情更是起起伏伏。

芥末神是誰他自然知道,天地人三榜就是芥末神的傑作,對於芥末神只有仰視的分,那是信仰的存在,是心中的神!

而鬼小蘇竟然是芥末神的侄女,這讓她有些難以置信,一時半會之間竟然全無淑女的形象,長大了嘴巴看着那處於爆炸當中的鬼小蘇。

在爆炸心中。

“小鬼,別喊了。”

夏破天制止了鬼小蘇,眼眸深處卻隱藏着一絲悲痛。

防護罩已經碎痕密佈,迴天無力,只能夠等死,然而他上了人榜,能夠復活,但鬼小蘇卻不可以,這讓他無比的無奈!

“嗚嗚……叔叔,你真的不來救小鬼了嗎……嗚嗚……”

鬼小蘇靠在夏破天的胸膛,彷彿這樣能夠感覺到一絲安全,溫暖。

看見小鬼哭的如此傷心,夏破天心中更加不是滋味,眼中閃過一道堅定的光芒,道:“小鬼不用怕,你若出事,夏破天必不獨活!”

“嗚?……”

鬼小蘇哭着疑問一句,旋即反應過來道:“我不准你有事情,你不許胡說……我們不會出事的,我相信,叔叔回來救我的……”

“哎……”夏破天心中嘆息一聲,沒有說話,只是緊了緊懷中的鬼小蘇。

咔嚓……

護罩傳來脆響,轉眼間又多出了幾道碎裂的痕跡。

“嗚嗚…….叔叔,你太狠心了,小鬼再也不理你了……嗚嗚……”

看到這裏,鬼小蘇徹底的絕望了,芥末神沒有來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不知道。

而現在還沒有來,肯定是真的不知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