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多謝葉老。”

  • Home
  • Blog
  • “多謝葉老。”

葉老呵呵一笑,對着陳燁道,“要不現在咱們過去簽名?” 簽名?

楊瀾一愣。

這個她熟悉,因爲她這輩子沒少給人簽名,畢竟是大明星。

甚至她的簽名照,能賣到幾百塊錢一張。

也就是說她隨手寫幾個字就是幾百塊錢。

當然這也跟他不經常給人簽名有關係。

如果是簽名太多的話,那簽名的價格自然而然的就會往下蔣了。

按時葉老找陳燁要簽名又是什麼鬼?

難道葉老是陳燁的偶像?

什麼偶像?

總不能是因爲陳燁這傢伙張的還不錯吧?

這個倒是事實,陳燁確實是細皮嫩肉的,長的也是有模有樣,算是一個帥哥。

但是光憑這個肯定還是不夠吧?

不過她也沒有多說話,知道自己現在靜靜地看就是了,就當自己不存在就行。

再確定了這個之後,她直接悄悄地就退到了陳燁的身後。

對於楊瀾的這個舉動,葉老微微點頭,表示讚賞。

識時務。

“陳大師,筆墨紙硯都已經準備好,就等您了。”葉老再次說了一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陳燁扭頭對着楊瀾尷尬一笑,“沒辦法,他們是我粉絲。”

說完陳燁往前走去。

走在第一個,葉老跟在後面。

在後面就是小舞和楊瀾,她纏着楊瀾不知道再問一些什麼問題。

而薇兒也跟他們並排走在一起。

她已經認出了自己的楊總,也正在跟楊總說着一些事情。

而其實就在剛纔一會的功夫,薇兒和小舞已經混熟。

其實女人的友情有時候來的就是那麼的快。

小舞原本就不是什麼難以相處的人,兩人關係進展的快,也是無可厚非。

董三川和高達跟在了最後面。

很快,幾人就進入了這間房間。

之所以說這間房間是整個聽雨軒最好的。

只要進去之後,就會知道到底是爲什麼。

一進去之後,鋪面而來的是一種清新自然的感覺,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抹綠意。

只見到前面,綠樹茵茵,蟲鳴鳥叫,竟然是有一個池塘在外面。

大大的圓形的門坐落在中間,從圓往外看去,就像是山水畫裏面的一抹景象。

綠水潺潺,鳥鳴悅耳。

而在一側,則是擺放着茶具和桌椅,近距離的可以接觸到外面的清新自然。

此時此刻,最中間的位子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人拜訪了一張紅木書桌。

桌子上擺放着筆架筆筒,還有之前小舞書包裏面的紫竹毛筆,和鎮紙。

桌子的一側放着硯臺。

“陳大師,還請留下墨寶。”

陳燁看着已經是鋪好的宣紙,“這麼大一張紙,就寫一下我的名字?”

聽到這話,葉老心中一喜,“若是你能留下一兩句話,那就更好了。”

“留下一兩句話……一兩句話……留什麼好呢?”

陳燁心裏面嘀咕,葉老趕緊去一邊給陳燁研磨,生怕打斷了陳燁。

而事實上陳燁卻已經在默默的問着系統,“有沒有什麼現在可以拿得出手的詩句?”

“這裏有全唐詩……”

“全唐詩?那是什麼?”

在這個世界裏面有些事情跟地球上的一模一樣,而有些事情卻又神奇的不太一樣。

比如這個世界裏面,也有唐朝,唐朝也有不少的詩人,但是卻沒有人整理一個全唐詩。

因爲唐朝的最璀璨的那幾個明星,在這個時代之中竟然都不存在了!

陳燁趕緊話了幾十聲望值換了一部全唐詩。

話說還真的是貴,陳燁都覺得有些肉痛。

“這還嫌貴?你知道這裏面都是什麼嗎?隨便拿出來一首詩,都是千古名句!若是有人能夠做出來那都是千古不朽的!”

陳燁癟癟嘴,兌換完之後,直接就開始消化。

不一會功夫,這麼多詩歌,就已經被他全部給掌握。

他也不由得震驚!

這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之美的句子!?

真的是讓人無法想象,甚至是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他已經被深深地震撼。

尤其是其中一個叫做李白的詩人,他的豪放和浪漫,還有那種才情都被陳燁深深地迷醉。

真仙人也!

陳燁也忍不住感嘆,若非仙人,又怎麼能做出這種絕美詩句?

他忍不住唏噓,原本以爲這個世界上,那幾個有名的世人,寫的詩已經是絕美,但是想不到啊想不到,如今看到的這些纔是真正的絕美!

葉老一邊研磨一邊看着陳燁的神情,只見到陳燁閉上眼睛,似乎是在思索,片刻之後,就露出悵然和感嘆的神情。

又過了一會,更加複雜的情緒再一次出現在陳燁的臉上,就像是在醞釀着什麼東西一樣。

難道……難道是要現場作詩?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就連葉老自己都嚇了一跳!

作詩可不是誰都能做的,若是現代詩還好,那隻要符合情感,不講究韻律也就算了。

但若是古體詩,那顯然沒那麼好做,若是沒有一定的文化底蘊,就連讀都讀不懂,更何況是作詩?

估計是現代詩吧?

葉老心裏面淡淡的想到。

但即便是現代詩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真是想不到,陳大師除了書法寫的好之外,竟然還會作詩?

雖然現在還不是很確定陳燁是不是要作詩,但基本上已經確定,陳燁如此醞釀情緒,絕對不會隨便寫幾句話就完事了。

必然會寫出一些讓人拍手叫絕的東西來!

他已經是有些等不及,想要看看陳燁到底是能寫出來什麼東西。

忽然,陳燁停止了思考,睜開了雙眼。

瞬間!

似乎是有一道光從陳燁的眸子裏面迸射而出。

他的眼神變了,變得更加的淋漓,就像是一個俠客,一個絕頂高手!

葉老只覺得心潮澎湃!

寫字的時候,若是能把情緒代入進去,那就是最完美的。

寫什麼字,代入什麼情緒,這種本事,即便是他,到現在也是沒有練成。

這是進入大師境界的一個標誌。

若是不能意隨心動,那麼這輩子都不可能成爲大師。

他趕緊把毛筆恭敬的遞給陳燁。

陳燁接過毛筆,就像是接過了一柄劍!

一柄利劍!

他手起筆落,就像是在和一個不存在的劍客過招!

筆落到紙上面的一瞬間,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宛如龍蛇一樣在紙上面飛舞! 字寫在紙上面,那力道彷彿可以直接將桌子透翻一樣。

而且字裏行間的俠氣逼人,彷彿再看一個劍客過招一樣。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葉老認出了第一句,不由得輕聲念出來。

好詩!

僅僅是第一句,這首詩就可以邁入上乘的行列,如果能達到上乘,就已經不錯。

最重要的是這首詩他根本就沒有聽過。

難道真的是他自創的?

而且還是古體詩?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看到第二句,葉老沉默了。

他已經可以確定,這首詩他根本就沒有見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