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夜九一揚手中夜玄劍,微弱的夜玄劍劍靈劍冒著微茫的白光,若隱若現,好似隨時都可能會消失一般。

  • Home
  • Blog
  • 夜九一揚手中夜玄劍,微弱的夜玄劍劍靈劍冒著微茫的白光,若隱若現,好似隨時都可能會消失一般。

夜九運起九陽之靈,夜玄劍的劍身分出劍陣,劍陣的靈力雖然弱,但至少還能抵禦少許的竹葉箭。

九陽靈力加之夜玄劍靈之身,夜九努力地想辦法想要讓夜玄劍醒來。

夜九嘗試著將體內的九陽靈力完整的釋放出來,此前她也一直在思考到底該如何將九陽靈力釋放出來,化作強大的武力。

她將九陽靈力注入夜玄的劍靈之中,再揚劍之時,化作強大的威力。

將那竹葉片片粉碎……

粉碎的竹葉釋放出的靈力,那靈力是淡綠色的光,很快那些淡綠色的光朝著夜九的身體飛來……

奇迹般的被夜九體內的九陽靈力吸收掉了……

夜九怔怔地看著眼前這一切,她恍然間明白了,所謂的素問陣,莫非是一個讓她去尋找沈君夜消失的靈力的過程?或者可以解釋為是一個完完全全讓她做回沈君夜的過程……

夜九運起九陽靈力,在夜玄劍的分身部下的劍陣之中,她將苻搖商笛聲招來的竹葉擊成粉碎,又將那些竹葉釋放出的靈力全部吸收進體內……

靈力瀰漫的天地之中,周遭的空氣里都瀰漫著靈力的味道。

夜九忍住元神受損逐漸瀰漫上來的痛感,瘋狂的揮起夜玄劍。

這一瞬她突然體會到了一絲殺戮帶來的快感,那些竹葉釋放出的靈力在與九陽之靈融合時的炙熱感受,令她的元神也火熱起來……猶如在火中炙烤,那樣的火熱。

原來她體內的九陽之靈,能吸收掉萬物之精魄與靈氣。如此強大的靈力,讓她感受到一股貪慾,想吸收更多的靈力,想要變得更強……

夜九咬住牙齒,想壓制住體內萌生出的那一絲絲的貪慾。

她清楚的知道那是罪惡的。

但她更清楚,如果還不能靈活的運用體內強大的九陽之靈,就會被體內無法駕馭的九陽之靈所利用,她會成為它吸食靈力的工具,而最終被噬魂。

修者與內修本就是相生相剋,若是修者不能合理地駕馭內修,就會被內修反噬成魔。

她清楚地認知到,體內的九陽靈力已能自己找「獵物」了。

這樣是不行的。

夜九一聲怒吼,她額心再度閃出那塊紅色印記,發著光,炙熱的光,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強烈。

而此刻,她原本清明的雙目,一轉猩紅。

幾乎是在一個騰飛之間,她的一頭青絲再度披散開來。

手中的夜玄劍在將那些竹葉擊碎的同時,直直地擊向少年的幻影。

那少年似乎是察覺到了,一個擰眉之間,紫色的衣袖一揚,消失在天地間。

笛聲停止,風止,竹葉落地。

四周靜默,天地靜默。

只余那殺戮之意未收的人,茫然的看著這一切。

此刻,一股劇烈的疼痛感襲上夜九的周身。手中的夜玄劍落地,她猛地捂住自己的胸口……

疼……

如有無數的針扎著她的元神一般。

「啊啊——」一聲聲慘痛地呼喊,夜九的雙目變成猩紅色,她想要將靈力釋放,那些燥熱的靈力,全部釋放出去!

「轟」「轟」「轟」

夜九瘋了一般的將靈力以掌力擊打出去。

天地震顫,四周的幻境在裂開,猶如破布一般。

此刻的夜九,雖然看著如同瘋魔一般,但她的意識里,確實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昨日在她銷毀棋魂陣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難怪夜玄劍會劍靈微弱至此……原來是因為她。

只是昨日的她意識全無。

、 夜九想,昨日她在吸食完棋魂精魄后因為靈力太過強盛而昏厥過去,此後也一定是發生過同樣的事……

只是昨日她的意識全無,對此事一點也不清楚,那個時候夜玄應該是想阻擋她,所以被她如此強勁,又如此殘暴的靈力所傷……

大概是她傷了它,至它虛弱至此。

夜九在炙熱的靈力將元神充斥之時才感受到,一股名為貪慾的東西,是九陽之靈因為與日俱增的強盛,而帶來的強大貪慾,將她的意念都要吞噬殆盡的強大貪慾。

她雙目血染,一掌一掌的釋放著體內強大而不受控制的靈力,天地震顫,山河崩裂,她只覺得自己的元神處於爆裂的邊緣,彷彿只要一瞬間就能炸裂開來,灰飛煙滅一般。

她知道,她體內的九陽之靈,有了自己的貪慾,變得不可操縱起來。

她必須馴服體內的九陽之靈,否則……將會有更可怕的後果。

如果九陽之靈在她的體內一直以貪慾的方式並存著,那後果將不堪設想,若不是九陽之靈反噬掉她的元神,就是她的元神里充斥著九陽之靈的貪慾,讓她成為為了吸食靈力而活的人,然後逐漸地喪失自己的意識,最終也與被反噬一樣。

夜九在意識尚且還清醒的時候,不停的釋放著九陽靈力,她要將體內多餘的燥熱靈力全部釋放出來,以維持之前體內靈力的平衡。

這樣的釋放持續了很久很久,直到她再也沒有一絲力氣去消耗她的靈力,直到沉沉的昏睡過去。

當四周再度陷入混沌之中,當那殺戮的氣息慢慢地消散,天地間只餘一片黑蒙之色。

如混沌初開之時的狀態,天地間沒有一絲聲音,只有不停地瞬息變幻著的黑與烏黑。

夜九的元神在消耗掉很多的膨脹地靈力之後,元神的顏色逐漸地變得透明……

胸腔前的九陽靈力如同一團白色卻有著炙熱溫度的火。

因為她昏睡著,不知這時她體內的九陽靈力正在形成一個元靈,這團元靈是一個十來歲的少年模樣,它正在一日一日的成長,隨著吸食的靈力與日俱增地長大、變強……

九陽之靈,本名喚作陽燭,陽燭與人結契,結契者擁有九陽之靈。

《萬神錄》中附錄里記載,陽燭為雙性,若是結契者是女子,陽燭則定性為男子。

只是世上擁有九陽靈力的人千千萬萬,但能與陽燭結契的人卻沒有記載過,而且陽燭現世,一般都以為是只是傳說,因為事實上沒有人遇到過,而且《萬神錄》之附錄早已遺失,連陽燭這個名字,也已無人知曉。

沉睡的夜九,她的胸腔中那團發著銀光的白色靈力逐漸演變成一個少年的模樣,在靈力涌動間,少年的眉目也愈加的清晰起來。

陽燭之容貌,繼承了其結契者,或者說他主人的喜好,只見這陽燭在將這三日吸收的飛鳥的靈力,棋魂之精魄,竹葉之靈力全部吸收掉后,逐漸變成了年少時蘇淯的模樣……

雖然它看著是透明的,但那人型和輪廓,可見它的絕美眉目就是按照蘇淯的模樣複製出來的。

相由心生,而陽燭的相,由他主人的心而生。

陽燭微微張開嘴,將那些還沒有被夜九消耗掉的靈力吸食進他九陽靈體內。

它現在因為還未完全修出人型來,所以還不能說話,但是它已蘇醒過來,擁有了陽燭的記憶與能力。

也就是在昨夜它徹底蘇醒過來。

因為那隻飛鳥和棋魂陣的強大靈力被夜九吸收掉了,因為它的主人控制不住自己的靈力,在她昏厥過去的時候,伴隨著主人身體里的強大的貪慾與殺戮之意,它陽燭徹底蘇醒了。

只見那團人型的白光勾唇一笑,它的主人似乎是想要完完全全地駕馭他呢,她似乎明白了,它對她來說是一個能讓她強大,也能毀滅她的存在。

想要駕馭他?想要他心甘情願地臣服,可沒有那麼容易!

要麼有那個能力將它馴服,要麼就成為陽燭的養分,供它變得更強!

陽燭將那些流入夜九身體里的靈力收為己用,它撫著自己的眉眼,心道這模樣是不是和主人心裡念著的那個少年一模一樣了呢?

主人可是在神智昏迷的時候腦海里全是那個少年的影子呢。

陽燭雖然有了人型的、容貌,和神識,但它不能離開人體的元神,因為它沒有元神不可能成為真正的人或者神,它只是人體的一部分,需要依靠強大的元神而存在的一個部分。

其實所謂的夜九的不死不滅之身,也只是因為有了九陽之靈的存在,這個不死不滅事實上是陽燭為夜九造就的,在乾城的九陽九陰閉合之陣中,是它與夜九結契的初始,九陽靈力回到了夜九的身體里。

當九陽靈力重新回到夜九的身體里,也註定了有一日陽燭會蘇醒,而這個契機在夜九的元神在尋找遺失的沈君夜的記憶的時候,徹底的喚醒了陽燭。

陽燭輕輕地勾起唇角,它依賴於夜九強大的元神,沈君夜的元神,六十年前沈君夜被殺戮迷失神智的時候,它現世與她結契,那個時候它便知道,這是它尋尋覓覓數百年世間最強大的元神。

因為沈君夜的元神太過強大了,它完全找不到那個契機,與她結契的契機。

直到沈君夜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直到她胸腔燃起炙熱的殺戮,終於,它等到了與她結契的契機。

當沈君夜體內的九陽之靈徹底轉化為陽燭的時候,它助她成就了叱吒風雲的神話。

只是短短半年,沈君夜被刑台鞭笞,削骨剔肉,魂魄被散為千萬片后,也註定了陽燭的退隱。

契約終止,陽燭遁世,一甲子再也沒有出現過了,直到沈君夜再次現世,直到眼前的女人在追尋沈君夜的記憶途中,讓它再度蘇醒過來。

陽燭釋放出的九陽之靈如一雙手一般,溫柔的撫上女人的臉,它輕勾唇角,動了動唇,似乎是在說,「別來無恙,我的夜尊殿下。」

——感謝重逢,感謝命運的安排,感謝一切的契機,我會再為你鑄就叱吒風雲的神話。

也就不雖然昏迷過去了,但她感受到一雙手的溫柔撫弄,她的腦海里印出一個少年溫柔的影子。

那少年眉目絕美,不濃麗,不媚俗,雖孤寒卻帶著人間暖意,雖然遺世獨立也帶著一絲煙火氣息,雖然清貴難擋卻也帶著難言的溫柔,所有的氣質在他的臉上融合的恰到好處。

明明是一個孤寒少年,卻一直能讓她覺得十分的溫柔,就像是三月的風,六月的雨,臘月的暖陽……

夜九覺得整個胸腔都變得暖洋洋的,溫暖的如同靈魂都泡在溫泉里。

不知過了多久,她喃呢了一聲:「阿淯。」

陽燭都是一怔,想了一會兒才想起來這「阿淯」是誰,它幻化出來的人型到底是誰……

它想起來了此人,這是夜尊在入魔之後仍然會溫柔相待的人,猶記得那個喚作「阿淯」的男子憂傷卻帶著溫柔的孤寒眉目,那樣的絕美,那樣的刻骨銘心。

帝師大人,你娘子太毒了 ——難怪你經歷了刑台鞭笞,經歷了削骨剔肉,經歷了魂滅成片,經歷了忘川之海,經歷了黃泉碧落,或許也飲下了孟婆湯,仍然不會忘記此人。

陽燭不懂人世間人與人的那些情感,但它的靈體尚能感受它的主人的情感。

這些情感都源自於夜九,所以它才有了大概的認知。

陽燭在將夜九體內近日吸食的靈力徹底的轉化為九陽之靈為己用后,才睜開眼看四周。

混蒙的天地,漆黑一片,唯一發著光的地方是夜九身邊虛弱的夜玄劍的劍靈。

陽燭眯起眼睛,想了想,想起昨夜的時候夜九在被棋魂精魄充斥全身,神智昏聵時釋放體內強大的殺戮之靈,那個時候正是它蘇醒的時候,它看到這個劍靈衝過來想要制止主人。

卻很遺憾,它陽燭蘇醒,能吸收任何靈物,這劍靈衝過來不過是送死而已。

陽燭也無法剋制地將這蠢蠢的劍靈吸收了一大半。

如果不是這個劍靈最後自己反應過來,竟然想用它的劍靈來對抗它陽燭。

敢在昨夜那個時候對抗它!是想和它魚死網破吧!

夜玄劍幾乎快用盡了劍靈阻止了陽燭,但也使得自己昏睡過去。

陽燭因為昨夜才剛剛蘇醒,在想結丹成人型的同時,結果遇到了一根筋的夜玄劍的阻止,使得它只能被迫沉睡過去。

倒霉王妃福運來 陽燭睡了一日,再度蘇醒就是方才夜九的元神在吸食了苻搖商的竹笛帶來的竹葉之靈后。

有九陽之靈在,陽燭就不可能消亡。

而殺戮和貪慾是它的溫床,有殺戮和貪慾在一日,它陽燭就不可能沉睡。

陽燭看著身旁微弱的幾乎快要透明的夜玄劍靈,心想是毀了它呢,還是留它一命呢?

陽燭還來不及多想,只聽到一聲「嚶嚀」。

「嗯……」那女子似乎是因為元神受損的疼痛,而輕哼了一聲。

在疼醒的那刻,夜九睜開了瀲灧雙目。

這時四周也開始明亮起來……

混沌般的黑在逐漸的消散,日光慢慢地浮現,素問陣的第四天很快的到來了……

在夜九睜開眼的那剎那,狡黠的陽燭就隱去了自己的動靜。

——它能感受夜九的心情,十分明白它的主人還不大待見它呢,還是假以時日再現身,等主人找回沈君夜的記憶,找回沈君夜的仇恨的時候,它再現身吧。

夜九如此聰慧之人,又豈會錯過這一點,體內的九陽之靈,安分的太不可思議了。

她皺起眉,手撫上胸前,似乎是在感受體內平靜的靈力,如此平靜的靈力,如此平靜的心智,彷彿又回到了當初在柳城的日子……

只是,豈會這麼簡單。

她微皺起的眉陡然深皺起。

連陽燭都有一絲錯愕,它的主人開始懷疑它了呢……不對,她還不知道它的存在,難不成她是在懷疑她自己?

素問塔第四關的出現,沒有給夜九多餘的思考時間。

再抬眸的時候,夜九已身在深山之中,她環視四周,這一面高山絕壁,那三面遠方山野雲海,宛若身在雲端之中。

若不是低頭能看到那深山雲海之中的銅爐谷,認出了那銅爐谷中心的棋魂陣,夜九壓根認不出來這是孤山祗闕。

——而這時,夜九突然驚訝的意識到,自己的目力竟然有了突飛猛進的變化!

她竟然能看到雲海之中的景象了!

夜九輕閉了一下眸,她再度睜開時,仍然能看到低處,雲海之中的銅爐谷,和谷中的棋魂陣。

當看清之後,她才猛地意識到自己在懸崖峭壁之上,與那絕壁只有數步之隔。

她驚出一身冷汗,竟然有些倉皇的後退了一步,脊背都冒出了冷汗。

此時,夜九胸腔中寄居的陽燭一樂,竟然大笑起來,雖然是無聲的大笑,但有那麼一瞬,夜九還以為這周圍有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