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夜子喬抬眸看向夜宇文昊,眼中似乎有盈盈流光轉動:「兒臣雖然多年未見父皇,可是父皇的樣子卻如同烙印一樣,一直都記在我的心中的。」

  • Home
  • Blog
  • 夜子喬抬眸看向夜宇文昊,眼中似乎有盈盈流光轉動:「兒臣雖然多年未見父皇,可是父皇的樣子卻如同烙印一樣,一直都記在我的心中的。」

「……」

夜宇文昊沒說話,只是擺手示意夜子喬起身。

待夜子喬起身之後,夜宇文昊這才開口道:「既然知道我是你的父皇,也看到了我給你寫的信,所以,你現在只要告訴我你的態度便可。」

「……」

夜子喬一愣。

夜宇文昊卻是眯了眯眸子,細長的丹鳳眼中滿是戾氣!

「……」

選誰?

雖然他有名無實的是個太子,但至少也有個指望。

換句話說,如果他選擇夜宇文昊的話,雖然說有著骨肉之情,但自古無情帝王家,這種所謂的情也不過是一種面上說的話罷了。

到時候,他可能連個虛名都沒有。

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他的內心真的是無比糾結,不過當他目光觸及到夜宇文昊的眸子時,卻再次跪到了地上:「父皇對兒臣來說一直都是神明一樣的存在,既然是神明,兒臣定當以父皇為榜樣,以父皇馬首是瞻!」

「……」

冷眼微微一掃。

顯然,夜宇文昊的眼中根本沒有半點親情的影子,只有濃重的算計與陰狠:「有這樣的話就行了。」說完,他便轉身而去。

黑暗中,一抹竊聽的身影也快速離去。

……

是夜。

這一日,似乎註定了不眠…… 鳳泣國。

輿論又開始發酵……

這一次,眾人議論的焦點在於攝政王去哪了?

特別是驍騎營軍隊的入住,更是讓很多人人心惶惶,紛紛猜測:是不是又要打仗了?

可以說,打仗這兩個字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噩夢一樣的存在,畢竟打仗就意味著血流成河,意味著死亡……

一時間,偌大的國家內,竟被鬧得人心惶惶。

不過,雲霜卻並不閑事大,竟還來到了朝堂之上,開始蠱惑人心:「攝政王到底去哪裡了?你們就沒一個人知道的?」

「……」

一陣沉默。

跪在地上的大臣紛紛相視而看……

雲霜一襲勁裝,完全是男子的打扮,臉上只有冷冽:「虧得攝政王平時對你們這麼好,現在他人失蹤了,你們卻沒有一個人擔心,是不是良心都被狗吃了?」

「一群吃裡扒外的東西!」

「……」

這話說的重了。

一眾大臣的臉色自然也是不好看,其中一個年邁的更是起身道:「雲霜將軍,老臣知道你擔心攝政王,可是攝政王妃都說過,攝政王是有事要辦,你現在這樣的態度算是什麼意思?」

「就是啊!」

「你雖然是將軍,可是我們也都是有官階的人,你這樣和我們說話過分了!」

可謂是一語激起千層浪,雲霜對此到覺得非常滿意,眸光微微一眯:「我說話這叫過分?我雲霜曾經為了鳳泣國出生入死的時候,你們就老老實實呆在家裡吃喝玩樂,你們怎麼不說自己也很過分?!」

「……」

「攝政王是什麼?是我們國之根本!他努力打拚了這麼久才將這個天下打下來,現在人不見了,竟沒有一個人去找?」

「……」

「還有,你們那個所謂的攝政王妃,現在可是在別的男人的府邸裡面逍遙快活,你們真相信她說的話?!」

「……」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雲霜。

片刻后,那個年邁的大臣再次開口:「雲霜將軍,攝政王妃也多次為我們鳳泣國出生入死,你這樣說她有點過分了,畢竟你也沒有證據,不是么?」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只見,雲霜一揮袖掌風便狠狠的打在了那個年邁老臣的臉上,頓時他的臉便腫的極其高,待完成動作后,她冷笑了一聲:「你被那個賤人灌了迷魂湯了吧?我可是親眼看到她深夜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吃面,這個可是有驍騎營的將士作證的!」

「……」

老臣被打了之後,整個人的臉色都漲紅了起來。

他被氣得胸口不斷起伏著,可是在目光觸及到那躍躍欲試的驍騎營將士時,卻也只能選擇忍了……

只是,不滿的情緒卻在眾人的心中中了一枚種子。

雲霜冷笑了一聲:「今天我就帶著你們去捉姦,到時候我看你們還能怎麼幫她狡辯!」

正在這時,一道紅衣身影緩緩而來。

她一襲華麗的錦繡華服,鮮紅的顏色宛若一團灼目的火焰:「捉姦這麼有趣的事情,不如帶上我一個?」 「捉姦這麼有趣的事情,不如帶上我一個?」

輕飄飄的話語宛若一陣柔軟的風,看似軟綿無力但其中卻蘊含著一股強大到駭人的氣勢!

只見,顏芷月鳳眸微眯,緩步而行的動作,宛若一個行走中的王者,這般的氣場與態度,竟讓人有種見到了夜蕭炎的既視感……

雲霜看到顏芷月,冷笑了一聲:「你竟然還敢出現?」

顏芷月看都懶得看雲霜一眼,而是轉眸看向那個年邁被打的大臣:「大人,沒事吧?」見其不斷擺手,她便從懷中拿出了一盒膏藥,遞給了對方。

那人嚇的連忙行禮,臉上滿是感激:「多謝王妃娘娘!」

這一幕,使得雲霜的臉色更是難看了起來:「只知道收買人心,你這種女人的城府和心機,真的讓雲霜佩服!」

「那就跪吧。」

顏芷月微微昂首,臉上只有無盡的冷漠:「既然佩服,那就跪在地上行禮好了。」

「……」

雲霜眯眸,滿眼憤怒!

顏芷月卻笑了起來,笑容分外清冷:「不過,我現在倒是很好奇,你既然身為驍騎營的將軍,那為何不好好帶著你的兵,趕快去執行任務?現在來朝堂上這算是什麼意思?又是誰給你的權利?」

「……」

一連幾個問題。

眾人皆是齊刷刷的將眸光轉向她!

雲霜掃視了一眼眾人,冷哼了一聲:「現在攝政王不在,我身為攝政王親命的將軍,自然有義務要找到攝政王,還我朝廷一個太平日子!」

「是么?」

顏芷月收起了笑容,緩步走到了雲霜面前:「可是,我怎麼看到的是攝政王不在,某些人就開始亂用職權,並且好像還要謀反呢?」

謀反。

這兩個字說的極輕。

卻使得雲霜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了起來:「顏芷月,你別血口噴人!」

「我血口噴人?難道不是你把我趕出了攝政王府,並且還把攝政王府內的人都換成了驍騎營的人?」

「我那是為了攝政王府的安全著想!」

顏芷月笑的更加清冷,鳳眸帶著一股壓迫的威儀:「如此說來,我倒還真是要感謝一下雲霜將軍你的大仁大義呢,不過……你難道不知道,這些事情都是羽林軍負責的么?」

「……」

雲霜有些語塞。

顏芷月卻不給她反駁的機會,話語再次爆發:「你驍騎營本身是做什麼的,你應該心知肚明,這次攝政王調你們回來是為了救人,但是應該沒告訴你們仗勢欺人吧?!」

「……」

咕嘟!

所有人都被顏芷月的口才折服了。

一些人更是心中忍不住拍手叫好,只是這般情況下卻也只能忍笑看著雲霜。

顏芷月趁勝追擊:「還有,現在既然已經沒你們什麼事了,那你們就趕快哪來的回哪去好了!」

說起來,這個雲霜真的是平日里在軍隊中慣了,整個人的思維也比較直白,顏芷月一番話直接把她說的無話可說。

所以說,就這樣的腦子,還想和她斗?

開什麼玩笑!

就算她顏芷月吃素,也不可能讓這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佔了便宜! 1

雲霜臉色微微一變,眼中帶著一股濃烈的憤然:「顏芷月,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真的飛上枝頭變鳳凰了?一個人人喊打的災星而已,現在竟然敢騎在我頭上?!」說這話是,她只是一揮手,外面的驍騎營將士便蜂擁而入!

下一秒,一把把長劍便直直的指向了顏芷月!

頓時,殺氣蔓延!

在場的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紛紛被這般場面嚇到了……

但是,顏芷月卻始終面帶微笑,仿若被萬劍所指著的並不是她,那般淡定從容的態度,著實令所有人都被震懾到了。

只見,顏芷月微微掃視了眾人一眼,接著開口的話可謂是宛若寒冰之水:「你們可知道我的身份?」

「知道又如何?」

雲霜冷笑了一聲:「你還真以為攝政王把你這個所謂王妃,當成了一回事么?」

聽到這裡,其餘的人也是紛紛附和道:「哈哈,就是啊,攝政王娶你不過是利用你罷了,結果你還當真了?真是可笑到了極致呢!」

一聲聲嘲諷,不斷回蕩在整個朝堂之上。

相信這樣的情況下,一般人被萬劍所指加上又不斷的嘲諷,那估計都會有所反應,可是顏芷月卻始終面帶微笑。

那笑容簡直令人心下發顫,竟有些不自覺的害怕:「原來,你知道我是攝政王妃?」

「……」

莫名的寒意。

接著,顏芷月緩步上前,眸色宛若地獄中的鬼魅:「原來,你們還知道我的身份?所以,你們現在這就是在……謀反?」

「……」

眾人皆是沉默,面色微微發沉。

雲霜剛想說話,顏芷月再次開口的話語卻將她的話,硬生生的噎了回去:「其實,你們只要承認一點就行,那就是我是你們的主子!」

唯我笑靨如花 忽而,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隨之沐晨便帶著羽林軍沖了進來,只不過他們衝進來之後卻並沒有上前保護顏芷月,而是將那一眾大臣都護在了身後!

那一瞬,偌大的大殿內局勢已然轉變,顏芷月被驍騎營的人圍在中間,冷眼微笑間竟消失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

為什麼好端端的一個人,會忽然消失了?

眾人連忙警覺,雲霜更是咬牙切齒:「給我搜!」

「是!」

驍騎營的人連連出動,羽林軍的人亦是上前阻止,場面可謂變得混亂異常。

見到這般情況,一眾大臣們自然是紛紛想要躲避,奈何兩方的勢力卻將他們圈在了其中,根本是處於一種進退兩難的境地。

「砰!」

爆炸般的白光!

驍騎營之中,忽然發生了爆炸,炸的十幾個人全都倒在了地上。

頓時,血腥瀰漫……

顏芷月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她眯了眯眸子:「現在,知道誰是主子了么?」她選擇了一個威力較為強大的炸彈,這樣立威的方式自然是極好。

畢竟,她這種小東西很多,倒是不介意好好利用一下的。

「……」

雲霜看著地上倒著呻吟的人,眸子瞪的極大!

時間極緩,周遭皆靜! 第429章夜蕭炎閃現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