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大叔,你沒事吧?”楊珊看不太對勁,好奇地問道。

  • Home
  • Blog
  • “大叔,你沒事吧?”楊珊看不太對勁,好奇地問道。

我急忙搖頭,臉上掛着笑容,沉聲道:“楊珊,我沒事,只是那個夢太過真實,我還有些發矇。”

楊珊哈哈一笑,嬌嗔道:“大叔,真想不到,你這樣的人竟然被一個夢嚇到。嘖嘖嘖,我以爲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原來我在你的眼裏這麼厲害啊。不過,我讓你失望了。我也會恐懼,遇到危險,我也會害怕。但正是這樣,我才意識到生命的可貴,活着比死了好!”

“嗯嗯,你說的沒錯,活着的確比死了好!畢竟,我們都要死很久,而只能活短短几十年!”

我不由一愣,覺得楊珊的這句話說得很在理!

“我們都要死很久,而只能活短短的幾十年!”

草原的風光的確和別的地方不一樣,就算我這個審美眼光極差的人都讚歎不已。當然,如果沒有昨晚的經歷,我的感觸會更深。

我從戒指裏拿出做飯的工具,簡單地弄了點飯,我和楊珊吃完之後,繼續逗留了一會兒之後,便開車向前行駛了。

除非有必要,我基本都不停車。不過爲了駕駛安全,我還是每隔兩小時便停下來休息一會。

隨着不斷地深入草原,我們看到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一個個蒙古包從我們眼前急速掠過,我和楊珊雖然好奇,但卻沒有停下前進的步伐。

我們距離目的地呼倫貝爾草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我不敢耽誤時間。

昨夜的離奇經歷讓我心裏有種不小的壓力,我漸漸意識到,看似平淡寧靜的大草原,遠非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今夜,我還會進入那個神奇的時空中嗎?”我心裏暗歎,用手摸了摸懷裏的石像,總覺得事情還沒有徹底瞭解。

那個祭壇以及巨人老頭爲何會出現在我的面前,那個考驗代表着什麼意思?更重要的是,巨人老頭從哪來,爲什麼會盯上我?

所有的這一切,我一無所知。正是因爲一無所知,我才產生了想要探究一切的慾望。因此,我現在竟然非常渴望能夠再次進入那個神奇的空間。

“大叔,按照車程和時間計算的話,前面五十公里的地方會有一個小城鎮。如果我們不停下來休息的話,那麼我們今夜又要在車裏過夜了。而且,天也快黑了,大叔,你怎麼打算的?”

“五十公里嗎?”我心裏沉吟,沉聲道:“既然這樣,我們就到前面的城鎮停下來休息,明早再出發!”

“好誒,不用在車裏睡一夜,真是太好了!”楊珊頓時歡呼,顯得非常開心。

我苦笑一聲,暗歎道:“如果那個神奇的空間真的存在,那麼我不管我身在何方,我都能再次進入!但究竟如何,只有等晚上才能見分曉了!”

五十公里的車程不算很遠,可就在我們開出三十公里左右的時候,卻遇到了兩個遇到麻煩的人。

他倆朝我們揮手,站在了路中間,見狀,我和楊珊對視一眼,便將車停了下來。

“這位小哥,我們的車拋錨了,你能拖我們一程嗎?前面有個小鎮,那裏應該有修車的地方。” 我倒在牀上,很快就睡了過去。和昨晚一樣,我突然被驚醒。

我立即看向另一張牀,慶幸的是,楊珊還在。我不知道此時的自己是什麼狀態,但絕對和平常不一樣。

“還好,楊珊沒有還在,這就是好消息。但是,我要怎麼才能進入那個神祕的空間呢?”我疑惑不已,輕輕地從牀上爬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一股股白色的霧氣從門縫中滲透了進來。我立刻一驚,慢慢走到門前,輕輕地打開了門。

“這些白霧,難道是來引導進入那個神奇空間的嗎?”我心裏疑惑,然後走了出去。

我向四周看去,除了走廊裏還亮着的燈以及迅速擴散而來的白霧之外,並無其他。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錶,發現手錶的指針停止了轉動。我心裏一喜,暗歎道:“果然來了,但這一次,又有怎麼樣的考驗在等着我呢?”

白霧瀰漫而來,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走向迷霧之中,任由迷霧將我包圍。

我繼續向前走去,儘管看不到周圍的任何東西,但我卻堅信,不管怎麼走,都會去到我該去的地方。

就這樣,我不知疲倦地向前走着,直到穿過白霧,我才停下。

“終於走出來了!”我輕嘆一聲,然後仔細地觀察周圍,卻發現,這裏和昨天進入之時看到的,沒有多大的差別。

我有些疑惑,但沒有停滯不前,而是繼續向前走去。巨人老頭和祭壇不會再出現了,這一次進入,應該有更進一步的考驗。

懷着這樣的期待,我無所畏懼地向着更深處前進。既然能夠再次進入這裏,我就要將心裏的所有疑問全部弄清楚。

直到我走到某個位置時,地面突然劇烈震顫起來。緊接着,我腳下所在的大地突然上升起來,迅速形成了一個高臺。

然後,距離我不遠的地面,以我所在的這座高臺爲界,兩邊的大地迅速塌陷。接着,讓我終身難忘的一幕赫然呈現在我的眼前。

只見一個個軍隊方陣從地下踏出,手裏拿着統一的武器,整齊劃一地出現在我的面前。

不多時,所有方陣集結完畢。從他們的服飾和使用的兵器,我能清楚地辨認出,這些方陣分成兩個陣營。

他們整裝待發,面面相對,似乎即將要進行一場慘烈的大戰。

我根本搞不懂這是什麼情況,只能靜觀其變,看看這裏面究竟隱藏着怎樣的貓膩?

不知過了多久,兩邊的軍陣突然哭快速移動起來,猶如古代打仗的士兵一樣,彼此拼殺在一起,猶如迷失了人性的野獸一般。

我站在高臺上,除了滿滿的疑惑,更有深深的恐懼。我不禁想問:“這裏究竟是什麼地方,又是誰讓我來到這裏?我看的這場古代戰爭,又有什麼意義?”

莫名其妙的戰爭突然爆發,我心裏的疑惑越來越多。 重生驚世醫妃:邪王,寵我 如果這是對我的考驗,可爲什麼只讓我站在高臺上觀戰,而不是親自加入戰場?

戰爭進行地一場慘烈,儘管他們都是死靈,但一個個還是被殺得慘不忍睹。

死靈與死靈廝殺,這樣的場景怕也不多見吧!

不知過了多久,戰爭終於到了結束的時刻。等到最後兩人互相將兵器插入對方的心臟時,這場戰爭終於結束,而結束的剎那,所有死靈瞬間消失不見。

我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這一幕,難以置信地低喝道:“下面發生了什麼,怎麼那些死靈全都不見了?難道是我眼花了嗎?”

這也難怪我驚訝不已,甚至感到有些恐慌。畢竟這一幕來得太突然,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但是,沒過多久,那些消失的死靈再次出現,形成一個個方陣從地下走出,和之前一模一樣。

我頓時驚呆了,這樣的場景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難道是這個時空的影響,還是其他的力量在操控這一切?”我大惑不解,眉頭緊鎖,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小兄弟,你有辦法破除那些死靈身上的詛咒嗎?”

就在神情專注地看着即將交戰的士兵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我立即轉身,只見一個滿臉笑容的老頭正目不轉睛地看着我。

“你是什麼人?”

“小兄弟,你的記性真不好啊,昨天我們才見過面啊!”老頭回答道,臉上的笑容絲毫不減。

聽他這麼一說,我立刻意識到了什麼,驚訝地問道:“你就是那個考驗的巨人老頭?這怎麼可能?”

“哼哼,怎麼不可能?小兄弟,一切皆有可能,正如你最後選擇將我毀滅一樣,完全超出了我的預料。”

聞言,我頓時防備起來,冷哼道:“你想幹嘛,是你將我帶到這裏的嗎?還有,這裏是什麼地方?”

聽我接連問出這麼多問題,他微微一笑,淡定地說道:“小兄弟,想必你已經發現,這裏的時間是靜止的。因此,身處這個空間的任何事物,都會不斷重複,不斷循環。如你所見,這兩方交戰的士兵,像你看到的那樣,會不斷地毀滅、重生、戰鬥,然後再毀滅、再重生,再戰鬥!”

“這樣下去的話,什麼時候纔是個頭啊?”我急忙問道,這顯然是個死循環完全無解啊。

“如果不打破詛咒,他們會一直這樣下去,直到這個時空破碎。”

“詛咒?”聽到這個詞,我突然想到了什麼,接着問道:“既然這樣,那你不斷重複的事情又是什麼?”

“我的詛咒被你打破,所以我沒有重複可做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不能徹底解除這片天地的詛咒,那我日後重複的事情,就是來到這座高臺,一遍又一遍地看着下面這場死靈之間的戰鬥。”

“你的詛咒被我解除,但新的詛咒又降臨了?老爺子,你想說的是這個意思嗎?”

他點點頭,沉聲道:“另外,不是我們將你帶進來,是你自己主動進來的。至於原因,我也不清楚。”

我頓時有些驚愕,這個答案着實讓我很意外。但相比而言,眼前最主要的就是接解除那些死靈的詛咒,讓他們跳出這個死循環。

“老爺子,你知道破除詛咒的方法嗎?” 時間靜止的時空內,我的面前上演着一場古代戰爭。冷兵器時代的戰爭,看起來非常驚心動魄。

“小兄弟,破除詛咒的方法只有你自己知道,我幫不了你。不過我相信,這件事,只有你能辦到!”

“只有我能辦到?”我微微一愣,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而這件事,或許能夠幫我解除這個詛咒。

見我臉上露出微笑,那老者急忙問道:“小兄弟,你是不是想到辦法了?”

我點點頭,對他說道:“老爺子,我是想到了一個辦法,但不知道管不管用。可除了這個方法,我沒有更好的選擇!”

“既然找到了可行的辦法,那就大膽去嘗試。最壞的結果,也就是失敗而已!”

我重重地點點頭,然後拿出陰差令,將自己的靈力輸入進去,召喚出陰間之門。不多時,高飛的身影從中走出,只是這一次,他的表情有些古怪。

“大人,這一次召喚出來,有何吩咐?”

我擺擺手,然後說道:“高統領,一萬陰差能否迅速就位?這一次,我要將你們全員召喚出來,替我打破一個詛咒!”

聽到我的話,高飛頓時一愣,然後問道:“敢問大人,這個詛咒是什麼,竟然需要一萬陰差?”

高飛有此疑惑也很正常,隨即我指了指高臺下正在交戰的死靈,對他解釋道:“高統領,想必你也已經感覺到此地的神奇之處。受時空的限制,這些死靈會不斷重複打仗的過程,猶如詛咒一般。所以,我想着使用一萬陰差,同時對抗這兩隻死靈軍團,藉此打破他們的詛咒。”

聽我說完,高飛疑惑地看了看我,而老爺子則兩眼放光地衝我說道:“小兄弟,你果然讓人很意外啊!”

沉吟片刻,高飛有些不確定地說道:“大人,這個辦法值得一試,就算不成功也沒關係!”

他的話頓時讓我有些尷尬,我微微一笑,接着說道:“高統領,之後的事情就拜託了。我不會打仗,所以後面的事情還得由你出手。”

高飛點頭們,隨即轉身,手捏法印。隨之,我便驚訝地看到,陰間之門迅速擴大,緊接着,一列列陰差從中走出,氣勢驚人。

說實話,我本以爲在這個時空之內,我無法召喚陰間之門,無法動用一萬陰差的力量,但沒想到,竟然成功了。

“不管在任何時空,只要有生靈存在,其最後的歸宿都是陰間。當然,高等級的時空除外,比如諸神所在的時空。”我暗歎一聲,看着迅速聚集的一萬鬼差,內心充滿一種豪氣。

一萬鬼差聚齊之後,高飛看了我一眼,我沒有任何指示,只是衝他點點頭,示意他之後的一切事情都由他全權負責。

得到我的指示,高飛手拿令旗,率領一萬鬼差,浩浩蕩蕩地殺入正在交戰的兩方死靈軍團。

高飛的策略很簡單,一萬鬼差從中間位置衝入戰場,然後將交戰的兩隻死靈軍團分離開來,接着各分出五千陰差,分別對付一隻死靈軍團。

如此一來,原本交戰的死靈軍團便沒了交戰的機會。而面對地府陰差,這些死靈怎麼會是對手。 這樣的結果已在我預料之中,因而我沒有顯得太過激動。

可是,如果真像老爺子說的那樣,空間更深處還有受到詛咒的傢伙,我該去解救嗎?

“小兄弟,你能進入這裏,雖說是你主動進來,但如果沒有那些老傢伙的引導,你想進來也不容易。那些迷霧正是一些老傢伙釋放的,目的就是讓你看看這個空間裏的祕密。所以,你不用繼續往深處前進,只要你能找到長生天印,就可以徹底救我們脫離苦海!”

“老爺子,那些迷霧是裏面的傢伙故意釋放,將我引到這裏來的?”我頓時驚愕,有些哭笑不得。

“不然呢?”老爺子微微一笑,接着說道:“小兄弟,你不用生氣,或許這都是冥冥中的天意。曾經也有人進入過這裏,但可惜的是,他們連我的考驗都沒通過。所以,我們便放他們離去,直到你的出現,我們纔看到了希望。”

聞言,我真的有些無奈,既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還能說啥呢?

“既然如此,這個忙我就幫了。不過,你們連長生天印的一點線索都沒有嗎?至少,它長什麼樣子總該知道吧?”

老爺子搖搖頭,有些尷尬地說道:“小兄弟,說實話,這裏的人都沒見過長生天印,更不知道它長什麼樣子。”

“那你要我怎麼找啊?”我兩眼一愣,感到很無語。

老爺子兩手一攤,同樣有些無奈,但他接着說道:“小兄弟,不管怎樣,你都不要被草原的平靜所迷惑。其實,這是一片被詛咒過的土地。當然,這個詛咒只針對特定時期的特定對象,不影響現世的人。”

“被詛咒的土地?”我再度震驚,疑惑地說道:“老爺子,你的意思是這片土地被人用長生天印詛咒了?”

“是的,而最可能持有長生天印的人,必定是成吉思汗或者和他有關的人!”

老爺子的話,頓時讓我如遭雷擊,怎麼都想不通,長生天印怎麼會和成吉思汗扯上關係?

“老爺子,你逗我玩呢?成吉思汗,那可是歷史上鼎鼎有名的猛人,一個從東大路打到西大陸,開闢了廣闊疆土的君王啊!他怎麼和長生天印有關呢?”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成吉思汗生前信奉長生天,那類似於一種宗教信仰。之後便流傳出他的手裏持有長生天印的說法,但具體怎樣,誰也不知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我微微一愣,皺眉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長生天印有可能真的存在。”

“所以,尋找長生天印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我們能否脫離苦海,就全靠你了。”

七擒麻辣少奶奶 我微微點頭,輕嘆道:“我盡力而爲,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會回來找你們的。”

不多時,高飛回來覆命,恭敬地說道:“大人,任務已經完成,還有什麼指示嗎?”

我衝他一笑,然後說道:“高統領,這一次,你可真是幫了大忙啊。我沒有別的指示,你帶着他們回到地府吧。另外,該發的酬勞一分都不能少。”

高飛再度一拜,隨即指揮手下的陰差,整齊而有序地撤離。

看到高臺下的兩方士兵握手言和,我的心裏也很欣慰。畢竟,深陷那樣無止境的死循環,的確太痛苦了。

“老爺子,我要怎麼才能離開這裏呢?”我轉過身,疑惑地問道。

“昨晚你是怎麼離開的,今天你就怎麼離開。你要切記,置之死地而後生!”

我有些發矇,而老爺子的身影陡然消失,看樣子又是一場考驗。

“置之死地而後生嗎?”我暗歎,不由看了看腳下的高臺,突然驚愕地說道:“老爺子,你不會讓我從高臺上跳下去吧?”

我心裏有些害怕,走到高臺的邊緣,向下面看了一眼,兩腿不禁顫抖起來。

“這也太高了吧!”我苦笑不已,但緊接着,我便大喝一聲:“算了,死就死吧!”

然後縱身一躍,從高臺上跳了下去。我的身體急速墜落,碰撞地面的瞬間,我立刻就沒了意識。

我突然驚醒,直接從牀上跳了起來。由於動靜太大,竟將睡得正香的楊珊給吵醒了。

她睡眼惺忪地看着我,急忙問道:“大叔,你怎麼了,怎麼滿頭都是汗,難道又做噩夢了?”

我迅速平復自己的情緒,微笑道:“楊珊,不好意思,我把你給吵醒了!”

她搖搖頭,然後說道:“大叔,你先去洗個澡吧。你看看你,昨晚連衣服都沒脫就躺在牀上睡着了,我怎麼喊你,你都不醒!”

我立刻老臉一紅,覺得非常尷尬,急忙笑了笑:“楊珊,你再多睡會,我先去洗個澡,把衣服換了!”

她支支吾吾地點點頭,然後躺下去,繼續睡覺了。

至於我,迅速跑到浴室裏,衝了個熱水澡,腦海裏回憶着之前的經歷。

“長生天印,你到底長什麼樣子呢?”我心裏暗歎,一點頭緒都沒有。

洗完澡之後,我也沒了睏意,而此時天已大亮,我就穿好衣服,去到了外面。

可剛一下樓,我就遇到了一件不好的事情。一打聽,原來是昨天晚上,小鎮裏有人死了,死者是個中年人,死因不明,但死狀極其詭異。

一聽到死狀有些詭異,我立刻好奇地詢問了旁邊的人,他們說死者的面部表情非常嚇人,又哭又笑的,身上沒有任何傷痕,莫名奇妙地就死了。

聞言,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個事情不簡單。畢竟,一個人的臉上怎麼會出現哭和笑這兩種截然相反的表情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