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大家再客套幾句,謝龍圖帶荒樓高手離開。

  • Home
  • Blog
  • 大家再客套幾句,謝龍圖帶荒樓高手離開。

混亂谷鎮鎮上的勢力也一個接一個告告辭離開。

梅家和拓撥家是最後離開。

因為方昊天回來了,他的強大是有目共睹,比以前更加強大,簡直無敵,所以任笑蒼並沒有留在方家,而是與拓撥流雲一起回拓撥家族去了。

"外人"走了后,宋知命等人也識趣的以各種借口去忙,讓方昊天跟家人好好相聚。

"我們到大廳去坐吧。"方雲浩等"客人"走了後轉身朝正屋走去,"秋菊,去叫雁冰他們過來。"

"好。"

秋菊轉身就要走人。

就在此時,提著劍的唐斬突然衝過來,直接就衝到方昊天的面前,一雙雙眼睜得老大,感覺看到方昊天就好像看到什麼讓他震驚的大怪物一樣。

方昊天的眼中滿是暖意:"唐師兄!"

唐斬定了定神,問道:"真,真的是你小子回來了?"

方昊天啞然失笑:"你不會認不出我了吧?我的變化有那麼大嗎?"

"好你個方昊天,你還敢回來!"

唐斬突然怒吼,然後一拳狠狠的砸向方昊天。

拳一出,勁氣大炸。

"啊!"

旁人驚呼,誰也沒有想到唐斬一見方昊天竟然會出手。

方昊天也是很意外,簡直嚇了一跳。

但他沒有閃避,沒有躲。

砰!

拳頭砸在方昊天的身上,勁氣四擴,嚇人無比,像拓撥流雲這些實力低點的人都被一股力量震得後退。

方昊天的身體晃了晃,用身體接下這一拳后,他怕臉色稍微白了幾份。

方昊天並沒有動怒,噙笑道:"師兄的實力進步很大啊!這一拳我受了,但師兄能否給我解釋一下打我的原因?"

"進步個屁,你這是在嘲笑我嗎?"

唐斬瞪眼。

以他元陽境五重的修為,剛才那一拳雖說不是全力,但元陽境七到八重的高手都不大可能完全沒有抵擋就敢受這一拳。

但方昊天不但受了,感覺還沒什麼事,那其修為之高簡直嚇人了。

方昊天笑了笑,靜等唐斬。

他看得出唐斬這一拳可不是開玩笑,是真想打他,他感覺到唐斬的怒火。

"打你是因為你不負責任。走,跟我走你就知道。"

唐斬猛的拉起方昊天,拉著他往裡面走。

方昊天朝父親等人苦笑了笑,然後隨唐斬而去。

看著兩人的背影,方雲浩臉有憂色道:"希望別出什麼事才好。"

"不會的。"秋菊說道,"我跟過去看看。"

"嗯。"

方雲浩點頭。

秋菊小跑離開。

"我們都到大廳去等昊天。"

方雲浩朝正屋大廳之門走去。 短暫的怔愣后,東方玉卿闊步走到沙發旁,伸手將抱枕抽出來。

抱在懷中的東西剛一離開,蘇菲便嚶嚀一聲,還無意識舔了舔唇瓣。

如此撩人的小動作讓東方玉卿眸底的暗色徒然加深,可蘇菲卻毫不知情,繼續酣然入睡。

天知道東方玉卿多想褪去蘇菲身上那礙眼的睡裙,像餓狼撲食似的壓在她身上,想要看到她那嬌羞又慌亂的眼神,更加想要不顧一切地將她真正變成自己的女人。

興許是連日來的訓練讓蘇菲累到筋疲力盡,所以熟睡后自然就很難被驚醒。

饒是理智告訴東方玉卿不可以乘人之危,但他終究是抵不過蘇菲對他的誘惑力,心想著淺嘗輒止的吻應該沒事。

吻著吻著便想要更多,等東方玉卿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時,發現他的手已經將蘇菲的bra解開了……。

幸好蘇菲還沒有醒過來的跡象,倒是她身體的反應告訴東方玉卿,她喜歡他這樣的碰觸。

而東方玉卿也成功捕捉到了蘇菲身體上的每一處敏感,這算不算是另一種形式的擁有?

只不過,這是他的秘密,暫時還不能讓她知曉。

正猶豫著要不要將蘇菲抱回房間,就感覺到蘇菲的唇瓣微微蠕動了幾下,似乎被驚醒了。

東方玉卿莫名有些忐忑,但依舊不捨得撤離蘇菲嬌軟的身軀,就這樣居高臨下地看著眨動的眼睫毛。

果然,蘇菲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

待看清傾軋在身體上的龐然大物時,蘇菲又羞又恐懼的掙紮起來,「你……你在幹嗎?」

東方玉卿突然俯身輕咬著蘇菲的耳朵,語帶戲虐的說道:「如果你想把保姆吵醒來看現場直播的話,那麼你儘管叫得再大聲一點。」

蘇菲羞憤的感受著東方玉卿在她的脖頸處為所欲為,也是真的害怕被住在一樓房間里的保姆聽見。

好在東方玉卿只是吻了蘇菲的鎖骨,然後就停了下來,好整以暇地俯視著她。

話說東方玉卿用了三年的時間卻仍然忘不掉蘇菲,而跟他逢場作戲的那些鶯鶯燕燕饒是跟蘇菲長的再像也終究不是她。

直到蘇菲回國,東方玉卿才意識到有些人即便是不在身邊,也會被他銘記在心,所以他不打算再逃避了,而是名正言順地要她!

視線中的蘇菲皺著眉頭,她臉上的每一個細節自然都落入東方玉卿的眼眸里。

興許是擔心東方玉卿誤會,蘇菲試圖解釋:「我睡不著,想查一些招聘信息……還不快點下來,你想壓死我?」

蘇菲覺得自己一定是聾了,否則怎麼會聽不到開門聲,而且還被東方玉卿以這樣羞恥的姿勢壓在身下。

看到蘇菲臉紅,東方玉卿故意打趣道:「不需要解釋,看到你在等我回家,我很開心。」

不等蘇菲回應,東方玉卿又輕聲呢喃,「早知道你在家等我,我就不去酒吧買醉了。」

「神經病,真夠自戀的!」蘇菲被氣笑了,抬起手臂推搡著某人。難怪她一醒來就聞到了濃郁的酒香味,幸好味覺還正常。

「別亂動,否則你要負責滅火!」東方玉卿將蘇菲摟抱在懷裡,卻依舊是沒有打算下來。

興許是感受到了異常,蘇菲瞳孔放大,語帶哀求地說道:「求你別在這,我害怕……」

饒是蘇菲沒有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自然知道抵在她敏感處的昂揚是什麼東東。

「菲兒,給我好嗎?我都憋了三年了,我真的忍不住了。」東方玉卿喘著粗氣在蘇菲耳廓邊央求,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妥。

既然郁林俊不反對他跟蘇菲交往,而且他已經跟蘇菲求過婚,那麼情侶間恩愛什麼的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不要,我害怕……」蘇菲出於本能地抓住了某隻逞欲的手掌,壓根還來不及斟酌東方玉卿口中所說的『憋了三年』的寓意。

「乖……我會輕一點兒,嗯?」輕聲誘哄著,東方玉卿已經掀起了蘇菲的睡裙。

「那你抱我回房,我不想在這兒!」蘇菲知道無法阻止東方玉卿入侵,但她也確實還有一些理智。

姑且不說會不會吵醒保姆,他們在客廳里做羞羞事就是不妥。

幾乎是話音剛落,東方玉卿就起身將蘇菲抱回到房間,當然也不忘將房門上鎖。

原以為會如願以償睡到蘇菲的東方玉卿,終究未能得逞。

倒不是因為蘇菲的拒絕,而是她被吻到意亂情迷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三年前在酒店裡發生的那一幕……與此同時,蘇菲身體上的顫慄以及神情的緊張亦是讓東方玉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敗。

他想睡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既然蘇菲這麼抗拒,那麼他又何必強人所難。

東方玉卿翻身下床去了浴室,等他沖完涼水澡出來的時候,發現蘇菲已經離開了。

回到客房的蘇菲將自己泡在浴缸里,腦海里揮散不去的依舊是那些凌亂的畫面。

雖然說當初她是被人暗算,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了那個男人的房間里,可是她終究無法釋懷。

如果只是一場誤會的話,那個男人為何會憑空的消失?

那個混蛋不僅奪去了她的初夜,還害她懷孕,甚至給她造成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她跟陳霖結婚後,兩人一直沒有成功圓房的主要原因。

東方玉卿站在蘇菲房門外等了很久,都沒有勇氣敲門,說不出的憋悶讓他覺得深感歉疚。

起初他以為蘇菲只是不想跟他做,可是後來冷靜下來后,他才猛然想起蘇菲無意間呢喃過的那幾句話:「求你放過我……不要碰我……啊,不要!」

因為之前調查過蘇菲的所有資料,知道她這幾年的情感史很簡單,所以東方玉卿當即就排除掉了陳霖傷害過蘇菲的可能性。

可是如果連陳霖都不是的話,那麼有可能給蘇菲留下心理陰影的就是他了。

話說東方玉卿也是今晚才從郁林俊口中得知蘇菲執意跟他學習防身術的原因,除了自保之外,她很有可能是為了找當年那個男人報仇。 往事莫沉吟,身閑時序好。故人不堪尋,惟有少年心。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將見故人是一件喜悅的事,可是方昊天的心卻是越來越不安。

一路跟在唐斬的身後前行,腦海中閃掠過當年在元武門短暫生活的一個個片斷,閃掠過一張張臉孔,最後他發現腦海中竟然定格了一張絕色的臉。

第一次見到她時是在魔骨谷,她青黃紅裙,美麗,強大。

第二次見到她時是在萬武殿的刑堂,當時她救他,霸道,強大。救了他后帶她離開刑堂,最後她帶他到一個小山谷,在那裡她跟他說封魔境的事。

自那天分開后,兩人似乎就沒有見過面了。至少方昊天有印象的就這兩次。

女配拒絕當炮灰 所以論起來,方昊天跟容雁冰其實並不算熟。

反正比起方昊天見過的劍道盟成員,方昊天跟容雁冰是最不熟的那種了。

像唐斬,石鋒,方雪梅等人,在封魔境中跟方昊天可是有過患難經歷。在蠻獸封境中劍道盟成員也是熟悉無比。

可是方昊天此時突然覺得唐斬打他的那一拳是為容雁冰打的,說他不負責任也是為容雁冰說的。

他這就納悶了,他有對不起她的地方嗎?

方昊天已經知道容雁冰就是劍道盟的盟主。而他身為劍道盟的一員,自問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劍道盟的事,更加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容雁冰的事。

既然沒有,那唐斬這一拳,唐斬說的那一句,這都從何而來?

更讓方昊天不明白的是他想不明白的同時內心卻是越來越不安,感覺自已好像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容雁冰的事。

僅是感覺,卻越來越強烈。

到了。

唐斬帶著方昊天站到了大廳的大門口前。

唐斬側了側身,意思是讓方昊天自已進去。

方昊天有點訝異的看著唐斬。

唐斬將臉別過去。

方昊天更迦納悶了,內心中的不安更加強烈,總覺得自已真的做錯了什麼事,而且還是對容雁冰做錯了什麼事。

門內大廳的人都有一身不俗的修為,自也是感應到方昊天道了。

容雁冰的修為最高,自然更早知道唐斬帶方昊天來了。

她絕色的臉上已經布起紅暈。

這個這些年帶著劍道盟殺伐四方,英明果斷,從不畏懼的劍道盟盟主,此時只有一付小女子姿態。

洪荒之搏天命 大家見她如此,都忍不住抿住偷笑,但又不敢笑出來。

那小男孩見母親如此,感到奇怪。但他很聰明,並沒有出聲問。

方雪梅突然拉扯了一下石鋒。

石鋒先是一愣,然後笑了笑,與方雪梅一起向門口走去。

其他們見此,也移步跟上。

既然方昊天回來了,而且來到了這裡,那方家之危定然已解,大家不需要再擔心吊膽,這裡已經安全了。

吱!

門被拉開。

"方師弟。"

石鋒一臉笑意,首先出聲。

"方師弟。"

"方師弟。"

一個個出來,都笑著臉跟方昊天打招呼,最後除了容雁冰和那小男孩,其他人都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