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大家閨秀都是坐有坐態,站有站姿,說話要慢,要輕、要柔,在外面更是要注重儀態,不能有一點的閃失。

  • Home
  • Blog
  • 大家閨秀都是坐有坐態,站有站姿,說話要慢,要輕、要柔,在外面更是要注重儀態,不能有一點的閃失。

芷煙的真性情使得芷容十分的羨慕,也學着她的模樣躺下。嗯,還真是舒服。眼睛把湛藍的天空闊起來,黑眸中映着點點的雲彩。這是在白府永遠也享受不到的。

“六妹妹日後想做什麼?”芷容不知爲何腦中閃過這樣的問題,開口後卻又覺得多餘。一個女兒家除了嫁人外還能做什麼?就算取得頭銜的女子也要尋一個好人家,相夫教子。

芷煙大而有神的雲眸閃了閃,櫻脣輕輕張開:“我打小就想做一個俠士,騎着馬,提着劍快意江湖。”

異常認真的語氣使得芷容心下一驚忙問:“四娘知道嗎?”

哪一個當孃的會讓女兒去走江湖?就是四娘答應,白老爺和崔氏也不會答應。

重生暖婚:復仇悍妻霸道寵 “知道,她只以爲我在說着玩兒。”芷煙突然扭過頭,芷容感覺到她的目光也轉過頭。

“三姐姐,你還記得我十歲的時候被強盜擄走嗎?”

芷容點點頭:“當然記得。”

那件事鬧的滿城風雨,連街邊的小孩兒都知道白家的六姑娘被強盜擄走了,而且要一大筆的金子。當時白彥昌想都沒想便以銀兩緊缺的理由拒絕了強盜。

老祖宗雖然罵過兒子卻也拿不出那麼多的金子。強盜揚言要將芷煙分屍,就在她命懸一線的時候,趕巧碰上了幾個江湖俠士,把那夥強盜打的是落花流水,並全部緝拿進了官府。

小女孩兒除了手臂受了點輕傷外,沒有其他的不妥。可見那幾個俠士的武功之高,出手之快。

不過更離奇的是誰也沒看見那幾個人,就連白家也沒看見那幾個人的長相。

於是這件事被開州的百姓傳得神乎其神,沒幾日那幾個人便從俠士升級成了神仙。即便是三年後的今天依舊有人爲之津津樂道。

“其實當初救我的人只有一個而已!”芷煙眼中泛起興奮的光。

芷容驚呼:“怎麼可能?”

“當時強盜有五個,他一個人持劍,威風凜凜,那氣勢就把幾個人嚇得魂飛魄散了!然後就那麼簡單的耍了幾招,將五個人全都打到在地!”芷煙眉飛色舞的講述着,同時還伸手不停的比劃。

芷容終於明白這個古怪的六妹妹爲何要當俠士了,從她眼中可以看出無盡仰慕之情。

“那他應該是個年長的俠客嘍。”芷容以爲武功如此高的人年歲必定不小。

誰知芷煙卻搖搖頭歡快道:“纔不是,他很年輕。不對,是很小。那時候大概也就四、五歲的樣子,也可能更小。”頓了頓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又道:“他長的很俊朗。”

芷容驀地一驚,突覺她這話不對勁兒。“比嶽兄長還俊朗?”

嶽北城也算是美男子了,芷容腦中還閃過程子軒的面孔,那人拋去討厭的性格也很不錯。還有……還有酒樓遇見的那兩個變態男人。

想起那兩個人芷容不禁感覺噁心。

芷煙想都沒想便笑道:“自然,嶽兄長太過文弱,而那個俠客卻是英氣十足!”

芷容狐疑的盯着她微紅的鵝蛋臉,那麼小的年紀就顯出英氣十足了?再說十四、五歲的人能單獨捉拿五個強盜?

她不禁以爲這是芷煙的遐想和誇大。這丫頭應該是喜歡上那個人了,所以把那人的形象誇大了。

一想到這,芷容頗有些擔憂。只怕日後因爲家族的關係,芷煙的愛戀會被埋在過往裏再也找不到了。

名門小姐和江湖俠士雙宿雙飛那只是個傳說。

芷煙此時已經閉上雙眸,安心的享受春日的旋旎。芷容也將這些沒影兒的事拋開,學着芷煙一樣閉上眼睛,只感覺微風在手尖纏繞,拂過她的臉頰。

恍惚中芷容感覺似乎有什麼在靠近,接着,一股股溫熱的氣息吹到面上。許是春華吧,她這樣想着便繼續閉目養神,嘴角還微微翹起。

不過,她很快察覺不對,這氣息透着一股子沒問過的香,不是春華,也不是俏兒!

她猛然睜開雙目,眼前出現一張陰柔的充滿魅惑的臉孔。狐狸!這是芷容腦中蹦出來的第一個想法。

如果說岳北城是文弱書生,程子軒是冷厲無情的公子,那麼這位就是笑裏藏刀、陰險狡詐的狐狸。

“什麼人?”芷容尖聲怒喝。“放肆!”同時一狠狠踢向那人的下腹。

那人顯然沒料到芷容會有如此快的反應,在腳伸過來的那一霎往後輕輕的一跳,隨即打開手中國的紙扇,笑眯眯的看向芷容。

芷煙也在這個時候醒來,她麻利的扶起芷容,怒瞪意外來客。“哪裏來的不知禮數的野人,居然想要輕薄我家姐姐!”

她這麼一喊,春華和俏兒也趕緊跑過來,擼起胳膊打算跟這兩個登徒子拼了。

兩個小廝也舉起帶來的棍子,嘴裏喊叫着朝這邊狂奔過來。

狐狸臉孔的人笑眯眯的打量芷容和芷煙,輕輕的,好似很不在意的道:“喔,這是要打架。”

芷容一怔:我什麼時候說要打架?若是真打起來……

她眼睛不禁瞟向兩個瘦弱的小廝。兩個打一個應該會有勝算吧。

“炎兄,你快點過來,有人找咱們打架!”狐狸眼睛眯的更狠了,語氣中全是興奮。

芷容面色一黑,後悔今兒個出來沒查查黃曆,怎麼總是碰到無恥的男人?

“打架?”芷煙氣得直咬牙:“誰怕誰啊?”

芷容一個踉蹌,乾咳了兩聲,這六妹妹咋在這個時候犯糊塗。人家可還有幫手呢。若是打不過如何是好?

咦?芷容瞧着那狐狸臉猛然一愣。這人好眼熟。她努力在腦中搜尋着相似的面孔,是他!

又是一陣乾咳,這不是就是酒樓裏一邊穿衣一邊說着輕佻話的那個斷袖嗎?

那麼……另外一個也來了?

不待她多想,又一個健碩的身影快速的移到狐狸旁邊。健美身材上包裹的黑色鑲金邊的袍子率先映入芷容的眼簾。

這袍子的繡工真好!

不過也只能在心裏讚歎一下,她很快看向那人的臉。輪廓清晰的臉龐,炯炯有神的利眸中含着不可一世的光芒。高高挺直的鼻子,不薄不厚的雙脣。

沒有狐狸的魅惑,也沒有嶽北城的溫柔和程子軒的冷然氣質。

不過,卻能讓人感受到他渾身散發的霸道氣質,從而望而生畏。

假若芷容沒有看見那一幕,想必會被他的氣質折服。然而,此時她心中卻只有一句:可惜了,居然是個斷袖。

“幾位想跟我們打架?”眼前的男子嘴角上揚間都流露着一股子傲然霸氣。

芷容眼睛一翻,這人居然也如此的不講理!眼前這兩人一看就是打架高手啊,今天這虧吃大了。

“這話說得不對!”芷容厲聲道:“原本是他無禮在先!只要向我們道個歉,今兒個的事就此作罷。”

“哦?”男子玩味的一笑:“如果不道歉呢?”扭頭與狐狸相視。對方也是一抹玩世不恭的笑。 打穿steam游戲庫 三十二章 是恩人嗎

第二更有些晚啊,呼呼,又熬夜了,求包養,

“無恥!”芷煙憤恨的攥起拳頭。

兩個丫頭連忙擋在自己姑娘前面,做好了拼命的準備。兩小廝的也舉起棍棒準備攻擊無禮的人。

芷容給芷煙一個眼色,輕蔑似的一笑,微微揚起頭,氣定神閒的慢聲道:“瞧兩位公子衣着不是普通人家出身,應該學過規矩,懂得禮數。方纔我和妹妹在這休息,這位公子悄聲靠近連聲招呼也不打。我們姐妹兩個都是正經人家出身,從未跟男子如此靠近。突然見到又陌生男子難免慌張,難免以爲是壞人,我們家的奴僕戶主心切,持有棍棒也無可厚非。可是,這位公子卻不解釋,非說是要打架,那請問公子,這架是誰說要打?就算是真打起來,你們可有理?可拉下得來顏面?”

狐狸男人眯着的眸子微微張開一點,目光中的輕佻也少了幾分。而他的朋友則依舊是原來的表情。

“當然,若你們不怕丟臉,非要跟我們幾個弱質女流計較,也沒辦法,就算是我們今兒個倒黴!”芷容不等他們說話又朗聲道。

狐狸男子連連搖頭:“嘖嘖,這位姑娘好厲害的嘴。你如此說了我們再說打架豈不是無賴?”他轉而用摺扇碰了碰旁邊的人嬉笑着道:“炎兄,我們今兒個被一丫頭看扁了。丟人吶!”

黑衣男子白他一眼,意味深長的盯着芷容,抱拳道:“這位姑娘,我兄弟多有得罪,還請姑娘見諒。”

他面上沒有一點的不自然,很有擔當的樣子。

狐狸無奈的抱拳:“多有得罪!要打要罵隨你。”說罷還朝芷煙擠了擠眼。

氣的芷煙要輪拳揍他。

芷容則莞爾一笑:“我們姐妹兩個自小便是懂得禮數的,你們既然道歉,豈有不依不饒的道理。”

她看得出那兩人眼裏的輕蔑,所以不管怎麼樣都要顯示出自己的教養。這就是大家族賜予她們與衆不同的東西。

“喔,炎兄你又輸嘍。”狐狸男子用摺扇輕拍了一下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滿不在意的撇撇嘴:“文弟我們走。跟女人鬥嘴浪費時間。”說罷轉身便走。

狐狸男人臉聳聳肩隨即跟上朋友,又忽而轉身笑問:“福音寺在哪?”

芷容依舊保持端莊的笑容淡淡道:“請你說‘請’。”

哼,看不起我們是吧,我偏要讓你們兩個斷袖變態無恥男人看看什麼叫大家閨秀的風範。

狐狸男子一怔,隨即哈哈大笑:“好好,請問福音寺在哪?”

芷容回首指了指後面的蒼山:“福音山上有兩座寺廟,一左一右,皆爲福音。”

狐狸男子遠眺過去,眼睛瞬間銳利,誠懇道:“多謝!”

看着兩個男人走遠,芷容總算鬆口氣。幸虧,他們雖然變態卻還有些男子氣概。

芷煙呆呆的望着狐狸的背影,雙眉擰成深深的倒八字,似乎在奮力思索什麼。

“呀!”她突然一個大叫,是的芷容冷不防的一個哆嗦。

“怎麼了,六妹妹?”

芷煙也不回話而是拔腿便朝那兩人飛奔過去。芷容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大家姑娘跑的如此瘋狂甚至有些狼狽。

沒辦法,妹妹發瘋,身爲姐姐的不能不管。芷容也趕緊跑過去,看看到底出了什麼事。

“狐狸!你等等!”芷煙一邊跑一邊大聲喊。

狐狸男疑惑的停下來,皺皺眉擰嘴:“我可不叫狐狸,在下姓文。”黑衣男子不耐煩的走到自己馬車跟前,笑面盯着這邊。

芷容此時也趕到了,她拉住芷煙上氣不接下氣的問道:“你……你要幹什麼?”

芷煙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又向狐狸臉嚴肅的問道:“文公子,請問你可有親生兄弟?”

文公子用扇子頭抵住下巴很不正經的笑道:“兄弟多得是,不過均已成家了!姑娘你若是趕早便好了。”

芷煙也不管他這語言中的輕佻、戲弄,靈眸直直盯着對方認真問道:“有沒有十七八歲的?”

芷容忽而明白了芷煙的用意。難不成這位文公子和她的恩公有關聯?

“哈哈哈……姑娘想問在下年齡直說便可,不必拐彎沒腳啊。”文公子搖起扇子,魅惑的打量芷煙。“本公子十九,已有兩妾,尚未娶妻。”

即使這樣芷煙也絲毫不生氣,而是上上下下細細的打量一臉困惑自言自語道:“模樣很像,只是年齡對不上。而且,他纔不像你這麼無禮。”

芷容湊到她耳旁提醒:“興許是你看錯了,這世上相像的人多了去了。”

芷煙嘆口氣還不甘心:“我且問你,三年前可來過開州?可救過人?”

“小娘子這是要報恩?以身相許麼,那麼本公子便是了!”文公子瞬間嚴肅下來,說的跟真的一樣。

“文弟,時候不早了,我們必須在天黑之前到。”黑衣男子冷聲道,在沒之前的輕慢。

狐狸收起臉上的嬉笑,上了馬車,復而掀開簾子朝芷煙眨眨眼:“姑娘有緣會再見的,到那時我便帶你回府!”

待她們的馬車走遠,芷容才氣呼呼道:“傻丫頭,你怎麼能讓人那樣的戲弄?”

芷菸灰着臉木然的盯着那輛車:“姐姐,你不懂的。他們真的太像了,恩公一定跟這個文公子有關!”

芷容微微一嘆,也罷,芷煙這個執念並非一朝一夕便能消除的。只是,這情況到底是好是壞呢。

她暗自嘲諷:白芷容啊,你連自己的事都管不好,還有心管別人?

“三姐姐,我們也去福音寺吧!”芷煙的一句話差點沒讓芷容栽倒過去。

去福音寺幹嘛?追男人啊?

----------推薦好友好書-----------

萬一穿越回唐朝怎麼辦?爲防止您對盛唐生活無所適從,強烈建議您閱讀《大唐明月》。這本我看過的考據最嚴密的歷史小說,在用精緻的文風講述一段周武奪唐背景下的一代名將的愛情之外,還可以成爲你在盛唐時期的穿越生活指南。看着我的眼睛,一定要相信我,真的很好看。

關於軍人、夢想、執着,關於朋友、戰友,關於愛。

“作爲一個不純潔的人,我要厚着臉皮推一本不純潔的-書《王爺嫁到》,一個詞,高H,不解釋。”

王爺嫁到作者火焰者書號1969036金銀財寶花到爽,食衣住行一條龍,

我的好王爺你就點個頭,快點嫁給我吧! 三十三章 三男一女,和尚除外

芷容悶悶的坐在馬車裏,身體隨着馬車的晃動而左右的搖擺。她眼睛瞥向身旁的一臉興奮的芷煙,心裏更覺不可思議。

平時凡事都要小心翼翼的她居然心軟了!在芷煙的哀求和訴說下她居然破天荒的答應去福音寺上香!

與其說是上香不如說是去找那兩個變態。

不過,既然答應了就不能反悔,只希望能在太陽下山之前趕回白府。否則,一定會捱罵。

到了山腰的路口,兩人又犯了難,有兩座福音寺,要去哪一座呢。兩座寺廟各守一端,離得較遠,今日時候不早,若是走錯了可就沒辦法再返回去。

“我有法子了!”芷煙一展愁眉歡快的拉過芷容的手;“姐姐,我們分頭走,這樣不管是誰碰到了那兩人都可以問問清楚。”

芷容搖搖頭指了指馬車;“我們只有一輛馬車。再者說,我們這次帶的人少,分開走如果遇到危險就糟了。”

芷煙卻伸手指向不遠處的驛站笑道:“到那裏租一輛馬車不就行了。”她又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拉着芷容的手晃來晃去的撒嬌:“好姐姐,我如果不問恐怕這輩子都找不到他了。 賊船,等我一下! 過幾年嫁了人更沒機會了……”

最後一句說得十分淒涼,讓芷容不禁微微動容。

“芷煙,你應該知道這不合情理。就是見面了又能怎麼樣?你們到底不同。”芷容認爲有必要提醒芷煙一下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芷煙長舒一口氣,眼睛無神的遠眺前方的山巒;“我知道再見他一面,知道他還活着,姓甚名誰,這樣就好。”

芷容聽她這樣講也不再阻止,兩人租了一輛馬車,又另租一匹馬。芷容反覆交代一個小廝:“你立即回府,直接去找四夫人就說我院子裏最近不安寧,和六姑娘來山上祈求佛祖保佑。晚些時候回去。”

“三姑娘請放心,小的一定把話傳到四夫人那去!”小廝認真的答應着。

芷容還不放心又嚴肅的叮囑:“記住,一定要直接告訴四夫人,萬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就算是老祖宗和大夫人也不可!”

這兩個小廝十四孃的人,應該可以信得過。

小廝又重重的點點頭,這才下了山。

芷容堅持把剩下的小廝留給芷煙,畢竟自己是姐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