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大秦國赫赫有名的三大軍團,天威軍、天巽軍、天煞軍;方將軍就是三大軍團之一的天威軍的軍統領方翎羽將軍,三化境9重巔峰,其子方鵬將軍是天威軍副統領,三化境3重後期。

  • Home
  • Blog
  • 大秦國赫赫有名的三大軍團,天威軍、天巽軍、天煞軍;方將軍就是三大軍團之一的天威軍的軍統領方翎羽將軍,三化境9重巔峰,其子方鵬將軍是天威軍副統領,三化境3重後期。

還有,方翎羽將軍是八王子歐陽慧倫的前岳父大人,其女方小曉在嫁個歐陽慧倫兩年後,難產而亡;雖只兩年夫妻,但二人感情非常深厚,八王子至今還未再娶;方翎羽將軍都看在眼裏,知道女兒福薄,一直不曾怪罪歐陽慧倫,反而處處暗中相幫。

眼見皇帝有些許傾向,其他兩派系坐不住了,趁皇帝還未開口決斷,默契的抱團紛紛跳出相阻。

「皇上,萬萬不可,此事還需從長計議。」

「是啊,皇上,一軍之內的兵團統領,關係非同小可,需斟酌商榷。」

「臣,附議,統領之職豈可兒戲,得好生商榷挑選才是。」

「臣,附議。」

「臣,也附議。」

一片反對之聲不斷響起。

方翎羽一下怒了道:「你們這一群只會紙上談兵的老匹夫,又何資格指手畫腳的,八王子擔任統領有何不可的,怎麼就是兒戲了?」

「你個野蠻人,粗俗、鄙陋,簡直不可理喻」一群老傢伙氣的臉紅脖子粗的叫嚷起來:「我等都為為大秦皇朝鞠躬盡瘁,只不過提出不同見解而已。」

「放屁。」方翎羽大罵一聲道:「八王子文武雙全,勝任統領之職綽綽有餘,我們你們是眼紅罷了。」

「方將軍怎麼如此侮辱我等老臣,我等忠心可見明月。」

「就是就是,再說,八王子年紀尚輕,還需磨鍊。」

「呸,」方翎羽怒噴一口道:「強詞奪理,年輕怎麼了,誰沒有年輕的時候?八王子殿下文驚天下,武乃說道:「大秦第一天才,誰人能比得上?你們找一個出來看看?」

「方將軍,此話差已」一老傢伙在宰相賈仁的示意下步出說道:「八王子雖說身體已恢復,但據說當時丹田破裂,如今武功盡失,如何再擔得起大秦第一天才,沒有武力如何帶兵,恐怕難以服眾。」

「哪又怎樣?」方翎羽身後的武將也緊跟其後跳出來說道:「只要懂兵法排兵佈陣,文人都能帶兵打仗;再說八王子如今的聲望誰不服?你不服?我揍到你服為止。」

正所謂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你……….」老傢伙一時被氣到語結。

「你什麼你,勞資一巴掌拍不死你,狗屁不懂還妄想對軍事指手畫腳的」這出來的武將也不是慫角,出口狠戾:「再說,八王子找到神葯,丹田早已修復好了,現在只不過從新修鍊,以殿下的天賦,修為恢復是遲早的事。」

要是這位知道歐陽慧倫不僅已完全恢復,還晉級了好幾階,不知會做何感想。

「哼,就算修復好又如何?不是還沒恢復修為么?沒全恢復就不能服眾不能勝任。」老傢伙死鴨子嘴硬。

「呵呵,一個啥也不懂的的小小吏官,你懂武道么?」

「反正就是不行。」

「老匹夫,這不是你說了算的。」

「你罵誰呢?」

「誰應聲誰老匹夫。」

「你……..欺人太甚,野蠻人。」

「老不死的,說話客氣點。」

「你……..」老傢伙氣的喘不上起來,一群臣工紛紛跳出指責,這邊派系雖說武將居多可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對慫起來。

於是乎,堂堂的大秦金鑾殿上,一群手握重權的朝中大臣們,潑婦罵街似的大吵了起來。

「夠了」歐陽偉宸一開始還饒有趣味的看着,到後面越來越不像話,前面的好心情早已消失殆盡,大怒的爆吼了一聲。

群臣一下鴉雀無聲,戰戰兢兢的生怕一個不小惹怒聖威掉腦袋。

歐陽偉宸橫掃了一眼全場,怒極道:「好啊,列位大秦國的重臣們,今日可是讓朕開了眼界了。」

嘩啦啦的滿朝文物百官齊齊跪下高聲道:「臣有罪。」

「呵,有罪」歐陽偉宸依舊怒氣未消道:「你們確實有罪,身為朝中重臣竟在這大殿之上各個猶如潑婦罵街,所有人官降一級,罰俸祿一年;此事就此打住,日後再議;誰若再私下非議休怪朕不客氣,哼。」

說完,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退朝!」旭公公連忙高宣一聲后,急匆匆的轉身跟上。

眾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後,不歡而散。

歐陽偉宸此刻卻直奔香妃苑,急着告知倫兒這個才藝雙絕的好消息。

。 周毅小心地用一個紙袋子將這些苦靈茶包好,關了火,走出了廚房外。

吃過早飯後,范玉雪正想讓姚一龍陪她去一趟鄉里時,她的手機響了,是小坪鄉分管農業的副鄉長江偉打的,他讓他已到了河下村村部。

范玉雪讓江副鄉長在那裡等一下,她馬上過來。

放下手機,范玉雪站了起來道,舅舅,咱們去一下村部,江副鄉長在那裡等我們,周毅,你也一起去吧!

走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泥巴路后,范玉雪一行三人終於到了河下村村部。村部門口已丟了五六支煙頭,看到范玉雪終於到了,江偉笑了,遠遠打招呼道,范主任,本來昨天我就得過來的,只是臨時開了一個會,太晚了,就決定今早過來。

姚一龍用鑰匙打開村部大門,道,江鄉長,讓您久等了,進來坐坐吧!

江偉、范玉雪和周毅一起進來村部大廳坐下,江偉看著周毅道,請問這位是?

范玉雪笑道,他是我的同學周毅。

哦,久仰久仰!江偉伸出右手和周毅握握,眼睛卻看著范玉雪道,范主任,有沒有想到什麼好的項目呀?

范玉雪卻看向周毅。

周毅笑道,我看河下村可以作為了一個特色農業發展占,這樣吧,我想將姚主任家後面的那座山脈及附近的梯田租下來,最好能租五十年,至於租金,我出一百萬,如何?

江偉笑道,我馬上回去向劉書記和朱鄉長彙報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

周毅道,江鄉長,那你們鄉里研究一下,什麼時候研究好了,那我們就正式簽訂合同,合同生效后,我馬上將款項打過來。之後的事宜,我會委託范主任和姚主任負責處理,江鄉長看怎麼樣?

好吧,周先生,我馬上回鄉里彙報一下這個情況,說到這裡,江偉急急起身,回鄉政府彙報去了。他沒有想到,范玉雪直接帶老闆過來考察了,而且一來就有投資意向。

江偉走後,范玉雪看向周毅,問,你怎麼突然想要到這裡投資了?

周毅看到姚一龍已燒好了開水,便小袋裡拿出一個用紙包裝好的一包形如鐵觀音一樣的茶葉道,這東東叫做苦靈茶,泡一壺喝喝看。

姚一龍道,這不是屋后小山上的驅蚊草嗎,怎麼被你做成茶葉了?

周毅笑道,姚主任,我只是用了某種手法殺了一下青就可以了。說著,他用手指從那紙包中挑出了十來枚苦靈茶葉,丟進茶壺裡,衝上熱水,隨後倒了幾下壺,將碧綠的茶水倒在三個杯子里,道,大家嘗嘗!

茶水晶瑩碧透,香氣撲鼻,只是聞一聞,便讓人神清氣爽。

范玉雪忍不住喝了一口茶水,一股清香裹著舌頭,傳遍全身,她感覺到全身都洋溢著一股美妙的感覺。

姚一龍喝了一口茶水后,連連稱香,將壺裡的茶水都倒在了杯中,隨後一飲而盡,連稱好茶。

周毅道,這種茶的殺青方法,有特殊工序,當然,怎麼的特殊法,他沒有說出來。

接下來一周里,范玉雪便往返於芙蓉市區和小坪鄉河下村之間,將合同簽下來了,至於後續工作,周毅給了一張五十萬元的銀聯卡給姚一龍,讓他負責請當地的農民負責將合同中的山嶺和梯田用柵欄圍了起來,組織大量農村婦女負責摘取當地人稱之為驅蚊草的葉子。

兩個星期後,第一批苦靈茶葉摘下來了,周毅親自回了一次河下村,將這批苦靈茶殺了一下青,這一批苦靈茶葉有二百斤的樣子,接下來,他就在程明的康豐夜宵店附近租了一間臨河的店面,掛了個周毅苦靈茶的牌子,做了個簡單的裝修,讓程明派了一個女店裡守店,準備銷售苦靈茶葉。

在范玉雪的親自監督下,茶葉包裝機器也安裝到位了,基本上每天下了班,她都會來幫周毅用真空包裝機將苦靈茶葉包裝好,都是採用一兩的精緻小盒包裝的。包裝盒上寫著河下苦靈茶字樣,旁邊畫了幾個茶杯,茶杯中裝有碧綠的苦靈茶水。

。。 背到最後,她竟然餘興未盡!

臉上紅紅的!

眼睛亮晶晶的!

「搞定了!」張凡輕輕說道,把茶杯送到她手裡,「來,喝一口潤潤嗓子。」

「那……」筱雪顫抖著聲音,「那就這麼定了?」

「定了。考大學,考個理想的大學。」

「還是低調點,別整什麼清北,差不多就行,以免引起猜測。」筱雪道。

「也好。現在離高考還有兩個月,你快去原來的中學,弄個復讀的名額,然後也不用去復讀,向學校把資料教材都買齊全,回家看一看,到時候就進考場可以了。」

「那……好吧。」筱雪答應著,過了一會,忽然問,「你這個通靈帶,是不是幫助過很多人上大學?」

張凡搖了搖頭,「你是第一個,也許是最後一個。這種事,彌補了不公,卻製造了新的不公,還是少做、不做為好。」

「噢。你還挺公德的。」

「另外,有些人……比如,我在m省省城認識一個小夥子,名叫秦小偉,他沒上大學也挺冤枉的,但我只是在其它方面幫助他一下,不會用這個通靈帶。」

「為什麼?」

「他為人輕浮急燥,有可能會裝逼把事情暴露出去的。」

筱雪臉上又是一紅,把頭靠在他肩頭,秀髮輕輕在他臉腮耳際摩挲著,溫情脈脈,「小凡,謝謝你這麼信任我。」

張凡深深地嗅了一下她髮絲里散出來的清香,笑道:

「自己的老婆,有什麼不信任的!」

「去去去,」她輕輕打了他了下,「現在叫老婆太早了!」

「什麼時候叫更合適?」

她猶豫了一下,笑意格外纏綿神秘,以手撫腹,羞意無限,低聲悄語,「等人家給你生個大胖小子,那時候,你老婆兒子一起叫……」

說罷,已經是不敢抬頭,身體微微顫動。

張凡見她如此可愛,也有些漸漸把握不住,正在這時,王局長把電話打進來了,「小凡,你馬上到局裡來一趟,有要事。」

「什麼要事?」

「隱隱寺當地警方通報,有一個蒙面黑衣人,行兇作案,兩死兩傷。有跡象表明,他向京城方向逃竄,請求我們進行協查。」

活來了!

張凡在心裡暗暗叫好,大山的案子驚動王局長了。

「好,我馬上過去。」

來到王局長辦公室,張凡一進門就道:

「王局長,我知道這個人是誰!」

「誰?」

「就是我們一直在追緝的大山,灰土窯村的大山。」

「大山?你怎麼確信?」王局長來了興趣。打心裡明白,張凡從來說話都是有根有據。

張凡嘿嘿一笑,「我有一些獨家情報來源。」

王局長知道不便深問,「小凡,這個人連續作案,手段極其兇殘,如果不及時歸案的話,後果不堪設想。你給想想辦法吧!」

張凡想了一下,為難的道,「大山此人行動十分詭秘,也相當謹慎,很少露面,最最難辦的事,背後有一個強大的暗黑勢力在保護他。」

「咦?什麼時候發現的?」

「前兩天在隱隱寺發現的。」

「那好,這個案子我們局裡一條線進行,你一條線進行,一有情況,馬上合作。你看好不?」

「也只有這樣了。我自由自在慣了,跟你們攪在一起吃不消。」

「你需要助手不?需要的話把小月派給你。」

「就這樣定了。」張凡笑道,「不過,小月要便裝,不然的話,我身邊跟個女警察,會影響我做生意。」

張凡離開警察局大樓,一邊開車一邊思考,確實一點頭緒也沒有,只知道大山往京城這方向來了,可是大海撈針,到哪裡去找線索?

想來想去,方向盤一打,去找阿易。

阿易在電話里聽說張凡要來,早已在等等,在門口迎接。

一見面,就嘻嘻哈哈的祝賀張凡死裡逃生,然後刨根問底兒,問張凡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張凡當然什麼也不說,開門見山,便要阿易給算算大山在哪裡?

阿易倒也賣力氣,一連擺了兩卦,研究了半天,連連搖頭,「沒頭緒,沒頭緒。」

其實張凡昨天晚上已經用卜筮龜測了幾測,但是一點方向感都找不到,畢竟世界太大,卜筮龜的影響力範圍不夠大。

所以阿易算不出來,本來在張凡的意料之中。

「不過,」阿易搖頭晃腦,若有所思,「從卦象上看,隱隱有大殺氣陣。」

「大殺氣陣?」張凡第一次聽說過這個詞兒。

「對。眾望所歸之人,行善,則是大善;為惡,則是大惡。大惡者,成大殺氣陣。」

「你是說,大山是重要人物?」

「哪裡哪裡,他就是一個小角色,一個在前面衝鋒陷陣的小角色。只不過我有點奇怪,據你所說,大山的武功並不厲害,為什麼被人選中當殺手?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原因?」

張凡對此也是疑惑不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