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女子如願以償,頓時開心的笑起來,嘴裏連忙說着,「謝謝上仙!!」

  • Home
  • Blog
  • 女子如願以償,頓時開心的笑起來,嘴裏連忙說着,「謝謝上仙!!」

迦爾納看着那個只有十七八歲的漂亮女人告別仙人,獨自一人向著河邊跑去。

一路上,不時有人跟她打招呼。

「貢蒂!」

然而滿臉歡喜的女孩並沒有立即回復他們的問好。

「原來她叫貢蒂么。」迦爾納心想。

貢蒂來到鎮外的小河邊,找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她心裏十分激動,這可是能夠召喚神明的咒語啊!先試試管不管用!

「第一次召喚哪位神明好呢?!」貢蒂突然想起家中擺的太陽神像,「那就先從你開始好了!」

只見她興奮地對着天上的太陽念出咒語,「……偉大的太陽神蘇利耶啊!聆聽我的聲音,懇請您在此現出尊容!」

太陽的光芒突然籠罩了這片地區,一個渾身由光組成的人影漂浮在半空中,只有貢蒂能夠看清他的尊容。當然,還有此時的迦爾納。

迦爾納好像處於一種奇異的狀態,整個人像是分成了兩份。一個視角俯視着地面,另一個視角則是在那個名叫蘇利耶的太陽神旁邊。和他一起注視着眼前激動地跳起來的妙齡少女。

太陽神蘇利耶開口說道:「女人,我聽到了你的呼喚!那麼該是你兌現契約的時候了!」

「契約,什麼契約?」貢蒂一臉疑惑地問道。

「你將我召喚出來,不正是為了給自己求取一個孩子么?」太陽神語氣淡然。

「不,我只是——」

「夠了,你是在挑戰神明的威嚴嗎?」太陽神眼中面露不快。迦爾納看見他將一道充斥着神力的光芒打入貢蒂體內。而「自己」也隨着其中的一束光進入到貢蒂的肚子中。

十個月後,貢蒂再次來到這條河邊。

她手中抱着一個孩子,面容有些憔悴。她低頭看着手中的孩子,神色十分複雜。

貢蒂知道,這是她的第一個孩子,她的寶貝。可是,在印度,未婚先育是不被允許的。如果被人發現,那自己就會被視為不潔的少女,以後沒有人會娶自己。自己只能在陰影處苟活一世。

貢蒂輕手拍着手中不滿一個月大的嬰兒,小嬰兒從出生起就未曾哭鬧過,一雙綠色的瞳孔充滿靈性,似乎註定了他的不凡。

小傢伙有一個好聽的名字,是太陽神蘇利耶幫他取好的,叫做「迦爾納」,在古印度語中有着勇敢、陽光的意思。

貢蒂在河邊佇立良久,最終還是沒有狠下心來,她抱着迦爾納漫無目地走來走去。貢蒂突然想到了她昨天看到的榜帖,國王俱盧正在招選妃子。而自己……

貢蒂終於下定了決心。趁著沒人發現,她拿着一個竹筐來到河邊。她將自己採下的荷花一朵一朵擺放好,然後抱起迦爾納小心翼翼地放進竹筐里。

尚且年幼的迦爾納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出生以來第一次「哇哇」的大哭起來。

貢蒂最後撫摸著迦爾納的臉龐,淚水不自覺的一滴滴落下。她輕輕哼唱起印度古老的搖籃曲曲調,「太陽睡去,黑夜降臨~」

「天空靜眠,大地亦然~」

「我的心愛,你也正睡的香甜~」

「別忘記媽媽的話語~」

一雙纖細的手將竹筐放進湍急的河流中,迦爾納哭累了,在歌曲中沉沉睡去。

「睡吧我的寶貝,睡吧~」

「睡吧我的寶貝,睡吧~」

伴着響徹河谷的歌聲,竹筐隨着迅疾的河水漂流遠去。

「你是我的心,是我眼中的星~」

「原諒我將行之事~」

「我的寶貝,我的孩子~」

「在我膝頭,母愛沉寂……」

……

迦爾納靜靜看着這一幕,心中生出些微的酸楚。儘管被拋棄的不是真正的「他」,可為什麼,心還是好痛!

他看着竹筐一路而下,被越加湍急的流水衝下懸崖。正當迦爾納想閉上眼不願去看這悲劇發生的一幕時。

光芒出現了。

一束強烈的光輝從迦爾納的周身浮現,黃金色的瑰麗鎧甲覆蓋在他幼小的身軀上。巨大的水花落下,迦爾納毫髮無傷的繼續隨河流漂走。

黃金鎧甲的光亮中傳來一道微不可查的嘆息,「父神能為你做到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這鎧甲是太陽的威光,就連神明也無法擊破——」

「希望那幫虛偽的正神不要太過分……」光芒中彷彿能看到蘇利耶咬牙切齒的表情。

光芒逝去,鎧甲再次隱沒在迦爾納的身體中。

迦爾納心中有所明悟,幻境皆逝。由他精神力構建的世界中,第四魂環突然浮現。一股信息傳來,那是黃金之鎧的真名,也是迦爾納的第四魂技。

「日輪啊,化作甲胄(kundala)!」王大娘看著董為民,此刻卻是幫著段浪開口說道:「金世榮這傢伙不是什麼好東西,他一直都想要段浪家的地,搞不好會誣陷冤枉段浪的!」

「你們自己看看!」

董為民也不多說,就把手機交給了王大娘,跟著就有一群村民圍攏了過來……

《超能養女神農爸》第一百二十四章段浪的背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他這話一說,喬安夏確實沒那麼大壓力了,「治療費的事以後再說吧,等會把你的檢查報告發給我,我先研究一下。」

「好,我現在就發給你。」謝黎墨把電子版的檢查報告發到她手機上,「這頭痛症經常反覆,讓我備受煎熬啊,你要能給我治好了,就真的是幫我解決了大難題。」

喬安夏仔細看了看,回想起小時候師父教過她的那些東西,又聯想到李爺爺留給她的醫書,要治癒也不是沒可能的,「你一般什麼時候有空?」

謝黎墨說道,「看你的時間,我都可以。」

喬安夏想了想,「白天我要上班,這樣吧,晚上七點到八點我過來給你針灸。」

謝黎墨鬆了口氣,「好啊,就在酒店嗎?要不要找個診療室什麼的?」

喬安夏說道,「不用,在酒店就可以。」

「那太好了,安夏,我敬你一杯。」謝黎墨有種莫名的興奮,不只是因為自己的病症有望治好,也因為可以經常看到她了,他甚至在想,要是她跟龍夜擎真分開了,他一定會追求她。

第二天晚上,喬安夏去了酒店的總統套房,正式為謝黎墨做針灸。

剛進門,便有人在後面偷拍了照片。

凌若冰收到信息不由得一臉錯愕,又瞬間興奮、激動起來,總統套房是凌禹辰訂的,現在給謝黎墨在住,早就聽說過謝黎墨喜歡喬安夏,這麼說來,喬安夏才剛離開龍家就跑總統套房跟謝黎墨約會去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約會,只要她進了總統套房,她就沒法再自證清白了,哼,好個喬安夏,跟牛高的風波還沒過去,又跟謝黎墨搞在一起,給發信息的人轉了點錢,讓他繼續盯着。

楚瀾有點事,半小時后才去的總統套房。

謝黎墨躺在外面大廳的沙發上,喬安夏坐旁邊為他施針,屋裏很靜,飄着一股淡淡的香氣,很清爽。

楚瀾小心的坐在一旁看着。

謝黎墨閉着眼,一臉淡然,只是針扎到痛時會微微皺一下眉,喬安夏不是醫生,但他卻發自內心的相信她。

喬安夏氣定神閑,手法很穩,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每一針都很到位,儘管平時並不怎麼給人做針灸,但一做起來依然能夠手到擒來。

把針拔除后,輕輕說了聲,「好了。」

謝黎墨只覺一股淡淡的清香撲到他臉上,那是她口中特有的氣息,讓他回味悠長,慢慢睜開眼,也許是因為跟她待在一起的緣故,謝黎墨覺得時間過的太快,「就做完了?」

「做完了,感覺怎麼樣?」喬安夏把銀針收好,這套銀針還是當年師父留給她的,讓她務必保管好。

謝黎墨坐起身,揉揉眼角和腦袋,「嗯,感覺很舒服,夏夏,不愧為專家啊。」

「你別奉承我了,這才第一次做呢,再說了,你現在頭本來就不痛,哪能有這麼大的感覺,沒覺得痛就可以了。」喬安夏答應為他做針灸,不只是因為想幫他,也因為不想浪費了自己當年對醫術的那種痴迷,「其實,我也是拿你練手,別介意。」

謝黎墨笑道,「沒事沒事,我非常樂意給你當小白鼠,真的,時間還早,要不,去吃點宵夜吧?」

喬安夏想到回去也是自己一個人,便答應了,給他開了個藥方,讓他明天去醫院把葯拿了,按時服用。

楚瀾有些失望,一晚上凌禹辰都沒來,估計也不會來了。 「好就好……」

送走了暗影。

陳竿躺在床上。

不一會兒睡過去了。

……

又是一日清晨。

暗色的荒土上,起了霧靄。

淡淡一層薄霧,帶著硫磺氣味。

弄得陳竿剛走出小屋。

就感覺不太對勁。

「什麼情況?」

陳竿往前多走了幾步。

所有人都在有條不紊,做著自己的事情。

而看到陳竿出來了。

大家急忙熱情地打著招呼。

昨夜那場晚宴。

顯然是把陳竿的人氣。

推到了空前的高度。

陳竿禮貌地回應著諸位正在練槍的暗夜精靈,與對打練體的山頂洞人。

……

基地外圍。

一片空地。

陳竿找到了正在規劃基地建設的李鴻然。

「陳先生。」

李鴻然放下手頭紙筆。

禮貌地打了個招呼。

「嗯,請問規劃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把規劃圖擺了出來,朝著上面指指點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