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她明明那麼敬重師傅的。

  • Home
  • Blog
  • 她明明那麼敬重師傅的。

「做任務做獎勵最多的,升級會更快的邏輯是沒錯,可是你師傅有沒有告訴你,一份付出一分收穫,你完成了任務收穫了積分,你就沒想過,你為了完成任務付出了什麼嗎?」木小唯依舊看著遠方沒有回頭。

她的聲音平和,聽不出息怒,卻透著一股子無奈。

付出了什麼?

葉寧慘然的笑笑:「這個我還真沒注意,可我還是想不通,這些任務都是天道布置的,那些人或者動物死掉雖然有我在中間推波助瀾,可到底都是該死之人,我又怎麼會被業力纏身呢?」

「他們雖說是天命如此,可人活著好好的,誰又想死呢?而且……」

木小唯突然偏頭看向葉寧,質問道:「而且你是河神,這些人死亡肯定會跟你管轄的河流有關,可你這河中連滴水都沒有,你告訴我那些人,是怎麼死在你河神手裡的?」

葉寧霎時臉白如金紙。

木小唯看在眼裡,心底對葉寧的行為打底有了了解:「你可知越界完成任務,旁人不追究也就罷了,如果追究上神祇宮參你一本,屆時管你是什麼人,都少不了會吃不了兜著走。」

越界辦事,就等於與地方神祇搶資源,地方神祇不生氣,木小唯可就真要佩服那人的修養了。

「我……我不知道啊~」葉寧慌了神,「小唯你救救我,小唯,我還年輕,我還沒找到如意郎君,我……我不想死啊,嗚嗚~」

葉寧拽著木小唯的手,哭得稀里嘩啦的,全然沒有神祇應有的模樣,跟個沒長大的孩子似的。

「……」

從來不知葉寧還有這樣的一面,堅持許久以後,木小唯還是忍不住伸手,替她擦乾她臉上的淚痕:「這麼大人還哭,丟不丟人,害不害臊,趕緊的把眼淚給本姑娘收起來。」

「嗚~」

葉寧肩膀一聳一聳的,聲音還真就慢慢小了下去:「我也……不想哭,可……可是這眼淚,就是止不住啊,嗚~」

「沒出息!」

重生九零做大佬 木小唯再次翻了個白眼:「其實救你的辦法不是沒有,只是……」

木小唯欲言又止,馬上就被葉寧急不可待的催促起來:

「只是什麼,快說啊~」

「業力是人死後,身上的怨氣凝結而成,想要化解其實也不難,只不過你多少要遭些罪。」

葉寧看到了希望,心情也跟著好了不少,嘴角偶爾還會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都說好死不如賴活著,只要能活下去,受點委屈又能怎麼樣呢?小唯你儘管說出來,我能承受得住。」

「你就這麼相信我?」木小唯偏了偏頭,看著葉寧眼中帶著一絲笑意,「其實業力這東西,要不是有礙升職考核,沾上一丁點還是沒關係的,只是考核不參假,但凡身上有一點業力,都會受到天雷的洗禮,如果你能夠抗過去,那麼業力什麼的自然也就蕩然無存了。」

「若是抗不過呢?」

「抗不過的話,呵呵……」木小唯輕笑一聲,「被天雷洗禮,抗不過會怎樣,你可以想象一下。」

葉寧驚出一身冷汗望著木小唯,臉都快皺成苦瓜了。

「那怎麼辦啊?我身上業力這麼多,肯定趕不過去的,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這感覺實在不太好,早知道會這樣,當初……

葉寧望了望四處風景如畫的府邸,突然有些後悔,如果不是為了這些風景,她又何至於誤入歧途,更可恨還是家裡給她請的師傅。

身為人師他會不知道這些事?

打死她也不相信!

可他既然知道,還慫恿自己這麼做,可見就是居心否測。

葉寧越想越是氣氛,決定等此間事了回三重天,好好與那廝在爹娘面前,好生掰扯掰扯。

「你也別太擔心。」木小唯笑了笑,將人拉起來,相攜著繼續往前走,「以後做任務多避諱些殺生害命的,多做一些助人為樂,樂善好施之類的任務,積攢點陰德,慢慢的業力相信就會減少,還有就是……」

木小唯估算了下自己的時間,才有開口繼續道:「等我忙過這段時間,你抽空去我哪兒坐坐,我彈琴給你聽,我的琴聲具有佛性,對業力消融極有益處。」

「那行,都聽你的。」

葉寧將心放回肚子里同時,她整個人看上去,精神都明媚了很多。

「對了,你這次來是?可別告訴我你是專程來看我的。」心事放到一邊,心情也好了,心情一好葉寧就注意到木小唯懷裡的小狐狸,「還有這隻狐狸,它……它是妖吧?怎麼都五階妖獸都還沒化形啊!還真是……」

葉寧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但她的話還是引起了木小唯得重視:「它這麼小一隻就是五階妖獸了嗎?還真沒看出來。」

五階妖獸么?!

呵呵……

木小唯無聲的笑著,懷裡的小狐狸後背沒來由的一寒,「這女人不會是發現什麼了吧?可是……」

她明明很小心啊,怎麼還會被發現,她真心想不通,不過人也沒表現出來,她就當做什麼也不知道好了,有句話不是說關心則亂嘛!

她一點要穩住,將敵不動我不動的原則,深刻貫徹到底。 穿越之替嫁廢柴嫡女 「五階妖獸沒化形很奇怪嗎?」

她先前也見過不少五階還沒化形的妖獸,因此並不覺得奇怪,可葉寧疑惑也必是有原因的,她也很想知道這妖獸跟妖獸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不同。

「當然是不同的。」葉寧沉吟一聲,「妖魔錄記載,狐族三階即可化形,化形后與人無異,你這隻五階了都沒化形,顯然是不正常的。」

三階化形,五階沒化形就算不正常,那她之前看到的那一群,是不是也屬於不正常的範圍?畢竟那些狐狸都已經擁有了說話的能力,想來等階肯定比她懷裡這隻五階了,都還不會口吐人言的小狐狸等階高!

木小唯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將葉寧的話記在心裡。

「對了,我這次來給你帶了兩株花木苗,送給你希望你能夠喜歡。」木小唯揮揮手,兩盆花木苗就出現在旁邊的長椅上。

那嬌艷欲滴的模樣,只一眼就讓葉寧喜歡了去:「哇,這是什麼花?花骨朵都還沒有,顏色就以叫人喜歡得不得了了。」

木小唯帶來的花木苗,通體火紅也不知,樹葉有點像楓樹葉,看著都極為喜慶。

「據說這花木以後開的花是銀色的,花開之時十里飄香,擁有火樹銀花的美稱。」木小唯笑了笑,「你看著可還喜歡?」

「火樹銀花?!」

葉寧忍不住伸手去碰了碰它紅色的葉片:「好新奇的名字,這是哪兒來的品種,我在三重天可從未見過,倒真是喜歡到骨子裡了。」

「能討你喜歡就好。」木小唯話鋒一轉,「對了,慕華那裡你們都有聯繫嗎?」

可不要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兩人鬧出點什麼矛盾才好,還有……

木小唯忽然又想到一件事,他們身上的蝴蝶蠱怎麼樣了,還有自己身體內那些蝴蝶蠱蟲卵,這麼長時間也不見動靜,也不知道有沒有惡化,雖說蝴蝶蠱蟲卵沒有母蟲在是沒辦法孵化的,可這萬一……

想到這兒,木小唯不禁有些憂心忡忡,但她掩飾的很好,葉寧這個頭腦大條的傢伙,到底是沒察覺出來。

葉寧感想回答木小唯的問題,突然感應到有人來到河神府外,感應一下發現是慕華,當即喜笑顏開道:「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他來了,我去接他進來。」

下一刻葉寧消失在原地,沒一會兒又出現在原地,不同的是她身邊多了一個慕華。

慕華還是原來的模樣,不同的是他身上多了些許滄桑感,人看著也不是很有精神,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心裡不是很得勁。

可饒是如此,見到許久不見的木小唯,慕華還是勉強自己擠出一個笑容來:「好久不見了,小唯,最近可都還好?」

「是有段時間不見了,我除了忙了些,別的都還好,倒是你……這山神當的很不如意嗎?怎麼整個人看著都沒精神?」朋友一場,該關心的木小唯一樣也不落下,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她自然也不會不施以援手。

可這一切的前提,都要建立在慕華願意與她吐露心聲,不然即便她有能力,那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我……我沒事兒的,小唯你不用擔心我。」慕華苦笑一下,到底是沒將心裡的事兒說出來。

木小唯無奈。

葉寧看不過去得翻了個白眼:「什麼叫沒事兒啊,這事兒大了,小唯你是不知道……」

葉寧是個藏不住話的,開口就將慕華的事兒一股腦兒說了出來,慕華想攔都攔不住。

原來慕華的煩惱,還要歸咎於他的府邸,這山神府所在的位置太過刁鑽,慕華想盡一切辦法,幾個月過去了依舊沒將府邸從山脈深處弄出來,不過這也真的有些難為他了。

也不知道神祇宮那些人到底是怎麼辦事兒的,慕華精通水火術法,對土屬性仙法一竅不通,吧7給他個河神坐坐,偏生給個山神,這不是存心為難人嘛!

還有葉寧……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丫頭可是精通土屬性術法的,她怎麼也沒去幫慕華一把呢?這實在有些不應該。

「唉……」

木小唯無聲的嘆了口氣,看了眼葉寧,才又把目光挪到慕華身上:「當初有我幫忙你把府邸直接挪出來多好,現在這般,白白耽擱了那麼多時間,你看看葉寧這宅子,咱們三就屬她的最風光緋月了。」

慕華面色訕訕,他自然明白木小唯說的是這個道理,可現在他即便是後悔當初沒聽木小唯的話也沒用啊,時光又不會倒流。

「還請小唯你幫我一把,慕華定然感激不盡。」若非這幾個月的動作,讓他實在身心俱疲的厲害,慕華覺得他肯定不會有臉開這個口的,畢竟誰也沒有義務去幫誰。

而木小唯也沒想到,慕華會開口求她,詫異了一瞬也就反應了過來:「咱們不是朋友嗎? 重生之醋娘子 幫你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還要什麼感激,不過這事兒過去也有段時間了,你那府邸的方位,我這忙著忙著就記不大清了,還得請你帶個路。」

慕華以為她會拒絕,手心都拽出了一把冷汗,沒想到饒了半天木小唯是把他府邸的方位給忘了,不由得又有些莞爾。

你還能再粗心大意一點不?

「啊~小唯你這就要走了啊?不多坐會兒嗎?也好讓我盡一盡地主之誼啊!」

葉寧沒想到木小唯才來就要走,心底不舍的同時也很過意不去,畢竟人來了,還帶了禮物,在她著茶水沒吃上一口,更甭提美味佳肴招待了。

木小唯也不管葉寧得挽留是真心還是假意了,既然決心走了,自然也不可能因為她三兩句話就又留下來,當即婉言拒絕道:「你也別捨不得了,左右咱們都在一塊地界上,以後常來往就是,倒是你的業力,可得把我說的話放在心上,不然的話,除非你甘願碌碌無為一輩子,否則考核之時,便是五重天那些大仙都難救你性命。」

業力纏身的利害關係,相信葉寧早已銘記於心,可鑒於葉寧沒幫慕華這件事,木小唯實在不想她過的太舒心,臨走前還是重提一遍,有種危言聳聽的感覺。 隨著慕華離開河神府後,兩人一路往南,飛行了半個時辰,才在一座巨大山脈前停下來。

落地的瞬間,木小唯被眼前這個巨大的深坑,狠狠得震撼了一把。

「你不要告訴我,這就是你這幾個月的成果?」

眼前這個坑,寬達兩丈,深約二十米,大概是因為前兩天下雨的緣故,坑底還積了一些水,更因為地熱的原因,不斷的有白色霧氣,從坑底下瀰漫上來。

慕華聞言面色爆紅,不用說肯定是被木小唯猜中了,這讓木小唯佩服他毅力十足的同時,也忍不住吐糟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笨的人。

「你就沒想過去找我,或者葉寧幫忙嗎?」木小唯語氣帶著些溫怒。

慕華若是去找她,她就算是再忙也會抽出時間過來幫他,畢竟有土系術法在,將山神府從山脈裡面弄出來不會會多大勁兒,而且……

我的天!

慕華是山神呢,他居然被一座山給難住了!

重生婚寵軍妻 就算慕華不會土系術法又怎麼樣,他已經是山神了,有山神印在,他完全有能力利用山神印讓山脈自行分開合併,怎麼會被……

啊!

木小唯感覺自己要瘋了!

可慕華完全沒發現木小唯見鬼的神情,聽罷木小唯的話,他自顧自嘆了口氣:「我自然有去找葉寧的,只是她這段時間不知道在忙什麼,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幾次去都撲了個空,而你…不說也罷,不說也罷!」

木小唯的忙碌,同為神祇他們都看在眼裡,也就沒那這種在他們看來只是小事的事兒,去打擾她,那樣根本就不值當。

「得!咱們先不說這些。」木小唯擺了擺手,別開的臉上有著生無可戀,「你的山神印呢?」

「山神印?!在我這裡啊?」慕華一招手,四四方方的山神印出現在他身邊,漂浮著,旋轉著,上面散發著淡淡的白色光輝,「你要這東西做什麼?!」

「我不要它做什麼,我只是想問問你,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她一個土地神祇,要山神印做什麼?

又不能用,拿來好看嗎?

真是有病!

木小唯一個沒忍住,白眼一個接著一個得翻:「我就搞不明白了,你一個山神,手拿山神印,卻要徒手去挖山,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啥?」

慕華瞪大了眼睛:「山神印還有這樣的作用嗎?」

慕華一臉懵逼。

木小唯也是一臉懵逼。

「你連這最基本的都不知道,你考這仙職的時候是怎麼想的?難道就沒人給你科普一下這方面的知識嗎?或者自己研究一下也行啊!」

木小唯忽然覺得神仙真不是那麼好當的,看看這一個個的都是什麼豬隊友啊,比她這個對神仙路不了解的小白,還要小白。

當真叫人慾哭無淚。

「你好好看看山神印的技能,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它應該具備移山、開山的能力,你看看,然後試試用技能把這山移開,或者裂開……」

木小唯話音剛落,一陣地動山搖傳來,只不過僅僅持續了一小下,便就恢復了平靜,再看慕華時,他整個人正大汗淋漓地癱倒在地上了。

這……

木小唯扶額,看樣子還真不是那麼容易啊,唉~

嘆了口氣,木小唯還是走過去將人扶起來,從後背給他度了些仙氣給他,這才讓他蒼白的臉色好看了幾分。

「我剛剛試了試移山,修為不夠,只撼動了這山一下下就受不了了,讓小唯你見笑了。」慕華嘴角噙起一絲苦笑。

「這不怪你。」

木小唯也是面露苦澀:「咱們還是先將山神府弄出來吧,然後再考慮一下,要不要――遷府。」

遷府對神祇來說,可是一件大事,畢竟一般神祇的神龕(泛指土地神廟、山神府、河神府一類的神府)所在的地理位置都是極佳的,像永定縣這樣的情況,也算是絕無僅有的了。

「遷府?!」

什麼意思?!

慕華有些懵,但很快木小唯就給了他答案:「你與葉寧修為太低,此地又距離永定縣城太遠,壓根就享受不到香火,沒香火要怎麼修鍊,你想過沒有?」

靈氣對他們來說,已經起不了什麼作用了。

雖然讓人很無奈,卻也是事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