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她決定先回去,然後再叫人過來找這對母女。

  • Home
  • Blog
  • 她決定先回去,然後再叫人過來找這對母女。

可是,就在她抱著孩子轉身的時候,忽然,一條足足有嬰孩手臂粗的蛇從路旁的草叢裡竄出來了,駭得她頓時尖叫一聲,連人帶孩子就滾到了路下邊去了。

「啊——」

——

霍司爵和墨寶他們下午的任務是替那些農民施肥。

這個任務挺簡單的,也不臟。

可是,這天下午,他們這支隊伍里,整個氣氛都一直很壓抑,沒有人願意多說一句話,更沒有人露出一點好臉色。

包括兩個孩子。

洛瑜看到了,便像調節調節氣氛:「小墨墨,你說我們今天下午弄些什麼回去?聽說下午摘得農作物,可以帶回家噢。」

墨寶就冷冷的看著她。

洛瑜:「……」

臉上一陣訕訕,她不得不看向了另外一個小傢伙。

可是,霍胤更絕,直接抬腳就走開了。

「爹地,我們要去找媽咪和妹妹。」霍胤來到了爹地面前,直截了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霍司爵這天下午又沒有幹活。

他待在這裡,明明是來陪著孩子參加春耕的,可是一直站在那拿著自己的手機在看,絲毫沒有上午的積極勁。

聽到兒子要去他媽咪那,這男人兩束沒有任何溫度的目光,終於從手機屏幕上移過來了。

「不允許!」

「為什麼不允許?我們活都要幹完了,馬上就可以回去了,可是媽咪和妹妹那也不知道什麼情況?要是沒有幹完怎麼辦?」

墨寶聽到爹地竟然是這樣的一個態度,急的也跑了過來幫著哥哥。

可是,讓他們非常失望的是,這個爹地還是絲毫不讓。

他不僅僅不讓他們去找媽咪和妹妹,反而是事情做完后,直接讓洛瑜動手,把他們兩個一人一個就抱走了。

隨後,他們很快就離開了這個村莊,回去了。

臭爹地,你會後悔的!

溫栩栩是在快一個小時了,才被茉莉媽媽帶著人過來找到她們母女的,她們聽到了孩子的哭聲,急急忙忙趕過來。

這才發現,母女倆都掉到山腳下了。

「若若媽媽,你們沒事吧?孩子怎樣了?」

將母女倆救上來后,茉莉媽媽聽到她們說是為了找自己,才到這個地方不小心掉下去的,頓時十分內疚。

好在,溫栩栩母女倆沒什麼大礙。

「沒事,就是孩子受了一點驚嚇,擦破了一些皮,沒什麼大礙。」溫栩栩帶著疲憊安慰她。

眾人聽到,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這個點找到母女倆,幼兒園那邊很多家長都已經啟程回去了。

小茉莉她們也準備走。

「若若媽媽,那我們回去嗎?趁著現在天還沒完全黑。」

「……他們都回去了嗎?那霍胤和霍祺墨他們那個家庭,他們回去了嗎?」溫栩栩忽然抱了那麼一絲希望,她狀若無意的問。

結果,讓她再一次涼到骨子裡,這個茉莉媽媽告訴她,那個家庭早就走了。

甚至,這次春遊老師都還沒有宣布結束,他們就帶著孩子回去了。

這麼急?

是為了丟下她們母女嗎?

那就如他所願吧。

溫栩栩心若寒灰到了極點,也就只剩下了苦笑一聲:「我看我還是在這裡休息一個晚上吧,孩子受了點傷,又嚇著了,長途跋涉怕對她不好。」

「這樣……」

小茉莉媽媽猶豫了一下。

最後,她還是同意了,答應了幫溫栩栩跟幼兒園那邊說一聲后,便離開了。

而溫栩栩,這天晚上則帶著孩子在這裡留了下來。

鄉村的夜晚是十分安靜的,吃過晚飯後,溫栩栩帶著孩子躺在農戶家的房間里,因為太靜了,她根本就無法睡著。

反而有些東西一直在她腦海里翻來覆去。

她在想白天發生的事。

那些事,按照她的意思,其實正是她想要的,霍司爵對她不好惡劣,反而證明了他們的關係再無修復的可能。

如此,她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可是,她真的很難受。

她躺在這張床上,耳朵里聽到外面一直沒有停歇的蛙鳴聲,卻覺得胸口好似堵了一塊石頭樣,讓她十分的難過,也十分煩躁。

她為什麼還會這樣?

難道她真的心還沒硬起來嗎?忘了自己被他們霍家害成什麼樣了嗎?

溫栩栩很長很長時間,她都在床上輾轉反側沒有睡著。

「叩叩叩!」

「溫小姐,有人來接你們母女啦。」

突然間,房門外農戶主人在敲門,說有人來接她們了。[] 盧思璇拉著盧夫人的手臂,依偎著:「媽媽,我考上了A大,你和爸爸還沒給我,我就想要那間咖啡店嘛。」

「怪女兒,也不是你說我就能拿得出來的,還得等你爸去實地考察一下,到時候更容易買下來,只要可以,我們就買。」盧夫人拍拍盧思璇的手背,溫柔地道。

「謝謝媽。」盧思璇在母親的臉上親了一下,將頭靠在她肩頭,母女倆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

二樓,盧思曉小小的一隻趴在走廊邊上,雙馬尾敲著毛,可可愛愛的,眼神流露出羨慕,又雜著許多失落,最後一個人垂著無力的手回到卧室,輕輕的帶上門。

期末考試一結束,韓曉怡就去了在海城拍攝的劇組。

一到那裡,就開始了忙碌,匆匆給家裡人報了平安,又在路上給徐子麟打了個電話。

「萬事小心,有事打我電話。」

韓曉怡回復:「好。」

進到劇組不到一個周,她就明確感覺到有人不喜歡自己,劇組裡好多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樣。

很顯然她是被孤立了。

韓曉怡感到很無奈,不過,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啦。

她是真的很喜歡這個角色,劇本上都寫了不少批註,看得出來她有多重視,人物心思也是反覆揣摩,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她都想好好完成。

白天拍完戲,晚上她會做一會兒功課。總之,來到海城,她就沒有閑下來的是時候。

這天,韓曉怡照往常一樣很早便來了劇組,化妝間里只有化妝師和造型師。

換好服裝,化妝師就開始給她化妝。

「曉怡還是個高中生吧?」

「是啊,這次拍戲正好是暑假,有時間。」

「第一次進組很緊張吧。」

「當然。」韓曉怡微微笑著,看著鏡子里化著精緻的妝容的自己。

進入外場以後,韓曉怡明顯能感覺得到劇組的氛圍有點怪異。

安靜的委實可怕。

這些天相處下來,韓曉怡心裡有了個底。男女主對她還是比較客氣,不算生疏,就是女二號,排場比女一號還大,脾氣比較暴躁,真符合她在劇本里的反派角色。

今天這一幕拍的是好友初亦為了維護女主姜子溪與女二孫媛起了爭執,卻被孫媛推倒,手臂磕破了皮。

走到特定位置,演員就緒。

導演拿著對講,一聲令下:「Action!」

「初亦,你來幹什麼?」孫媛雙手環抱,目光轉向一邊,語氣好不耐煩。

「就隨便聊聊啊。」初亦手裡抱著兩本書,是個大學生。

「我和你有什麼好聊的。」

徐子麟來的時候沒有通知任何人,混在一群學生中看戲。

因為家裡公司對這部戲有投資,輕而易舉地拿到了工作牌,並且十分自然的就進了劇組。

劇組在一所大學,所以拍攝時圍著不少人。

「姜子溪。」

聽聞這個名字,孫媛眼裡有了半分慌張。

「你最好收手,保不齊最後有什麼事會發生。」初亦只是好心提醒道,說完她便要走,孫媛一把拉住,語調冷冷的:「你說清楚!」

初亦掙扎幾下,沒掙脫開,目光對著她:「孫媛,你收手吧,是有什麼天仇大恨,要你如此對待她?」 夜晚,皓月當空。

寂靜湖泊。

所有人都坐在湖泊邊緣,靜靜地等待著。

就像朱莉說的一樣,今天晚上確實有月亮。

是的,他們已經知道了朱莉與王天決定在今晚下湖,探查寂靜湖泊的秘密!

白天的時候,他們用盡了各種方法,都只能得到一些淺薄的信息,到了夜晚,他們依舊沒有辦法。

不過,允許他們的探查時間很充裕,今天不行還可以明天。

本來大家的進度應該都是差不多的,即便整合一下消息,能做的事情也不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