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她現在立馬就離開了,現在已經兩點了,清音囧囧有神的目光,然後看著牆上的時鐘。

  • Home
  • Blog
  • 她現在立馬就離開了,現在已經兩點了,清音囧囧有神的目光,然後看著牆上的時鐘。

「豆豆,媽咪有點事情需要出去,你在家裡和周奶奶一起在家好嗎?」

她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回到了以前那些事情。

等到豆豆答應了之後已經立馬跑去了指定的地點。

當清音還想著自己找到那個人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來了,然後她立馬劃開了接聽鍵。

「你右手邊,黑色衣服,帶帽子。」

這個時候清音抬起頭,果真看到了那個人,那個和墨北辰的救命恩人,藍。

清音總覺得自己特別的害怕,只要他出現,她就怕他會讓自己對付墨北辰,當然她一點都不希望見到他。

雲流天縱 清音直接坐在他的面前,「你真的開了。」

這句話,清音說得十分的意外,總覺得像他這個模樣出現,自己總是覺得太過於神秘。

特迦微微抬起頭,露出銳利的眼神,「嗯,我在想自己要是遲一點出現,你會不會把我給忘了,還記得嗎,」

清音冷笑,能夠忘記嗎,她覺得像特迦這樣的人,總是給人冷深深的感覺,就是不舒服。

這個時候她覺得現在已經能夠把這些事情沒辦法解決好。

這個時候特迦冷笑,「你是不是忘了我吩咐的任務,音,這個袋子裡面都是關於你媽媽當初出事的事情,」

清音想要過去拿來看,只是特迦立馬把這些東西放進了自己的包里。

清音能夠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不,特迦,你在騙我,這份資料並沒有那麼容易就可以查得出來。」

她不信,連墨北辰都難查出來,她不信他可以。 特迦覺得現在的葉清音倒是比當初聰明了很多。

「你可以選擇不相信,但是,如果這是真的,你自己就放棄了這個機會。」

這個時候,清音也該猶豫了,自己也不懂要怎麼說了。

她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消化一下,她以為自己可以有足夠的能力去抵抗她,就是沒有辦法。

這個時候她想著自己能夠把這次的事情能夠解決好,「特迦,你這是讓我在賭。」

她怎麼敢賭,這個時候她想著自己可以好好的把這件事能夠好好的解決了。

特迦明白了葉清音的意思,「你可以考慮,不過我敢說,這個世界上,也就只有我這一份資料,因為這個消息早就被有能力的人封鎖了消息。」

特迦現在特別的期待這件事讓葉清音看到了以後,她會怎麼辦,

不過他倒是喜歡這樣熱鬧的消息,他這覺得這樣的消息其實還挺讓人激動。

這個時候,她還想著自己可以好好的把這件事再想清楚。

特迦已經也沒有了任何的耐心繼續等待著她,「如果想要,就拿要藥方給我,而且,我能夠給你的時間不多,最多一個星期,這個星期之後,我們在這裡見面。」

特迦說完了之後就離開了,只有葉清音一個人繼續在原地。

她的腦海里都是特迦的話,她以為這個事情如果墨北辰能夠查清楚,她就不需要被特迦威脅了,可是是她想多了。

清音回來的時候,周媽告訴她,豆豆已經睡著了。

清音隨機上樓去看看,來到豆豆的房間,看到豆豆安穩睡著的模樣,自己溫柔的摸著他的小腦袋,這樣的他倒是讓人特別的喜歡。

豆豆感覺到了葉清音手裡的暖意,然後又朝著她的手放的位置挪了挪。

清音眼裡都是暖意,看著豆豆睡著了還這麼可愛,怎麼辦,如果她做了那樣的事情,想必自己必須要離開墨北辰和豆豆了。

可是她真的沒有辦法選擇,媽媽當初含冤而死,她不能夠讓她這麼死的不明不白。

所以她覺得自己必須要去一趟墨家,把那份東西還給特迦家族。

在這個時候,她想著自己能夠把這次的事情解決好了之後,自己之後能夠在暗處看著墨北辰和豆豆就可以了。

清音想著想著眼淚留下臉頰,在她的心裡,她是真的捨不得去這樣的地方。

所以這個時候,她也想著能夠把這次的事情要如何去解決。

墨北辰沒有看到葉清音和豆豆,總覺得自己難以適應。

他立馬上樓去找葉清音,這個時候已經沒有看到了她們出現。

「豆豆,葉清音,你們在哪?」墨北辰一邊問一邊走著。

這個時候,他走進了房間卻沒有看到葉清音和豆豆。

他越來越來越疑惑,他們都去哪裡了,他去了豆豆的房間,這個時候看到了葉清音挨在床沿邊睡著了,一副隨時都有可能掉到地上的可能。

這個時候,他看著葉清音的模樣,心裏面特別的心疼,然後抱著葉清音回到自己的卧室。

清音因為心裡壓力大這個時候睡在墨北辰的懷裡。 墨北辰這個時候看著他們的情況,心裏面也特別擔心,就怕葉清音待在那裡,會害怕她真的著涼了。

葉清音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床上,特別的驚訝。

當她還在想著是不是墨北辰回來了,這個時候就看到他從外面正好回來了。

清音看到他的模樣,心裏面特別的開心,「你回來啦。」

她滿心歡喜的看著墨北辰,總是覺得能夠看到墨北辰,心裏面就特別的開心。

這個時候墨北辰來到床沿邊,然後坐在葉清音面前,「嗯,醒來了?我看你睡在那裡會不會著涼。」

清音想起來自己好像回來的時候,在豆豆的房間待了一會然後自己就睡著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了,所以這個時候她茫然的笑了笑。

清音原本想著自己和豆豆待一會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可是那個時候剛從外面回來身心疲憊累,所以她直接就睡過去了。

清音點點頭,「下午出去一趟,回來之後一時間太困了,就這樣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因為特迦的事情自己就很容易失神。

這個時候墨北辰看著葉清音還沒有精神的模樣,「怎麼了,肚子餓不餓。」

他覺得這個時候到了飯點,也許她已經開始餓了,

清音搖了搖頭,她現在沒有任何的食慾,「還不餓,等豆豆醒過來再說吧。」

墨北辰點點頭,「明晚老爺子讓我們去吃飯。」

清音知道墨北耀邀請他們,也許是因為墨北辰去了公司所以他才會邀請的吧。

「你今天在公司怎麼樣有沒有遇到棘手的事情?」她現在也在擔心墨北耀在公司,會因為墨北河所以會影響他自己。

墨北辰搖頭表示自己真的沒有關係,其實都是比較簡單的事情。

「沒事,公司的事情也就那樣,沒有什麼好糾結的,」

清音才不信墨北辰所說的那麼簡單,「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墨北河又在找你麻煩了?」

清音才不相信,墨北河那樣的一個人,會那麼輕易的放過墨北辰。

清音還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把所有的事情準備一遍,明天晚上是一個好幾機會,她可以試一試。

「我真的沒事,你不用擔心,墨北辰見葉清音一直沒有開口說話,」

他再次開口安慰她,表示自己真的沒有事。

起初葉清音還不相信,只是見墨北辰說得這麼認真,她是相信了。

豆豆很快就醒過來了,然後跑過來找葉清音,這個時候看到了墨北辰也回來了,激動的喊了一句,「爹地」

這個時候墨北辰看著剛睡醒的豆豆,一天下來,他工作倒是挺想他們兩人的。

然後隨手把豆豆抱起來,「醒了,餓了吧,爹地等著你起來吃晚餐呢。」

這個時候笑開了嘴巴,「爹地,爹地,那我們下去吧,豆豆肚子餓啦,」

果然一提到吃的,豆豆就特別的精神,清音忍不住想笑,是誰遺傳了豆豆這個吃貨。

清音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好起來跟著他們一起下樓吃東西去了。

豆豆這個時候看著哈哈也跑過來,立馬讓墨北辰放下自己。 墨北辰帶著豆豆來到餐桌前,然後抱著他坐在兒童椅上,「豆豆,坐好了,爹地去幫你拿吃的。」

葉清音這個時候也進廚房去幫忙,她喜歡兩個一起忙碌的模樣。

「爹地,媽咪」坐在位置上的豆豆有點坐立不安,咿呀的叫著墨北辰和葉清音。

這個時候哈哈走到豆豆旁邊,一直搖著尾巴在豆豆旁邊圍繞

原本無聊的豆豆,這個時候看著哈哈過來陪著自己,總算是沒有那麼無聊了。

這會葉清音和墨北辰已經端出了今晚的晚餐。

清音主動幫大家盛了一小碗米飯,然後坐下。

清音想起了今天方月家家裡的事情時候,「今天,方月來家裡了。」

墨北辰聽到葉清音這麼說,停下來了手中的動作,詢問的眼神看著她,「她來家裡幹什麼?」

上次鬧得不歡而散,現在她居然還敢來,他心裡一點都不舒服。

清音繼續吃起了東西,「嗯,她是來跟我道歉說,說上次那件事是方爺爺自己亂說的。」

墨北辰覺得方月完全在逃避自己的責任,「不要理會她,一切都有我。」

要是方月敢傷害葉清音,他是怎麼樣都不會放過她。

清音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墨北辰,自己想要的那個東西,該怎麼辦。

「我今天看了一個古代名貴物品的收藏,每個家族好像都有吧,你知道嗎?」 單挑冷情前夫 清音家假裝隨意的提起這件事情就是不想讓墨北辰能夠明白自己的意圖。

這個時候墨北辰看了她一眼,「嗯,墨家也有,只不過藏書閣的地方,爺爺不允許我們去。」

小時候他因為好奇去過一次,後來被爺爺罰站,後面聽墨北楠說那裡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一堆的書。

所以後來他就沒有任何的興趣再去看了,他後來也把這件事給忘了。

清音笑了笑,「難不成你去看過?」她只是順口那麼一說,只是墨北辰並沒有回答她。

清音這個時候醒悟,墨北辰不會真的去過吧?

墨北辰沒有說話,清音覺得他的確是去過了,這個時候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晚飯過後,豆豆主動去喂哈哈,清音在一旁幫忙協助。

墨北辰這個時候在廚房裡洗碗,不知道為什麼,他這段時間開始做家務。

清音看著他的情況,心裏面特別的開心,她其實還挺擔心墨北辰第一次洗碗的情況。

幸好並沒有聽到噼里啪啦的聲音,所以對墨北辰來說洗碗就是一件不是很難辦的事情。

這個時候她看著豆豆已經喂好了哈哈,所以她這才放心的走到廚房。

墨北辰聽見動靜,讓我抬起頭看著葉清音,「怎麼進來了?」

清音但笑不語,「我要來看看你已經忙成怎麼樣?」其實心裡還是多少對他有些擔憂。

只是礙於墨北辰的面子,她可不好意思跟他說,

墨北辰倒是沒有什麼要緊,繼續洗碗,「要是有空就帶豆豆去洗澡吧。」

墨北辰這會還沒有忙完,這個時候他兜里的手機突然響起來了,

「幫我接一下。」墨北辰這個時候手裡還沾著洗潔精,不方便接電話。 對方並不知道是葉清音幫忙接的電話,這個時候清音看到了屏幕上寫著方真,她就想著方真找墨北辰是不是因為方月的事情。

清音猶豫了幾秒然後幫墨北辰劃開了接聽鍵,然後打算走開。

這個時候墨北辰能夠感覺到葉清音細微的變化,一邊說,「你留下。」

清音還沒有回答,這個時候方真的聲音從聽筒里傳出來。

「喂,北辰啊,是我,你方爺爺,是這樣我聽說你已經回公司了,我想問,你現在是不是可以幫忙帶一帶方月了。」

方真這個時候覺得要是墨北辰答應,可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而且讓墨北辰和自己的孫女接觸,也許會更加好一點。

清音一直抿著嘴巴沒有說話,沒想到方真還在考慮這件事。

賴上小嬌妻 墨北辰只是聽著,可是並沒有說話,方真的消息倒是快,但是他不想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勉強自己。

方真沒有聽到墨北辰的回話,繼續又問了一遍,「北辰,你同意嗎,要是同意我明天讓方月去聖元報到。」

這個時候墨北辰再次開口,「抱歉,我現在工作很忙,沒又辦法幫忙,」他說話說得十分的直接。

完全不給方真任何的機會,這個時候,清音在一旁聽著墨北辰說得那麼乾脆。

方真沒想到墨北辰還是拒絕了自己,他心裏面也不踏實,總覺得墨北辰應該會賣給自己一個面子。

方真為了自己的孫女也算是豁出去了,「北辰你就幫幫忙,我們家月月真的很需要你來帶她,」

墨北辰人忍不住冷笑,是這樣的嗎,他怎麼覺得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抱歉,您可以再另尋他人,我在忙,先這樣吧。」

墨北辰說完了之後看了葉清音一眼,清音會意的把手機給掛掉。

「墨北辰,這樣真的好嗎?」她總覺得像這樣的話,會讓墨家和方家兩家的關係弄得越來越懸。

墨北辰知道葉清音在擔心什麼,「不必擔心,沒事的,大不了就不往來,我何必要給你添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