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好吧,她決定了,她要用上一世追求他的方法,重新找他挑戰一次。

  • Home
  • Blog
  • 好吧,她決定了,她要用上一世追求他的方法,重新找他挑戰一次。

這是上午的最後一節課,下課鈴聲響起,祝七巧她們幾個忙圍到她的桌前。

「老大,咱們吃飯去吧!好不容易下課了,好餓呀!」葉華馨摸著肚子道。

「嗯,好。」洪寶石點頭,跟她們一起走到學校飯堂。

洪寶石喜歡坐在靠窗的位置,可是當她們去到飯堂時,靠窗的餐桌都已經坐滿了。

陶夭看了那邊一眼,走近靠窗那一排,挑了一張只坐著一個人的餐桌,對坐在那裡的女孩說:「你換個位置,這裡我們要坐。」

「這是我先坐下的,憑什麼讓給你?」女孩不高興的看著她。

洪寶石她們也走了過去,葉華馨把手搭在陶夭的肩膀上,戲謔的看著那個女孩:「小妹妹,你陶夭姐姐脾氣不太好,她今天難得好聲好氣的跟你說話,你可別不識相啊!」 「真是好笑,你們是誰啊,憑什麼這麼霸道,這裡是我先坐的,憑什麼你們要坐這裡,我就得讓給你們?」

葉華馨在她們四個人裡面,脾氣算是稍微好一點的。

她笑著跟女孩說:「小妹妹,你看,你是一個人,我們是四個人,當然得你讓我們呀?」

「憑什麼我人少就得讓你們人多?再說了,誰說我人少了,我只是先佔著位置,我同學就在那邊打飯,馬上就過來了!」

說完她向她們後面的方向招了招手,「張楚楚,這裡!」

張楚楚端著穿盤走了過來,一臉困惑地看著她們幾個,「劉婷,怎麼了這是?她們是誰呀?」

這下連脾氣好一點的葉華馨,都忍不住不高興了,她收起笑臉。似笑非笑的說:「給臉不要臉是吧?」

「怎麼說話呢!」那個叫劉婷的女孩不高興的瞪著她。

「你知道你這樣叫什麼嗎?」葉華馨突然問道。

「什麼?」劉婷一懵。

「我知道!這叫敬酒不吃吃罰酒!」祝七巧在一旁笑嘻嘻道。

「你……」劉婷臉色一變,就連旁邊的張楚楚臉色也變了。

洪寶石是她們之中脾氣最不好,最沒耐心的一個,她翻了個白眼,語氣不爽道:「還吃不吃飯啦?」

老大一發話,另外三個人就不再像剛才那麼客氣禮貌了。

陶夭直接走到劉婷面前,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整個人提了起來。

「你幹什麼?」劉婷尖叫。

「你們要幹嘛?」 豪門重生之宋氏長媳 張楚楚也被她們給嚇到了。

她們兩個都是從別的初中考進崇雅的,這才剛開學第二天,怎麼就遇到這麼蠻橫的同學?

洪寶石直接走到靠窗的位置,拉開椅子坐下。

陶夭把劉婷拉起來以後,自己坐在了她原先的位置上。

祝七巧好心的在葉華馨把餐盤掃到地上之前,幫劉婷端了起來,然後笑眯眯的放到劉婷的手上。

就這樣,餐桌被她們四個人給佔領,劉婷跟張楚楚,就像兩個傻瓜似的站在一邊。

劉婷還想要發怒,這時,她被人從後面扯了扯衣服。

回過頭一看,是初中同學林珊珊。

林珊珊原本跟她們是一個中學的,但她在初三那一年,提早轉到了崇雅學校。

林姍姍對她擺了幾個手勢,並著急的沖著她擠眉弄眼。。

劉婷看得雲里霧裡的,一臉不明所以,索性直接問出口。

「你在比劃什麼呢?眼睛怎麼一直眨?眼睛不舒服嗎?哎,那你到底什麼意思?能不能直接說出來?我看不懂!」

林珊珊懊惱的低下頭,不再理會她。

這個傻叉,早知道就不幫她了!真是好心沒有好報,好人果然不能隨便做啊。

情深似海:我的首席戀人 都怪她一時心軟,念在老同學的份上,忍不住想偷偷提醒她。

這下好了,偷偷的幫她,還要被崇雅四虎發現……

她後悔的想直接把臉撲進餐盤裡,希望崇雅四虎今天心情好,不要跟她計較,不要記恨她。

祝七巧「噗」的一聲笑出來,好心好意的幫她翻譯:「小妹妹,她的意思是:不要招惹我們幾個,不然的話,你會後悔噠!」 劉婷看著已經低下頭,裝作不認識她的林珊珊。

然後再看了整個餐廳正在用餐的學生,全部都不敢望向這邊,低著頭,自己吃自己的飯。

「你、你、你們別以為我會害怕!」劉婷捏著小拳頭,逞強大聲的說道。

張楚楚這時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臉色變了又變,悄悄的拉劉婷的袖子,「算了,劉婷,我們走吧!」

「我不走!憑什麼!」劉婷在家也是個小公主,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窩囊氣?

這時九班的幾位女同學,端了幾個餐盤過來,一一的擺在了她們四個面前。

「寶石姐,這是你們的午餐,請慢用!」

「嗯,謝啦!」陶夭隨口說了句。

「不客氣,幫姐姐們打飯,是我們最樂意乾的事情!」另一個女生笑著說。

開玩笑,哪裡還要她說謝謝!九班每天搶著幫她們打飯的同學多了去了好嗎。

她們四個今天是運氣好,剪刀石頭布贏了才輪到她們送的。

誰不想在她們四個面前多露臉,多獻獻殷勤。

她們高一九班是一個特殊的班級,其實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差生。

最開始基本上都是差生,後來慢慢的一些喜歡跟著洪寶石混的學生,也申請調到了九班。

而一些跟她們合不來的同學,則被她們給擠到了其她的班級。

其實按真實情況來說,崇雅這一屆的學生里,真正意義上的差生班是八班。

領主攻略 九班則參差不齊,但卻是最團結的一個班,每一年級升級的時候,學校想安排學生進九班,都會被她們給擠走。

所以到這一屆上高一,只有她們高一九班,全都是從崇雅初中部,初三九班直接升上來的,一個外人都沒有。

劉婷跟張夢夢一看這陣仗,更加緊張,站在那裡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走吧,顯得太慫了。

留下來吧,雙腿卻不停的在發抖。

張夢夢早已經想起來她們幾個是誰了,昨天第一天到班級報道時,她隔壁桌的同學曾經提醒過她,在學校千萬不要招惹高一九班的人,尤其是那四隻母老虎。

雖然她還沒有見過她們幾個,但看這情形,她們幾個的身份也不難猜出來。

這時,送餐過來的幾個女生,看著杵在一邊的兩個女生,異口同聲的問:「姐姐們,這兩個人要我們幫忙趕她走嗎?」

陶夭揮了揮手,示意她們自己看著辦。

她們四個,都算是九班裡面最活躍的份子之一,平時跟著她們幾位,早已經見慣了校園裡面的各種大場面。

她們四個人走成一排,齊齊的抱著手臂,站在她們兩人面前。

「你們兩個,哪個班的?叫什麼名字?」身材最胖的丁玲問。

「你、你們想要幹嘛?」劉婷跟張楚楚緊張地靠在一起。

「跟她們廢話那麼多幹什麼,把她們拉出去!有什麼事到外面去決解決,別在這裡影響姐姐們吃飯。」長得最壯實的牛虹虹冷聲道。

說完,牛虹虹率先抓住張楚楚的手臂,她旁邊的丁玲馬上抓住張楚楚的另一隻手臂,兩人合力準備把她給架出去。

另外兩個女生則以同樣的手法,架著劉婷。 「放開我們!」

「放手,放開我們!」

張楚楚跟劉婷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不斷的掙扎,尖叫著。

「住手!放開她們!」

突然一個正義的聲音響起。

飯堂里正在用餐的所有學生,都不約而同地看向飯堂門口突然出現的幾個女孩。

啊……是學生會的人!

那兩個女孩有救了。

其實之前,在崇雅學院的初中部,表面上看起來,是崇雅四虎帶領著的九班,在學校裡面橫行霸道,一家獨大。

其實並不然,崇雅學院的初中部,一直都有著兩股勢力在暗暗較勁。

一明一暗!一直都在明爭暗鬥著。

明的是崇雅四虎帶領的九班!

暗的是學生會會長俞漫漫,帶領的一幫學生會會員。

九班代表著校園的黑暗勢力,而學生會則代表著光明與正義。

當然,這只是表象!

至於真實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就需要大家慢慢去體會了。

陶夭提醒洪寶石:「老大,是白露跟俞漫漫她們。」

洪寶石連眼睛都沒眨,繼續吃著自己的飯,就像根本不把她們學生會的人放在眼裡。

白露比她們高一屆,現在是高二一班的學生,也是這一屆學生會的會長。

因為高三的學生,學業比較繁重,而且還要衝擊高考,因此高中部的學生會的主要成員,都是高一與高二的學生。

學生會會長通常是高二一班的學生,而副會長則是高一一班的,新提上來的學生會骨幹,一般也會是初中部的會長。

每一屆升級,原會長從高二進入高三時,都會把會長的位置傳給副會長,每一屆都如此。

這一屆的學生會會長是高二的白露,副會長,則是高一三班的俞漫漫。

俞漫漫同時也是原初中部的學生會會長。

正常情況下來說,學生會的正會長與副會長,都必須是一班的學生。

因為一班是大家公認的尖子班,全校最優秀的學生都聚集在一班,只有一班的學生成為會長,才能讓大家心服口服。

俞漫漫是高一三班的,按理說,她並不能成為副會長的人選。

但她的成績是公認的好,不過是中升高考試的時候,剛巧生病發高燒。

她頂著40度高燒完成了全科目考試,雖然在生病的情況下不能正常發揮,成績跟平常比較起來有些失了水準,但也比一般的學生好很多。

一班的錄取只看分數線,不管是否有什麼特殊情況,都不可能例外錄取。

但俞漫漫的成績是大家都一清二楚的,都知道以她正常的水平,絕對是一班的前三名之內。

況且,她還是原初中部的學生會會長,在她手下也有很多忠於她的人。

所以她破例成為學生會副會長的人選,大家心裡都不敢有任何意見。

畢竟人家是靠實力說話的,就算高一她不能在一班,高二也絕對能重新考進一班。

雖然學生會也有男生,但奇怪的是,崇雅學院自從有學生會以來,基本上每一任的會長都是女生。

洪寶石最看不慣學生會的人,一副假仁假義的嘴臉,實際上就是打著打抱不平的幌子多管閑事。 一個個正義凜然的樣子,實際上在暗地裡,她們學生會的內部,自己人跟自己人也是勾心鬥角,斗得非常厲害,洪寶石只覺得她們虛偽做作!

別問洪寶石不在學生會,為什麼會知道學生會的內幕。

呵呵!這麼淺顯的問題,只看她們每一屆的會長都是女生就能明白了!

當然,洪寶石也不是全靠猜的。

洪寶石是什麼人?她手下馬子一大堆,整個學校有什麼內幕她會不知道!

白露身為這一屆學生會的新晉會長,正愁沒有表現的機會。

她帶著俞漫漫還有幾個學生會的管理,疾步走到牛虹虹她們幾個面前。一副嫉惡如仇的樣子,看著牛虹虹她們,質問道:「你們這是在幹什麼?還不放開這兩位同學!」

「嘖嘖嘖,這些人是誰呀?好凶哦,我好害怕呀!」牛虹虹裝作一副小生怕怕的滑稽樣子。

「這位可是比我們年級高的學姐喔,老師說要尊老愛幼,要對學姐這些老人家們說話尊敬一點哦!」丁玲怪聲怪氣地嘲弄她們。

「老人家不在養老院裡面呆著,出來瞎晃什麼?」抓著劉婷的黃玫瑰說。

「就是!哪來的回哪去,少在這邊多管我們九班的閑事!」抓著劉婷另一邊的黃樂佳也跟著鄙視道。

「學姐救我們。」張楚楚看見有人就她們趕緊呼救。

「你們兩個別怕,有我在,有我們學生會的人在,不會讓她們欺負你們兩個的。」白露給了她們兩一個,讓她們放心的眼神。

然後她又對著牛虹虹她們幾個大聲道:「你們幾個不要太囂張了,這裡是高中部,不是初中部,不再是你們九班的地盤了!」

「可不是,現在這裡是高中部,你們剛剛升到高中,最好乖一點,別鬧事!」俞漫漫也跟著柔聲勸道,一副為她們好的樣子。

正在吃飯的幾個人聽到這裡就有點不高興了,她們跟俞漫漫是同一屆的學生,已經正面交手整整三年,是老對手了。

而且,俞漫漫除了總跟她們九班過不去這一點,還有一點也是讓她們九班無法忍受的。

也就是她的容貌,她跟洪寶石的美貌可以說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如果兩人分開在兩個地方,那絕對都是絕世無雙的人物。

可偏偏兩人同在一個學校,並且分在兩個敵對的陣營,即使洪寶石無心跟她攀比,可卻阻止不了全校的學生都愛拿她們兩來做比較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