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如今李逸晨這樣說自然就說明李逸晨真的已經踏入神遊境,只不過這個結果卻令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 Home
  • Blog
  • 如今李逸晨這樣說自然就說明李逸晨真的已經踏入神遊境,只不過這個結果卻令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哪怕從內心來講,他們更希望李逸晨說他現在已經站在天域的巔峰,他們可以得到自由了,但真正面對這一切之時,想到自己多年的努力,還比不過人家一年的進步,此刻心中的酸楚,只有他們自己最為清楚。

其實不僅僅是他們,哪怕是就是梅花等青雲閣一眾老牌長老,雖然他們早已知道李逸晨天賦驚人,但還是有些接受不了這個恐怖的速度。

同樣渡過了道胎雷劫的他們自然明白道胎境想要邁進一步何期的艱難,可以說在李逸晨的幫助下,如今他們所享受的修鍊待遇根本不輸於任何一個如同仙劍宮這般勢力的核心弟子,但直到現在,老牌的青雲閣之人卻還沒有一個達到道胎境中期。

這其中的難度也就可見一二,可是當他們一小步都還沒有跨出的時候,李逸晨卻已經完成了一個大的飛躍。

不過震驚之餘,他們更多的卻是欣喜,跟著這樣的李逸晨,也許未來的天域真的會有他們一席之地。

「你真的突破到神遊境了?」雖然心中已經有所猜測,但劉鋒還是忍不住問道。

李逸晨微微一笑,心神一動之間,神魂破體而出,頓時兩個一模一樣的李逸晨站各有人的面前。

「這……」青雲閣眾人雖然也從典籍中了解到神遊境神魂可離體這一特質,但此時看著這一幕,還是充滿著好奇,當然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則是震驚。

就在眾人震驚之間,李逸晨又將神魂收入體內。

「天運劍主果然非同凡響,佩服,佩服!」片刻之後才回過神來的劉鋒帶著萬分佩服地說道。

其他人眼中也滿是羨慕之色,雖然生活在天域,他們也知道天域一直以為從未放棄過對天運神劍的尋找,但關於天運神劍的故事,他們更多的是聽到傳說。

如今親身見證了李逸晨這個恐怖的成長速度之後,他們終於明白了為何哪怕天域最頂級的勢力也從未放棄過對天運神劍的尋訪。

因為單是這個修鍊的速度就已經恐怖無比,而且他們更明白,天運神劍的好處絕對不僅僅只有這個!

「現在我們也算是一家人了,不用這麼客氣!」李逸晨微微一笑,隨著他的眼神示意,梅花等人也退了下去。

且不說如今李逸晨的境界已經高於這裡的所有人,哪怕是李逸晨只有道胎境初期,在聖戒空間中,他也擁有著主宰一切的力量,梅花長老他們自然不會為李逸晨的安危而擔心。

「王上找我們有事?」看著梅花長老他們退下,劉鋒自然猜到李逸晨肯定不會平白無故的來找他們。

總裁的冷寵情人 而憑著其道胎境後期巔峰的修為,以及超人一等的處事手段,雖然這些人來自不同的門派,但劉鋒已經隱隱成為這群人之首。

畢竟相對於青雲閣的老牌弟子來說,他們終究是外來人,至少在目前看來,他們還是一個沒有完全融入青雲閣的小團體。

既然是小團體,那麼時間久了,自然也會有一個領頭人!

「是有點小事!」李逸晨既然來了,自然也沒必要去否認。

「應該是仙劍宮遇到麻煩了?」劉鋒帶著幾分自信地說道。

「何以見得?」李逸晨不由眉頭微微一揚。

「當初梅花長老為了讓我們更死心塌地的加入青雲閣專門帶我們去看過一同被王上抓進來的各派長老,也就是說從般若絕地出來,也就仙劍宮沒有多少損失,而其他勢力肯定沒多少倖存者,如此一來,仙劍宮未必太過招眼,更人有人猜測仙劍宮是不是在般若絕地得到一些好處,那麼在貪婪的驅使下,其他勢力自然不可能坐得住,而如今王上又專門來找上我們,則說明經過一年的醞釀,各方終於達成了某種協議!」劉鋒知道李逸晨能主宰這裡的一切,同樣也能主宰他們的生死,以及未來。

那麼想要以後的日子過得好些,那麼要做的就是表現出自己的才能,得到李逸晨的重視。

雖然說再被李逸晨重視,如今也只能算是李逸晨的階下囚,但是其實仔細一想,這裡的修鍊環境並不算差,而且青雲閣也同樣在給他們提供修鍊所需要的資源,甚至他們提供出來的功訣,青雲閣也沒有藏私,他們在提供自家功訣的同時,同樣享有去查看其他勢力弟子提供功訣的權利。

如此一來,其實在這裡修鍊也沒什麼不好,而且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階下囚,那麼做一個階下囚之王,也不算是什麼壞事。

而且他們也知道如今青雲閣的情況,若是真的能得到李逸晨的信任,那麼他們就是青雲閣的最強戰力,只要李逸晨不死,能發展起來,那麼他們的未來,絕對比在自己原有的勢力中僅僅只能算是一個天才弟子要光明得多。

「那你覺得我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嗎?」不得不說,劉鋒的表現的確引起了李逸晨的重視,此時李逸晨饒有興緻的看著劉鋒說道。

「別人我不知道,但我這裡肯定沒有你想要的信息!」劉鋒毫不猶豫地說道。

「以你的能力的天賦,不會對你所在宗門全無了解吧?」李逸晨眉頭微微一皺反問道。

「了解,甚至比你需要的還了解得多,但我不能說!」看著李逸晨詢問的眼神劉鋒接著說道,「如今我們也算是加入了青雲閣,但這完全是環境所迫,這一點無論是你還是我們都無法否認,我可以把自己會的功訣提供出來,因為青雲閣就算修鍊了這些功訣也未必會對我原來守門所不利,但如果現在我要出賣自己曾經的宗門,我卻做不到,畢竟我能有今天,除了自己的天賦和努力,也和宗門的恩賜所分不開!」

此言一出,在場不少人紛紛點起頭來,顯然他們也認可劉鋒的說法。

「如今你的生死可完全在我一念之間,你就不怕這樣說我拿你來殺雞儆猴嗎?」將所有人的神情收入眼底的李逸晨微微一笑說道。

「其實雖然你說過我們可能會有重見天日的一天,但事實上是那一天先到,還是你先出意外,誰也說不清楚,而且就算真有那一天,我們也有自己的底線要堅守,我們不想死,但不代表怕死!」劉鋒卻絲毫不懼地說道。

「你們呢?有沒有人有不同的意見?」李逸晨目光掃視著在場之人問道。

其他人雖然沒有如同劉鋒那般直接表明自己的觀點,但他們此刻的神色卻已經說明了他們的想法。

「很好!」李逸晨並沒有因為他們的不合作而生氣,反而帶著幾分讚許地說道,「如果哪一天你們對我,對青雲閣的忠誠也能達到這個程度的時候,也許你們就有機會離開這裡了!」

「你不怪我們?」劉鋒也是一愣,雖然他料定李逸晨不捨得殺他們,但卻沒想到李逸晨不僅沒有責罰,反而還有讚許之意,更給他們看到重獲自由的希望。

「真的?」相比起劉鋒的意外,其他的則更在乎重獲自由的機會。

「當然是真的,你們能有這樣的忠誠,自然也能為我保守秘密,而能保守秘密,自然也就可以與外界接觸了!」李逸晨微微一笑,雖然這個結果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相比起完全沒有底線的人,他更希望能成為自己手的人,有著自己的底線,還保留著原有的血性。

面對著李逸晨這般態度,眾人激動之餘,一時卻不知說什麼好。

雖然他們更希望馬上向李逸晨表達自己願意忠誠,但他們卻明白,嘴裡說出來的忠誠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他們知道這仍然需要漫長的歲月,只不過這個時間雖然漫長,但至少讓他們看到了一些希望。

「請王上為我安排到青雲閣的分堂!」片刻之後,劉鋒開口說道。

有了劉鋒的開口,其他人回過神來,也紛紛表示願意被分到青雲閣的各個堂口。

雖然他們如今加入青雲閣,但如果一直這樣抱著一團,那麼永遠不可能得到真正的信任,只有分到青雲閣的各個分堂中,與老牌的青雲閣弟子打成一片,並且利用他們自身的優勢去教導青雲閣的老牌弟子,這樣才能從一點一滴中慢慢換換取信任。

雖然最終這份信任能不能真正改變他們的處境誰也不知道,但是從剛才李逸晨那番話,他們也有些了解到李逸晨的為人,如此一來他們至少可以多幾分希望。

「這事,你們自己去找安閣主安排吧!」李逸晨微微一笑便走了出去。 原本只想要搞一些情報的李逸晨沒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收穫,雖然有背於他的初衷,但他現在更多的卻是高興。

至於各方勢力的情況,在聖戒空間中不是還有各方勢力的長老級人物嗎?

雖然從他們的身上情報更難搞些,但事實上,現在想要把他們拉入青雲閣也是可能不大,像他們那樣的存在,沒個幾百上千年去磨去他們內心的驕傲,這是根本不可能之事。

既然如此,那麼現在也只有拿他們來物盡其用了!

隨著不斷的投入各種資源,聖戒空間如今雖然已經變得廣闊無比,但作為主人的李逸晨自然不需要一步一步的前行,心神一動之間,李逸晨便已經出現在當初被自己從混元道樹前帶進來的那群強者面前。

只不過相比起弟子間的和諧,他們顯然就要謹慎得多,哪怕已經事隔一年有餘,在這片不大的空間中,各方勢力仍然分劃出不同的地步,而且每個地盤上都布有不同的陣法,顯然是擔心其他勢力之人會對自己突然偷襲。

「大家好啊!」既然想要了解情報,李逸晨自然也不必再隱藏什麼行蹤了,身影一閃出現在場中,帶著幾分笑意地喊道。

「李逸晨!」

看著李逸晨的出現,原本各自防範著的眾人此刻卻彷彿瞬間達成默契一般,一聲厲喝聲中,幾乎所有人同時出手。

轟……轟……無數的震天巨響中,一道道絢麗無比的光芒衝天而起,化著無數駭人的驚鴻從李逸晨的四面八方急轟而來。

「我去……」感受到這股駭人的氣息,李逸晨覺得就算是那三大勢力超越合體境存在的老祖宗站在自己現在的位置上,只怕也難以全身而退吧。

不過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聖戒空間,自己主宰一切的地盤!

「禁錮!」隨著一聲厲喝,瞬間那無數的光華以及在場所有人彷彿時間停止一般,無一漏網的全被禁錮在半空之中。

一雙雙充滿著驚駭的眼神看著李逸晨,誰也說不出話來!

當然這並不是因為李逸晨禁錮了他們說話能力,而是看著李逸晨這等手段,所以人都被震住。

因為他們無法想象要做到這一點需要何其強大的實力,但有一點他們可以肯定,哪怕就是三大勢力的那三位老祖宗聯手也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https://tw.95zongcai.com/zc/63910/ 從退出娛樂圈開始 難道服下混元金果的李逸晨已經成長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不過很快他們又將這個念頭拋出腦海,因為在李逸晨出現之時,他們分明感覺到李逸晨的氣息才不過神遊境初期而已。

在眾人驚駭之中,李逸晨隨手一揮,只見漫天華光瞬間化著無形,所有人也身體一輕,紛紛掉落在地,而且更恐怖的是,他們感覺到在李逸晨這一揮手之間,此間空氣中的天道之氣乃至法則之力亦皆消失不見!

也就是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根本無法修鍊,更無法暴發出太強的實力。

「小世界……這是你煉製的小世界?」不得不說,出自於大地方的胖道人眼力的確要高人一等,看著此間的變化,他立刻意識到,如今他們身處的並不是普通的可以容納活物的儲物空間,而是李逸晨的小世界,在這個小世界中除非擁有更加強大的世界之力的大能存在,否則這裡的一切都只能接受李逸晨的主宰。

只不過想到這個可能卻令胖道人更加的驚恐起來!

以胖道人的見識自然知道哪怕是九雲之域中的三大勢力的老祖宗也僅僅只是初窺世界之力,根本不可能祭煉出這等小世界來,想要做到這步,至少在境界上需要高上他們兩個階位,再消耗驚人的資源,方可做到這點。

可是李逸晨,一個哪怕服下混元金果也才神遊境初期的仙劍宮弟子,無論是從修為還是從資源的層次上來講,他都不應該擁有這樣的小世界!

可是如今一切就擺在自己的眼前,並且自己已經親自體會,那麼這一切只能說明一個可能,那就是李逸晨並非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

而事實上,李逸晨在般若絕地中的表現也的確處處都透著他的不凡之處。

聽聞胖道人的疑問,在場所有人也皆是大吸起涼氣!

他們眼力雖然不如胖道人,但到了他們如今這個地位,自然也明白何為世界之力,什麼要小世界,也同樣明白想要祭煉自己的小世界條件是何其的苛刻。

「千嘯門來的人果然眼力要好上許多!」李逸晨微微一笑,並沒有否認。

而聽到胖道人的底細之時,在場之人亦是再次一驚,雖然他們早已經感覺到胖道人必定有著不俗的背景,但顯然他們也沒有想到,胖道人居然來自千嘯門!

「聽聞聖域出了位天運劍主,好像也叫李逸晨,如今看來名字的相同肯定不僅僅是巧合了吧!」作為千嘯門那樣的勢力,胖道人自然有著更多的消息渠道。

不過在此之前,他雖然已經知道李逸晨的名字,但在他看來這絕對只是一個巧合,但如今的情況看來,或許只有李逸晨就是天運劍主,才能解釋眼前這一切。

「知道太多的人往往性命都不會太長!」李逸晨仍然沒有否認,反而似乎還默認了自己這個天運劍主的身份。

不過面對著李逸晨的默認,在場卻誰也興奮不起來,反而是臉色變得更加凝重起來,甚至望向胖道人的眼神中更帶著幾分責備。

如今他們的一切都在李逸晨的主宰之下,既然知道了李逸晨是天運劍主這個秘密,那麼就算他們不死,估計也不會再有離開這個小世界的機會了。

「難道我們不知道你的劍主身份我們就能活著離開這裡?」感覺到四周不善的目光,胖道人趕緊說道。

畢竟雖然如今失去了自由,但他可不想這些人把原本應該放在李逸晨身上的恨意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理論上是這個樣子,但至少你們可以活下去!」李逸晨同樣沒有否認,並且補充道,「當然誰若是覺得這樣沒有希望的人生沒有意義的話,那麼現在我給你們一個自裁的機會,誰想死,我絕不攔著!」

面對著李逸晨的大方,所有人卻再次沉默了起來!

在此之前,他們只以為是處在李逸晨的可以容納活物的儲物空間之中,哪怕他們各自為陣,其實也只是商量出來為了迷惑李逸晨的手段。

他們希望李逸晨能出現,然後他們給予李逸晨致命的一擊,只要做為這個儲物空間的主人死了,那麼這個儲物空間自然要落在其他人的手裡。

而得到此物之人自然需要在上邊留下精神烙印,但對方並不知道這裡邊的情況,若是在那人留下精神烙印的瞬間,他們全身以強大的精神力發起攻擊,則有很大的機會擊潰那人的神魂,從而找到脫離這個儲物空間的機會。

但如果這裡是李逸晨的小世界,他們則永遠沒有斬殺李逸晨的機會,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當然若是李逸晨因其他原因而夭折,他們也可以嘗試同樣的辦法,但如今李逸晨還有著天運劍主的身份,那麼李逸晨中途夭折的可能其實也就不再那麼大了。

死或者可能永不見天日的活著?

突然之間打破所有人心中希望的李逸晨又將一個兩難的選擇題丟給所有人,一時之間,哪怕在場大多數人曾經都可在一念之間決定無數人的人生,但此刻面對著決定自己的生死,可以說決定自己如何活的問題之時,大家不由也迷惘起來。

他們是強者不假!他們不懼在追尋天道的過程中死亡這也不假!

但在這個過程中的死亡,大多都是突然來臨,他們甚至來不及考慮,也沒有選擇,這樣的命運,他們自然可以坦然的接受。

但如今有選擇,可以考慮,哪怕再強大的武者,他也先是一個人,是人就不會想死!

所以這一刻他們猶豫了,而此時李逸晨需要的也正是他們的這種猶豫,李逸晨需要先在他們的心境上敲出一個缺口,只有這樣才能從他們的身上榨取更多的東西。

「一天!我給你們一天的時間,到時我來看你們的答案,當然若是有誰想死,又自己下不起手的,我可為你們代勞!」李逸晨說完也不管眾人的反應,身影一閃隨即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過隨著李逸晨消失的還有這些人身上的儲物戒指!

畢竟如今自己修鍊需要資源,青雲閣要發展也需要資源,而他們這些在各方勢力中無一不是位高權重之輩,他們身上的資源應該也會再差到那裡,而且在他們儲物戒指中,估計自己也能找到一些需要的信息。

離開此地,李逸晨的精神力掃過所有的儲物戒指,隨即將自己有用的收下之後,其他則直接拿給安道全!

經過這段時間的磨合,安道全對青雲閣的管理手段也越發的完善,李逸晨相信由他去分配這些資源自然比自己要更好得多,接著李逸晨便開始查閱起,各個儲物戒指中找出來的那些可能儲存著各種信息的東西…… .,最快更新不滅狂尊最新章節!

只不過修鍊之人精神力強大無比,記事其實根本不需要筆記,所以雖然還是不乏有些文字記載,但大多都是因為那些人各人的偏好。

比如某個武修記載著他曾經與多少女修陰陽雙修過,而且修鍊過程也有著詳細無比的描寫,不過李逸晨仔細一下卻發現,這傢伙過程到是寫得詳細,不過真正關乎修鍊的內容卻少得可憐。

又比如某個武修的殺人筆記,那本筆記看上去已經有些年頭,李逸晨翻開之下發現,這傢伙幾乎從他一生中第一次殺人就開始記起,甚至殺人的起因、過程、結果都是詳細無比。

還有人更是記載著自己修鍊開始哪些人欺負過自己,不過在欺負他的那些名字中,已經有不少的名字被打上紅叉,按李逸晨的猜測,這些人估計已經不在人世了。

雖然各種辛秘到有不少,其中自然也暗藏著各方勢力的一些信息,但距離李逸晨此刻需要的信息卻還是相差太多。

不過好在一天的時間並不算長,轉眼即逝!

很快李逸晨又一次出現在這些各方勢力的強者面前,「一天的時間已到,想活命的站我的左邊!限時十息!」

不過雖然感覺到李逸晨身上的殺氣,但此刻所有人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既然知道這裡是李逸晨的小世界,那麼他們也明白反抗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不過這並不代表著他們沒有強者的驕傲!

哪怕命運不能由自己主宰,但他們也不可能向李逸晨這樣的弱者低頭。

砰……十息時間剛到,人群之中突然一聲轟響,頓時所有人幾乎本能的散開,只見一團血霧在他們中心爆裂開來。

「趙師兄……」

血霧自然不可能憑空生成,而是某個人的身體爆裂而形成,而一直站在他身邊的同門此時臉上卻閃過驚恐之色。

「再給你們十息時間,下次死的是兩人!」李逸晨神情之間卻不帶任何錶情。

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想過要將這些人全部收為己用,此時情況緊急自然也少不得一些雷霆手段。

佳期如夢 而且看過了他們那麼多的筆記,李逸晨自然也知道哪些人有取死之道,所以此刻用這些人來敲山震虎,他到也沒有半點心理負擔。

而此時在場之人神情卻不再如同那般堅定!

在此之前他們自然也猜到李逸晨之所以留著他們而不殺,必是看中他們的實力,想收為己用,有了這樣的資本,他們哪怕處於劣勢他們仍然不願意完全被李逸晨牽著走,想著法責眾,大家也商量出共同進退的方法。

可是如今李逸晨卻一個一個的殺,如此一來,十息之後倒霉的會是誰,此刻誰也沒有把握,但他們更沒把握自己一定不會倒霉。

在李逸晨會殺人,並且已經殺人的事實面前,當即有人意識到,性命顯然比面子更重要一些。

雖然哪怕現在生存下來也毫無自由可言,但至少可以活著,只要活著,就有機會,就有可能見證奇迹!

當即立刻有人開始向著李逸晨的左邊走去,但仍然有一部分人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同時也有一些走到一半,開始猶豫起來。

砰……砰……就在此時,原地不動的,以及走了一半的人中,各有一個成員全身再次爆成一團血霧。

「十息,下一次四個人!」李逸晨依然沒有半點表情,同樣沒有半點解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