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如今王越想要進發去往京都需要提升實力,纔有機會在那個臥虎藏龍的地方站穩腳跟。

  • Home
  • Blog
  • 如今王越想要進發去往京都需要提升實力,纔有機會在那個臥虎藏龍的地方站穩腳跟。

“現在你知道誰纔是垃圾了吧。”

王越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隨後直接一拳砸了出去。

青年男子就這樣被重重的砸的飛了出去,整個牆上似乎都塌陷了下來。

這時候,男子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他一臉驚恐的看着王越忍不住說道。

“不可能,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我明明感覺不到你有一點內力。”

說實話,他覺得王越就是一個普通人,他萬萬沒想到王越竟然這麼厲害。

而這時他嚇壞了,能夠知道如果自己要是不走的話,估計接下來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既然這樣,那還是趕緊逃吧。

隨後他想也沒想轉身向着外面跑了出去,這讓一旁的老者羅天臉色一變,沒想到事情會這樣。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請來的這個頂級殺手集團的人,竟然不是眼前這個年輕人王越的對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一旁的王越看到這一幕後,冷笑了一聲。

既然自己決定幫助範老爺子,那麼就不可能讓他逃走。

隨後,王越直接向着那名男子走了過去。

羅天看到後嚇了一跳,然後踉蹌的後退了好幾步,不敢去看王越的眼神。

這個人實在是太恐怖了,他萬萬沒想到範老爺子身旁竟然有這樣的人。

“他交給你了。”

王越對着高迪說了一聲,隨後直接衝了出去。

很快,他就追上了這個殺手集團的男子。

男子此刻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渾身是血,他一臉驚恐的看着王越滿臉的不可置信。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從來沒聽說過,濱海市有這麼強悍的存在,你到底是誰?”

他滿臉驚恐的看着王越向着自己走了過來,他十分的後悔,萬萬沒想到這一次自己接的任務竟然難度這麼大。

這讓他十分的後悔,只是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我是你得罪不起的存在。”

王越說完後,冷冰冰的看了一眼男子,隨後一拳砸了出去。

只不過,當王越的拳頭砸過去的時候,忽然停在了半空中。

他感覺到自己自從吸收了青龍玉佩的能量後,變得越來越嗜血了,這讓他心裏面有點害怕。

隨後,他強迫着自己嗜血的衝動,然後直接報警,讓警察把眼前的男子抓走了。

王越能夠知道,估計以這個男子案底,這輩子恐怕出不來了吧。

“這到底是回事,青龍玉佩的力量竟然能夠影響我的心神,看來以後不能輕易的使用這股力量了。”

看着那名男子被帶走後,王越皺皺眉頭,陷入了沉思。

他總感覺到自己的情緒慢慢的竟然被影響十分的暴躁,這是他吸收青龍玉佩後第二次感覺到一種嗜血的情緒傳上來了。

王越搖搖頭,也想不通這到底是爲什麼,只能暫時先回去了。

等到王越回去後,範朵朵已經坐在了範老爺子面前,詫異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問道。

“越哥,剛纔發生了什麼,怎麼這裏一片狼藉?”

範朵朵着急地看着眼前的王越,生怕王越受傷,也不知道王越去了哪裏。

剛纔他聽說有人闖了進來,看自己爺爺和王越沒什麼事情,他鬆了一口氣。

王越聽到範朵朵的話後,安慰的看着他說道。

“朵朵,沒事的,放心吧。”

說完,王越看向了範老爺子,看來範老爺子並沒有把之前發生的事情告訴他,估計是不想讓範朵朵擔心。

如今範朵朵剛剛讓範氏集團步上正軌,這讓他一個人全心全意的去經營公司吧,至於私人恩怨,這種事情還是不要讓他參與了。

範老爺子聽到王越的話後,笑了笑,十分的高興。

對於眼前的王越他是真的越來越滿意了,如果王越要是能和範朵朵結婚的話,那麼自己實在是太高興了。

“朵朵,你年紀不小了,該爲自己的終身大事考慮了。我覺得王越就不錯,要不你考慮一下他。”

範老爺子看着眼前的王越,他萬萬沒想到,一直以來他以爲王越只會做生意而已,但是現在卻發現王越的實力竟然是自己無法想象的存在。

看來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如此低調,如果他要是能和範朵朵有情人終成眷屬的話,那麼自己就算是死了也安心了。

範朵朵聽到範老爺子的話後,臉色一下就羞紅了。

“爺爺,你在說什麼呢?”

範朵朵滿臉通紅的悄悄打量了一下王越,看王越並沒有什麼表情。

他鬆了一口氣,雖然他心裏面願意嫁給王越,但是也不知道王越願不願意。

“咳咳咳,那個老爺子,我公司還有點事,要不我就和朵朵先走了。”

王越聽到範老爺子的話後,哪裏不知道他是想撮合自己和範朵朵,他也是有點尷尬,讓自己表面保持平靜,然後準備找個藉口離開了。

“好,我沒什麼事,你們去忙吧。”

範老爺子聽到後,笑着擺擺手說道。

王越聽到後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範朵朵,急忙和範朵朵離開了。

“王越,我爺爺是隨便一說,你別放在心上。”

兩個人出去後,範朵朵咳嗽了一聲,對着王越說道。

車上的氣氛有點尷尬,而這時,就在王越想說話的時候,範朵朵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這讓他有點詫異,不知道這時候是誰給自己打電話,不過他還是接了起來。

“好,我知道了。”

範朵朵聽到電話裏的聲音後,臉色有點嚴肅。

好半天,他才把電話掛了,然後,對着王越說道。

“越哥,我公司出了點事情,我得現在趕緊去見一個重要的客戶。”

王越聽到後,看着範朵朵,見範朵朵剛纔還笑嘻嘻的樣子,不過現在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難道範氏家族出了什麼事情嗎?

這讓他有點詫異,隨後他想了想,說道。

“我現在也沒什麼事,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吧。”

範朵朵聽到後,看了一眼王越點點頭,有王越在自己身邊,他心裏面也安穩一點。

隨後兩個人直接來到了濱海市一家新開的豪華酒樓,兩個人進去後,王越直接和範朵朵走進了一間VIP包廂。

此時一個大腹偏偏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酒桌上,而在他身後有兩個彪形大漢應該是他的隨身保鏢。

中年男子看到範朵朵後點點頭,隨後看了一眼王越皺着眉頭問道。

“范小姐,這個人是誰?”

眼前的中年男子似乎不是濱海市的人,所以對王越並不認識,他今天是來找範朵朵談事情的。

範氏家族和自己可是有生意往來,如今他們出了事情,自己可是來興師問罪的。

現在帶來一個陌生男子,也不知道範朵朵到底什麼意思。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王越。”

中年男子聽到後,愣了一下。

隨後還是和王越打招呼說道。

“王先生,很高興見到你。”

儘管劉國慶嘴上這麼說,但是他還是打心眼裏看不起眼前的王越。

要知道王越穿的一身很隨意的衣服,估計不是什麼有錢人。

現在他和範朵朵站在一起,簡直實在是太不搭配了。

所以他和王越打了個招呼後,自始至終都沒有去和王越說話。

不一會兒,服務員端着飯菜上來了,王越在一旁自顧自的吃飯,倒是劉國慶和範朵朵沒怎麼吃。

這讓劉國慶更加鄙視王越了,這傢伙一看就沒見過的大世面。

範朵朵在一旁想了想,覺得應該直入主題了,隨後他說道。

“劉總,您電話裏說的事情情況屬實嗎?”

前段時間範氏集團出了問題,所以有王越的幫忙後,範氏集團總算走上了正軌。

可是範氏集團如果要是想發展也不能總靠王越來幫忙,所以範朵朵就從京都那個地方找來了劉國慶準備投資。

只不過剛纔劉國慶給自己打電話,說他不準備給範氏集團投資了,這讓範朵朵有點着急。

不知道他爲什麼前後態度轉變的這麼快。

劉國慶聽到後,點燃一根香菸,抽了一口,淡淡的說道。

“范小姐,如果不是有人告訴我,我還不知道之前你們範氏集團不僅出現了債務問題,還收購了茂業廣場準備進行投資,只不過後來不知道,由於什麼原因你們纔沒有破產。”

“現在你們讓我投資不是擺明了坑我嗎?所以我決定不對你們進行投資了。”

之前劉國慶確實準備投資範氏集團,他認爲範氏集團的發展前景很好。

只不過現在,範氏集團對於自己來說根本不是最佳首選,而且他可不想讓自己的錢白白扔了。

那邊的範朵朵聽到劉國慶的話後,臉色有點蒼白。

他萬萬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範氏集團如今想要發展,不能一味靠王越,需要去拉來其他的投資人。

“劉總,我們範氏集團確實遇到一些問題,不過現在已經走上了正軌,而且,在製造業這一塊,我們範氏集團也算是數一數二的。”

範朵朵的話說完,那邊的劉國慶直接冷冰冰的說道。

“好了,范小姐,這件事情到此爲止。你還是不用和我說了,這是我家族的決定,我是不會再對你投資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