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如今,活著才是最重要!

  • Home
  • Blog
  • 如今,活著才是最重要!

「不許怕我!」察覺到阮靈歌反應,焱嘯心裡又是一股怒氣直往上涌。

他此刻心裡極度矛盾糾結,這個女人不聽話,就該重重教訓!可看見她流淚,又覺得心裡莫名的煩躁!現在她開始怕自己了,而他卻一點也得意不起來!

一個子民對於她的王臣服,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她會怕他,不也是正常的嗎?

那他為什麼要生氣?

想不通!真是想不通!

焱嘯感覺自己頭要爆了,煩悶與怒火交融,使他眸色深沉得不像話,見阮靈歌躲閃的目光,他當即用左手緊扣住她纖細的腰身,直接一口咬上她紫紅一片的脖子。

「嘶~」阮靈歌痛哼一聲,她明顯感覺到了某人尖利的牙齒刺破了她的皮膚。

靠!這人屬狗的啊!不是掐就是咬!

不行!一定要找機會趕緊逃離!否則下一次他就該用腳來踩了!

阮靈歌在這個反覆無常的男人身上打上嚴重危險的標記。

鼻子里嗅到一股肉香味,她眸子一亮,趕緊囔囔出聲:「叫花雞好了!你快去吃!」

被咬一口也算不得什麼,傷口很快就會治癒,但一個大男人趴在自己身上,還如此的緊貼,讓外人瞧見,還以為他倆有多親密呢!

這個臭男人的心裡難道沒有一點男女授受不親的概念?

焱嘯顯然也聞到了那股飄香味,將嘴鬆開,伸舌舔了舔牙印上殘留的血漬,頭抬起,正對上阮靈歌的目光,一字一句鏗鏘有力的道:「不會再有下次了!」

說完,他便迅速挪開高大的身軀,目標直奔埋在土地里的叫花雞。

管你有沒有下次,反正這次離開,我是不會再想見到你了!阮靈歌心裡暗自嘀咕,調動天地之力將脖子上的傷口癒合,怏怏不樂的從地上坐起。

「沒有烤魚好吃!」焱嘯學著阮靈歌動作敲破泥殼,裡面的雞毛隨殼脫落,雖說皮色光亮金黃,肉質肥嫩酥爛,但味道比起中午吃的烤魚還是差了些。

阮靈歌沒有理會,原本她是打算將空間戒指里自調的醬汁取出來沾著雞肉吃,但發生剛剛那件事,她是傻子才會將它貢獻出來!

有的你吃就不錯了!嘴還那麼挑!真當自己是皇帝啊!她心裡憤憤不平的罵道。

興許是味道不如意,焱嘯吃掉半隻就將它丟到一邊,然後從契約空間里召喚出赤焰神龍,一把將還在慢條斯理咬著雞肉的阮靈歌拎起,乘著它朝西北方向飛去。

阮靈歌一屁股坐到龍背上,暗想還好她提前將兩隻叫花雞放到了空間戒指內,否則就該浪費了!

等回到龍心傭兵團,她去分享給龍戰他們吃!

而那條赤焰神龍卻是極不滿意阮靈歌的行為,他可是世上最偉大的神龍,這個渺小的人類竟然敢將屁股坐到它的背上?

漂亮的一個後仰,身子呈五十度傾斜,見背上某個女人嘴裡啃的叫花雞掉落,它才得意的從鼻孔里噴出兩股火焰。

真不知道皇怎麼會看上這樣一個平庸的人類#### 迷霧山脈大大小小的山數不甚數,青山綿亘,綠意蔥翠,從外表上看呈現出一副大自然的美景,但裡面的危險只有進去過的人才知曉,那絕對是一個不小心,就會將命丟在裡頭的人間地獄!

而這次由皇城聖宮發布出的任務,則是尋找傳說中一百年開花、一百年結果的地參靈果,如果只是單純的找這麼一味靈藥,也不至於甩出大酬金召集這麼多的傭兵團出場。

聖宮需要的是一顆生長在地參精背上,日夜以吸食它精氣作為滋養的地參靈果,這就有些難辦了,因為地參精常年來無影去無蹤,鮮少會有人追蹤到它們的身影。

更何況,迷霧山脈這麼大,單單隻是搜尋外圍區域,恐怕都得耗上個把多月的時間。

這樣也就罷了,怕就怕那些地參精都躲到內圍去,對於現在所有傭兵團而言,那裡絕對是他們做夢也不敢踏足的神聖之地。

據說,那裡隱居著一些不問世事的神獸,本領極其強大,但凡有人敢闖入那方聖地,別說什麼魔獸群,就連聖獸群都會給你招呼出來!

在外圍區域尋找大半天後,夜幕降落,森林裡的危險擴增一倍,各方勢力全都擇地駐紮,只不過彼此之間間隔得有些距離。

一簇簇篝火在樹林間的空地燃起,驅除了夜間森林裡徹骨的寒涼,龍心傭兵團這邊,齊琪看一眼始終沉臉不發一語的團長,朝身旁坐著的石頭捅了捅腰肢。

「你說團長到底怎麼了?」

「你不是知道?還問什麼問!」石頭迫不及待的從空間戒指里取出干牛肉片,咬進嘴裡,跑了一下午,肚子都餓空了!

齊琪不滿瞪他一眼:「我這不是想找個人聊聊八卦么!」

自從靈歌被焱嘯殿下帶走後,團長的臉色就沒有好看過,她當然知道是什麼原因,只是她有些弄不明白團長的心思。

說他對靈歌有好感,有啥愛慕之心吧,從他的行為舉止里又絲毫看不出貓膩,對她是一視同仁。但若說沒有好感吧,也不至於靈歌被一個男人帶走就惹得團長整個人情緒不佳,以往他可是出了名的鐵石心腸啊!除了傭兵團里的人,對誰都是一張置身事外的面癱臉。

可惜她沒那個膽量去當面八卦團長,只能期盼靈歌能早些回來,或許她還能藉機瞧出一些破綻。

「吃你的!別多事!」石頭將一片干牛肉片塞到齊琪嘴裡,小聲告誡道。

齊琪大吃一驚,平日里最聒噪的他竟然叫她不要多管閑事?今天太陽貌似不是打西邊出來的啊!

正想說什麼,發現石頭沖她擠了擠眼,示意她往右邊看,齊琪將目光挪過去,恰好撞進龍戰冷漠得如同一汪寒潭的淺棕色眸子里。

她立馬正襟危坐,尷尬笑了笑,然後機械的嚼咬嘴裡含著的牛肉片。

完了!等回去團長肯定又要罰她禁閉!

杜康好笑的睨了一眼哭喪著臉的齊琪,說話這麼大聲,真以為大家都是聾子呢?

目光瞥向身旁,他目光幽幽的摩挲幾下下頜,將頭往右湊近半臂距離,「戰哥,你覺得靈歌和那位焱嘯殿下會是什麼關係?」他也無聊了,想聊聊八卦。

龍戰冷冷斜視:「我怎麼知道?」

按理說,一個五洲皇城的天才,一個流放琉城的廢物,這兩條平行線是絕對不會有所交集,可事實往往出人意料,他也未曾想到靈歌竟然會識得那位皇城的天之驕子,這對於他而言,無疑不是一個重大打擊。

那個男人牽起靈歌的手時,是那麼的自然,彷彿牽過無數遍,還有那句話,說得那麼的天經地義,不容置喙!

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昨天他還覺得自己有能力保護她了,可今天就徹底被那個男人剜去了所有的自信。

有這麼強的人在身邊保護,他的守護又算得了什麼?

或許,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要不,咱們將她搶回來?」其實,杜康也看不懂龍戰的心。

「不了,她目前需要更強的人守護!」龍戰垂下眼眸,沉聲道。

杜康訝然,看樣子,大哥並非看上人家小姑娘,否則怎會輕易就讓了出去?

「我還以為你……」後面的話他沒有再說,沒看上也好,否則大哥這一生註定要吃夠苦頭,他方才也只是隨口說說,哪真敢慫恿大哥去和那位搶人!

但杜康不知道的是,有一種情,介於愛情和友情之間,一樣的真摯,一樣的刻骨銘心,甚至會讓墮落到裡面的人,甘願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而龍戰就屬於這一類,所以他註定會傾盡所有,追隨一生,努力的陪著她嚮往頂點,那份苦頭又豈是三言兩語能夠道得清的?

龍戰望著眼前熊熊燃燒的火焰,一顆心臟快速被灼熱,他握緊雙拳,暗暗在心裡發誓。

終有一日,他會驕傲的將發展龐大的龍心傭兵團送到她的面前,讓世人再不敢嘲笑她,欺負她!

不是為她當初救他甩下的一句戲言,而是他想要保護她!這份決心,隨著第二次見面,變得更加強烈!

而此時,森林的上空,焱嘯竟在半空就將赤焰神龍收回契約空間,然後像拎阿貓阿狗似的將阮靈歌拎在手裡,身子往下急速俯衝,幾個林間帥氣跳躍,最後穩穩的落在兩堆篝火的中央。

「還捨得回來?」黎樺不屑輕嗤,此行聖宮派出的人中,就屬他修為最高,為一星王級靈士,比焱嘯還高了一級。故一路上,他對這個皇城風雲人物,是想方設法的刁難,心裡更是嫉恨不已。

他這兩年為了衝刺二星王級靈士,灌了不少靈丹妙藥,卻依舊停滯不前,眼看離百年之日不遠矣,若最後關頭仍晉陞不了仙級靈士,天道落下,他的命運只會和普通人一樣,淪為一捧黃土。

而這個毛頭小子,才剛剛22歲年紀,就已經是十星宗級靈士!最讓人氣憤咬牙的是,近日有消息傳出,他已經有了突破王級靈士的徵兆!

這如何不讓他嫉妒得發狂?

對方人生才剛剛開始,而他的人生卻快走到盡頭!

不甘,憤慨,嫉妒,各種情緒縈繞心頭,黎樺巴不得此一行,將這個囂張狂傲的毛頭小子永遠葬送在這裡#### 焱嘯看也沒看黎樺,更是懶得搭理,兀自拉著悶悶不樂的阮靈歌圍坐到篝火旁。

一同隨行的還有兩位聖宮長老,其它八人均是宮裡天字牌龍騎護衛、靈法護衛以及御劍護衛,修為雖然比不得幾位長老,但比在場那些傭兵們的頭子卻是只強不弱。

焱嘯在外界人心裡堪比神靈,對於聖宮裡大部分的人來說,卻是形同一顆毒瘤。

至少目前出現在這裡的十位,很樂意看黎樺長老同焱嘯爭鋒相對,他們同樣嫉恨這個突然闖進聖宮的大紅人,只可惜自身修為太低,只能明哲保身的讓黎樺長老去衝鋒陷陣。

錦天 聖宮的人坐一堆,另一堆則是琉城名氣最旺且階級最高的鹿戎傭兵團,團長霍蕭,30歲就已經是二星上級靈士,在他們這些傭兵團中間算得上個中翹楚。

光這一點,倒不足以讓聖宮與他親近,畢竟他這點修為在聖宮眼裡著實不夠看。主要還是因為霍蕭身後有個大靠山,他姐姐嫁給了蘭州最大赤風傭兵團的副團長,而此傭兵團更是擠進了五州前三,其強大的勢力決不容聖宮小覷!

霍蕭喜愛美色,走哪身邊都是美女環繞,此時也不例外,隊伍中更有一個阮靈歌的熟人,美人傭兵團的團長尹伊人。

從阮靈歌剛出現,她那雙毒辣的眸子就死死鎖定住對方,白日里伊梨草原上發生的事她仍歷歷在目,如今又見那隻草包和皇城最強天才一同出現,還肩並肩,手拉手,嫉恨得幾乎快咬碎一口銀牙!

龍戰也就罷了,長得再好看,也終究不過是一個小小傭兵團的團長,連霍蕭都比不上!

可現在那位是高高在上的焱嘯殿下呀!他怎麼能允許一個醜女站在他的身邊呢?

想起之前聽過的傳聞,她立馬憤憤然站起,走到焱嘯身邊,指著阮靈歌義憤填膺的說道:「焱嘯殿下,您可別被這隻草包騙了!她前兩日還追著琉城少城主屁股後面流口水呢!是咱們琉城出了名的花痴女,不知道追過多少男生!」

商楚 焱嘯聞言,兩條俊逸的劍眉輕皺,將那雙漆黑如墨深沉的眸子掃向阮靈歌,似在不悅質問。

尹伊人見目的達成,立馬趾高氣昂的朝阮靈歌瞥去諷笑之眼,讓你光天化日的勾引男人,這下你死定了!

尊貴的焱嘯殿下才不會容忍你這樣骯髒的人存在!

阮靈歌覺得自己很無辜,怎麼走哪都能碰到故意找茬的人?

明明是這個臭男人死揪著她不放好嗎?眼瞎就回窩裡待著去,別出來糟蹋社會!

尹伊人笑,阮靈歌也笑,前者滿是得意嘲弄,後者屬於皮笑肉不笑。

看來詆毀她名譽的小人名單上,又該多加一個名字了!

「你覺得我會看上一個連你腳趾頭都比不上的男人?」阮靈歌的記憶里,那位琉城少主長得固然好看,比起焱嘯卻是相差甚遠,而且渾身透著一股子陰柔,絕對不是她欣賞的菜!

這句話顯然取悅了某位傲氣衝天的大爺,他得意洋洋的在心裡想:果然還是要多調教調教,你看這才相處一會,她眼中就只容得下他了!

滿意的摸摸阮靈歌的頭,就像是撫摸一件獨屬於自己的寶貝,他輕輕抬眼,神色不慍不火,但那輕瞥的一個眼神,卻是如同一座大山緊緊壓在尹伊人胸口,讓她不自禁的慘白臉朝後退了兩步。

「她在騙你!這裡很多人都可以作證,她明明……」尹伊人仍不甘心,她比那隻草包出色無數倍,憑什麼自己看上的兩個男人都要圍著對方轉?

焱嘯臉一沉,將其話語打斷,清亮的嗓音里猶似包裹了一團火焰,擲地有聲的道:「本殿的人,還輪不到你來評頭論足!滾開!別礙著本殿的眼!」

阮靈歌暗暗在心裡為焱嘯鼓掌,雖說這人不討喜,但嘴裡說的話卻是極為中聽!不用自己動手就讓敵方吃癟,簡直讓她大快人心吶!

尹伊人嬌柔的身軀一顫,有些搖搖欲墜感,慘白俏臉上聚起的慌亂無措,使得她整個人看起來是那麼的惹人憐惜。

於是有人英雄救美站了出來,而這個人正是黎樺,雖說年紀一大把,但不代表他就失去了做男人的尊嚴。

「聖宮的人可不會欺負一個弱不經風的女流之輩!」這句話,顯然在暗指焱嘯不配待在聖宮。

「咳!」阮靈歌差點笑出聲,連忙輕咳一聲將其掩飾,一個能成為傭兵團團長的女人,也配被稱之為弱不經風?簡直是在玷污這個成語啊!

不料這聲輕咳被黎樺聽到,他當即將氣全撒到她的身上,「誰允許你這廢物插嘴?」

從一開始,他就視阮靈歌為空氣,否則也不會允許焱嘯帶著她出現在駐紮地。但現在,他改變主意了,既然焱嘯和阮家廢物關係非一般,就拿她開刷吧!他倒要看看這個毛頭小子有多重視這個醜女!

阮靈歌眉頭一皺,嗤笑反問:「這裡是你的地盤?我咳都不能咳了?」她最討厭被人拿來當槍使!長老又怎麼樣?現在她有靠山她怕誰?

尹伊人見有人替自己出頭,眸中劃過一抹得瑟,快速跨了兩步躲到黎樺背後,盡顯小女子嬌態。

如果能獲得這位聖宮長老的青睞,再趁機拉個關係什麼的,美人傭兵團絕對會在外打響名號!飛黃騰達之日,豈不是唾手可得?

黎樺氣得胸脯微顫,雙目怒射厲光:「好個伶牙利嘴的小丫頭!別以為我不敢動你!」

阮靈歌毫無畏懼的迎上,別說有焱嘯在有恃無恐,就算只有她一人,那也得輸人不輸陣!暫時屈服焱嘯那是明哲保身,其他人,可不配她向他們低頭!

「你倒是動動看?」焱嘯眸中盛放妖冶的怒火,身子往前一側,將阮靈歌更安全的護在身後,帥氣的面孔浮現一抹野獸兇殘的暴戾。

「別以為我不敢!」黎樺原本就在找一個下手的機會,如今焱嘯為了一個不中用的外人對抗自家人,明顯在打聖宮的臉!就算他現在出手將他打殘,也不為過!

雙眸一凜,一層乳白色的光耀呈波浪劃開,在空氣里捲起一股熱流,直逼焱嘯面門。

這是高階元素師才有資格覺醒的幻氣,等同於精神力攻擊,卻比之還要更勝一籌#### 熊熊燃燒的兩堆篝火,忽如一下全滅,只有杏黃色月光透過枝椏空隙灑下的森林空地,氳起一股沁人的寒意。

在場只有黎樺和焱嘯兩名高階元素師,但其他人卻並不傻,那看似柔和卻又清冽凌厲的乳白光芒,正是幻氣的標誌。

聖宮的人早有準備,一下子退離了四五丈遠,鹿戎傭兵團的人倒是想撤,卻沒那個速度,瞬間被幻氣的餘力波及,在場二十多人,全都胸口一痛,撐地吐出大口鮮血。

黎樺自鳴得意,焱嘯縱然天賦異稟,如今也不過是十星宗級靈士,雖說只比他一星王級靈士低了一階,但這一階卻是無法跨越的鴻溝,他就不信讓對方嘗不到苦頭!

阮靈歌看見那道熟悉的乳白光耀,詫異的瞪大眼,這股氣息她絕對不會感應錯,是大地之力!雖說比不得她體內的純粹,但威力卻比她釋放出來的要強!

怎麼回事?難道這個異世界的人也被神賦予了大地之力?

「哼!」一聲不屑輕哼,如同驚雷炸響,同樣是乳白色的光耀呈波浪劃開,以焱嘯身體為起點,快速朝前翻湧而去,只稍一秒,便與之激烈撞上。

黎樺獰笑,撞上又如何,級別差異,還不是要被他釋放出的幻氣攻克?

你就等著和那個廢物一同跪倒在我的腳下吧!

然而下一秒,他就再也笑不出來。

只見虛空當中,兩道乳白色幻氣如同進擊的猛獸兇狠撞在一起,卻是誰也不讓誰,快速在碰撞的兩端摩擦出深灰色的弧形光圈。

「怎麼可能!」黎樺大驚失色。

焱嘯狂傲一笑,粉色薄唇高高翹起:「你看這是什麼?」話落,從他胸腔里震出一個銀色圖陣,縱橫交錯的流光當中,一顆星星閃爍著璀璨的光華,比那夜空高掛的圓月還要耀眼!

靈力槽內的銀色,是王級靈士的標誌,而那閃耀的一顆星星,則代表他目前是一星階段!

天啊!短短几天的時間,他竟然就已經突破到了王級靈士?

聖宮十人驚得一顆心臟都要從胸腔里蹦出來,這個人的存在絕對是神用來打擊他們的啊!簡直太變態了!

阮靈歌側目看著懸浮在焱嘯身前的銀色圖陣,這還是她重生以來第一次親眼所見能象徵靈士身份的靈力圖陣。

不得不說,當那道圖陣從焱嘯胸口震出來的那一刻,她的心沸騰得如同一鍋煮沸的開水!這個世界強者為尊,一切全憑拳頭說話,靈士在五洲大陸,是最高貴最受人敬仰也是最強的職業,再加上能契約主獸,它的威望遠遠超越了大陸另一個職業劍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