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葉雄真不敢相信,以前那個高傲冷漠的女人,會在這自己面前,露出如此嬌羞的一面。

  • Home
  • Blog
  •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葉雄真不敢相信,以前那個高傲冷漠的女人,會在這自己面前,露出如此嬌羞的一面。

看著看著,他都不由得有點動心了。

要不,在皇城學院泡一個,反正老婆又不知道。

「這陣子,黑涯沒對你怎麼樣吧?」 快穿:女配又跪了 葉雄問。

「他找了我幾次,想跟我合好,我拒絕了。」

「這樣最好,以後遇到他,一定要小心,他這個人,不簡單。」

「難道你還知道他些什麼?」納蘭若雪問。

「反正他不是好人,介紹點有用的書籍我看,我得抓緊時間把這裡的書,全部看完。」

納蘭若雪當下介紹一些重要的書籍,讓葉雄先看。

接下來的日子,葉雄每天除了必要的課程之外,都在藏書閣里看書。

一周之後,通訊器響了起來

葉雄拿出來一看,上面寫著一條留言:怎麼這麼久沒回,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這是冷血跟他交流的號碼

葉雄想了一下,回道:這幾天有事,沒帶通訊器,過兩天有貨。

對方回:有貨第一時間聯繫我,急用。

葉雄回了個好字,將通訊器收了起來。

該來的,始終會來。

晚上,葉雄躺在床上,思考著接下來的路怎麼走。

他剛突破築基境界,進入初期,短時間內進入中期,根本不可能。每突破一個境界,都需要一個穩定的過程,如果境界未穩定,強衝破下一境界,將會非常危險。

一年之內,想繼續衝破,幾乎不可能。

總裁獨寵親親我的小寶貝 只能從其它方面,加強自己的實戰能力。

葉雄將裝著冰靈化身的玄冰盒拿出來。

冰靈化身隔著玄冰盒,不停地朝葉雄張牙舞爪,幻化成不同的形狀。

葉雄使勁地搖晃著玄冰盒,一直將它搖得頭暈眼花。

「再亂叫,我搖死你。」葉雄破開大罵。

冰靈化身似乎能聽懂他的話,不敢再亂吼亂叫。

葉雄這才將玄冰盒收起來,躺下睡覺。

接下來兩天,葉雄一直把自己關在煉丹室,煉製出五顆築基丹,這才約冷血見面。

終於還是要見面了,能不能打入裂組織,就看這次會面的情況了。

(本章完) 葉雄帶著五顆築基丹,跟冷血約好在老地方見面。

去到指定地點的時候,那裡空空的,根本就沒有人。

他等了十幾分鐘,對方這才姍姍來遲。

冷血跟以前一樣,臉上帶著人皮面具,看不清真容。

他有些好奇,這張臉之下,到底長著怎麼一副樣子?

「築基丹呢?」冷血問。

葉雄從身上掏出五個瓶子,放到桌面上,一字排開。

冷血拿過瓶子,一一檢查之後,這才將瓶子收起來。

不過,葉雄明顯感覺她的檢查過程,似乎有些隨意,心思不在築基丹身上。

「靈石呢?」葉雄問。

「價格還是像上次一樣,一顆築基丹兩百顆上品靈石,這裡是一千顆。」

冷血從身上掏出一袋子靈石,放到桌面上。

葉雄打來看了一下,再提了提袋子,覺得相差無幾,這才將靈石收進儲物戒之中。

「合作愉快,再見。」

葉雄轉身就走。

「等一下。」冷血突然出聲。

「還有事情嗎?」葉雄問。

冷血眼睛咪了起來,殺氣外放。

嗖嗖嗖!

三道人影從天而降,以三角之勢,將葉雄緊緊圍住。

這三個人跟冷血一樣,都帶著人皮面具,面無表情。

「冷血,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葉雄眼睛也咪了起來。

「江南王,跟我們去一個地方。」冷血冷冷地說:「你最好乖乖束手就擒,這三人之中,兩個是築基中期,一名築基後期,以你現在的實力,想逃走比登天還難。」

葉雄目光落到三人身上。

這三人都是男的,雖然都帶著人皮面具,但是可以看出來,一老兩少。

中間那名老者,應該是三人之中為首的。

冷血的實力,葉雄不知道,連霍安沒有跟他說過,冷血到底是什麼境界。

但是想來,她能成為裂組織在皇城的重要負責人,實力應該不簡單。

說不定,已經到築基巔峰了。

自己一個築基初期修士,哪怕一身秘術,硬拼的話,也絕對不可能逃得了。

「聽說過殺雞取卵嗎?冷血小姐,你不怕激怒了我,以後再也無法從我這裡得到築基丹了嗎?」葉雄冷冷地說道。

「江南王,別再裝蒜了,咱們都是明白人,我勸你還是乖乖聽話。」冷血警告。

「好,我跟你們走。」葉雄攤攤手,做了放棄掙扎的樣子。

「把他帶走。」冷血吩咐。

兩名年輕男子走過來,正準備將葉雄控制住。

眼見兩名男子就要抓住葉雄的胳膊,葉雄突然雙掌拍出。

這一下積聚已久,加上偷襲,頓時又驚又疾。

哪怕這兩人是築基中期,也不好受,直接被震飛出去。

「不知死活。」

剩下那名老者大怒,身上湧起強大的氣勢。

築基後期威壓釋放出來,葉雄馬上感覺到壓力極大,空氣都變得粘稠過來。

境界是硬傷,哪怕他再厲害,想越兩階破敵,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者速度非常快,眼見就要抓到葉雄,突然幾道人影從天而降。

其中一人,一聲咆號,聲音化成一隻白色猛虎虛影,朝那老者撲去。

另外三人,快速撲向冷血。

「霍大哥,你來得太好了,快抓住這些裂組織的亂臣賊子。」 總裁你大爺的 葉雄大喝。

來人正是葉雄的聯絡人霍安,來之前,葉雄跟他說過自己會有危險,讓他過來幫忙。

「小姐,咱們中招了,快撤。」

老者一聲大吼,朝冷血喊道。

然後,他跟霍安大戰在一起。

看著另外三名南情局的人向冷血撲去,葉雄雙手抱胸,洋洋得意。

「你以為沒後手,我敢來跟你見面,你把小爺看得太簡單了。」

葉雄看著冷血,洋洋得意。

然而,下一刻,他就臉色大變。

只見冷血身上爆了出強盛之極的元氣,三名撲向他的南情局高手還沒撲到她面前,就直接被元氣震飛出去。

我了個去,這活脫脫是築基期巔峰實力啊!

葉雄嚇得魂飛魄散,見大勢不妙,轉身就逃。

三十六計,走為上。

魅影步被他施展到極致,葉雄亡命而逃,荒不擇路,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走進一條小巷子,見沒有人追來,這才鬆了口氣,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

「奶奶的,這女人腦子是不是有毛病,明明是築基巔峰,來跟自己見面還帶著幾名手下,這逼裝得也是夠了?」

「還好小爺逃得快,不然的話,吃虧大了。」

葉雄拍拍胸口,一副驚嚇過度的模樣。

「你確定逃掉了嗎?」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

葉雄抬頭一看,冷血懸浮在半空,一臉嘲笑地看著他。

「鬼啊!」

葉雄跳起來,荒不擇路,再次逃跑。

剛逃片刻,身體一輕,已經被抓住。

冷血抓著他,御空飛行,越飛越高。

「救命啊,我畏高啊!」

葉雄突然轉身,死死抱住冷血,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

好柔軟的身體。

胸這麼大,這麼有彈性。

這體香,是少女的味道,不是婦女的味道。

作為一名花叢老手,葉雄對這些再熟悉不過。

冷血哪想到他這麼大膽,被抓住,居然還敢吃自己的豆腐,頓時又是急又是怒。

「你找死!」

她一掌拍出,葉雄的身體直接被她拍飛,身影從高空墜落。

「救命啊,我不想死啊!」葉雄尖叫。

眼見身體就要跟地面來一個親密接觸,突然一隻手再次將他抓住,凌空飛起。

「進入築基期,連御空飛行都不會,活該你砸成肉醬。」冷血罵完之後,警告:「手給我放乾淨一點,再敢對我動手動腳,我剁了。」

「我那是求生本能,你一個老太婆的身體,鬼才想碰。」葉雄罵道。

「你說我是老太婆?」

冷血正想解釋,突然想到一個嚴肅的問題。

自己一向很冷靜,怎麼遇到這個傢伙,就完全亂了分寸。

他是自己的俘虜,跟他解釋那麼多幹什麼?

「我看人最准,你就是老太婆……」

砰!

話還沒說完,一掌拍在他的腦袋上,直接將他打暈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雄這才幽幽醒來,發現自己在一艘巨大的飛船上。

(本章完) 葉雄站起來,頭一陣陣疼痛,這個賤人,下手真重。

他嘗試一下,動用元氣,發現元氣動用不起來。

他連忙進入內世界看了一下,當下石化。

內世界的元氣池再次凝固,跟進入天牢的情況一樣。

又是這種毒,這到底是什麼毒嗎?

「火靈,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葉雄急問。

「這裡是離皇城幾十公里之外一船飛船上,我本來想幫你把毒給解了,但是沒有經過你的同意,所以沒有解開。」火靈回道。

「做得好,不能解,一解對方就懷疑了。」

葉雄推開門,發現門口站著兩個人,在嚴防著。

見他出來,其中一名男子馬上將他帶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