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如果對方就此罷手,慢慢調查或許會有那大鱷的消息,可一旦對方還要動手怎麼辦。

  • Home
  • Blog
  • 如果對方就此罷手,慢慢調查或許會有那大鱷的消息,可一旦對方還要動手怎麼辦。

終於,大概走了十多分鐘,一行四人這才走出了這祕密通道。

爬出出口之後,他們竟然來到了整個山體的側面位置。

站在這裏,可以看到那古堡的圍牆,而唐曦則快速的在附近搜索了起來。

“有車輪的痕跡!”

很快,唐曦就有了收穫,幾個人急忙圍了過來,從那被壓亂的草上可以看出,之前應該有車子停放過。

現在車子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四人急忙憑藉着那車輪印一路向着山下追了過去。

但是那茫茫大山,早就沒有了車子的蹤影,黑乎乎的,猶如地獄一般。

依舊是一無所獲,這殺手連同車子都已經消失不見,終究差了一步,這頓時讓雲天感覺到氣憤。

烏黑的夜空,一切再一次歸於寂靜,但是這件事情恐怕不會就此結束。

“先去看看小不點吧。”

既然這殺手找不到了,他們也只能算是行動失敗,被對方先行一步滅口,這背後的大鱷果然狡猾。

於是四個人急忙回返了那隱藏在叢林之中的商務車,這一夜槍聲轟鳴,恐怕小不點嚇壞了。

“這下山的路只有一條,或許小不點能夠看到呢。”

牛博宇看着那山路,雖然這密道繞開了正門,但最終還是匯合到了那唯一的道路之中。

此時他們的車子距離那路邊並不遠,或許在車裏等待的小不點會看到什麼東西呢。

“這槍聲,恐怕會讓她害怕。”

雲天談了口氣,剛纔的槍戰猶如炸雷,再加上山谷的寂靜更加嚇人。

小不點恐怕早就慌亂的不成樣子,畢竟她還是一個普通的女孩。

誰都沒有再說話,雲天辛辛苦苦冒着生命危險的攀爬竟然變成這樣,他們當然理解雲天的氣憤。

那死掉的變色龍帶着很多祕密一起下了地獄,這也是誰都沒有辦法的。

很快的,四個人就回到了車輛前,而他們的突然出現,着實下了小不點一跳。

不過當看清楚是雲天,小不點立刻開心的撲了上去。

“怎麼樣?是不是嚇壞了,對不起啊。”

拍了拍小不點的腦袋,雲天直接坐在了後座上,不管怎麼說,那攀爬可是極爲的消耗體能。

駕駛的工作則由牛博宇擔任,發動車子後,一衆人立刻向着城市中回返。

“我纔不害怕呢,別忘記我可是要成爲軍人的人了。”

小不點抱着雲天的胳膊,一臉驕傲的對着雲天說道。

“哦,是嗎?我還以爲你會趴在車裏哭鼻子呢。”

雲天笑着掐了掐小不點的鼻子,疼愛的笑着。

“我纔沒有呢,剛纔我可是一直都坐在這裏,纔不會沒用的哭鼻子呢。”

小不點撅着小嘴,驕傲的說道。

“小不點,那你有沒有看到一臺車子從山上駛下來?”

看着小不點那自信的模樣,雲天急忙問道,或許小不點真的看到了呢。

“當然看到了,不僅看到了,我還錄下來了呢。”

小不點的話,讓幾個人一愣,看着小不點遞過來的手機,果不其然,她真的錄下來了。

不得不說,這個世界上有錢就是好,小不點手裏拿着的這部手機,可是潘瑤的禮物。

尤其是夜視模式的拍照和錄像,格外的清楚,再加上大屏幕,裏面的畫面讓幾個人都格外開心。

車燈晃過,一輛白色的麪包車從鏡頭中駛了過去,雖然僅僅只是一閃而逝,但拍的還算是清晰。

這臺車子,應該就是藏在那祕密通道外邊的車子,但是卻根本無法看清楚車牌號碼。

這種白色的麪包車並沒有其他的特點,如果沒有車牌的話,恐怕很難追蹤。

這讓剛剛有點的線索,立刻再一次崩盤,小不點也只能嘆氣。

那車子開得太快,而且距離又遠,沒有燈光的照明,她也看不到車牌照。

“或許我有辦法,試着用電腦的聯想破譯,看看能不能拼出車牌號碼來。”

潘瑤坐在副駕駛上,急忙拿出筆記本,將視頻傳到了自己的電腦上後,又用專用的軟件上傳到服務器。

這種大型的運算方法,可不是她的筆記本可以做到的,好在作爲翠鳥,她依舊可以連接到天河計算機上。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即便是天河計算機,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破譯,牛博宇控制着車子,轉過頭來問道。

“先回市區吧,我打個電話。”

雲天思考了一下後,還是掏出了電話,他總是隱隱的覺得,這件事情絕對不會輕易結束。

牛博宇答應一聲,急忙加快了車速,這黑色的商務車立刻消失在了山林之中,一場突襲就這樣結束了。

從懷中拿出一張金色的名片,看着那上面的電話號碼,這裏雲天臨走前百靈鳳送給他的。

而這個女人的眼神之中,好似斷定自己一定會給她打電話一樣。

原本雲天確實沒有這個想法,畢竟太誘人的女人,絕對是一種毒藥。

但是現在,他不得不求助於這個好似知道很多事的百靈鳳了。

真不知道這麼晚了,她會不會睡覺了。 車子行駛在高速上,車速不慢,而坐在後座上的雲天按下了那串數字。

放在耳邊,看着那漆黑的夜空,不知道自己的感覺是否正確。

“你終於來電話了。”

很快,電話的另一頭就傳來了百靈鳳那清脆妖嬈的聲音。

而且雲天可是一句話都沒有說過,她怎麼就知道是雲天呢。

“你怎麼知道一定會是我?”

雲天微笑着靠在椅背上,這個女人太精明,精明的讓人害怕。

“當然是你了,我這個電話號碼可是隨身攜帶的,這世界上不超過十個人,知道這個電話。”

百靈鳳微笑着,雖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那笑聲就足以讓人感覺到心中甜蜜了。

“好吧,既然你知道我會打電話,那你也應該知道,我爲什麼要打電話吧?”

雲天微微皺眉,很顯然百靈鳳的舉動讓他真的有些害怕,畢竟他們只見過一次,如此熱情非奸即盜。

對於這種高智商的女人,雲天不得不防備一點,因爲你永遠都不知道她下一秒會做什麼。

“我或許知道,但有的時候作爲女人還是不知道的爲好,如果你要想請我吃飯,我非常樂意。”

百靈鳳的聲音永遠都是那麼的甜,卻又不膩,如此女人絕對是男人夢寐以求的。

但這絕對不是雲天喜歡的,因爲她真的太聰明,知道太多事情。

你不張嘴她的猜得透你的心,但你卻永遠無法知道她在想什麼。

因爲她那絕美的臉蛋和火辣的身材,永遠都是最好的保護傘。

“吃飯沒有問題,只不過我現在又遇到了點麻煩,變色龍被人滅口,殺手還逍遙法外。”

雲天當然不是要請她吃飯纔給她打電話的,而這一點百靈鳳也非常的清楚。

所以截然大家都明知道是什麼,倒不如把事情挑明。

“我的大少爺,我這裏可不是尋人啓示的地方,我也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吧,爲什麼總來我這裏找人呢?”

百靈鳳的聲音,帶着撒嬌的曖昧,盈盈切切,卻絕對是知道什麼。

“我現在真的很急,如果你有什麼線索告訴我,你也可以提你的條件。”

雲天無奈,百靈鳳這種女人,真是男人的剋星,明知道她什麼都知道,可她若是不說,也拿她沒辦法。

“哦?條件隨我提嗎?”

百靈鳳突然追問道,很明顯,她果然知道。

“是的,只要不違背良心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

雲天現在沒有別的辦法,紅龍那邊也提供不了太多的消息,她纔是這裏的地頭蛇。

“好,那明晚陪我吃飯,怎麼樣?這不算違背良心吧,不過我只要你一個人陪我。”

百靈鳳的話,絕對是雲天最害怕的,單獨和這個女人在一起,對於男人,雖然是夢寐以求,但依舊充滿了危險。

可眼下,誰都沒有辦法的時候,他只能點頭答應,吃飯嘛,他應該可以剋制的住。

“我只能告訴你一個新聞,今天凌晨四點,將有一家科索夫集團的飛機完成它的處女秀飛行。”

百靈鳳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後,神祕的笑着對雲天說道。

“什麼意思?我沒有明白?”

百靈鳳的話,讓雲天一愣,他不明白這件事情和變色龍有什麼關係。

“據我所知,最近幾天,全球最少有一億資金進入股市,就購買這家航空公司的股票並且大量拋售。”

那甜蜜的聲音再一次響起,這情報聽起來毫無關係,但是雲天眼珠一轉,一下子明白了。

“你的意思,如果那首飛失敗的話,股市就會大跌,到時候那些資金就可以暴漲,對嘛?”

眼前這個提示,已經不再是關於變色龍的了,畢竟這小子只不過是一個二手的傢伙。

他的身家可沒有這麼多,所以這一切唯一有關係的,恐怕就是隱藏在他背後的大鱷。

而眼下,對方的目標正是飛機場那場首飛儀式,只要那飛機被炸燬,他就可以發橫財了。

“剩下的事情,等明白我們吃飯的時候慢慢聊吧。”

百靈鳳沒有再說其他的,直接掛斷了電話,而電話這一邊的雲天卻緊縮雙眉。

“立刻聯絡紅龍,讓他們調查一下最近到底是誰在大肆購買科索夫集團的股票拋售。”

雲天急忙對着唐曦說道,然後拍了拍牛博宇的肩膀,告訴他目標應該會在機場。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而此時的雲天,則撥通了薩琳的電話。

讓她立刻帶人封鎖整個機場,嚴防死守着對方的突襲行動。

再一次掛斷電話,雲天靠在椅背上,這件事情水越來越深了。

這個背後的大鱷,到底準備了什麼樣的陰謀,而這一次百靈鳳解開的謎底,真是讓他有所明白了。

關於這幾次的爆炸事件,其背後都會有大型的跨國公司。

原本雲天認爲,這些都是副總統密謀安排的,爲的就是打擊邁哈邁德的旅遊計劃。

但是現在開起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之前他也曾經聽說過關於洗錢的方法。

其中最聰明的方法,就是設法控制股市的漲跌,畢竟進入到股市裏的錢,很難尋找源頭。

再加上一旦控制股市的某隻國際公司的股票,那隨便的漲跌都是百倍的。

從股市裏的錢再出來,那麼就成爲了正常流通的貨幣,這種洗錢的方式雖然最爲快捷,但也十分難以操控。

看起來,這大鱷是爲了利用這個國家的混亂,趁機發動關於這裏的襲擊,以武力達到自己的目的。

水越來越清澈,事情的真相也一點點的浮出水面,今晚雲天絕對不會讓他得逞的。

而且一旦阻止了這場襲擊,不僅可以打碎這個背後大鱷的控制權,同時可以給他一個重創。

畢竟要想做空一隻股票,尤其是跨國公司的股票,那其中的資金投入可是非常驚人的。

到時候首飛成功,股票也會跟着大漲,那麼他之前所有的投入,將會瞬間付之東流。

“牌照分析出來了,人臉也辨別清楚了。”

大概過了二十多分鐘,潘瑤突然興奮的說道,經過她的努力,車牌照真的被複原回來。

而且不僅如此,因爲那個殺手在開車的時候,將駕駛位置的窗戶放下來。

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是強大的天河計算機,還是大概還原了他的相貌。

潘瑤急忙把電腦遞給了雲天,他們終於找到了這個殺手的樣貌了。

這殺手三十多歲,留着絡腮鬍子,帶着棒球帽雖然遮擋了他的頭髮,但是手臂上的一個紋身卻成爲了最有力的線索。

那個好似六芒星圖的紋身,中間還有一個w字符,不知道是他的名字縮寫,還是有其他的意義。

可不管怎麼樣,現在終於確定了嫌犯的容貌和車牌,雲天也第一時間將資料發給了薩琳。

疾馳的商務車,又用了大概二十分鐘的時候,終於來到了機場。

雖然這裏作爲首都,但因爲內戰的原因,到現在也僅僅只開放了一個機場而已。

所以不會有其他選擇後,牛博宇急忙把車子停了下來。

“小不點,你在車裏等着,絕對不要出來,知道嗎?”

一個手持炸彈的傢伙就在這機場之中的某一個角落,雲天當然不會讓小不點涉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