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如此看來,梁帝對於自己這個小兒子的喜愛的確所傳非虛。

  • Home
  • Blog
  • 如此看來,梁帝對於自己這個小兒子的喜愛的確所傳非虛。

單單是馬車上所印刻的符陣,其價值恐怕就抵得上半座凌劍宗了!

洛川在片刻之前于丹河內已窺破修行大道,幾乎觸及到了恆星境之外的彼岸,照理來說,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人能給他在心中造成太大的壓迫感了。

但此時看著趙辰那雙波瀾不驚的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洛川還是下意識地顯得有些拘謹。

「不知殿下喚我來此,到底有何吩咐?」

梁王並沒有直接回答洛川的問題,而是非常自然地從隨身的空間法袋中取出了兩隻玉杯,將其中一個遞到了洛川面前。

洛川恭恭敬敬地接到手中,以為這位梁王殿下也與太上長老、秦首尊他們一樣,喜歡煮茶論道,卻發現入手一片微涼。

杯子中裝著一種淡紫色的液體,散發著誘人的香甜氣息,但絕對不是茶。

「這是……」

梁王笑著道:「我不愛喝茶,也極少飲酒,這是我們宛城的特產,紫杏甜湯,你嘗嘗。」

洛川抬手輕輕咂了一口,頓時有些意外地揚起了眉毛。

因為這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喝過的味道。

如果一定要形容這紫杏甜湯的口感的話,倒是有些像他在那顆蔚藍色的星球上喝過的可樂,雖然並沒有碳酸的刺喉感。

「很好喝。」洛川無比懷念地笑了笑,竟有些不捨得一口飲盡了。

梁王微微一笑:「等你下次來宛城的時候,我再帶你去喝最正宗的。」

不得不說,這位梁王殿下的馭人手段的確有些特別,或者說,他在結交陌生人方面有著非同尋常的天賦,只不過是一杯紫杏甜湯,便迅速拉近了與洛川之間的距離,徹底消除了洛川一開始的拘謹感。

但這還不夠。

於是他又開口笑道:「不知在此之前,你可曾聽說過本王的事迹?」

梁王臉上的笑容並沒有太多的變化,但洛川卻能夠明顯察覺到,對方的姿態與片刻之前已經有了天壤之別。

比如,他第一次自稱為「本王」。

因此洛川緩緩坐直了身體,點點頭道:「雖然我久居青州,但湊巧曾讀過陶謙先生對殿下的評述,所以知道殿下是一個仁德兼備,文武雙全的明君。」

梁王笑著搖搖頭:「陶先生是我大梁御用的學者,他老人家說的話自然不免有失偏頗,作不得數的。」

洛川笑道:「殿下自謙了,據陶謙先生的《宛城軼事》中所述,殿下在六歲的時候曾在皇家獵苑犯險,遭遇數頭狼妖的狙殺,險些命喪黃泉,最後殿下憑藉超人的智慧與驍勇,不僅從群狼的包圍中成功突圍,還擊殺了頭狼,實在是令人嘆為觀止。」

我家婆娘有點凶 「哈哈……」梁王笑著擺擺手,隨之道:「既然你早已對本王有所了解,那想必是應該聽說過摘星樓的吧?」

洛川點點頭道:「有所耳聞。」

梁王笑道:「本王想請你入摘星樓,不知可否?」

洛川一愣,隨即露出了一絲苦笑:「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殿下的摘星樓應該只吸收散修之輩,或者在軍中任職的將領吧,可我畢竟是凌劍宗弟子……」

這句話還沒說完,洛川便突然心道一聲糟糕,然後便看到梁王的目光變得極其銳利了起來。

「這些,你是怎麼知道的?總不會也是《宛城軼事》中所載吧?」

洛川握著玉杯的手指微微一緊,隨後道:「實不相瞞,在此之前,我曾有幸入星殿藏書閣一觀,正好看到了一份匿名的,對於我大梁諸多修行勢力的評估報告,其中殿下的摘星樓高居前三,所以有些印象。」

「星殿……」梁王暗暗挑了挑眉,卻沒有將此話題繼續下去,轉而笑道:「原來如此,但不管怎樣,本王的這份承諾始終存在,若你未來某日想來,摘星樓隨時歡迎。」

洛川苦笑著搖了搖頭:「能得以殿下錯愛,是我的榮幸,但我想知道,殿下為什麼會選擇我?」

這一次,梁王並沒有與洛川繞圈子,而是直言不諱道:「關於你在青州所闖下的名聲,程軒轅和盧小君他們或許不知,但本王卻是耳聞已久,你那位師兄,可是對你寄予了厚望啊。」

洛川心道一聲果然如此,隨之嘆道:「我想這次殿下不遠萬里而來,總不會是專程來招攬我的吧?」

聽得洛川再次主動提起了此事,梁王也不再迴避,頓時開口道:「此番本王前來,當然是為了那位於丹河中破境啟星的前輩,不過對方既然不願現身,本王也不好強求,只是希望日後若你再次見到他,能幫我帶一句話。」

洛川心頭一震,當下就想重申一下自己的立場,但梁王卻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繼續開口道:「就說,父皇希望他能始終站在我大梁一方,而對於本王而言,則隨時歡迎他登門造訪。」

洛川暗暗嘆了一口氣,知道不管自己如何解釋對方都不會相信了,只能無奈地點了點頭。

「如果我能有此榮幸的話,一定將殿下的話帶到。」

話音落下,梁王再次笑了:「好了,正事談完了,接下來本王很好奇,關於觀星大會,你與你家大師兄準備得怎麼樣了?」

「觀星大會?」洛川沒想到梁王的思維如此跳脫,竟然突然提起了此事,當即目露茫然。

「師兄那邊我不清楚,不過歷來觀星大會都是聚星境才能參加的盛事,我想,我是沒這個資格的吧。」

梁王搖搖頭:「如果是在今天之前你對本王這麼說,本王自然無可辯駁,不過,既然你能在丹河中一日破境洗星巔峰,又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

洛川苦笑道:「這一切都得看太上長老的意思。」

梁王再一次搖了搖頭:「記住,這個世界,是他們這些老一輩強者所掌控的,也是由各位修行巨擘所支撐的,但終究還是屬於我們的,如果你真的想去觀星大會的話,便不必考慮太上長老的意思,我想,影子先生總是有辦法的。」

聞言,洛川不禁心頭一顫,執手躬身道:「受教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洛川總共在馬車上待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

這個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再加上洛川那如死水般平靜的目光,沒有人能夠猜到梁王究竟與他說了些什麼。

更沒人知道,梁王對洛川的態度到底是怎麼樣的。

到底是滿懷惜才之心,還是暗存敲打之意?

這一切,都只有洛川一個人知道。

如果考慮到凌劍宗大師兄廖曇與大梁皇室的關係的話,前者的可能性理應更高一些。

但有意思的是,洛川是獨自一人下的馬車,梁王殿下並沒有現身相送,這與一開始其屈尊親迎洛川的態度相比,當中自然存了很大的差別。

更重要的在於,梁王殿下在與洛川談完之後,並沒有接見凌劍宗的太上長老林如,只用聲音與影子告了辭,隨即便命馬車掉頭駛離了天元門。

這一幕看在顏天羽的眼中,似乎從中嗅到了一絲非常詭異的味道。

一旁的林如也不禁暗暗皺眉,但老婦的臉上卻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憂慮,只是呼吸聲變得稍微沉重了一些。

梁王走了,但今日之事卻並沒有就此結束。

蕭重海雖然是此地的主人,但此刻的姿態卻擺得很低,主動對影子開口道:「影子先生,我想那位大人已經悄然離去了,我在丹河中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氣息。」

對此,影子並沒有任何的表示,但他明白了蕭重海的意思。

因此在下一刻,有一塊黑布從空中飄落,輕輕纏在了洛川的手腕之上,晃眼看去,就真的像是黑影的一角。

「近段時間,你就不要待在青州了,出去歷練一下也好。」

洛川一愣,隨之問道:「這是……殿主大人的意思嗎?」

影子沒有回答,便相當於是默認了。

於是洛川明白,自己這些日子在青州掀起的種種風浪,終於讓蘇先生忍無可忍,打算讓他出去避避風頭了。

正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別看洛川現在在青州混得風生水起,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與此同時,也正如柳如風所擔憂的那般,他的年少輕狂同樣為他結下了很多的仇敵。

這些人或許暫時礙於星殿的威嚴,不敢對洛川做什麼,但如果洛川再這麼狂下去,繼續觸及到某些大人物的利益,那麼,恐怕真的會有人鋌而走險,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洛川除掉。

屆時,洛川就真的危險了。

就算是躲在凌劍宗足不出戶,避開了諸如天元門、楊家和寧家等勢力的殺意,也擋不住陳安的明槍暗箭!

念及此處,洛川不禁笑著道:「如此正好,我剛剛還與殿下談起,想要去觀星大會見見世面,不知這算不算外出歷練?」

聞言,林如和秦江等人不禁目色微怔,因為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洛川竟然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影子也是一陣沉默。

如果按照蘇先生的意思,把洛川暫時送出青州,當然是為了讓他少生事端,低調行事。

而在觀星大會這樣的重要場合下,要是洛川又生出什麼幺蛾子來,那星殿的臉上也不好看。

今日影子前來為洛川撐腰,便算是在某種程度上向世人昭告了洛川與星殿的關係,這一次可不僅僅是對青州修行界的,而是對整個大梁帝國的。

所以一旦洛川在觀星大會上鬧出如這次青州之亂的事情來,便相當於是代表了星殿的態度,那可不是隨便滅掉一兩個世家就能收得了場的了。

不過,洛川的下一句話,卻讓影子心中一動。

「按照觀星大會的慣例,通常只有聚星境強者才會受邀,以我當前的修為,雖然就算去了也難有建樹,但長長見識還是可以的,興許對我突破聚星境也有好處。」

經過洛川這一提醒,影子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原來這個把袁家滅族,把姜家打得七零八落,把天元門逼得苦不堪言的小傢伙,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而他的修為至今也不過洗星巔峰而已。

雖然當初在月影秘境的時候,洛川也是以降星境的修為與一眾洗星天驕同場競技的,但降星境與洗星境的差距,又豈是洗星與聚星中間的那道天蟄所能比擬的?

否則的話,被譽為青州第一宗門的凌劍宗又豈會只有那麼寥寥幾位聚星強者?

柳如風又怎麼會在洗星境巔峰停滯了那麼久,最後還去星殿閉關整整五年,才終於有所突破?

毫不客氣的說,在觀星大會上,面對來自大梁九州的各路聚星強者,洛川這點兒實力根本就不夠看的。

就算他真的想要鬧出什麼亂子來,也不是那麼好鬧的。

更重要的是,此番觀星大會,凌劍宗大師兄廖曇是肯定會去的,讓他一路上悉心教導一下這個無法無天的小傢伙,似乎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想到這裡,影子終於開口道:「如此也好。」

說完,場中那道氤氳模糊的人影漸漸消散而去,而林如和柳如風等人則是滿臉的苦笑。

接下來,眾人便一一與蕭重海告別,隨之離開了天元門。

而在歸途當中,林如才終於忍不住嘆道:「你這小傢伙呀,哎……」

洛川滿眼無辜地問道:「太上長老不想我去觀星大會嗎?」

林如搖搖頭:「不是不讓你去,而是時機不到,雖然我不知道在丹河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你突破到了洗星境巔峰,但即便如此,此番前往觀星大會還是太危險了,尤其在你今天鬧了這麼一出之後,整個大梁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你。」

洛川沉吟道:「您是說,顏天羽他們?」

林如面帶愁容道:「先前你在天元門所看到的那些人,無不是大梁九州中聲名顯赫之輩,如果今日不是有影子先生作保,你恐怕就要遭難,而去了觀星大會,不就是再次羊入虎口,把自己送到那些貪婪之輩的眼前嗎?」

洛川不禁笑道:「這次有大師兄跟我一起去,我不怕。」

林如無奈地搖了搖頭:「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曇兒雖然天資過人,如今也有聚星四重的修為,但畢竟雙拳難敵四手,如果天辰書院、皓月山莊、九煙門等諸多勢力一同出手,他也很難抵擋得住,更何況……」

洛川眨了眨眼:「更何況?」

「更何況,據說這次左凌玥也會去。」

「左凌玥?」洛川猛地一挑眉頭:「就是那個在青霄榜始終壓了大師兄一頭,排名第二的左凌玥?」

秦江在一旁笑道:「這個左凌玥可不是什麼輕與之輩,那青霄榜第二的名頭更不是平白無故變出來的,而且此女與你家大師兄頗有恩怨,此番在觀星大會上免不了又是一番龍爭虎鬥,屆時,你家大師兄恐怕很難分心護你。」

聞言,洛川不禁暗暗記下了這個名字,隨即再道:「就算大師兄被人纏住,但此番觀星大會,青州去的人應該不少吧,說不定也有我的熟人呢?更何況,這不是還有柳長老和謝長老嗎?」

話音剛落,柳如風便無比遺憾地說道:「我剛剛破境聚星,境界還不穩定,所以這次的觀星大會,我並沒有應邀參加。」

林如也點點頭道:「至於謝長老,他的性子你是知道的,除了煉丹之外,其他什麼也沒興趣,所以,他也不會去。」

洛川一愣:「那咱們凌劍宗原本只打算派大師兄一人前往?」

現如今的凌劍宗,聚星境強者滿打滿算總共就七個。

掌門胡天南、太上長老林如、副掌門陳安與副掌門徐子林這四人年紀已大,再去參加觀星大會已經意義不大了。

剩下的就只有謝坤、柳如風和廖曇。

現在謝坤和柳如風都不去,也就相當於讓廖曇單兵作戰。

好在觀星大會與秘境探索不一樣,更像是個人戰,而不用依靠團隊的力量,所以宗門如此安排似乎也並無不妥。

所以在聽到洛川的疑惑之後,柳如風又給他詳細解釋一下觀星大會的規則,前者這才瞭然。

「五十歲以下,聚星境以上,才能在觀星大會上有所斬獲,這個條件倒的確是有些苛刻了,如此算來,我青州也去不了幾個人啊!」

秦江不禁笑道:「不然你以為這觀星大會是菜市場嗎?誰想去就能去得的?」

頓了頓,秦江又轉頭對林如開口道:「不過此番林長老倒是不必太過多慮,雖然咱們青州的修行力量不如其他幾州那麼強盛,但在這次參加觀星大會的人裡面,倒是有幾位能為洛藥師保駕護航的。」

林如沉了一口氣:「秦首尊是說……」

「比如夏家與南宮家的那兩位,另外依我看來,血獄谷與洛藥師的關係也不錯,天元門丹子衛塵,也和洛藥師很談得來呢。」

林如幽幽嘆道:「可終究不如我宗同門來得可靠。」

話音落下,洛川不禁笑了:「修行一道,本身就是披荊斬棘,一往無前,又豈能萬事都趨吉避凶,如履薄冰呢?不管前面有任何的艱難險阻,我自一劍斬斷,若真的有人想要加害於我……太上長老可別忘了,我也不是什麼善良之輩呢。」

聞言,林如先是一怔,隨即哈哈一笑:「好,既然如此,我倒是有些期待,你這個小傢伙這次又能在觀星大會上攪出什麼風雨了!」

====================================

PS:卷末總是寫得有些難,昨天說了會補更的,所以凌晨會有更新,下一章之後就是新的一卷了,慕白很是期待,也希望寫出來的故事你們會喜歡,感謝各位讀者大老爺們一如既往的支持,謝謝。 洛川即將參加觀星大會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青州。

羨慕者有之,震驚者有之,但更多的,卻是驚恐。

涼城的某座茶肆中。

「你們覺得,這一次的觀星大會誰能拔得頭籌?」

「當然是左凌玥,左仙子了,她可是我一輩子的偶像!」

「呸!你這個色胚!一心就知道女人,難道你不知道,此番觀星大會,咱們青州凌劍宗的首席大弟子,廖曇廖師兄也會參加嗎?」

「對啊!早就聽說廖師兄要去觀星大會了,我肯定是支持他的!」

「就是就是,咱們廖師兄不僅是青霄榜探花,還是大梁四大少年劍士之一呢,此番去了觀星大會,一定能大放異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