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姜亢咆哮一聲,抬起拳頭直接將對方的鼻子給打沒了。

  • Home
  • Blog
  • 姜亢咆哮一聲,抬起拳頭直接將對方的鼻子給打沒了。

「終有一天,我會將那裂縫裡面的賊子一個個揪出來,打的粉碎!」

那個慘死的父親,讓自己炸掉頭顱的父親。

抱著父親無頭軀體喊著爸爸的孩子,給了自己一巴掌的女人!

還有,山頭之上的輕霧,以及那滿地的屍體,昔日歡笑的冰樓堡,如今卻成了煉獄一般。

連那些只知道傻笑的狗也都遭了秧,雪白的身體被撕裂粉碎。

姜亢悲傷,姜亢憤怒。

他的怒火,需要宣洩!

「你敢得罪我們,終有一天會要你慘死在這世上!」

「人固有一死!便是死,我也會將你們這些臭蟲全部消滅!」

怒吼震天,姜亢抬起了自己的手,猛地擊入了對方的胸口當中。

「啊!」

胸口裡面傳出了一聲詭異的尖叫,心臟之中竟然藏著一個渾身漆黑的小人,那小人抱著姜亢塞入胸膛的手就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一股漆黑的光芒頓時順著血管瀰漫而上。

瘋狂的姜亢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伸手勒住了對方的脖子,用最粗暴的手段擰住了他的腦袋,而後狠狠的一轉!

「啊!你會不得好死!」

慘叫聲中,是最後的詛咒!

他的肉體終於經受不住這種摧殘,最後碰的一聲炸開了。

胸口之中那個殘破小人飛了出來,依舊惡狠狠的咬著姜亢的手臂,黑色的能量不斷的灌入了姜亢的身體之中。

「給老子去死!」

姜亢憤怒的咆哮了一聲,似乎聽到耳邊傳來了什麼聲音,但是此刻的他並沒有注意那麼多。

拳頭上猛地一震,將拿東西撕的四分五裂。

小人瞬間炸碎,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落在了姜亢的身上。

「我已經標記了你,我們的人會找到你,殺了你!」

憤怒的聲音傳來,在原來的血液之中,竟然飛起來一道黑暗的虛影,沖著空中飄去。

「哪裡走!」

就在這時候,姜亢手中的無際之戒亮了起來,一道金光嗖的一下飛了出來,瞬間拘住了那道身影。

「你是!」

空中的黑影驚恐的大叫了起來。

「同為魂魄,你比本宮差了太多。」

女神冷冷的說了一聲,而後金光一卷,天地間只剩下了一聲慘叫。

魂飛魄散了。

看著滿地支離破碎的屍體,姜亢急速的喘了幾口氣,轉過身收起了大鼎。

「您恢復了嗎?」

「沒有。」

女神否認,「不能讓他逃走,不然他會將你準確的位置傳出去,那時候你將面臨他們的圍追堵截。」

姜亢吸了一口氣,壓住自己的情緒,抬頭看向天空的裂縫:「為什麼那手臂沒有出來幫助他?」

「他不一定來自於那裡。而且那手臂的主人也不能無限制的行動,不然會將他自己埋葬。」

姜亢沉默了,這時候的他不需要知道太多。

居然手臂的主人暫時不會行動,那麼他便要繼續出擊!

舉著大鼎衝上了冰樓堡,解決了剩下的屍怪。

殺聲停了下來,整座冰樓堡陷入了詭異的寂靜之中。

寂靜之後,便是滿山的哭聲。

「輕霧!」

昔日的倩影,如今已經不成樣子,姜亢不忍心再去看,他側著頭,已經淚目。

點將台上,那道雪白的身影此刻方才轉過身來,對上了姜亢的目光。

微微點頭。

韓信的身子一松,眼睛閉上的瞬間身體就倒了下來。

人被勾玉夫人接住了,然而眼淚卻是砸在了雪地,也是血地里。

一股悲涼的風,從山頂吹到山下,又沖山下颳了回來,讓人心裡抽抽的疼,像是被挖走了一大塊的肉。

昔日自己的領地,如今已經變成了這幅模樣。

雪白的雪地之上,鋪滿的是四處橫流的血液,和殘破的屍體。

「堡主。」

刀疤走了過來,身影沉重,他的一條手臂幾乎要完全斷了。

「吳玲父女,死了。」

姜亢吸了一口氣,隨後點了點頭。

「抱歉,我回來了晚了。」

「不,如果不是您給的方法,我們堅持不到現在。」刀疤吸著冷氣說著,粗厚的大手在赤紅的眼眶上抹了一把。

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傾世暖婚:首席億萬追妻 「我給的方法?」

姜亢愣住了。 刀疤將之前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出來。

姜亢聽得一陣出神。

那些東西,對付這些邪物有作用?

這麼說來,自己不是應該把林正英給請過來?

搖了搖頭,將腦海之中複雜的情緒揮出。

姜亢從無際之戒中取出來了生命之水,遞給刀疤。

「喝上一口。」

「恩?」

「喝!」

姜亢命令道。

刀疤不敢違抗一把將瓶塞給拔開了,一股濃烈的生命精氣飄蕩開來,立馬吸引了周圍的目光。

刀疤用還存在的那隻手給自己灌了一口,綠色生命之水流入了他的身體當中,手臂之上立馬出現了盈盈綠光,眨眼的功夫,那傷口就開始了飛速的癒合。

周圍的人眼中出現了羨慕的光澤。

姜亢拿出了一半的生命之水,放在了地面之上,道:「大家用水稀釋,受傷的都喝點,重傷多喝,輕傷少喝,這東西不多。」

接著,他又丟出了幾本高級的技能書,還有自己戒指里那幾捆藍色品質的兵器和一些綠色品質的武器,看得眾人眼睛都直了。

「這些武器,是這段時間我在外面弄得,你們好好運用。」

雖然說了些謊話,但是姜亢知道,現在他們冰冷的內心當中,需要這種溫暖。

這裡兵器雖然多,但必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分到的。

因此姜亢一擺手,落得滿地都是金銀銅幣。

「這些錢,你們留著用。我最近事比較多,兄弟們不要虧待了自己。」

場中眾人,已經無一不動容了。

有人嗚嗚的哭著跪了下來,嘴裡念叨著堡主。

暗無天日,邪物橫行,大家為了躲避那些邪物都在不斷的退縮著。

在這種情況之下,姜亢給出了這麼多的好處,無疑是寒冬的火炭,讓人心溫暖。

他抬頭看向那些百姓,說道:「既然他們留在這裡,就好好照顧他們吧。敵人魁首已經被我除掉,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出現。大家將這些錢拿去採購驅邪用品。

還有,日後人若是死了,採用火葬,將人化成骨灰,就不會出現屍怪了,知道嗎?」

姜亢一句一句的交代著,就像是臨走之前提醒自己的孩子。

洪荒娛樂帝國 刀疤心中一酸,問道:「堡主,你要去哪?」

「還有其他地方需要我,在之後我會去一個重要的地方,你們要多加小心。」

說著,他看向了一邊暈倒的韓信和服侍在他身邊的勾玉夫人。

「我不在的日子,你們一切大小事都要唯韓信是尊,他可以讓你們在這個亂世之中活的更久!」

交代完了,他站了起來,拖著沉重的步子走到了冰樓堡的邊緣之際,壓住了心中的悲傷之意。

「等等。」

一直暈倒的韓信,突然張開了眼睛。

在勾玉夫人的攙扶下坐了起來,艱難的問著姜亢:「你要……去做什麼。」

我要去做什麼?!

姜亢會過頭,看向那一雙雙的眼睛。

韓信、勾玉夫人、飄雪、刀疤、黑甲軍、士兵、百姓,甚至是那一雙雙薩摩耶靈動的眼睛。

這些可愛的狗子,不斷的舔舐著死去同伴的屍體,似乎在安慰它們的亡靈。

姜亢鼻頭有些發酸,猛地轉身,背後金色的翅膀閃現而出,劃出一道金光沖向了天空。

「你還沒有回答我!」

韓信嘶吼:「你要去幹嘛!」

金色的身影停住了,一句話從天空中落下。

「我要將這個混亂的時代,拉回正軌!」

金光再動,人影已經沖著前方飛去。

山頭上,人們都愣住了。

格蘭自然科學院 韓信的手落了下來,臉上出現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抬頭看向天邊漸漸出現的月色。

(大家打遊戲的時候或許不怎麼注意項羽。只能說天美在做項羽這個英雄的時候沒有定位準確。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能打的男人,作為一個殘暴而又任性的君主。項羽可以怒而屠城,也能被虞姬兒女情長,演繹霸王別姬的千古絕唱。

司馬遷評論項羽時用了八個字:羽之神勇,千古無二!

是啊,像這種人物,大概再也不會出現了吧。他或許殘暴,或許政治覺悟低,他自滿暴烈,但是他依舊是那個霸王,他用殘暴的手段摧毀了自己,也用武力和特殊的魅力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西楚霸王這四個無比深刻的字眼。

古今無雙的武力,難以彌補的性格缺點,讓人忍不住嘆息的過往,才鑄造了這麼一個人物。他是獨一無二的,一名失敗的英雄。

烏江邊上灑落的血,引起多少後人的緬懷。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人物。

但有一點是不可否認的,那就是他的武力,絕對的正史記載第一人,只能說王者榮耀當中的項羽太過不出彩了,掩蓋了屬於他本來的光輝。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那段歷史,看看幾千年前,那個高傲而又無敵的男人,那個寧折不屈的英雄,那個直接摧毀大秦的能人,那個敢愛敢恨的痴情男子——項羽

王者榮耀當中,最為對得起項羽的,就是這一句台詞了。

一句最為霸氣的台詞。)

姜亢必須前進,天色還不算太晚,他得趕去鑒寶台。

那裡有人等著他過去救。

「希望花木蘭能夠對撐一會兒吧。」

為了不出意外,姜亢讓花木蘭先去了鑒寶台所在,而自己則是趕來了冰樓堡。

趕路的過稱之中,突然渾身騰起了一股寒意,讓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怎麼回事!?」

姜亢猛地睜開了眼睛,在腦海中那個印象人圖當中,他看到自己的身體當中流竄入了一團漆黑的氣息。

「屍氣!」 「屍氣:由屍尊氣息流傳的後人所波及,能讓人化成活屍之體!」

姜亢瞬間大驚失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