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婚禮的流程,是爺爺一手操辦的,當著孟家列祖列宗的靈位,我和唐靈拜了天地。

  • Home
  • Blog
  • 婚禮的流程,是爺爺一手操辦的,當著孟家列祖列宗的靈位,我和唐靈拜了天地。

這過程中,當唐靈對著孟家眾多靈位深深一拜的時候,那些靈位竟然顫動了起來,不少的靈位直接裂開了,似乎在顫慄恐懼。

這一幕讓爺爺他們愣住了,唯獨小男孩在一旁苦笑,喃喃說道:「誰能受得了她這一拜啊!」

說著,小男孩深吸一口氣,沖著祠堂中眾多靈位喝道:「不論她以前什麼身份,現在她只是孟家的媳婦,拜你們,是應該的,他媽的,有點出息行不行?」

話音落,或許是小男孩話語中的力量,那些靈位漸漸穩定下來,勉強受了唐靈的三拜。

「我,孟子辰,願娶唐靈為妻,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我,唐靈,願嫁孟子辰……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說著誓詞的時候,我心中的痛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唐靈的身體顫抖著,更加虛幻了幾分。但是,她臉上卻帶著笑,似乎這一刻已經很滿足了。

一切流程走完,唐靈微笑著對我說道:「帶我去山上吧!」

她已經快到彌留之際了,我這時候的眼眶有些紅了,輕輕的點點頭。沒有理會祠堂中的爺爺等人,我們聯袂而去。

到了山巔,坐在岩石上,她依偎在我的懷中,身體依舊在輕輕的顫抖著。

我能感覺到,她撐不過今晚了。

空中的太陽一點點偏移,夕陽西下,夜幕將領。

遼闊的星空之下,我多想時間過得慢一點,多想和她相處的時間多一點……

可是,這一切都成了奢望。

唐靈蜷縮在我的懷中,虛弱至極,她的氣息在一點點的消散。

已經沒有時間了!

我強忍著悲痛,心念一動,聯繫了腦海中的那朵白色彼岸花。

白色彼岸花輕輕一動,隨後一股細微的力量在我身旁出現,空間微微扭曲。

緊跟著,一道身影從扭曲的空間中走出,正是古長生。

此時的古長生,和我之前見到的略有不同,身上的邪氣比較重,不過眼神清明,很顯然已經勉強掌控了三生石的力量,沒有被那股力量反噬。

看了一眼我懷中的唐靈之後,古長生眉頭微皺,輕聲說道:「快點送她離開吧,魂靈若是徹底的消散之後,就回天無力了,轉生的幾率會小很多!」

唐靈這時候虛弱的睜開眼睛,看著我,溫聲說道:「成為了你的妻子……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

我緊緊的擁著她,這一刻淚水忍不住滑落,聲音雖然很輕,但是卻很堅定,「你去輪迴轉世,九州界,我一定會去,到時候我去尋你!」

「嗯,我等你!」唐靈的笑容燦爛。

她伸出手想要擦掉我臉上的淚水,但是她的手在這一刻卻穿過了我的身體,完全的虛化了,我也無法再擁抱她。

她那虛幻的身體飄離,我們這一刻像是兩個世界的人隔空相望。

「我們的約定是生生世世,等我醒來的時候,我想第一眼就看到你,可以嗎?」

聽著唐靈的話,我狠狠的點點頭,顫聲說道:「一定,等我!」

這個時候,古長生輕輕伸手在唐靈虛幻的身上點了一下,一點白光湧入了唐靈的身體內。緊跟著,唐靈那虛幻的身體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沖向星空之中。

這一刻,古長生猛地一聲暴喝,雙手交錯,形成一道古怪的印決。澎湃的力量從他身上衝天而起,直追唐靈所化流光,將她包裹其中。

緊跟著,天空中星光璀璨,明亮無比。

一條星河出現在空中,唐靈所化流光,直接沒入那星河之中。

「用這種方法送她輪迴轉世,雖然能保她魂靈不滅,但是會有一定的損傷。等以後你去了九州界之後,憑腦海中的那朵彼岸花,能找到她,至於能不能喚醒她的記憶,就看造化了……」

古長生輕聲說著,我怔怔的看著星空那點光芒,宛若失神。

星河璀璨,而就在這一刻,一股異樣的力量在那璀璨星河前呈現。

一隻巨大的手掌憑空出現,直接朝那星河中抓去,目標正是唐靈所化的流光。

「狗日的地藏,你敢!」

古長生咆哮怒吼,直接衝天而起,身影幻化,一朵巨大無匹的黑色彼岸花出現,以閃電般的速度衝到了那巨大無匹的手掌前,硬生生的碰撞了一下。

「轟轟轟……」

沉悶的轟鳴,宛若從天外傳來,無數的星辰在這一刻瞬間黯淡下來,被那碰撞產生的恐怖力量影響。

那條星河,在這樣的力量干擾下,緩緩停止了流轉,時明時暗起來。

地藏竟然干擾唐靈的輪迴轉生?!

看到這一幕之後,我心中凶獸嘶吼,眸中出現璀璨的紫芒,瘋狂怒吼,有種沖向天空和他瘋狂一戰的衝動。

就在此時,古長生怒吼聲再次傳來。

「孟老鬼,有人來抓你孟家的媳婦,你他媽還不出手?!」 回教室的路上,吳城側身看向了南如煙,問道:「季寒驍跟歐洛微怎麼認識?她不是才來沒多久嗎?」

南如煙輕笑了一下:「你怎麼知道歐洛微沒來多久?」

吳城咳了一聲,臉上劃過一抹不自然的紅暈:「很奇怪嗎?現在整個斯蘭蒂都知道歐洛微了,我會知道很稀奇嗎?」

南如煙瞥著吳城臉上的紅暈,輕嘆了一口氣說道:「吳城,我覺得你還是不要跟她走太近,你不是我,我跟她從小就認識,她是什麼樣的性子我最清楚不過了,當然我不會阻止你跟她交朋友,但是要是其他心思的話,我就不能保證了。」

吳城臉色一僵,停在了原地,沒有跟上南如煙的步伐。

南如煙看了看旁邊,輕嘆了一聲,她沒有談過戀愛,但是別的小情侶看得多,知道這是什麼反應也不足為奇。

或許,今天下午的那個籃球就是沖著歐洛微去的,只不過被她擋了下來。

南如煙繼續朝前走了幾步,前面一個拐彎處躥出一個人影,就差要撞上去了,還好南如煙及時剎住了腳步。

是嚴玦,身後還跟著好幾個小跟班,臉上均掛著痞里痞氣的表情。

南如煙很識相的直接繞開了走,嚴玦也彷彿像是沒有看到她一樣,雙手插著兜離開。

路過吳城旁邊的時候,嚴玦停下了腳步,目光略帶危險的看向了他,吳城滿不在意,輕剮了他一眼:「有事?」

嚴玦:「以後離她遠點。」說完就直接走開了。

留下吳城一臉懵逼的站在那,奇怪的看向了嚴玦的後背。

離誰遠點?你說了嗎?她?歐洛微嗎?想到剛剛南如煙對他說的話,眉宇間就染上了一層落寞。

另一邊,歐洛微死死的趴在沙發上,就是不抬頭看對面的男生。

季寒驍輕嘆了一口氣,輕哄著某個正發小脾氣的女生:「好了,就補習一個小時,剩下一個小時就讓你回教室,嗯?怎麼樣?」

歐洛微搖頭:「不要,一分鐘也不要。」

季寒驍站直了身子:「要是不要的話,那我還是打電話給阿姨吧,畢竟我也只是負責聽話的那一個。」

話落,女孩不悅的眸子瞬間瞪了過來,季寒驍放下了手中的手機,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乖,就補習一個小時,很簡單的。」

歐洛微半信半疑的被他輕騙到了課桌上。

由於之後歐洛微都在他的休息室裡面補習,季寒驍直接叫人搬了一張課桌進來。

後面,歐洛微對季寒驍的可信度刷刷的下降了好多,什麼很簡單,就是屁話,還不是讓她做題目?

轉眼一個小時過去了,歐洛微沒有做完那些題目,硬生生從原本的一個小時拖到了晚自習下課。

兩個人坐車回到了總統府,車上時歐洛微直接睡了過去,到了也沒有醒,季寒驍只好抱起她進去。

還好這個時候除了管家和司機還沒睡,其他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管家上前詢問道:「少爺,要不我把小小姐帶回房間吧。」 隨著古長生的這道怒吼之聲,一道幽幽的長嘆傳來,小男孩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身旁。

看著空中星河旁的那巨大黑色彼岸花和巨大手掌,小男孩苦著臉,咬著牙恨恨的說道:「媽的,欺人太甚,老子忍了這麼多年了,真當老子是泥捏的?」

話音落,小男孩深吸一口氣,整個人的氣息劇烈變幻。

一道紫色的光芒籠罩他的身體,衝天而起,半空中紫色光芒迎風見長,衝到星河那邊的時候,那團紫光已經變得和巨大黑色彼岸花差不多大了。

看不清朦朧紫光中的身影,只能隱隱看到一個巨大的輪廓,一隻凶獸的輪廓,嘶吼震天。

三大強者的轟擊,造成的破壞力是極為驚人的,幸虧是在星空之中交手,若是在孟家山莊這邊的話,估計轉眼間孟家山莊就會被夷為平地了。

若是真的鬥起來的話,星空下的孟家山莊,也不能好到哪裡去了。

不過,看情況,似乎地藏不太想跟古長生和小男孩在這時候真正的死拼。

當小男孩加入戰局之後,那隻巨大的手掌只是象徵性的攻擊了星河幾下,沒有突破黑色彼岸花的防禦,加上紫光中那龐大凶獸瘋狂的進攻,巨大手掌很快就隱去了。

星空中,黑色彼岸花和紫光籠罩的巨獸飄浮空中,等待那條星河慢慢的開始加速流動,直到整條星河消失,古長生和小男孩才幻化身形,自空中落下。

「行了,還算順利!」古長生急促的對我說道:「等你決定什麼時候去九州界的時候,再去找我,我要趕緊回去了,以免有什麼變故!」

說完,不等我回應,古長生大手一揮,一片扭曲的空間出現。

「你準備走冥犼的路子?」這時候,小男孩突然問了一句。

古長生腳步頓了一下,隨後頭也不回的走進扭曲的空間。

「我和他不一樣,不會落得他那樣的下場的!」古長生淡淡的聲音從扭曲的空間中傳來。

扭曲的空間恢復正常之後,小男孩輕輕一嘆,瞥了我一眼,說道:「真準備去九州界?」

「嗯!」我肯定的點點頭,仰望星空,輕聲說道:「我和她之間的約定,會去找她!」

聞言,小男孩有些苦惱的撓撓腦袋,嘟囔著說道:「九州界那邊可不是什麼善地,強者太多了,老子去那邊都得小心翼翼,你想去找她,恐怕不會太過順利……」

「你去過九州界?」我看了他一眼。

「嗯!」小男孩輕輕的點點頭,眸中閃過些許的複雜,似乎有些懷念,溫聲說道:「很多的記憶,都留在那裡了!那個地方,很精彩,和世俗界這邊完全不一樣!當然,那裡危險也很大,地府在那邊的勢力,很強很強,算得上是頂尖勢力之一了!」

「雖然你去過地府,或許感覺地府的實力一般。實話告訴你,你從世俗界這邊前往地府,看到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罷了!由於某些約定的緣故,地府不能在世俗界展露太強的力量,但是在九州界那邊就不一樣了……」

他沒有跟我說太多關於九州界的事情,說我知道太多的話,會嚴重打擊我的信心的,現在知道的太多,對我沒有什麼好處。

「準備什麼時候離開?」小男孩輕聲問道。

我沉吟了一會,回應道:「還有些事情要處理,等處理完了之後,就可以走了!」

我恨不得現在就趕往那所謂的九州界,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妖族那邊的事情還沒解決,母親還沒回來,一家沒有團聚,我這時候跑去九州界算怎麼回事?

還有,周倩到現在都沒有消息,說不擔心那是假的。

原本周倩和唐靈在我心中的地位差不多,但是這段時間隨著腦海中那不屬於我的記憶的影響,唐靈漸漸佔據了我的心田。

更何況,現在唐靈已經是我的妻子了,沒有找到她之前,我和周倩的關係,最好還是維持現在這種狀態比較好。

不自禁的摸了摸脖頸處那道印記,我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些許的苦澀。

話雖如此說,但是內心怎麼想,那是騙不了我自己的,自欺欺人罷了!

等見到周倩再說吧,現在想這些也沒用!

整整一夜的時間,我都在山巔待著,仰望星空,彷彿能從那裡看到唐靈的身影。小男孩陪著我,一句話都沒說,靜靜的看著星空,似乎也在回憶著什麼。

之前弄出的那樣大的動靜,山莊內所有人都看到了,也來到了這邊,但是看到我和小男孩靜靜的站在這裡的時候,他們又面色古怪的回去了。

一夜的時間過得很快,天蒙蒙亮的時候,小男孩深嘆一口氣。

他給了我一枚指甲大小的血晶,這塊血晶中傳出的波動有一種令人心悸的感覺。

彪悍的逆襲 「這是什麼?」我疑惑的問了一句。

「冥犼的一滴心頭精血,融合之後,你的實力應該能提升不少!」小男孩直接丟給我,輕聲說道:「畢竟你是我孟家唯一的返祖血脈,老子也不想你出事死在外面,離開山莊之前,先把這玩意融了吧!實力強點,以後辦事也方便點,這幾天有什麼問題的話,直接來找我,趁我心情好,能指點你一下!」

接過這枚血晶之後,我心中激動,蟄伏的凶獸嘶吼,似乎很渴望的樣子。

「謝謝!」我輕聲說道。

小男孩擺擺手,朝山下走去,沒走兩步,腳步一頓,轉過頭看著我,語氣有點古怪的說道:「之前聽說孟家埋骨地走出一個人,你知不知道他現在在哪?嗯,你最近有沒有見過他?」

聽他這麼一問,我想都沒想的脫口說道:「沒有,沒見過他!」

說完之後,我就後悔了。

他既然這樣問,肯定從孟家的老人們口中得知了孟家三祖出世的事情,孟家三祖當初對我另眼相看的事情,在場那些老人都看到了。如此乾脆毫不猶豫的回應,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有問題。

果不其然,小男孩直接白了我一眼,哼哼一聲,說道:「那混帳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你,他不是孟家的人,老子才是和你血脈同源的……算了,跟你說這些也沒用!等你下次再見到他的時候,告訴他,當年他陰老子的事情,老子還記著呢,這筆賬早晚連本帶利收回來!」

話音落,小男孩頭也不回的朝山莊那邊走去了。

孟家三祖究竟是什麼身份?

他和小男孩之間又有什麼恩怨?

感覺不像是什麼深仇大恨的仇人啊!

沒有在這些問題上深究,我看著手中那顆血晶,深吸一口氣,眸中放光。

處理完世俗界的事情之後,就去九州界找唐靈,不會耽擱太久的。

先融合血晶,提升自己的力量,再去一趟妖族族地,接母親回家!

有了目標和動力,就不能再渾渾噩噩浪費時間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主要就是待在父親的庭院中融合血晶,感受著力量的提升,同時,還經常去小男孩那邊,接受他的指點。

實力的提升,不代表戰力提升,戰鬥經驗和技巧方面,是我的弱項。經過小男孩的指點,有了飛速的提升,一天天的變化很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