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它說:它沒有手,不會寫!

  • Home
  • Blog
  • 它說:它沒有手,不會寫!

「那就念給他寫!」

念心魂含笑著目送宮清影離開。

他知道,她不想暴露他的身份,所以便沒有繼續追隨。

也是,現在的宮家,早已不復當年!

此時又逢,多事之秋。

雖然他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麼?

但只要她不趕他走,便說明他還有機會替代她心中那個死人!

……

宮清影避開九姨娘和阮嬤嬤,從凝凰苑後門直達宮哲的靈堂。

靈堂內外,已經聚集不少人。

管家見到宮清影出現,立刻扯著嗓子道:「大小姐到!」

於是,宮清影便成了眾矢之的。

只是令眾人意外的是。

宮清影的神情似乎比葉沁柔和宮熏還要悲傷難過。

她面容憔悴,鳳眼裡含著晶瑩的淚珠。

不時用白色綉帕擦拭眼角,看到葉沁柔和宮熏詫異的模樣。

宮清影疾步迎了上去,抽噎著責備道:「二妹,你懷有身孕,不能參加喪禮,你怎麼還來?」

「我……」宮熏看著宮清影梨花帶雨的樣子,心中頓時惱怒起來,要不是吃過她的幾次暗虧,她都快誤以為她是真情流露了。

「宮清影,你少在本宮面前裝模作樣,三弟之死與你脫不了干係!」宮熏猛地推開葉沁柔的手,目露凶光朝宮清影走去。

抬手便要給宮清影一巴掌。

湘兒立刻擋開她的手掌,警告道:「太子妃,別忘了這裡是哪裡?在宮家,你只是二小姐而已!」 「你是哪裡來的惡狗?膽敢連本宮都不放在眼裡?」宮熏兇殘地瞪著湘兒,嘶吼道:「來人,給本宮拖出去杖斃!」

靈堂外。

衝進四名身穿銀色鎧甲的護衛,朝著湘兒便氣勢洶洶地走來。

湘兒生氣地瞪著他們。

宮清影寒著臉將她擋在身後:「再惡的狗也懂得護主,總比有些人連尊卑都不懂!」

四名護衛頓時不知所措。

宮清影是羽翼尊者的愛徒,自從不歸山秋狩后,早就傳至五湖四海,天下皆知。

誰敢動她,便是與羽翼尊者作對!

真不知道太子怎會瞎眼看上,宮熏這個不知死活的白痴女人?

「說到尊卑,不知本宮夠不夠資格?」一道威嚴暗怒的女聲傳來,身穿鵝黃素雅淡裙的曙傲雪從人群後方走出。

眾人知道曙傲雪不悅,急忙跪下叩頭道:「參見長公主,長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靈堂內,包括葉沁柔和宮熏在內,所有人全部下跪行禮。

使得宮清影和湘兒在人群中極為扎眼。

宮清影放眼望去,正好對上曙傲雪那雙寒氣逼人的丹鳳眼。

這是她第三次見到這個女人。

第一次,在衝天閣。

那時,她和曙傲然初見,為了找到治癒他的方法,她假裝與他同床共枕。

結果,曙傲雪不分青紅皂白,見面就拿著長劍刺她。

幸好曙傲然及時阻止,否則那天非要打得你死我活。

第二次,在雪王府。

曙傲雪表面感激她救了曙傲然,內心卻十分排斥,甚至連同雲華一起對付她。

後來,曙傲雪告訴曙傲然操控鬼面御林軍,前往宮家鬧事的幕後黑手,還慫恿曙傲然出手想要抓她前去嚴刑拷打。

那一次,便說明曙傲雪和曙傲然、曙傲風三人關係密切。

在宮清影眼裡,曙傲雪是曙傲然的長姐。

長相無可挑剔,精緻絕美的輪廓,渾然天成的高貴紅色唇瓣。

宮清影留意到她今日的神情和裝束,與初見相似。

全然沒有死去至親時,那種痛徹心扉!

只是稍顯不同的是,上次在雪王府見面時。

她表現得溫柔賢淑,雙手交付於腰間,故意將胸口綳得鼓鼓的,用那呼之欲出的雲團去吸引曙傲然的注意。

只可惜,曙傲然沒有放在眼裡。

當初宮清影知道他們是姐弟關係,以為她那樣穿著實屬正常。

從現在來看,曙傲雪已將胸口雲團收起,高高的衣領遮住白皙香頸,全然不想任何人看見她的美麗。

前後三次對比。

可以明顯看出,曙傲雪只願意在曙傲然面前穿著暴露。

有道是:女為悅己者容!

她竟是故意勾.引自己的親弟!

想到曙傲雪覬覦曙傲然,宮清影頓覺渾身不舒服!

如若事情真如她所想,曙傲雪暗戀曙傲然。

那麼他死後,怎麼不去弔唁,眼神里也看不出任何傷痛呢?

「怎麼,見到本宮還不跪拜?」曙傲雪丹鳳眼裡殺氣四溢,皇族威嚴盡顯無疑。

再對比那日在雪王府溫婉舒雅的她。

宮清影便知道,曙傲雪是個城府極深的女人!

也不知道,她今日到此,究竟有何目的? 不過,不管曙傲雪出於何目的?

『跪拜』二字,還從未在宮清影字典里出現!

宮清影淡笑道:「我連師父都不拜,更別說是你!你要能打贏我師父,我就拜你!」

「你!」曙傲雪丹鳳眼中殺意更濃。

她猛地拂袖側身,冷冷地掃了一眼眾人,怒斥道:「平身!」

「謝長公主!」眾人齊聲道謝。

紛紛起身,擔憂地看向曙傲雪和宮清影。

長公主曙傲雪脾氣暴躁,唯獨雪王曙傲然能夠鎮住。

這件事情,在曙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偏偏雪王曙傲然,死在宮家不歸山秘境中!

此仇不報,非長公主!

但宮清影又是誰?

羽翼尊者心尖上的寶貝徒弟!

只要她有事,羽翼尊者隨傳隨到!

以前便覺得羽翼尊者是天下最恐怖、最妖孽的男人!

現在又橫空出現一個宮清影!

要是這小祖宗鬧起來,跟羽翼尊者狂暴大殺四方,有何區別?

眾人皆膽戰心驚地看著兩人。

暗自禱告:就算要約架,也要找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千萬不要殃及他們!

葉沁柔和宮熏看著曙傲雪和宮清影冷眼對峙的情形。

母女娘嘴角不約而同地勾起一抹淺淺的得意笑容。

「長公主,莫要生氣!她就是這德性,喜歡仗勢欺人!」

宮熏冷嘲熱諷道:「論實力和美貌,她連市集上賣菜的農女都比不上,也不知道羽翼尊者是看上她哪一點?」

「就算我再比不上市集賣菜的農女,也比那種未婚失貞,及笄未到,就成為人母的盪.婦強上百倍!」宮清影冷語回敬道。

宮熏紅潤的粉頰立刻刷白,雙手下意識地遮住纖細的小腹。

她懷孕只有兩月,腹部並不明顯,故意用寬大的腰帶遮掩著。

曙傲雪眉頭微蹙,眾人亦投來嫌棄的目光。

宮熏立刻萎靡下來:「本、本宮……」

葉沁柔疾步走到她身邊,挽住她的肩膀。

兇悍地看向宮清影道:「宮清影,別以為有羽翼尊者撐腰,就能在宮家為所欲為!」

「有道是:死者為大!現在哲兒屍骨未寒,你在這裡惹是生非,成何體統?」

葉沁柔說罷,一名矮矮胖胖的老者走了過來。

他大約六十歲,身穿灰色錦袍,低沉地呵斥道:「是否當真以為葉家沒人了?」

此人正是曙國首富葉富貴。

他身後緊跟著出現數名身著華服的女眷和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以及手持刀劍的精英護衛們。

他們迅速將宮清影和湘兒團團包圍起來。

葉沁柔氣焰高漲道:「你要是誠心弔唁,就去給哲兒三叩九拜,要是不誠心,現在就給我滾出去,宮家不歡迎你!」

「宮家不歡迎我?」宮清影抿唇看向葉家的人道:「我怎麼覺得這裡更像是葉家,而不是宮家呢?」

宮家族人聽罷,面色驟變。

人群中的宮臨軒和宮晞面面相覷,紛紛看向一旁的五姨娘。

五姨娘朝他們微微搖頭,示意靜觀其變。

坐在輪椅上的宮蕾正欲開口,便被她的父親及時捂住嘴巴。 執事長老和宮仁傅的貼身護衛謝楠,蹙眉相視,似乎想要達成某種協議。

他確實在想辦法拉攏分家,欲圖快速控制宮家命脈。

但身份所限,名不正言不順,還未到公開掌握宮家的時候。

昨日葉富貴一到。

葉沁柔就以有刺客為由,趁機將葉家的精英護衛,全部替換成宮家內院護衛,其想要控制宮家的狼子之心,昭然若揭。

宮仁傅一日未歸,葉沁柔便是對宮家威脅最大的人。

要是作為嫡女的宮清影再被趕走,那宮家只怕要落入葉家之手,屆時就算宮仁傅回來,只怕宮家早被葉家掏空。

唯今之計,必須找出一個名正言順的傀儡,來暫時接管宮家。

而最佳人選的莫過於宮清影!

她是羽翼尊者的徒弟,不僅後台強硬,還是宮家嫡女。

司大少的嬌蠻未婚妻 更重要的,她是二階水系武者,不會煉丹便不能繼承宮家!

待情勢控制,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將她踢出局外!

執事長老和謝楠微微點頭,兩人首次達成一致。

他朝身旁的族人使了個眼色,便率領眾人走到宮清影面前。

恭敬地說道:「清影,這裡自然是宮家,你是宮家的嫡女,一切全憑你做主!」

「這怎麼可以?」葉沁柔面色微白,眼神更加兇狠:「宮清影還未及笄,根本沒有資格接管宮家!」

執事長老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宮熏道:「太子妃還未及笄,就已成人母,清影作為嫡女,早就該接管事務了!」

「放肆!你敢針對本宮!」宮熏氣憤地斥責道。

「太子妃,老夫說的是事實!」執事長老冷笑道。

他環顧眾人,將視線落在宮清影嬌弱的面孔上。

「長老……」宮清影楚楚可憐地看著他,眼神充滿感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